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魂坛强者!

第六百三十八章 魂坛强者!

    站在神尸头顶,秦烈能清楚看到周边血战的场景,深刻受到各大势力斗争的残酷。

    天上,一辆辆水晶战车爆碎,不断有武者喷涌着鲜血,从半空坠落入海。

    就连那些价值连城的火凤、鸾鸟,也接连粉碎,化为火雨碎片。

    每一刻都有人惨死。

    为了天地资源,为了一座座灵矿山脉,为了境界的提升,为了实力的积累,在浩瀚灵域每一个角落,都有类似的惨烈血战发生。

    不同地域,不同势力,甚至不同的种族,都在与人斗,与天斗。

    秦烈深刻认识到了世界的残酷。

    刘青、方和这两名金阳岛的岛使,离他只有三百米,乘坐着一辆紫水晶战车,和林家武者激斗。

    一名林家破碎境初期武者,将自己对手解决后,突地加入战斗。

    此人的到来,立即改变了小范围的战局,刘青、方和还有数名金阳岛武者,被此人手中一件轮盘灵器轰击。

    他们脚下的紫水晶战车,燃烧起浓烈紫火,在半空解体。

    刘青、方和等人,只是如意境修为,只能朝着深海坠落。

    轮盘鬼魅般飞旋而来。

    伴随着骨骼粉碎声,包括刘青、方和在内的那些金阳岛武者,迅速变得血肉模糊,被轮盘碾成碎肉块。

    另一边,邢宇邈提着一杆金色长枪,将一名破碎境后期的苏家强者,一枪贯穿脖颈。

    类似的场面发生在落日群岛的天上,海中,岛屿,越来越多的双方武者,不断在丧生。

    惊天动地的烈焰玄雷轰鸣声,从黑巫教、三大家族的位置爆炸每一枚烈焰玄雷的咆哮,都会伴随着数名到数十名武者的惨叫。

    秦烈亲眼看到当邢宇远将三枚烈焰玄雷投掷到一艘船舰时,一霎那间,就有近三十人爆灭而亡。

    他和琅邪两人,在黑巫教、三大家族船舰群引爆的烈焰玄雷,造成的毁灭性杀伤力,如今还没有停止。

    “烈焰玄雷,炼器师···…”秦烈喃喃低语。

    通过对战局的细致观察他发现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的战斗力

    其实强过于血煞宗、金阳岛,但在激烈血腥的战斗中,黑巫教一方并没有占据明显的优势。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血煞宗、金阳岛的武者,很多手持着烈焰玄雷。

    这种破坏力惊人的大杀器,一旦在黑巫教、三大家族聚集处爆开,能够造成的毁灭性威力足以助血煞宗、金阳岛扭转劣势。

    秦烈忽然意识到,一名强大的炼器师,一件杀伤力恐怖的凶器,在势力间的残酷交锋中,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墨海、唐思琪、莲柔这三人,本身境界一般,也没有太强战斗力。

    然而,这场血腥交锋死在他们三人炼制的烈焰玄雷下的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比被血煞宗、金阳岛直接杀死的要多得多!

    秦烈也终于明白,拥有寂灭玄雷的寂灭宗,为何能称雄暴乱之地,让各方势力轻易不敢招惹了。

    除了寂灭老祖南正天的超强力量外,寂灭玄雷,也是寂灭宗扬威天下的凶器!

    “蒲泽!帮忙禁锢八具神尸!”管贤的阴冷声音,从浓浓乌光内传来。

    鸾鸟形状的大型飞行灵器内,一名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有些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这个名叫蒲泽的中年人,没有身穿黑巫教的教袍,身上也没有阴森的邪气,显然没有以血肉饲养巫虫。

    蒲泽脸色有些苍白,如常年不见阳光,身穿的一件灰褐色长衫上,还有着破损的痕迹。

    此人显然并不注重仪表。

    “掌控神尸的小子,要活的,不能灭杀掉。”管贤又吩咐,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压力颇大。

    “麻烦。”蒲泽皱了皱眉头。

    下一刻,他便踏步朝着秦烈的方向而来,依然还是不情不愿的态度。

    秦烈这边,七具神尸如海神,踏着滔天巨浪,四处追杀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

    涅境以下的人有神尸的一合之将,甚至不能以灵器伤到神尸。

    也是如此,秦烈在将烈焰玄雷全部引爆后,还是通过八具神尸,给黑巫教、三大家族造成了巨大伤亡。

    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涅境强者,大多数都在天上,和血煞十老交锋。

    海面船舰上的,几乎都是破碎境和破碎境以下的武者,那些人对八具神尸当真一点办法没有。

    管贤之所以呼唤蒲泽,就是看出给八具神尸这般肆无忌惮杀下去,黑巫教、三大家族低等级的武者将会伤亡惨重。

    “血煞十老!准备凝炼血妖!”血厉的声音,也终于传了出来:“秦烈快逃!那是不灭境强者!”

    “夏侯歧!苏致!林彬!尽全力拦截血煞十老,不要让他们有机会聚拢!”管贤尖叫。

    一时间,天上众人乱成一团,血战愈发激烈。

    至于蒲泽,依然从容由天而降,不急不缓地向秦烈逼近。

    秦烈骇然失色。

    一听到血厉的叫喊,知道这个名叫蒲泽的中年人,竟然是不灭境的强者,他立即意识到了不妙。

    “遁入海下!”他急忙向八具神尸传讯。

    “小家伙,你最好能老实一点。”蒲泽微微皱眉,“管贤的话你也听到了,我只是帮忙禁锢神尸,将你生擒,又不是立即杀掉你,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紧张。”

    这般说着,一座仿佛由七彩琉璃淬炼的一层魂坛,从蒲泽头顶直接升腾出来。

    那魂坛美轮美奂,流云漓彩,晶莹剔透,光芒夺目,倏一出现立即传来洪亮悦耳的美妙-吟唱声。

    一种震撼人心的磅礴气势,从魂坛释放出来,令所有落日群岛的武者心神一颤。

    仅仅只是一层的魂坛,竟占地百亩,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晶莹光泽。

    悬浮虚空的魂坛,竟比鸾鸟、火凤等大型飞行灵器还要庞大,蒲泽就站在那一层魂坛上方,居高临下看着秦烈。

    “咻……”

    突地,数百根晶光熠熠的锁链,从那魂坛内延伸出来,如巨兽的触手,一下子缠绕在八具神尸身上。

    那些水晶般剔透夺目的锁链,每一根内都流动着无数不知名的神异符文,形成一种禁锢天地,让亿万生灵匍匐的恐怖意志。

    八具雄伟如山的神尸,被那一根根锁链捆缚后,疯狂挣扎着,竟无法扯断任何一根水晶锁链。

    锁链上,晶光迸射,一个个神秘古文跳跃出来,火花般溅射在神尸身上。

    八具狂躁的神尸,出奇地,竟渐渐安静下来。

    就连秦烈和神尸间的联系,随着那些古文的浮现,也变得断断续续,像是难以为继。

    浩荡天威,从那悬浮虚空,占地百亩的魂体内释放出来,令在场所有人生出顶礼膜拜的可怕念头。

    在那神威之下,秦烈每一滴鲜血似乎都在沸腾,都在惊颤不安。

    “束手就擒就好。”蒲泽语气从容。

    一根粗大的水晶锁链,突地分裂,凝为数十根指头细的水晶绳索,立即将秦烈身躯裹住。

    无数肉眼难见的符文,绚烂的线条,蕴含禁锢天地的道理真谛,从水晶绳索内没入秦烈血肉。

    秦烈的丹田灵海,血肉,鲜血,骨骸,纤维细胞,都在那些奇妙-符文、线条下被凝固禁住。

    突然间,他变得连眨眼都不能,全身动弹不得。

    他和八具神尸,如被空间给锁住,如被寒冰封印,立即失去了战斗力。

    那占地百亩的浩大琉璃魂坛,释放出夺目的光芒,又渐渐收缩。

    十息后,那魂坛缩小为一个晶莹蒲团,蒲泽就静静坐在上方,慢悠悠漂浮过来。

    蒲泽凑近后,便停在秦烈前方三米处,静静看着他,道:“你小子有点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