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章 走对棋了!

第五百八十章 走对棋了!

    秦烈根本没有预料到,八根雷亟木竖立起来,他以真魂动云霄雷霆,竟导致了惊天动静。

    凝神细看,他发现耸立在屋顶的七根雷亟木,经过雷霆闪电的冲击,木柱表面渐渐浮现出一道道耀目树纹。

    那些树纹乃是一道道交叉闪电!

    那是······天然木纹!自然形成的最纯粹灵阵图!

    秦烈轰然一震。

    八根雷亟木,他是按照药山洞穴内,八根金属柱子的布局摆放,他要按照他爷爷当年的做法,来牵引雷霆闪电,弱化电流,淬炼真魂。

    可他万万没有料到,天雷殛一运转,雷电之力导引向雷亟木,能引发如此怪异场景。

    漫天雷电如天河崩溃,一道道炫目闪电,如瀑布轰隆隆冲击下来。

    声势骇人至极!

    数百亩地宽阔的火凤背部,坐落着一栋栋层数不等的木楼,围聚着数百名金阳岛的武者,其中包括所有欲图逆反的异心者。

    项西等四大护法,十几名岛使,他们麾下的精锐尽在其中。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道雷霆闪电从云霄天际轰落,如展开灭世屠戮。

    灿灿电芒,震耳欲聋的雷轰中,众多木楼炸成粉碎。

    一个个浑身焦黑的武者,哭天喊地着从中走出,口吐鲜血朝着秦烈咒骂。

    “大护法,二护法!这,这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一名岛使的姘头葬身雷霆轰杀中,眼睛几欲喷出火焰来,疯狂地叫嚷着。

    “此人太猖狂了!”有人怒喝。

    “杀了他!”不断有人咆哮。

    项西脸色狰狞,一次次调整着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此刻千万要忍!”薄波泽一遍遍叮嘱。

    “暂离这一架火凤,去胥长盛护法乘坐的那一架,等雷霆闪电波荡过后,再回来问罪!”项西看向八方,不断以灵魂意识扫荡覆盖·厉声吆喝。

    许多人都是不解地看向他,不明白大护法何时脾气变得这么好了?

    这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以他一贯的风格,早该大开杀戒了·为何今次容忍了下来?

    “先撤离此处!”薄波泽阴森森地吩咐。

    他的眼睛扫过一个个暴怒咆哮,随时都会失控,会杀向秦烈的麾下。

    在他的目光警告下,所有的咆哮者渐渐冷静下来,受四大护法不断的吆喝催促,怒气冲冲聚集过来的武者,逐渐退走·然后乘坐着小型水晶战车,接连转移到另外一架火凤。

    只让秦烈七人留在此地。

    看着最后一辆水晶战车撤离火凤,杜向阳大汗淋漓·一屁股坐下来,惊魂未定道:“吓死我了!”

    洛尘握剑的那只手,也是青筋浮现,显示着他先前也是紧张万分。

    高宇缓缓放松下来。

    他精神紧绷着,准备随时唤出邪神出来,来对付四大护法的轰杀。

    宋婷玉三女,浑身无力地倚靠在木墙上,也是长长呼出一口气。

    六人都被吓得不轻……

    项西、薄波泽都在破碎境初期,另外两名护法·乃如意境巅峰,再加数百如意、通幽、万象境强者,这一股被激怒的力量·一旦失控冲杀上来,他们真能力抗?

    想到这里,六人皆是心中苦涩·以兴师问罪的目光瞪向秦烈。

    秦烈还在木楼的顶部,他看向下方六人,脸色怪异,说道:“他们为什么要忍?”

    此言一出,宋婷玉六人同时愣住,目显思索之色。

    他们为何要忍?

    六人思索之时,秦烈沉吟了一下·又将收起的那一根雷亟木取出,再次耸立在木楼顶部。

    如此一来·八根雷亟木又一次保持稳定,又重新展现奇威。

    这时候,所有金阳岛的武者都已撤离,此架火凤背部只剩秦烈七人还在,再没有人妨碍他们。

    秦烈抬头看天,眸中显出一丝异色,就在八根雷亟木之间端坐下来。

    他一边运转天雷殛,一边释放灵魂意识,牵引漫天雷霆轰落,以此来淬炼真魂。

    在他灵魂意识逸出的那一霎,奇妙-无比的变化,倏地发生!

    “嗤嗤嗤!嗤嗤嗤……”

    无影无形的灵魂意识,一飞逸出来,立即和八根雷亟木中央密集的电流交汇,瞬间从无形变成有形。

    他每一缕灵魂意识,都在快速融合雷霆闪电,变成一道道雷电光芒。

    八根雷亟木之间,一道道混合他灵魂意识的闪电,犹如一尾尾炫目游鱼,在八根雷亟木中央潭池中欢快游弋着。

    那些游鱼由小变多,渐渐变得成百上千,密密麻麻霸占着雷亟木内部空间,凝成密集光电织网。

    出奇地,本朝着八方轰落的霹雳闪电,像是变成了被驯服的野兽,尽数朝着雷亟木中央空间轰泄冲击。

    “啪啪!轰轰轰…

    惊人的雷电如暴洪从天抛落,炫目炽烈,星河崩塌般,凝成粗长雷电光柱垂落。

    和八根雷亟木内部空间交汇在一块儿。

    本该狂暴灭世般的雷霆冲击,一落到那些游鱼闪电,一进入那交织电网,一碰触一根根雷亟木,立即被千百次的弱化,忽然变得温顺,暴烈雷电如化成柔和的水流,一丝丝渗透进来。

    秦烈闭着眼,端坐着,用心感受。

    此刻,他发现一缕缕炫目电芒,带着纯粹的雷电气息,慢慢从外部渗他的脑海天地。

    那些柔和的雷电虹芒,以一种奇妙-的,他难以理解的方式,慢慢涌入他的魂湖。

    犹如溪流入海,雷电虹芒,一条条汇聚在魂湖内,令他的魂湖渐渐充斥着雷光电流,蕴藏着最纯粹精炼的雷电之力。

    天雷殛第三重——雷电淬魂。

    原来,这一重的“淬魂”,不单单只是淬炼灵魂,也承载灵魂的魂湖,也会一并被淬炼!

    对天雷殛·对第三重的“雷电淬魂”,秦烈有了全新的认识。

    忘掉了外界纷扰,忘记了可能存在的威胁,就在火凤之上·云层之中,秦烈屏息凝神,静静修炼,用心淬炼真魂和魂湖。

    杜向阳六人看向楼顶。

    八-根雷亟木内部,一道道叉形闪电,蛇形闪电,如一尾尾游鱼在水潭内欢快游弋着·神妙-无比。

    云霄深处,炫目的雷霆闪电凝为炽烈光柱垂落,和八根雷亟木内部空间连接起来。

    耀目的雷光电芒中·秦烈的身影略显模糊,静坐着,似在被无数雷霆闪电轰击洗练着身子。

    “我想他真的只是在修炼。”杜向阳苦笑不迭。

    “项西他们脾气真好。”洛尘脸色怪异。

    “据我所知,金阳岛的大护法一向暴躁冲动,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脾气好的。”雪蓦炎眼神幽幽道。

    “看来······”宋婷玉淡然一笑,说道:“看来金阳岛比我们所想的要复杂很多。”

    “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发生大乱。”谢静璇有预感了。

    “现在怎么办?”高宇皱眉道。

    “等,等到秦烈修炼结束,等到金阳岛的暴乱发生。”宋婷玉答道。

    数百里外。

    邢家兄弟所在的流金火凤,站在云层中的邢宇远·眼显惊奇之色,握着一颗闪亮的水晶球,在用心聆听着。

    不多时·邢宇远一脸哑然,古怪地嘿嘿笑了起来。

    身影一闪,他便来到邢宇邈那边·扬声道:“大哥,我刚收到一个有趣的消息。”

    “进来再说。”邢宇邈在屋内谨慎地说道。

    很快,两兄弟进入密室之中,由邢宇远说道:“我安排在那边的眼线,传来一个很有趣的消息,那个假冒的小子修炼之时,弄出了惊天动静·竟引动漫天雷霆轰落,炸的项西那架火凤木楼纷纷崩碎·还有至少三十个万象境武者惨死,十几个通幽境武者身负重伤。”

    邢宇邈愕然,“单单只是修炼,怎能弄出这么大动静?借助于灵器吧?”

    “嗯,借助于了八根奇异的木柱。”邢宇远呵呵一笑,说道:“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项西竟然忍了!”

    “忍了?”邢宇邈这才流露出惊异之色,沉吟了一下,说道:“项大哥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他脾气从未好过,这次突然忍气吞声下来,我也觉得不可思议。”邢宇远咧着嘴,冷笑一声,又道:“大哥,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他们之所以会忍下来,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兄弟就在附近!他们认为,那个小子是我们安排过去故意挑衅的!”

    “你安排那小子过去本来就是挑衅!”邢宇邈冷哼一声。

    “哈哈哈哈!”邢宇远畅快笑了起来,“不错,是安排他过去,就是让他挑衅的!可这小子当真是胆大包天,他做出的事情远超我的预期!哈,要不是他血煞宗的身份,我恐怕会喜欢上这个小子!”

    “项大哥的表现有点奇怪。”邢宇邈眼中显出担忧之色。

    “若不是心中有鬼,他项西会忍下来?”邢宇远脸色阴冷,“你我都了解他,知道他做事的风格!以前,在对待瑶儿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哎,希望项大哥能念旧情,不要做出令我失望的事情来。”邢宇邈叹了一口气。

    事情发展到这里,他也看出了不对劲,知道项西必然暗中有了图谋,不然绝不会这样。

    “嘿,看来安排那个小子过去,还真是走对棋了!”邢宇远暗暗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