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谈崩了

第六百一十二章 谈崩了

    当苗阳煦的喝声,从谷内轰隆隆传来以后,所有苗家族都冷静下来。

    本来,这些苗家的小辈,各个义愤填膺,都想要对秦烈暴起发难。

    苗泰胸腔鲜血淋淋,眼睛闪耀着不服输的狠辣光芒,若非邢宇远按住他,令他无法将幻魔逆流术全力施展开来,他恐怕真会疯狂。

    “入谷!”苗阳煦的声音,又一次从谷内响起。

    “走吧。”邢宇邈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言一句,立即朝着谷内行去。

    “冷静一下吧。”邢宇远拍了拍苗泰的肩膀,也阔步离开。

    在一众苗家小辈虎视眈眈的目光下,秦烈淡然一笑,从容入内。

    “里面请。”苗美瑜在前方带路。

    谷内宫殿顶端,青月谷的五名谷主,忽然沉默下来。

    半响,苗阳煦沉声道:“他比苗泰强大太多了。”

    其余四名谷主暗暗点头,神色有些沉重,都对秦烈展现出来的实力感到惊讶。

    “血煞宗沉寂千年,这趟再次冒头,看来应该是有所准备。”苗文凡远远看着秦烈,若有所思道:“或许,我们不应该急着得罪血煞宗。”

    “前段时间,落日群岛闹出来的风波,已经传遍了暴乱之地。没意外的话,黑巫教和三大家族都不会坐视不管,要不了多久,那些人就会杀入落日群岛。”苗康说道。

    “先看看吧。”苗阳煦沉吟了一下,说道:“暂时不急着和血煞宗交恶·看看他们能否渡过黑巫教、三大家的围杀。如果他们能坚持下来,以后可以试着和血煞宗合作,合作……对付三大家和黑巫教,不过,血煞宗想要再将苗家收入麾下,那就是妄想了。”

    五大谷主很快有了默契。

    “你真是血煞宗门人?”途中·苗美瑜突地回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狠狠瞪了过来。

    秦烈一怔·道:“当然。”

    “不像。”苗美瑜摇了摇头。

    “哦?”秦烈眉头一挑。

    “这些年来·也有血煞宗的人前来青月谷,想要和我们苗家达成默契,获取我们苗家的合作。”苗美瑜哼了一声,道:“那些人可没有你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在青月谷伤人!”

    秦烈望了一眼旁边的邢家兄弟。

    邢宇远干笑着,解释道:“她说的没错,血煞宗的人也找过我们·每次过来都小心谨慎·生怕身份暴露。而且,他们每一次过来,都很……谦卑,全然没有以前的傲气。”

    秦烈忽然明白过来,心中不由一叹。

    千年后,血煞宗再没有了往昔的狂傲跋扈,被各方围剿后·只剩下一小部分逃生的血煞宗门人,元气大伤,实力消减的厉害。

    这导致血煞宗不但不敢向外人暴露身份,就连在面对昔日扈从的时候,也耍不了威风。

    可以想象,以前那些血煞宗的人,在金阳岛和青月谷这边,应该受过不少冷淡的待遇。

    今天·苗家儿郎和主事者,之所以敢一次次刁难·一方面是因为金阳岛重归血煞宗,令他们极其不爽。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苗家再没有将血煞宗放在眼里,前几次血煞宗门人的委曲求全,已经让苗家族人认为血煞宗软弱可欺了。

    “我不知道血煞宗以前来青月谷什么态度,但从我开始,从今天起,血煞宗不会容忍任何人的挑衅!”秦烈神态冷硬道。

    “就你?”苗美瑜嗤笑,不屑道:“凭你通幽境的修为?还是凭你能掌控八具神尸?”

    很显然,发生在落日群岛的战斗,青月谷也洞察清楚了。

    青月谷有涅境强者坐镇,五大谷主都是破碎境后期,势力雄厚,他们有着足够的信心。

    因此,在弄清楚了秦烈的底牌以后,苗家依然不认为血煞宗能威胁到他们。

    “走着瞧吧。”秦烈淡然道。

    “那就走着瞧!”苗美瑜哼了一声。

    不多时,众人被苗美瑜领着,穿过半个山谷,径直来到苗阳煦等人所在的宫殿。

    青月谷的五大谷主,苗阳煦,苗文凡,苗康,苗铁藤,苗尊胜,早已在殿堂内等候。

    “苗大哥。”一进入殿堂,邢宇邈便微微鞠身,扬声叫唤道。

    “呵呵,我们刚刚正在商议要事,不方便亲自出迎,还请两位岛主不要介意。”苗阳煦笑了笑,挥手示意邢家兄弟入座,然后才说道:“大家马上要谈正事,就认真严肃对待吧。呵,以后······还是唤我苗谷主好了,大哥这个称呼……我还真是承受不起。”

    苗阳煦主动疏远和邢家兄弟的关系。

    邢家兄弟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

    双方多年联姻,算是亲家,以前都是兄睇相称,这次苗阳煦的一番话,摆明了不想和金阳岛再有太瓜葛。

    “好,苗谷主。”深吸一口气,邢宇邈脸色恢复平静,又道:“那我就开门见山吧。这次,潘家、黑云宫、天海阁损失惨重,潘家的家主、郑志合、江浩全部被杀,麾下高手也是死伤过半,我们希望金阳岛联合青月谷,将这三方所属的岛屿收拢下来。”

    “青月谷已经在准备了,不过……”苗文凡皮笑肉不笑,故意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们不需要和你们金阳岛联合。嘿,青月谷的胃口一向好,这三方我们可以直接吞下,不劳你们金阳岛费心。”

    邢宇远脸色忽然阴沉下来。

    潘家、黑云宫、天海阁三方遭受重创,乃是秦烈的八具神尸,还有金阳岛事后穷追不舍弄出的战果。

    没有秦烈和金阳岛的拼死搏杀,那三方不会像现在一般损失惨重,如今,三方实力锐减,青月谷竟默默准备,还要撇开金阳岛,独自将三方吞下。

    这吃相,也太难看了一点。

    “苗谷主,就算是不看在我们双方的关系上,单单我们拼死拼活追杀三方,让三方付出了惨痛代价,我们应该也有资格获取回报吧?”邢宇邈忍着心中怒气,沉声说道。

    苗阳煦神色坦然,坐在那儿低垂着头,似在考虑着什么。

    他并未答话。

    反而是苗文凡,呵呵轻笑着,摇头说道:“老实说吧,青月谷早就在准备对付黑云宫、天海阁了,就算是没有你们这一次的交锋,我们想要拿下天海阁和黑云宫也完全没有问题。”

    “邢家兄弟,天海阁和黑云宫,本来就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有没有你们,我们都会出手,都会将天海阁、黑云宫除掉。”苗康接话。

    “那潘家呢?”邢宇邈又道。

    “潘家和我们一样,也是幻魔宗的附庸,你们一声不吭对潘家痛下杀手,我想······你们似乎违背了幻魔宗不准内斗的宗旨了吧?”苗文凡冷笑。

    “对潘家下手的,恰恰就是雪蓦炎!”邢宇远喝道。

    “现在谁都知道雪蓦炎乃是血煞宗的传承者,那她就不算是幻魔宗的门人了,潘家那边,我们青月谷会暂时接管,等问过幻魔宗意见,看看他们的态度,再决定潘家的归属。”苗文凡又道。

    “潘家,天海阁,黑云宫,你们全部都要?”邢宇邈沉声道。

    他直直看向苗阳煦,喝道:“苗谷主,这也是你的态度?”

    苗阳煦抬头,平静地看向他,道:“不错。”

    邢宇远身躯一震,深深看了苗阳煦一眼,点了点头,脸色难看。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邢宇远掉头就走。

    秦烈一言不发,沉默看着双方的言语交锋,也是脸色阴沉。

    “走吧。”邢宇邈沉喝。

    “青月谷会在最近半月内,对这三方进行清扫,我们不希望看到别的人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苗文凡冷笑一声,道:“否则后果自负!”

    “哈哈哈!”秦烈大笑着,从头到尾没有讲话,掉头就往谷外走去。

    “大哥?”苗文凡轻呼一声。

    苗阳煦摇了摇头,淡然说道:“让他们走吧。”

    “我们没有继续刁难血煞宗,这小子竟然还不知进退,看他的样子,似乎想要在潘家、黑云宫、天海阁上搅风浪。”苗文凡冷声道。

    “年轻人都是不知天高地厚。比起以往的血煞宗来人,这次,我们还算是给他面子了。”苗康也哼了一声,“这小子有点不识抬举。”

    “先别管他们,三大家和黑巫教那边,近期就会对落日群岛动手。”苗阳煦神色淡然,“血煞宗真要有本事,就先过了三大家族和黑巫教那一关。我们只要默默看着,看看血煞宗能展现出什么来就行了。”

    “恐怕血煞宗会就此被灭个干净!”苗文凡怪笑起来。

    “他们要是一点本事没有,那也是他们活该,怨不得我们什么。”苗阳煦摸着下巴,又道:“如果金阳岛和血煞宗,也被那几方扫清,我们可以顺势将金阳岛也接纳。有了潘家,金阳岛,还有黑云宫、天海阁的地界,我们青月谷实力将会迅速膨胀,百年内进阶白银级势力,未必就没有可能!”

    此言一出,所有苗家的族人,眼中都流露出野心勃勃的光芒。

    超越先祖辉煌,将苗家提升到白银级势力,是所有苗家族人的梦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