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声大姐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声大姐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邢瑶身子被制住,咬着牙,一双眼睛盛满滔天恨意,死死瞪着秦烈。

    郭延正和戚敬两位护法,一看秦烈竟胆大包天到将邢瑶禁锢,也瞬间被激发真怒。

    这一刻,不管秦烈什么身份,不管他背后站着血煞宗还是寂灭老祖,郭延正、戚敬都置之不理,要立即将秦烈格杀在此。

    “兄台当真是好脾气,佩服,在下佩服。”郑云哈哈大笑。

    他身后那些黑云宫武者,本来就收到了命令,要格杀郭延正、戚敬,这时候立即涌上来。

    郭延正和戚敬两人,马上被两个同级武者拦住,其余黑云宫武者,在郑云挥手示意下,开始对船上其余邢家族人下手。

    邢瑶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族人,还有那些疼爱她的长辈,被黑云宫武者淹没。

    她眼中几欲喷出火焰出来。

    “邢小姐,想不到会落到这般下场吧?”秦烈戏谑地说道。

    这时候,天上邢家兄弟身上鲜血溅射,属于邢家掌控的火凤上,许多水晶战车呼啸着,冲击着上面的武者。

    海中两艘大船,分别被黑云宫和天海阁武者包抄围着,上面的武者也被袭杀。

    爆炸声,浓烟,惨叫声,不断从邢家人掌管之地传出。

    金阳岛的实力,并不弱于黑云宫、天海阁,邢宇邈本身也是实力强悍,不比郑志合、江浩差。

    可惜因项西的反叛,金阳岛已大大消弱,邢宇邈兄弟俩,需要面对六名破碎境武者夹击,其中郑志合、江浩都在破碎境巅峰。

    夏侯圣也在旁边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手补位防止邢家兄弟逃脱。

    另有近三十名黑云宫、天海阁如意境武者,手持海螺形状的灵器朝着天际释放出强烈的灵力动荡混乱空间波纹,令邢家兄弟无法以秘术遁离。

    金阳岛内裂,又有黑云宫、天海阁精锐尽出,加一部分夏侯家武者混杂,这趟不论如看,邢家都逃脱不掉灭族之灾。

    “兄台,那丫头······等你玩腻之后能否交给我处置?”郑云闲来无事不由地笑嘻嘻问道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邢瑶厉喝。

    “那你怎么不去死?”秦烈脸色淡漠,道:“我只是制住你的身子,令你筋脉麻痹,灵力无法汇聚。但你能讲话,舌头自然就能动,你要想死可以咬舌自尽,谁拦着你了?”

    “兄台兄台!”郑云急了,忙道:“赶紧把她舌头也禁住啊,真要死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啊!”

    “我想怎么玩弄她,都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教我!”秦烈脸一沉。

    郑云立即尴尬起来,讪笑道:“算我多嘴,算我多嘴······”

    他顾忌秦烈的身份明明被呵斥了,也不敢翻脸。

    郑云于是沉默。

    “你可以咬舌自尽!我绝不拦着!”秦烈又冷冷道。

    一直叫嚷着死也不会放过他的邢瑶,如忽然失去所有力气,眼中厉色逐渐消褪,她脸上显出古怪的色彩,喃喃低语:“我,我竟然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很怕死,她不想死,也不敢去死。

    当意识到这一点,她连叫嚣的底气,都彻底丧失。

    邢瑶忽然显得失魂落魄,眼中满是茫然之色,一个人自言自语,“我怕,我害怕,我是如此的害怕失去一切·`····”

    “你只是被你父亲藏在温室的花朵,根本没有真正经历过风雨,没有独自面对死亡的勇气。”秦烈摇着头,一脸嘲弄表情,冷言冷语的讥诮。

    邢瑶没有反驳,因为她知道秦烈没有说错,她就是没有勇气承担一

    “哗啦!”

    就在此时,一道巨熊般的身影,从海下冲飞上天。

    瞬间坠落到甲板上。

    “小姑!”邢瑶眼中重现希望火芒,歇斯底里尖叫起来,“帮我杀了这个假冒的奸细!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一束束目光,倏地聚集到邢胜男身上,猛地看向她。

    郑云身后,三名如意境巅峰武者,眼瞳一缩,立即将灵器取出。

    “别紧张,嘿嘿。”郑云笑了笑,神态轻松,“她翻腾不了风浪

    那三名如意境巅峰强者,凝神细看后,也是嘿嘿一笑,同时放下心来。

    邢胜男两手提着双刃巨斧,只是两条手臂血肉绽裂,一缕缕鲜血从她臂膀上流淌下来,顺着双刃巨斧的把手不断滴落。

    她臃肿的身子,也有多处皮肉裂开,也有鲜血在滴落着。

    她那黄豆般的小眼中,神采已经不在,显得有些黯淡无光。

    “哗哗!”

    一道身影,在她之后,也从海下面冒出来,也站在甲板上。

    那人身穿夏侯家独有的衣袍,五十岁的模样,一脸狠厉之色,手提一柄寒光熠熠的利剑,剑上沾满了鲜血。都是邢胜男身上的鲜血。

    来人叫夏侯昌,他是夏侯圣的族弟,和邢胜男一样乃破碎境初期修

    在邢胜男被夏侯圣所伤,跌落入海时,他便在海底偷袭得手。

    邢胜男第一次浮出海面,也是因为此人在海下穷追不舍,没办法才不得不冒头。

    结果,却迎来黑云宫和天海阁一轮齐射,被迫重新入海。

    那次被逼入海,她又被海下的夏侯昌重创了一击,伤上加伤。

    如今,终于寻到一个机会,终于冲上甲板的邢胜男,满身鲜血,灵力也已消耗了大半。

    夏侯昌又追了上来,一双冷漠阴寒的眼睛始终凝聚在邢胜男身上,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时机。

    邢胜男全身都在滴血,往常轻盈的双刃巨斧,如今变得沉重如山,肥硕臃肿的身子,时而微颤一下。

    任何人都看的出来她的状态极其糟糕,都知道在夏侯昌的追杀下

    她连逃生都困难更加不可能替邢瑶扭转局面,击杀这里的所有人。

    邢瑶的呼喊,眼中的希望之光,在这时候,在众人眼中,只是显得无比的可笑。的

    “大姐……”秦烈突然轻呼。

    邢胜男的眼中,先显出一丝迷茫之后立即清醒过来痛彻心扉地吼道:“我不是你大姐!”丝

    “小姑!呜呜······”邢瑶终于看清形势,精神崩溃,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我的确不姓邢,混入金阳岛也的确心怀不轨,但是,我也真的将你当成大姐看待!”秦烈一字一顿道。

    远处,快要被逼上绝路的郭延正不由地看了这边一眼,神情错愕。

    黑云宫的郑云,也是讶然不解,皱眉观察着。

    “你这个小弟我无福消受!”邢胜男怒气冲天道。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假仁假义,你这种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邢瑶声音尖利地怒喝。

    “郑云兄,我有句话想单独和你说一下。”秦烈微笑,朝着郑云招手。

    郑云愣了一下后便朝着秦烈走来,疑惑道:“说什么?”

    此时船上所有邢家族人,所有对邢家忠心的武者,都被黑云宫人缠住,被逼的节节败退。

    唯一站着的邢胜男,也在夏侯昌的虎视眈眈之下,每一个异常举动,都会迎来夏侯昌狂风暴雨般的袭击。

    郑云通幽后期巅峰,他不怕什么,所以坦然自若。

    从容来到秦烈身前,两米处,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停了下来,笑嘻嘻道:“兄台,你想说什么?”

    “邢瑶你带走吧,我没兴趣了。”秦烈微笑道。

    郑云一怔。

    他眼神忽然闪烁起来,盯着秦烈深深看了几秒,郑云忽地干笑着摇头,边笑边后退,说道:“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我说了让给你,就自然不会食言。”他总觉得不太对劲,不敢冒险。

    因为,在他眼中秦烈乃寂灭老祖的亲传弟子,手持寂灭玄雷。

    因为,秦烈竟然还认邢胜男为大姐,这让他觉得不妥,本能想规避风险。

    也因为,他对寂灭宗武者也很了解,知道那些人向来飞扬跋扈,绝不会轻易让出到手的肥肉。

    尤其是,他只是一个赤铜级势力的少宫主,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地位和身份,还不值得秦烈这般谦让。

    “郑兄很小心谨慎。”秦烈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又道:“可惜你还是离我很近。”

    此言一出,郑云勃然变色,几乎第一时间飞身后退。

    但是比他更快的,乃是三个滴溜溜旋转的金属球,带着织密电光,汹涌的雷霆波动,三个金属球瞬间飞到郑云身前五米。

    “轰!轰!轰!”

    狂暴的雷霆爆炸,夹杂着浓烈的硝烟味,和四处游荡的电弧,同时间轰然而起。

    郑云离秦烈数十米的身子,如被一股雷霆之力推挤着,如被海浪席卷住,倒飞而回。

    几乎被雷霆爆音淹没的骨骼粉碎声,只有郑云自己能听见,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控制不住喷涌出来,呈一道鲜血长蛇,伴随着他身势的迅速后退,竟越拉越长,这场面显得血腥妖异。

    “少宫主!”

    “少宫主!”

    黑云宫的三名如意境巅峰武者,脸色巨变,忙上前去接郑云。

    紧盯着邢胜男的夏侯昌,则是流露出错愕之色,可他并没有出手,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他只当这是秦烈和郑云间的私仇。

    从夏侯圣口中,他知道秦烈身后乃是寂灭老祖。

    而郑云,只是一个赤铜级小势力的少宫主,两相身份一比较,夏侯昌就选择了坐视不理。

    ps三更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