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斩尽杀绝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斩尽杀绝

    黑云宫宫主郑志合,同天海阁的阁主江浩,一起从深海下-飞上天际。

    也在同时,薄波泽的尸身,失去灵力的支撑后,无力地垂落深海,在海面上溅射出一个小小的水花。

    “郑志合!江浩!”邢宇远脸色阴沉,冷冷道:“项西,你竟然和黑云宫、天海阁勾结,你可曾想过要是给幻魔宗知道这件事,会如何处置你?”

    在郑志合、江浩从海下浮出后,邢宇邈也面沉如水,忽然沉默下来。

    他知道项西已下定了决心。

    “按照我们的约定,只要邢家兄妹的性命,其余人交由我来处置!”项西瞪着讲话的两人。

    “我们自然没有问题。”郑志合神态随意,无所谓地说道:“我们和邢家兄弟只是利益之争,并没有私仇在内,也并不是非要赶尽杀绝,将所有邢家族人灭掉。”

    他看了一眼下方,意有所指道:“别人会不会这么大度,我们可不敢打包票。”

    江浩也望向下面。

    项西也皱起眉头。

    一名身形瘦削,一头灰白相间长发,五六十岁的老叟,忽地在一艘柳叶飞舟上现身。

    抬头看着项西,他以一种沙哑沉闷的声音,说道:“邢家直系必须斩杀干净,直系和旁系,可以留一条生路,但也需要废掉一身修为,令他们终生没有修炼武道的可能!”

    “夏侯圣!”

    邢宇邈、邢宇远兄弟,一见此人现身·几乎立即目眦尽赤,如要疯狂。

    大船上,邢胜男看了此人一眼,整个身子都在不断颤抖,眼中射出刻骨铭心的仇恨。

    “当年,只是将你们最小的弟弟射杀·没有能够将你们兄妹三人一并灭掉,是我犯下的最大错误。”夏侯圣脸色冰冷·道:“我今天亲自过来·就是为了专门弥补我犯下的错误!”

    四十年前,就是夏侯圣负责追杀他们,要灭掉这一支邢家后裔。

    结果,他只射杀了最小的那个,让邢宇邈兄妹三人逃了出去。

    四十年前,邢家兄妹只是通幽境初、中期的修为,一晃间·三兄妹都踏入了破碎境。

    其中邢宇邈还迈入了破碎境巅峰·离突破涅只有一步之遥,竟和他境界实力达到了一致。

    这让夏侯圣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

    只要邢宇邈再进一步,踏入到涅境,就算是他恐怕都未必是对手,对夏侯家而言也将是心腹大患。

    “大哥!杀了他,给我杀了他!”邢胜男在下面痛呼。

    邢宇邈、邢宇远兄弟,在夏侯圣现身以后·也是瞬间红了眼。

    两人几乎没有太多犹豫,立即破空而来,犹如两柄利剑一般,狠狠刺向夏侯圣。

    他们对夏侯圣恨之入骨!

    此时,夏侯圣望着项西,还有郑志合、江浩,冷哼道:“还不动手?”

    三人猛然一震,齐齐将灵器取出·并且长啸呼唤。

    又有三名来自于黑云宫、天海阁的武者,以破碎境的修为冲天而起·一同朝着邢家兄弟而来。

    本该在船上的邢胜男,也没有一丝犹豫,朝着天际疾驰而来。

    夏侯圣一点点悬浮虚空,冰冷阴厉的眼睛,巡视着四方,道:“邢家旁系和支系,只要冷眼旁观,只要肯自费修为,都可以活下来。否则,格杀勿论!”

    他又一指郭延正和戚敬,道:“你们的祖辈也和血煞宗密切相关,所以你们俩,也非死不可!”

    一瞬间,落日群岛的天空,便火焰滔滔,冰光耀耀,一道道灵力光柱灿灿而出,汹涌澎湃的力量冲撞在一块儿,炸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邢宇邈手提金色长枪,挥舞间一朵朵金色火焰喷涌而出,汇聚成金色火海。

    他身上金甲灿灿,威猛凌厉的气势,和一身的灵力汇聚,照耀的周边金光辉煌。

    邢宇远拿出一把精铁制成的铁扇,灵力运转间,一只只灵禽从中呼啸而出,栩栩如生,振翅发出长鸣,羽翼上有小小的漩涡暴风凝成,朝着周边人卷去。

    天际,项西,郑志合,江浩,加另外三名破碎境武者,一起围攻两兄弟。

    项西释放的青铜巨鼎,鼎面上巨蟒咆哮,吐出一道道墨绿色烟雾,烟雾中能量澎湃,还有着腐蚀血肉的力量。

    黑云宫的郑志合哈哈大笑,一面面漆黑如墨的巨幡,犹如滚滚黑云,带着阴寒彻骨的邪力,将八方锁定。

    天海阁的江浩,盘膝端坐虚空,周边灵力凝成清晰可见的惊涛巨浪,一波波地朝着邢家兄弟冲击。

    另外三名破碎境强者,也是轰出漫天碎冰,形成寒冰风暴,配合着锋锐的针芒,围着邢家兄弟狂击。

    反倒是夏侯圣,只是不急不缓悬浮上天,根本没有出手。

    “夏侯圣!我要你狗命!”邢胜!男疯狂咆哮声,从下方传来。

    她势如疯虎,眼中喷涌出仇恨的怒火,两手攥着一个双刃巨斧,以开天辟地的狂烈气势,狠狠劈向夏侯圣。

    一道炫目的灵力光河,在斧头的劈击之下,缓缓凝炼而出,其中藏着惊人的锋锐和能量。

    正在慢慢飞天的夏侯圣,一皱眉,反手朝着邢胜男按了下去。

    夏侯圣的那只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变得赤红肿胀,一股带有热毒的炙热气息,从他掌心涌现。

    “嚎!”

    一头赤红夔牛,伴随着暴喝声,从他大手上狂冲下来。

    同时,赤红夔牛喷涌出鲜血一般的火舌,毫不畏惧迎向邢胜男双刃巨斧劈来的一击。

    “哧啦!”

    赤红夔牛和鲜血火焰,被灵力光河一分为二,却顺势轰向邢胜男握斧的手臂。

    邢胜男咆哮冲天的身势,顿时止住,两只比常人大腿还要粗的臂膀,分别缠绕着半边夔牛的身子,燃烧出鲜血般的火焰。

    她肥胖臃肿的身子,失去了支撑一般,径直朝着下方抛落。

    旋即重重落海。

    夏侯圣低头看了一眼,冷哼一声,突然冲海面上站着的一人点头。

    那人穿着黑云宫的衣衫,也是境界精湛,他会意地笑了笑,低声吩咐身旁人:“动手,全部杀光。”

    “那些邢家旁系?支系?”黑云宫武者惊愕道。

    “一概不留!”那人低喝。

    “明白。”

    一辆辆水晶战车,一艘艘轻巧的柳叶舟,几乎立即行动开来,纷纷朝着邢家族人所在的流金火凤,还有下面两艘大船而来。

    火凤羽翼边沿,秦烈垂头看着深海,看着邢胜男跌落的位置,脸色深沉。

    “她一下子还死不了,别看她胖,可她的肉身生命力非常强大。”谢静璇知道秦烈担心什么,适时说道。

    果然,就在谢静璇这番话说出没多久,众人就看到邢胜男肥胖的身子,又从海水内浮出来。

    她看了看天,黄豆般的小眼中,闪出绝望悲凄的神情出来。

    “小姑!你没事吧?”旁边船上的邢瑶大声叫嚷。

    “三岛主小心!”郭延正大喊。

    这时候,不少柳叶轻舟,上面的黑云宫、天海阁武者,都取出了灵器,神情冷厉地下手。

    一条条虹芒电光,夹杂着炽烈火焰,光之海洋般笼罩邢胜男。

    才从海下面冒出头来的邢胜男,立即成了众矢之的,被八方围攻。

    她脸色一变,不得不重新沉入海底,来躲避这一轮的攻击。

    “不用管她,先杀邢家族人。”有人挥挥手,轻松地下达命令。

    黑云宫和天海阁的武者,于是分散开来,朝着邢家兄弟乘坐的火凤,还有那两艘大船展开杀戮。

    一团团火焰,夹杂着爆裂之音,不断从火凤和船舰上升腾出来,黑云宫和天海阁的武者,涌向火凤,冲杀向战船,立即痛下杀手。

    邢宇邈和邢宇远兄弟吗,眼睁睁的看着族人和亲信被袭杀,看着小妹被轰入海下,眼中几乎要滴出鲜血出来,却一点办法没有。

    因为他们自顾无暇。

    在六名破碎境强者的围击下,他们能坚持着,没有立即被重创击杀,已经极其不易。

    他们根本没办法腾出手来帮助家人脱困。

    这时候,两兄弟也开始绝望起来,生出比当年在三大家族的追杀下,亡命逃窜还要可怕的感觉出来。

    当年,他们在逃窜之时,父辈接连被袭杀,最终只有他们兄妹三人活下来。

    今天,他们不可能逃,因为他们已经是父辈,他们的女儿,他们的亲人,对他们信赖的那些死忠,都在这边。

    他们只能死战!

    “怎么办?怎么办才好?”船上,邢瑶惊慌失措,眼中泪水泛滥,陷入了人生中最崩溃的时段。

    “大小姐!只有逃,只有尽量逃生!”郭延正咬牙喝道:“就像当年你父亲他们,从三大家族追杀中逃生一样,今天,你也要坚强起来,和你父亲小姑他们一样,尽量活下去!”

    “可是,可是当年护着我父亲逃生的爷爷一代,全部死光了啊!”邢瑶满脸泪水。

    “岛主他们,今天真的不可能会有生路啊!大小姐,你要坚强,你要认清现实啊!”郭延正吼道。

    “我们为你开路,你尽量活着出去!活着返回金阳岛!”戚敬急道。

    “我,我不走,我不想走,就算是要死,我也要和我爹他们一起死。”邢瑶彻底放弃了求生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