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秦烈的份量!

第六百五十二章 秦烈的份量!

    血厉的离去,让众人心情愈发沉重,面对黑巫教,三大族,还有姜铸哲这些人,一众血煞宗的老人都觉得太过于无力。

    他们下意识看向秦烈。

    此战,如果不是段千劫因为秦烈撕裂虚空而来,不是因为他碎裂蒲泽魂坛,血煞十老将会丧生。

    没有秦烈指唤八具神尸阻拦姜铸哲,血厉坐落的血祖之身,还有嗜血龙,都将被剥夺。

    在众人中,秦烈境界最低,但在战斗中起到的作用,甚至超过血厉和血煞十老。

    这让所有人看向秦烈的目光都颇为复杂。

    “我招唤大家过来,是想谈谈别的事情。”沫灵夜话锋一转,“这一战算是暂时平复下来,我们的敌人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来。我们必须要趁着这段时间,尽快恢复实力,尽快积累更多的力量!”

    众人眼中显出亮光。

    “青月谷的苗家必须付出代价!”漠峻突地沉喝。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众多血煞宗的老者,还有邢家兄弟,包括项西,都猛地抬头。

    每一个眼中,都迸射出冰冷寒芒,都流露出怒意。

    根据管贤所言,血煞宗潜藏之地的准确位置,由江燕从青月谷传递出来。

    那分明是青月谷有人指使!

    因为青月谷的这个消息,血煞宗千年藏身之地被血洗,金阳岛以前的主岛也被随便屠戮了一番。

    对众人而言,黑巫教、三大家族固然可恨但传递消息的青月谷同样罪不可赦!

    “看来大家在对待苗家的意见上很统一。”沫灵夜没有一点意外,“今天的苗家,为幻魔宗的附庸势力,要是对苗家动手,可能会激怒幻魔宗,这一点大家怎么看?”

    众人叫嚣声忽地收敛。

    一提起幻魔宗每一个脸上,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秦烈则是微微皱眉。

    通过李牧的一番话他知道幻魔宗的雨宗主和沫灵夜的关系超乎想像的坚厚。

    沫灵夜一定知道,在雨凌薇的眼中,区区一个苗家定然不如她重要。

    血煞宗真要对苗家动手,雨凌薇必然站在沫灵夜那边,所以她肯定不怕对苗家动手后,会因此激怒雨凌薇。

    那她为何还要这么说?

    为何还要搞出一副忌惮幻魔宗的架势?

    秦烈暗暗疑惑。

    “苗家暗中传讯黑巫教管贤,这是他们先插手我们间的事我们过去兴师问罪没什么不妥就算幻魔宗追究起来,我们也能占理。”漠峻表态道。

    “传讯管贤的那个人必须死!”洪博文喝道。

    “不错!”蒙奉点头同意。

    漠峻、洪博文和蒙奉,乃血煞十老排名前三的人物,现今的血煞宗,在没有被选出宗主的情况下,三老的声音就能代表着血煞宗的声音。

    “秦烈,你怎么看待此事?”沫灵夜忽然望了过来。

    众人的视线也都转变,都纷纷聚集到秦烈身上。

    此战后,同样修炼血灵诀,却并非血煞宗门人的秦烈,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就算是现在,沉落深海的八具神尸,依然可算是血煞宗目前最坚实的后盾。

    武者的世界,话语权和年龄无关只和实力挂钩。

    毫无疑问,能使唤八具神尸的秦烈在落日群岛的地位甚至超过血煞十老!

    “先不管幻魔宗的态度,以雷霆手段迅速灭掉青月谷,铲除苗家!”沉吟了一下,秦烈语气坚决:“至于幻魔宗会作何反应,可以等青月谷灭掉后,慢慢去讨论。听说,在幻魔宗的眼中,也从未真正将青月谷当一回事……”

    沫灵夜微笑点头。

    “我们千年潜藏之地,只有幻魔宗的人知道,那个消息从青月谷传来,可以肯定传讯的苗家族人必然和幻魔宗有关!”漠峻道。

    “应该是闻滨的徒儿。”沫灵夜颇为肯定。

    “闻滨!又是闻滨!”漠峻脸色一冷。

    “此人是谁?”秦烈看向雪蓦炎。

    “闻师伯是!师!傅的师兄,他在和我师傅的竞争中失败,没有能坐上幻魔的宗主之位。”雪蓦炎轻声解释,“当年血煞宗门人漂洋过海而来,找我师傅寻求潜藏之地的时候,闻师伯就一直是最激烈的反对者······”她简单解释了一番。

    秦烈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也知道沫灵夜真正顾忌的人,并不是雨凌薇,应该是闻滨。

    很显然,幻魔宗的内部并非一团和气,闻滨和雨凌薇之间,应该也暗存尖锐斗争。

    青月谷背后的真正依附者,不是雨凌薇,很可能就是闻滨。

    他们若是对青月谷痛下杀手,真正激怒的,也不会是雨凌薇,而是那个闻滨。

    “只有挡得住闻滨,才可以毫无顾忌对青月谷下手。”沫灵夜又深深看了秦烈一眼。

    秦烈恍然大悟。

    沫灵夜真正想要询问的,只是他的意见,因为他能指唤八具神尸

    只有他同意以八具神尸,来挡住闻滨的脚步,沫灵夜才会对青月谷下手。

    闻滨是幻魔宗的人,雨凌薇没有理由因为和她的交情,去对闻滨动手,这样会让所有幻魔宗门人心寒。

    雨凌薇所能做的,就是约束别的幻魔宗门人,让他们不会和闻滨一道杀上落日群岛。

    只要八具神尸,可以让闻滨不能为所欲为,能想挡着姜铸哲一样,挡住闻滨,沫灵夜就敢对青月谷痛下杀手。

    青月谷是闻滨的羽翼,灭掉青月谷,也算是间接帮了雨凌薇。

    “那闻滨比起姜铸哲如何?”秦烈突然问道。

    “应该还要弱一些。”沫灵夜微笑道。

    “我还是坚持对青月谷下手。”看着她,秦烈脸色肃然。

    得到秦烈正面答复后,沫灵夜放下心来,再没有去询问别人意见,点了点头,说道:“事不宜迟,最好在消息没有扩散前,在青月谷还没有弄清楚局势的时候,就直接开赴过去。”

    “好!”血煞十老轰然一震。

    金阳岛的邢宇远等人,也是热血沸腾,眼中燃烧着熊熊斗志。

    上一次青月谷之行,邢家兄弟和秦烈三人,被苗家反复羞辱,邢宇邈一直忍耐着。

    苗辉的退婚,让邢家兄弟更是火冒三丈,差点当时就翻脸。

    可惜,因为金阳岛的确远远弱于苗家,他们只能忍受。

    然而,这次由于苗家的传讯,众多金阳岛武者丧生,其中有不少都是邢家的旁系子弟!

    这让邢家兄弟再也无法容忍!

    “二弟,你亲自安排一下,将岛上那些姓苗的人暂时囚禁起来,免得他们走漏了消息。”邢宇邈下令。

    “我这就去!”邢宇远沉着脸离开。

    多年来,金阳岛的邢家和苗家都有联姻,邢家兄弟的儿子所娶的妻子,也是苗家的族人。

    那些苗家族人,和青月谷时有联系,邢宇邈担心他们的行动,被那些苗家族人洞察,怕他们提前将消息传递出去,所以才这么谨慎。

    “博文,你和蒙奉亲自去一趟。”沫灵夜吩咐。

    血煞十老的洪博文和蒙奉立即点头。

    “秦烈,你呢?”沫灵夜问道。

    “我也过去一趟。”秦烈道。

    “你不能离开!”漠峻脸色一变,急道:“你一旦离开落日群岛,那八具神尸无人可以调动,若是姜铸哲去而复返,谁能阻拦他?”

    此言一出,众多血煞宗和金阳岛的武者,也都是纷纷变色,都劝阻秦烈不要乱来。

    秦烈自己也犹豫了起来。

    因为众人所说的确很有道理。

    “无妨,秦烈你想去就去,这边不会有事。”沫灵夜神情从容,“就算是姜铸哲回来,只要我还在岛上,只要他找不到血厉,他就不会乱来。”

    沫灵夜这番话说的底气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