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百六十一章 突破之际

第???百六十一章 突破之际

    通天山。

    八极圣殿的圣主李易,静坐在恢宏宫殿,正以圣光洗涤心灵。

    李易破碎境后期修为,为了能早日进阶涅,他日日不敢懈怠。

    一道金光倏地射入殿堂。

    李易睁开眼,皱眉道:“何事?”

    金光慢慢凝炼,化为金衣使者常崎,恭敬站在李易面前,常崎道:“收到苍羽会的消息,说在幽灵岛上,有一群陌生人突然现身。那些人,拥有着大量的水晶战车,分成了几批离开。”

    “大量的水晶战车?”李易脸色微变。

    在暴乱之地,很多赤铜级势力都拥有众多水晶战车,算不得特别珍贵。

    可在赤澜大陆上,每一辆水晶战车出现,都非同小可,意味着强大的势力,和惊人的财富。

    “从我得来的消息看,那些人应该是宋婷玉、谢静璇,还有……秦烈!”常崎道。

    “秦烈!”

    李易深吸一口气,表情愈发凝重,眉目间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八极圣殿、玄天盟、合欢宗三大势力齐聚药山,试图将邪族斩除,将秦烈、凌家族人斩尽杀绝,结果却损失惨重。

    那一战,李牧突然亲自出面调节,才让血战得以平息。

    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付出惨痛代价后,并没有得到天剑山的夸赞,还严令他们不准再次动手,不允许他们冲入幽冥战场。

    在秦烈身上,李易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无力。

    “应该是秦烈和血矛的那些人!”常崎肯定道。

    “随他们去吧。”李易叹了一口气挥挥手,无力道:“就在月前,从天剑山传来手令,不允许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继续对秦烈、血矛动手,否则将会视为叛逆,那手令由洛楠、燕白衣两人亲自留名!”

    常崎倒吸一口凉气“怎会这样?”

    “这个秦烈在暴乱之地混的风生水起,结交的都是我们招惹不起的大人物以后······他不来找八极圣殿麻烦就算是我们的福运了,千万别妄图激怒他。否则,那后果,不是我们八极圣殿可以承受的。”李易眼中满是苦涩。

    常崎骇然失色。

    之后,他立即向附庸势力下达了密令,严禁任何人向秦烈、血矛动手,并且向外主动发布公告宣布承认血矛在赤澜大陆的身份。

    这个公告的出现意味着从今以后,秦烈和血矛武者可以光明正大在赤澜大陆行走。

    和宋婷玉、墨海分别后,秦烈驾驭着一辆水晶战车,冲出紫雾海势力范围,朝着星云阁的方向而去。

    沿途,没有遇到任何八极圣殿武者的追赶,在八极圣殿的地界所有武者如同瞎了眼,全部无视他这辆水晶战车的横行无忌。

    “原来八极圣殿也知道服软。”秦烈暗暗道。

    当年,他们和八极圣殿、玄天盟争夺厉害的时候,八极圣殿压根不将他和凌家、角魔族放在眼里。

    那时候八极圣殿有太多人可以轻易灭杀他。

    时隔数年,他再次踏入赤澜大陆后,八极圣殿明知道他回来,眼睁睁看着他驾驭着水晶战车疾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也只能佯装无视。

    这就是身份地位带来的威慑力!

    今日的他不但和天剑山有着紧密联系,在血煞宗还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执掌的八具神尸,更是有着抗衡不灭境存在的恐怖力量。

    种种强大之处,让八极圣殿连碰都不敢去碰,不然,迎接八极圣殿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通过暴乱之地的洗礼,重返赤澜大陆后,他才发现以前见识不够,才知道势力和势力间森严的等阶,乃是难以逾越的坚厚壁垒。

    他也终于明白,低等级的势力,只能遵从规则。

    而真正强大的势力,真正强大的人物,却可以去制定规则!

    以前,玄天盟和八极圣殿之所以可以在赤澜大陆为时晚矣,那是因为他们是规则的制定者,因为他们最强。

    然而,当天剑山下达一个手令,传递出一个讯号,赤澜陆的规则立即被撕成粉碎!

    因为,对赤澜大陆最强的玄天盟、八极圣殿而言,天剑山,就是他们的规则!

    在森严的等阶下,他们只能无条件遵从天剑山的规则,否则就是灭门之灾。

    明悟了这个道理后,端坐在水晶战车上的秦烈,眼中一道道电光疾射出来,真魂如同被无形神水冲洗了一番,变得洁净无垢。

    同时,他丹田灵海也掀起波涛,九个元府忽然纷纷溢出能量光线。

    霎那间,冰丝,电芒,还有明黄色的大地气旋,立即充斥在他灵海内,相互间扭结在一起,让他生出筋脉绞在一块儿的可怕刺痛感来。

    “要突破了……”

    秦烈反应过来后,咬着牙,随便寻了一个方向,驾驭着水晶战车,直冲向一片树木遮天的茂密林海。

    “轰隆!”

    水晶战车重重坠地,将几株需要四五人合抱的古树撞断,秦烈则是提前从战车上遁离,落向另外一株没有被殃及的古树枝叶间,第一时间集中精神来梳理灵海异常,要将那些混在一块儿的驳杂灵力分离开。

    九个元府,储藏着雷电、寒冰、大地之力,平时在元府内井水不犯河水,泾渭分明。

    此时,却突地齐齐释放出力量,不受控制地在灵海内乱窜,搅的他头晕目眩。

    “收!”

    坐在树上,屏息凝神,他一遍遍尝试着,要将那些不同属性灵力重新收入各自元府。

    不知为何,平日里温顺,完全随着他心神变动的三种力量,如今却变得无比暴躁。

    根本不听他的调度!

    灵海内,狂暴的雷电疯狂游荡,寒冰风暴也在肆虐着,朝着茫茫灵海释放着极寒冰雾,溅射出数不尽的碎冰光束,最弱的一种大地之力,则是形成一片片明黄色光盾,采取被动防御的姿态。

    这是第二次灵海大暴乱!

    秦烈曾听李牧说过,一般兼修不同属性灵诀的武者,往往会在境界突破的时候,遭遇到不同力量冲突形成的反噬风暴。

    兼修的灵诀越多,风暴来临的时候,就会越可怕。

    秦烈如今终于深刻体会到这点。

    就在他无法掌控的时候,他悲催的发现,体内血管内的鲜血,也躁动不安。

    丝丝血色幽芒,从筋脉逆向流入灵海,变成灵海内第四股血腥力量,如一头头血色长龙,也加入了灵海主导权的争夺!

    那一瞬间,秦烈痛的几欲昏厥过去,被四股暴乱力量绞的痛不欲生。

    他身上一会儿结成冰晶,持续一会儿后,又有闪电暴射而出,将冰晶击成粉碎。

    一缕缕血色烟雾,从他全身毛孔内喷涌出来,让他所在的区域血色光雾渐渐浓厚。

    不多时,随着雷电和寒冰的争锋,那些血色也会被轰击消散。

    秦烈如被千刀万剐,被动地承受着体内狂暴的激战,在寂静森林内发出野兽般的痛吼。

    关键时刻,他想通过镇魂珠,赶紧进入无法无念的状态。

    可惜,待到这个念头刚刚浮生后,他就直接昏厥过去。

    战斗并没有就此结束。

    他的昏厥,也没有持续太久,数十秒后,他被剧痛重新唤醒,马上发现灵海内的激战竟然又一次升级!

    本该被他藏在空间戒内的封魔碑,神奇地在他丹田灵海内出现,那一面无字墓碑,就坐落在灵海争斗最激烈之地。

    那片区域,狂暴雷霆闪电轰击着,寒冰风暴不断炸裂,血色光束如巨龙嘶吼。

    就在九个元府中央!

    九个元府,如一轮轮耀目太阳,不断释放着滔滔力量,都朝着那片区域汇聚。

    那些不同属性的力量,似乎都想在他突破如意境之际,获取某样至关重要的东西!

    于是各方都不遗余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