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无尽潜力!

第六百四十二章 无尽潜力!

    段千劫之名,只在真正的强者之间传诵,能听闻这个名!的人物,每一个在暴乱之地都有头有脸,绝非等闲之辈。

    段千劫的成名史,也是暴乱之地的一段血腥史。

    此人以战扬名!

    从出道起,段千劫就在不断挑战,挑战同级者和高等级武者,以血战来积累自身,屡屡打破桎梏,突破到全新境界。

    每一次境界的突破,段千劫都要挑战数十名闻名天下的武者,重伤、惨死在他手上的武者,多不可数。

    而他,也并非每一战都能获胜,他也时常失败,时常重伤垂危,甚至数次在死亡边沿徘徊。

    可他却屡屡能存活下来。

    他就像是一头嗜战的凶兽,每次重创后,都会消失一段时间,默默舔着伤口,默默恢复。

    一旦他伤势痊愈,又会以更强的战斗力,更强的境界,去挑战更强的武者,去击败一个个看似不可战胜的武者神话!

    就是通过数以千计的血战,他才有“千劫”之名,被称为所有强者的噩梦。

    段千劫的一生,就在血战,养伤蓄势,突破境界,继续血战中不断重复着。

    此时,端坐虚空,看着浑身鲜血倒地的秦烈,段千劫生出一种看着当年的自己浴血奋战后,独自舔着伤口的奇异感觉。

    他眼中罕见的流露出欣赏之色。

    “不错,李牧果然是李牧·看人的眼光真有一套。”段千劫暗暗点头。

    “呼……”秦烈慢慢调整着呼吸。

    六个虚浑之灵,在以唾液融掉禁锢他血液筋脉的晶链内符文时,便筋疲力尽重返镇魂珠沉寂下来。

    因此,之后所有的血战,他都没有能借用任何外力。

    交战至今,他所杀的每一个武者·都没有掺杂一丝水分。

    最后一场血战过后,他丹田灵海内的灵力·几乎耗尽了八成·鲜血内的力量,也将近枯竭。

    通幽境的武者,对他而言不值一提,只有那些后来被段千劫安排过来的如意境武者,才能真正伤到他。

    三波如意境强者,没有太长间断的血战,让他没有一刻时间歇息调整·当真快要掏空他所有精力。

    如今·在段千劫沉默时,没有新的强者被安排过来,他极其难得的获得了片刻闲暇。

    他需要集中所有精神尽快恢复。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那后来冒出的如意境强者,都是被段千劫安排而来。

    他只知道,血煞宗和黑巫教的血战,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刻。

    他每多击杀一人·就能帮血煞宗分担一分压力,就能为血煞宗多积累一丝获胜的希望。

    他认为他还能坚持下去。

    所以他在竭尽全力恢复力量。

    沉默不言的段千劫,眯着眼,深深看向他,也在暗暗思量着。

    从秦烈均匀的呼吸,从他虽然遍体鳞伤,虽然鲜血淋漓的身上,段千劫却感知到依旧浓烈的生机——那是纯粹的血肉之力。

    灵力损耗剧烈·魂力大量流失的情况下,秦烈这具如金汁铁水浇筑的身体·明显尚有战斗力。

    也就是说,秦烈还没有被彻底激发潜力,还没有真正被逼到绝境。

    “或许,这还不是此子的潜力尽头,还能继续压榨······”段千劫沉吟了一下,暗暗道:“只有真正的绝境,才能迸发出生命最灿烂的火花,才能最清楚地看出一个人未来的成长空间!小子,就让我将你的潜力,继续往深处挖掘!”

    段千劫的眼神晃悠着,搜寻着目标,最终瞄准一个名叫夏侯韬的武者——那是一个如意境中期武者!

    夏侯韬初入如意境中期不久,此战进行到现在,他也拼命击杀金阳岛武者,他和戚敬等人交替交过手。

    他的灵力也消耗了五成左右。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是通幽境中期武者,真魂的凝炼程度,肉身的强悍,还有对灵力的认识,都要远远超过如意境初期武者。

    他真正的威胁,还要超过秦烈最后交手的,那三名如意境初期武者!

    夏侯韬的身子,忽然被无形之手紧紧攥住,勒的他喘不过气来,头晕眼花。

    一阵风驰电掣后,夏侯韬重新站稳,眼花的眼睛终于恢复过来。

    他一眼看到了全身鲜血淋漓,身子靠在几具尸体上,在均匀呼吸的秦烈。

    秦烈周边二十米范围,再没有一个活人,只有数十具横七竖八的尸体,从尸体的衣着来看,夏侯韬一眼分辨出那些人都是和他一样的三大家族武者。

    夏侯韬表情陡然凝重起来。

    以一己之力,灭杀数十名武者,那些人还有如意境初期武者,在夏侯韬的眼中,秦烈忽地变得极度危险!

    同时,尽全力恢复的秦烈,在夏侯韬突地冒出的那一霎,也是眼瞳一缩,脸色沉重无比。

    他一眼看出夏侯韬为如意境中期修为!

    交战至今,他斩杀的所有人,都是如意境中期以下,后面冒出的几名如意境初期武者的强大和难缠,他早已深刻的认识到。

    他身上所有的伤口皆是来自于后面那几人!

    那些人,仅仅只是如意境初期,那时,他的状态还不错,灵力还算是充盈······

    如今,在他快要油尽灯枯之时,一名如意境中期强者突然到来,如此形成的压力,简直能令人窒息。

    像是濒临灭绝的凶兽,要为生存寻求最后一线生机,秦烈低吼一声,睁着腥红如血的眼睛,咬着牙调整着姿势,重新站了起来。

    当他正视夏侯韬的那一霎,他眼中只有血战的坚决,只有浴血的斗志,再没有一丝犹豫。

    看着他的眼睛,天上的段千劫暗暗点头。

    看着他的眼睛,夏侯韬却眼神一乱,气势为之一滞。

    就在此时,遍体鳞伤浑身鲜血的秦烈,竟率先出手,咆哮着冲击而来!

    一股凶戾气势,自然而然地从秦烈身上涌现,完美地和身上血腥味融合,凝成足以令人灵魂惊悸的凶煞威慑。

    旺盛的斗志,永远不灭的信心,一次次血战积累的凶势,如形成一种真实存在的全新力量。

    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秦烈全身鲜血似乎在沸腾,在汹涌燃烧,就连枯竭的丹田灵海,都如同海绵浸没水中一般,疯狂吸收着灵气补充力量。

    四肢百骸内,筋脉之中,也仿佛凭空涌现一股澎湃新力!

    秦烈如在燃烧着生命潜能在浴血战斗。

    “轰!”

    夏侯韬气势被夺,脑海一震,生出正被一头太古凶兽狂暴冲击的大恐惧。

    他竟下意识地凝结全身灵力聚集光罩被动防御。

    以如意境中期修为,以还有五成的灵力,面对鲜血淋漓的通幽境武者,他竟不敢强攻,也不敢硬抗,而是采取软弱者才有的防御手段。

    尚未交战,夏侯韬已失了锐气,失去了坚定的信心。

    “嘭!”

    秦烈由此得以轻而易举突破到夏侯韬身前,以堪称变态的血肉之躯,以积蓄的凶煞气势,冲夏侯韬的光罩狂轰滥炸。

    夏侯韬只是死死防护着。

    秦烈则是舍弃了所有对身体的提防,将精气神集中,尽情释放肉身潜力,凝聚所有能凝聚的力量,如永不知疲惫一般,一次次重击夏侯韬的护身光罩。

    战斗,立即变成漫长的消耗战,变成双方意志和灵力的比拼。

    夏侯韬的光盾上,雷鸣不休,电光游弋,冰刃炸碎为冰屑,明黄色虹光不时惊鸿一现,条条血光由秦烈鲜血凝成,如血蛇般悍不畏死地一次次冲撞而来……

    时间一秒秒过去。

    夏侯韬丹田灵海的灵力,飞速的流失着,全部用来坚固光罩,来抵御秦烈无休止的轰击。

    有时候,秦烈轰下的灵力,分明没有太强力量,有时候,秦烈仅仅只是以血肉之躯锤击。

    可夏侯韬始终被动防御。

    等到光罩出现第一条裂纹,等到光罩终于破碎,等到秦烈和夏侯韬近在咫尺……段千劫知道秦烈终将再次获胜。

    因为他深知秦烈近战时的恐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