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翻脸

第五百八十六章 翻脸

    秦烈一人乘坐水晶战车而来。

    此时,水晶战车也只是悬浮甲板三五米,远没有达到安全距离。

    邢家族人怒火已被彻底点燃。

    邢武在咆哮声中,率先动手,一缕缕银白灵力迅速聚集,伴随着浓烈的杀伐气息,一头和他一样咆哮着的雪白猛虎,身长七八米,栩栩如生凝聚出来。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和代表祥瑞的麒麟一样,同为太古圣兽,拥有着高等智慧。

    邢武所修的便是白虎真解,借白虎杀伐之气温养心魄,增强战斗力。

    那头白虎咆哮声中,周身凌厉杀伐气息浓烈摄人,腾空一跃,瞬间便扑向水晶战车。

    “吼!”

    一声和邢武同步的咆哮,从白虎口中传来,狰狞的利爪,也狠狠抓向秦烈胸口。

    当他从邢瑶口中,确定秦烈并非邢家族人以后,他便再没有了顾忌,他要斩杀秦烈!

    他从心眼里尊敬邢胜男,他不允许任何人,假借邢家族人之名,欺骗伤害邢胜男!

    “你们邢家的敌人,不是我。”

    秦烈脸色怪异,眼见白虎狰狞而来,释放出杀伐戾气,伸手朝着白虎硕大头颅遥遥按去。

    “嗤嗤嗤!”

    一条条密集电流,从他掌心飞泻下来,犹如一条雷电汇聚的长河瀑布,炫目璀璨。

    雷电仿若凝为溪流长河,珠帘般垂落下来·就流淌在白虎头颈部位。

    “噼里啪啦!”

    由邢武灵力汇聚而成的白虎,在狂暴电流之中,迅速解体崩灭。

    一眨眼间,这头咆哮的白虎,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邢武也是呼吸急促,目显仇恨光芒·准备再次动手。

    “你不是他对手,你境界不如他·灵力也逊色不少。”长老戚敬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试图将秦烈擒下。

    就在他准备出手之际,郭延正轻咳一声,伸手按着他的肩膀,轻轻摇了摇头,“别。”

    戚敬一脸错愕,旋即低声喝道:“为何?”

    郭延正苦笑一声·悄悄传音:“他从血煞宗而来·修炼纯粹的血灵诀,此事……两位岛主心知肚明。”

    戚敬微微变色。

    和郭延正一样,他也是从天灭大陆而来,也是被邢家兄弟邀请加入的金阳岛。

    最主要的是,他和郭延正以前的家族势力,都属于血煞宗的附庸,都受过血煞宗的恩惠照顾·对血煞宗怀有特殊感情。

    对血煞宗,他们同样还有一丝存在心底的敬畏,这令他们不敢对任何血煞宗的门人冒然下手。

    “岛主都知道?”戚敬沉声道。

    郭延正点头。

    戚敬沉吟了一点,抬头看了秦烈一眼,他说道:“你究竟想怎样?”

    他和郭延正的交谈,声音很低,有关秦烈血煞宗的身份,郭延正还以传音的方式说明。

    因此·外界的那些邢家族人,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在他们来看·戚敬本来就要下手,却忽然转变注意,令他们很是费解。

    如今,又听戚敬似乎服软,在询问秦烈想要做什么,这让他们更加错愕。

    “两位护法,你们究竟在干什么?”邢瑶自知恐怕不是秦烈之敌,还指望郭延正、戚敬斩杀秦烈,眼看他们就要下手了,又忽然停手,也是颇为不满,喝道:“你们已经知道此人并非邢家族人,还不迅速将这名奸细斩杀?!”

    “杀了他!”许多邢家族人一起叫嚣。

    邢胜男,软倒在地,眼神茫然,神色无比的痛苦,似乎陷入了悲凄的回忆当中,难以自拔。

    她才是这里能够发号使令的人,她现在这样,邢瑶也勉强可以充当半个首领。

    可惜,在弄明白秦烈血煞宗身份后,郭延正和戚敬两人都明白秦烈杀不得,所以不敢动手。

    这让她愈发愤怒。

    秦烈没有看向别人,他只是望向邢胜男,沉吟了一下,以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稍等一会儿,就在今天,我会给大一个满意的交代。”

    话罢,他没有再和邢家族人纠缠,又驾驭着水晶战车呼啸返回。

    留下一众邢家族人,在下面大声叫骂着,嚷嚷着一定要杀了他。

    秦烈很快重返火凤。

    “小兄弟,你又去撩拨邢家人了?”项西一看到他,便哈哈大笑,嘴角裂开大口子,如要吃人一般。

    所有人都能看出今天项西有些亢奋。

    “嗯,过去耍耍他们。”秦烈随意道。

    “嘿,今天会有一场好戏看,小兄弟只要静观其变即可!”项西挤了挤眼睛。

    秦烈耸了耸肩,淡然一笑,说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哈哈,一定不会让你失望!”项西爽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豪气干云地说道:“今天过后,我会安排金阳岛最漂亮的女子任你享用,只要在金阳岛你看中的,随便你折腾,哈哈!”

    秦烈笑而不语。

    “邢瑶,邢瑶那小贱人如何?”项西心神一动,呲牙咧嘴怪笑起来,“这些年来,这小贱人看我的眼神,让我一直不舒服!嘿,我看她对你也一直不友好,不过她得意不了多久,就在今天,我会让她乖乖跪在你胯下,让她尽心侍奉你!”

    “哦?”秦烈一扬眉,以怀疑的眼神看向他。

    “你看着好了。”项西大笑起来。

    话罢,他发出一声刺耳的啸声,驾驭着一辆水晶战车,落向五艘船只中央。

    薄波泽,胥长盛,还有许嘉栋三人,也纷纷长啸出声,纷纷驾驭着水晶战车,朝着五艘船只的方向而去。

    在四人发出啸声不多久后,从落日群岛许多岛屿上,也飞起一艘艘水晶战车,如空中的蝗虫苍蝇一般,从八方密密麻麻而来。

    秦烈凝神去看,发现各种五颜六色的水晶战车,大大小小不等,恐怕有近百辆。

    每一辆水晶战车上,有的三五人,有的十来人,总共乘坐着五百左右的武者,皆是如意境,通幽境和万象境的修为。

    众多水晶战车,八方涌来,慢慢包围了五艘船只,还有邢家兄弟所在的流金火凤。

    项西为首的四大护法,身下的水晶战车,在那些战车群的前方,如四股洪流一般在虚空涌动。

    “邢宇邈!”项西突地厉笑起来。

    这一刻,所有的邢家族人,纷纷变色。

    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知道项西等人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五艘大船,其中有三艘还是项西等人在掌控,真正完全由邢家主宰的,只有两艘船,一架流金火凤。

    邢瑶,邢武,郭延正还有戚敬,所有邢家族人,此时都是惊恐不安。

    就连承受不了刺激的邢胜男,眼见如此的阵仗,也不得不强行冷静下来。

    “项西想干什么?”她轰然一震,以大毅力将自己从痛苦的境况中走出来,硬生生站起,怒视着空中。

    空中,近百辆水晶战车,分成四股洪流,将他们这两艘船只,上方的流金火凤一起重重围住。

    项西的狂笑声,薄波泽的厉笑声,不断在半空响起,将落日群岛都震的轰隆隆直响。

    “邢宇邈!邢宇远!我今天要为我儿报仇雪恨!我要屠尽你们所有邢家族人!以你们的鲜血,冲洗你们施加在我儿身上的侮辱!”薄波泽发出刺耳的怪啸。

    流金火凤上,邢宇邈,邢宇远两人,脸色阴沉如水。

    “大哥,你现在看透了?”邢宇远叹息一声。

    邢宇邈神色还算沉稳,点了点头,说道:“没料到他们恨我如此之深。”

    “很多仇恨,是化解不开的,譬如我们和三大家族之间。”邢宇远苦笑,说道:“只有鲜血,只有以一方的死亡,以一方彻底被抹杀,才能解开死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