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五章落日群岛

第五百八十五章落日群岛

    “为什么?”

    一栋全新的五层木楼上,雪蓦炎身着一套淡绿色素洁武者服,干净清爽,蹙眉看向秦烈。

    这栋木楼在胥长盛那一只流金火凤身上,且远离那些木楼群,处在火凤左翼边角,安静不受打搅。

    只要这边的讲话声不是嘶喊出来,远处那些金阳岛的武者,绝不可能听见。

    此处为秦烈专门要求的。

    “什么为什么?”秦烈站在窗台,眯着眼看向远处,隐隐能看到五只游鱼一般的大船。

    “你非要和项西一块儿过去,就是为了激怒邢家兄弟?”雪蓦炎有些不太理解。

    沉吟了一下,秦烈说道:“邢宇远安排我们过来,目的是要通过项西他们,将我们斩杀。这样的话,就算是将来血煞宗追究起来,他们也有了推脱的借口。”

    “我知道。”雪蓦炎轻轻点头,“可是……和血煞宗有渊源的毕竟乃是邢家,而不是项西那些人。你和他们走到一块儿,一同向邢家施加压力,为了什么?”

    最近两天,她发现秦烈和项西等人走的较近,心中暗暗着急。

    她怕秦烈联手项西对付邢家。

    她深知秦烈虽然只是一人,境界也不高,但因海下潜藏的八具神尸存在,秦烈能真正造成的杀伤力,堪称恐怖。

    秦烈若是和项西等人一道儿,将邢家视为仇敌,邢家……必将遭受无法想象的重创!

    雪蓦炎希望他能拉拢金阳岛,说服邢家,而不是强行抹杀掉。

    对邢家,她心中还有些奢求,有些感情存在。

    “想要让邢家主动靠向血煞宗,不能只是一味的拉拢,适当的威慑,给予一定的压力,或许反能起到强烈的效果。”笑了笑,秦烈说道:“师姐,你不用着急,等到了落日群岛,一切就会明朗。”

    “落日群岛?”雪蓦炎讶然。

    “项西会和邢家在那儿翻脸。”秦烈点了点头,又道:“我这两天就会安排,让八具神尸往那边潜行,准备迎接那边的大变。”

    “你会……站在哪一边?”雪蓦炎再问。

    “邢胜男待我乃是真心。”秦烈轻声说道。

    雪蓦炎深深看向他,明眸渐渐荡漾出微小涟漪,抿嘴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她发现她对秦烈的认识渐渐加深。

    神葬场,初见秦烈之时,她当秦烈为击杀姐妹的凶手,拼命想要秦烈偿命,结果秦烈却处处忍耐躲避,不肯和她正面交锋。

    之后几次,秦烈每每在关键时刻帮助她,让她误以为秦烈对她怀有异心,想要追求她。

    当她明白秦烈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她父亲的时候,她心中又是欣喜,又有些淡淡失落。

    经历了神葬场的并肩作战,她慢慢了解了秦烈,知道秦烈是怎样的一个人。

    然而,雪蓦炎依然没法看透秦烈,总觉得秦烈性格多变,仿佛另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时而会影响他,让他常常做出不合常理的事情。

    很多时候,她感觉秦烈心地善良,行事应该不会太极端,应该会留有余地,可事实并非如此。

    譬如,潘芊芊在通报潘家之后,秦烈毫不留情地主张灭杀。

    譬如,对邢家的示威。

    但当秦烈最后说出邢胜男待他真心时,雪蓦炎便明白过来,秦烈只是恩怨分明,内心本质并没有被极端邪念腐蚀。

    她于是便放下心来。

    ……

    两日后,落日群岛。

    傍晚时分,红灿灿太阳慢慢垂落,将这一片岛屿群照耀的金光闪闪,如涂抹了一层金色。

    太阳缓缓坠落,从远处去看,会发现太阳像是落入了此地,很是奇妙。

    这也是落日群岛名称的由来。

    五艘精铁铸造的大船,在波光荡漾的海面上渐渐冒头,朝着散落的岛屿群而来。

    “大家小心一点。”邢瑶站在甲板上,俏脸被太阳余晖照耀的金光熠熠,“落日群岛上很多被开发好的岛屿,都是四大护法的人在管理,这一块全部在项西的掌控之中。”

    邢家和项西的明争暗斗,邢宇远并没有隐瞒她,所以她对项西等四大护法,一直心存恶感。

    当年,她将薄波泽儿子废掉以后,也是项西跳将出来,不断指责她,逼着邢家将她关了许久,让她被狠狠惩治了一番。

    她可从没有将项西那些人当成长辈对待。

    “大护法他们翻不了天的。”戚敬神态随意。

    项西和薄波泽的境界,只是破碎初期,这种实力想要撼动邢家兄弟在金阳岛的地位,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他并不担心。

    “只要大护法他们不借助于外力,凭他们那些人,的确动摇不了邢家。”郭延正也道。

    这边讲话的时候,三只流金火凤,渐渐从别的方向飞翔过来。

    按照约定,五艘船只和三只流金火凤,都会在落日群岛歇息,调整一番后,才会真正返回金阳岛。

    看着慢慢聚集过来的火凤,郭延正轻叹一声,说道:“真想不通,邢烈少爷为什么会和项西走到一块儿?一定是我们因为你们没有和他说清楚,邢家和项西等人的恩怨,让他误以为项西和邢家乃是和睦融洽的关系。”

    “他不是我邢家族人!”邢瑶冷冷来了这么一句,又道:“和项西走到一块儿,没有一个好下场!这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家伙,我看,根本就是项西找来的!”

    她认定秦烈就是项西弄来恶心他们邢家的。

    “不可能,项西还没本事将他弄来。”郭延正摇了摇头。

    他知道秦烈血煞宗的身份。

    “反正他绝对不可能活着回到金阳岛!”邢瑶冷笑。

    邢宇邈对秦烈的最后通牒,并没有隐瞒她,所以她知道秦烈如果不能在返回金阳岛之前自动消失,就会被她爹亲手抹杀。

    她认定秦烈必死无疑。

    尤其是,在前两天的时候,秦烈还和项西一道儿过来,对邢家进行当众挑衅。

    秦烈已激怒了除邢胜男以外的所有邢家族人!

    “他又来了。”戚敬愕然道。

    邢瑶和郭延正一抬头,果然看到一辆水晶战车,从流金火凤身上飘飞而来,朝着这边的大船飞落。

    水晶战车上仅仅只有秦烈一人。

    “我找大姐。”水晶战车悬浮在船上十米,秦烈居高临下看着邢瑶,语气从容。

    “她不是你大姐!邢家,也没有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邢武不知从何处冒头,沉着脸,冲着秦烈叫嚷。

    “滚!不准你过来!”

    “你滚远一点!别来烦我们!”

    “滚!滚去和项西狼狈为奸吧!”

    “邢家没你这种货色!”

    三楼,一个个邢家族人,接连走出来,压抑着的怒气纷纷爆发。

    全部指着秦烈呵斥大骂。

    由于项西和三大护法不在,他们的骂词肆无忌惮,将秦烈比喻成最卑鄙无耻的小人,被他们千夫所指。

    秦烈淡然一笑,毫不在意,只是说道:“我找大姐。”

    “都住口!”

    邢胜男的声音,从她的修炼室传来,她不得不暂停苦修,从中踏上船外。

    瞪着包括邢瑶在内的所有邢家族人,她厉声喝道:“小弟只是不知邢家和项西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人和他说明,所以才会误信项西罢了!你们不帮他说明,不让他明白真相,只知道一味指责,你们是何居心?”

    “小姑!你……你能不能醒一醒!”邢瑶终于受不了,受不了邢胜男的自以为是,受不了她反复的错误,“你吃过多少亏了?怎么就不能明白?怎么就非要反复错误下去?”

    “我很清醒!我比任何人都清醒!”邢胜男喝道:“邢烈乃是七爷唯一的孙子,他是我弟弟,邢家最亲的族人!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族人的?你们,就这么的冷酷无情?”

    “他根本不是邢家族人!七祖父,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只是爹和二叔瞒着你,怕你伤心受不了,没有告诉你罢了!”邢瑶尖叫起来,指着秦烈厉声说道:“这个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和以前那些假冒邢家族人的奸细都是一样,都是心怀不轨,试图颠覆邢家的卑鄙小人!小姑,你不能一次次错误下去,不能活在过去当中了!七祖父死了,四……四叔,也死在你怀里,你都看着的。”

    出于对秦烈的愤慨,出于对邢胜男一次次错误的失望,邢瑶终于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事实真相。

    许多邢家族人,都不清楚真相,郭延正和戚敬两位护法更是目瞪口呆,也被震慑到了。

    然后,一道道怜悯的目光,不由落到了邢胜男的身上。

    他们都在可怜邢胜男。

    邢胜男肥硕的身子,如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忽然软倒在地,黄豆般的小眼中,茫然无措,口中发出没有意识的喃喃自语,“死了,都死了,全部都死了……”

    秦烈坐在水晶战车上,垂头看着精神崩溃的邢胜男,眼神复杂,突然说道:“不管姓不姓邢,在我心中,你都是我大姐。”

    “滚!给我滚!滚的远远的!”邢瑶疯狂的尖叫起来。

    “杀了他!杀了这个奸细!”

    “杀了他!”

    “别放他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