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噩耗

第六百三十五章 噩耗

    又是三天匆匆掠过,漠北,依旧没有传来消息。

    金阳岛那边,也是没有一点动静,一片死寂。

    此时,再乐观的人,也都看出血煞宗的十年沉寂之地和金阳岛,必然出现了意外。

    众人的猜测很快得到证实。

    第四天,黑巫教、三大家族的船舰,和一架架翱翔天际的巨大鸾鸟凤凰,终于从灰茫茫云层闪现出来。

    一面仿若由清澈潭水凝成的巨大镜鉴,从一架鸾鸟形状的飞行灵器上呼啸而出,高高悬浮在落日群岛上方。

    管贤阴森冰冷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抱歉,我们比预期的时间,稍稍慢了一点,让各位久等了。

    嘿,不过在耽搁的这些天,我们并没有闲着,如今有一些画面想要送给各位。”

    虚空屹立着的管贤,就在那镜鉴旁边,怪笑着打了个响指。

    清澈如水潭的镜鉴内,骤然闪现出明亮的画面出来,那画面中的每一道人像,都无比的清晰。

    先是金阳岛。

    这一座沐浴在正午阳光下的巨大岛屿,上方坐落着一栋栋宏伟高大石质建筑,还有一部分邢家族人驻扎。

    七名身穿三大家族服饰,破碎境中后期的武者,凶神恶煞一般,厉啸着突地在岛上现身。

    腥风血雨立即掀开!

    只见七人所过之处,所有邢家的分支,所有金阳岛武者,皆是支离破碎·化为蓬蓬血雨,尸首分离。

    杀戮仅仅持续了半个时辰。

    之后,整个金阳岛再没有一个活人。

    从那镜鉴上凝神细望,会发现那些宏伟建筑群,也一座座崩塌粉碎。

    金阳岛几被夷为平地。

    “邢沿,邢贺·邢……”

    落日群岛上,邢宇远、邢胜男两人·还有诸多邢家族人·皆是目眦尽赤,牙齿重重咬着嘴唇,将嘴角咬出鲜血犹不自知。

    邢瑶身子轻颤着,如风中烛火,眼中浮现浓浓惊恐。

    这一刻,所有邢家族人,都生出千年前旧事重演的恐惧感。

    千年前·也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联袂杀入天灭大陆的邢家,令邢家生灵涂炭,强者纷纷丧生。

    当年噩梦一般的场景,成了邢宇邈兄弟的心魔,让他们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忍不住悲痛欲绝。

    如今,邢家曾遭遇过的悲痛·又在金阳岛重新上演。

    这次,虽然金阳岛上邢家族人都只是旁支,虽然族人较少,可看着那些人一一被宰杀,所有邢家族人依旧失声痛泣。

    邢宇邈铁青着脸,眼神阴寒如冰,不断喘着粗气,一次次调整着心境。

    留一部分邢家族人在金阳岛·是他的意思,岛上有众多邢家辛苦修建的建筑·还有许多在开采着的矿场,有不少灵草药圃。

    那些,都需要专门的人看守,不然随便周边一个势力过来,都会给金阳岛造成重创。

    在邢宇邈来看,将大多数财力、人力集中在落日群岛,血煞宗所有强者又驻扎过来,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来犯者,必然会直奔落日群岛而来。

    只要落日群岛覆灭,金阳岛,自然也将被迅速清扫干净。

    因此,他自然而然地认为,落日群岛才是对方首要目标。

    他没有预料到,杀入落日群岛之前,对方会突然转移方向,将金阳岛率先屠戮干净。

    这瞬间让邢宇邈心灵遭受了重击。

    “金阳岛,只是受了无妄之灾。”管贤邪异的眼瞳幽幽,不急不缓地说道:“事实上,我们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对金阳岛动手,本来,我们是准备将落日群岛所有生灵抹杀以后,顺便将金阳岛灭掉。”

    嘿嘿一笑后,管贤继续解释,“没料到,江浩的女儿江燕,传了一个消息过来,告诉了我们血煞宗千年潜藏之地的准确位置。我们要去那边,恰恰要经过金阳岛,所以就随便料理掉了。”

    这般说着,管贤一指身旁的镜鉴,道:“看看血煞宗的老巢吧。”

    巨大的明镜内,画面重新变幻,一幕幕血腥残忍的场景,逐渐的清晰。

    五名涅境强者,分属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带着数十名破碎境强者,在一个隐秘的山谷内大开杀戒。

    谷内,有一个个干枯的血池,有许多老弱妇孺,那些人都是血煞宗的人。

    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武者,一路残杀下去,谷内巫虫呼啸,四处捕杀血煞宗的老弱病残。

    一只只巫虫,厉啸着钻入那些人身体,在他们凄厉的惨叫声中,啃噬他们的血肉脏腑,将他们从内部吞吃干净。

    秦烈曾经在血云山脉见过的漠北,被几只巫虫从两眼和鼻孔内钻入身体,痛苦的满地打滚,全身毛孔流出腥臭鲜血。

    不多时漠北就渐渐干瘪,被吞吃的只剩一层人皮。

    那可怖的模样简直惨不忍睹。

    极短时间内,山谷内将近千名血煞宗的老人和妇孺,被巫虫啃食干净。

    比起血煞宗来,邢家族人在金阳岛遭受的那种斩杀,显然要轻松太多太多。

    至少,邢家族人,还留有全尸。

    一幕幕血腥残忍的画面,在一个个熟识者身上发生,血煞十老和血厉、沫灵夜,还有不少血煞宗的强者,抬头看着镜鉴内的画面,禁不住发出凶兽濒临灭绝般的嘶吼。

    “畜生不如!”一向淡漠的墨海,深吸一口气,沉声喝道。

    宋婷玉、谢静璇俏脸铁青,美眸凝出寒霜,身上杀气腾腾。

    曾身中巫毒的她们,眼看着血煞宗的门人,一个接着一个,被巫虫吞吃干净,回想起不堪的过去,生出同仇敌忾的仇恨之心。

    秦烈站在她们和墨海之间,看着天上明镜内一幕幕血腥惨景,只觉得心底一股子疯狂暴戾怒焰,如压抑万年的火山,随时都要汹涌爆发出来。

    “黑巫教的所有教徒,都不配称为人!我现在后悔,后悔没有在更多的烈焰玄雷内,添加暗雨蚀毒了!”唐思琪挥舞着晶莹拳头,也是咬牙切齿。

    “真是猪狗不如!”莲柔同样小脸阴沉。

    管贤悬浮上空,神情从容,伸手一点那血腥依旧的镜鉴。

    “哗哗!”

    如凝成一条清溪长河,那镜鉴化成水流,忽然飞入鸾鸟形状的飞行灵器。

    管贤又一次嘿嘿笑了起来,“千年来,我们黑巫教和三大家族,一直都在搜寻血煞宗的潜伏之地。可惜,幻魔宗对你们的庇护很是尽心,我们花费了不少代价,也仅仅只是锁定那一片山脉,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个山谷。”

    此刻所有血煞宗门人都是眼睛通红。

    就连气质恬静如水的沫灵夜,眼瞳内,也是血光幽幽,显然是动了真怒。

    “你们猜猜,为什么我们会在杀入落日群岛之前,得到血煞宗的准确位置?”管贤眼中满是嘲讽,“江燕通过秘术将消息传递过来,却不知道,我们幻魔宗炼制的音讯石,向我们传讯的过程中,会暴露她所在的方位。”

    “她从何处传递的消息?”沫灵夜突然问话。

    “青月谷!”管贤怪笑不迭。

    此言一出,所有血煞宗和金阳岛的武者,都是轰然巨震。

    下一刻,每一个人的眼瞳之中,都迸射出滔天的仇恨光芒。

    “想不到吧?”管贤嘿嘿笑着,神态欢悦地连连摇头,“别说你们了,就连我······都没有能想到。在当年,苗家为五大家族之首,对你们血煞宗还算是忠心。没料到千年之后,苗家竟义无反顾出卖了你们,将你们血煞宗的老巢告知了我,令我能够在杀入落日群岛之前,将金阳岛、血煞宗一部分后患,给先一步铲除了!嘿嘿,有趣,我想想都觉得有趣!”

    “在你们之后,青月谷,会被血煞宗灭掉,苗家将从此从五大家族除名!”血厉一字一顿道。

    “以我来看,苗家才识时务,将来有可能和夏侯家、林家、苏家一样踏入白银级势力。”管贤阴森森笑了起来,“而你们······将会彻底灭绝!”

    “你看你如何灭绝我们!”血厉咆哮。

    一道道血光,如逆流的瀑布,从他头顶冲天而起,掀起滔天血浪。

    汪洋血海中,血煞宗至宝嗜血龙怒啸而出,以庞大的血色骨龙之身,释放出无穷凶威。

    血厉,则是高高端坐嗜血龙,尽情来催发血祖体内的磅礴血腥之力。

    “嘿,可惜融合血祖之身的是血厉你,对黑巫教而言,这其实是一件好事。”管贤依然从容,摇头道:“要是融合血祖之身的,不是你,而是你师弟姜铸哲,那这趟杀入落日群岛的,就不会是我,而会是我们教主亲临!”

    显然,在管贤眼中,血厉的威胁远远不如姜铸哲。

    他和将岸一样,也认为姜铸哲才是血煞宗最可怕的人,要是让姜铸哲在神葬场内得到血祖之身,并成功融合,别说管贤了,就连将岸……恐怕都要寝食难安!

    “血厉,不论你承认还是不承认,你始终都不如你师弟姜铸哲。血煞宗在你的手中,根本不可能超越往昔,只有姜铸哲,才是血煞宗的希望!嘿嘿!”管贤不断冷嘲热讽。

    他很清楚,姜铸哲就是血厉的心魔,只要以此为切入点,血厉必将失去冷静判断,从而癫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