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极深烙印

第六百六十五章 极深烙印

    一巴掌拍死印诚,秦烈别头一看,发现剩余的那些七武者,已将裴湘围在中央,要将裴湘衣裳扒光,检查她全身。

    裴湘不断哀求着,希望那些人能停下来。

    可惜,在贪念的驱使下,那些人根本听不进裴湘的任何话语。

    如今孱弱的阴煞谷,也让裴湘身份地位弱到极致,完全不被众人放在眼里。

    “我,我脱!你们别再过来了!”裴湘突地尖叫起来。

    眼见没办法劝说,她为了能自保,不引起更加难以预料的后果,准备忍辱负重,将衣衫褪下来,将所有衣袋掏空,以示她没有从秦烈身上获取任何财物。

    “好!”金煞谷武者咧嘴一笑。

    “让她脱!”又有人笑了起来。

    在众人注视下,裴湘咬着牙,眼中满是悲凄之色,伸手去解腰间束带。

    “咻!”

    一道电光突地横插进来。

    电光凝型后,化为秦烈依然焦黑发模样,裴湘眼睛一呆,禁不住惊呼起来。

    下一刻,犹如一头太古凶兽闯入羊群,秦烈骤然在那些七煞谷武者中央冲杀起来。

    霎那间,裴湘耳中响彻起七煞谷武者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入目所见,尽是血色!

    “喀嚓!”

    骨头粉碎的毛骨悚然声,不迭从那些人中传来,短短十来秒时间,那些人全部如散架般倒地不起,身上鲜血淋漓。

    无一人生还。

    “我去河边洗涤下身子。”

    丢下这句话·秦烈身如电芒,从裴湘旁边消失。

    裴湘呆呆看着秦烈离开的身影,又看了看一地血肉模糊尸身,还有那印诚七孔流血的惨厉模样,突然傻眼了。

    “怎会,怎会这样?”

    裴湘失魂落魄·喃喃自语着,脸上渐渐浮现出恐惧不安。

    印诚这些人在七煞谷颇有些身份地位·很受金煞谷、火煞谷的器重·其中还有一人来自于玄煞谷,也是身份不凡。

    如今他们尽数死在这儿,七煞谷绝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全力追究下去。

    她裴湘,也会因为秦烈的乱来,惹来七煞谷的疯狂追杀。

    “糟了,这下子糟了·阴煞谷本就势弱,这次······恐怕没有人能保住我了。”裴湘越想越惊恐。

    “噗通!”

    另一边,秦烈飞身跃入溪河,立即放松下来。

    以心神感知,他很快发现全身毛孔如海绵疯狂吸吮着清水,这具严重失水的身子,以惊人速度饱满起来。

    被烈焰焚烧焦黑的皮层,如千年古树的树皮·本来干枯僵硬,但在溪水的浸没下,那些干裂焦黑的皮层,却迅速从他皮肉上脱落。

    焦黑皮层下,新的皮层晶莹明亮,有着玉石般光泽,给人一种完美无瑕的美感。

    这时的他,如大蛇蜕皮·被烤焦的皮层迅速从身上分离,一具比以前更加精炼·更加匀称,且更加强壮的身躯,就这么赤裸展现出来。

    那些烙印在他四肢百骸内的“烈焰”神文,如消失不见了,他无法确切地感知到。

    灵海内,同属性融合后的三个元府,如雷球、冰球、土球,释放出澎湃的能量波动。

    封魔碑则是重新在空间戒内出现。

    一切仿佛已恢复原样。

    他试着运转力量,将雷电、寒冰、大地灵力导引,在筋脉内滚滚流动。

    没有任何异样,灵力在筋脉内流转的速度,明显比以前快的多!

    凝聚血之灵力,鲜血中也没有出现恐怖的炎热,鲜血没有沸腾时,没有浮露出血脉之力,也没有任何异常。

    先前血脉之力的展现,仿佛仅仅只是错觉,他好似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不对啊……”

    皱着眉头,他赤裸着身子,四肢朝天浮在溪流上,暗暗思量着。

    “明明那些寓意为烈焰的神文,大量地从血脉内浮现出来,烙印向骨骸、筋脉、脏腑,怎会一点感知不到?”

    “那应该是血脉之力!已经觉醒的血脉之力,不应该消失不

    “一定是没有找到激发的方法!”

    没有急着离开溪流,他就漂浮在水面上,全身赤裸着,继续探寻不明之处。

    “如意境,新境界的突破,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这般想着,他暂时放下血脉之力的追查,开始仔细端详灵海和识海的变化。

    灵海的变化很简单,九个元府经过融合后,变成了三个,重新形成的三大元府,他凝神感知后,发现三大元府容量有了大幅度拓展,一个雷电元府储藏的雷电之力,比以前三个雷电元府的总和还要强上五倍!

    寒冰和大地元府也是一样!

    这意味着等他将元府内的灵力补充完毕,他灵海内的能量·相当于提升了五倍左右!

    这仅仅只是初入如意境。

    识海内,魂湖也明显辽阔了许多倍,沉寂在魂湖内的真魂,不但比以前更加高大,清晰度也提升许多。

    如今再看,他发现真魂内充斥着无数细密雷电,如筋脉交织在真魂体内。

    “咦?”

    心中惊呼一声,他更加认真端详真魂,以心眼去看。

    他发现真魂被无限放大!

    等真魂放大到数十倍后,他才发现真魂体内深处,逐渐浮现出寓意为“烈焰”的神文,那些神文犹如活物,鱼群一般在真魂内部游弋着,仿佛永不会停息。

    “果然是看的还不够细!”

    这般想着,他重新去观察肉身骨骸,将心神无比集中,如深入骨骸最深处。

    一根骨头如被无限放大。

    达到一定程度后,他惊奇地发现,那些代表着“烈焰”的神文,果然也依附在骨头的骨质、骨膜、骨髓上,也在缓缓游荡着,释放着淡淡微光。

    精神一振,他又将心神重新落在心脏上,也惊奇地发现在心房、气管、动脉处,同样有神文依附着,在心壁上蠕动着。

    “原来那些神文已经烙印在全身每一处角落。”秦烈明白了过来。

    先前,他之所以没有看见,是因为那些神文太小太小,小到他无法以心眼立即辨别出来。

    只有他无比的专注,将心神意识不断凝结,深入到最细微处,才能窥见真实。

    他也知道血脉之力,以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在慢慢改变着他的躯体,在一点点发挥作用。

    只是他依然没有找到调用血脉之力,没有找到御动那些神文,将其发挥出力量的方法。

    他本想继续找寻下去,却知道那裴湘恐怕无法长时间等候,所以思量了一下,暂时作罢。

    活动了一下身子,他从溪流内走出,不但已经恢复原样,还更加神采奕奕,眼睛开阖间如有电芒射出。

    套了一件暗青色武者服,一边扭动着脖颈,他一边走向裴湘。

    裴湘忧心忡忡,站在那些血肉模糊的同门尸体旁边,还在唉声叹息,思考着如何避祸。

    “我和你去一趟七煞谷。”秦烈走过来,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可不敢回谷,我现在回谷,下场比陆师姐还要糟糕。”裴湘回头,小脸上满是苦涩,旋即突地惊叫起来,指着秦烈道:“你,你

    就在一刻钟前,秦烈还浑身焦黑,如一具烤糊的尸体。

    如今重新过来的秦烈,不但身材雄伟,脸上棱角分明,英伟不凡,整个人还散发出一种强烈的阳刚魅力。

    这和刚刚相比,完全没有一点相似之处,让裴湘大惊失色。

    “别紧张,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秦烈灿然一笑,彬彬有礼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烈······”

    “啊!”裴湘失声尖叫起来。

    “不错,就是你猜测的那样。”秦烈微笑着,认真说道:“我就是先后将你们阴煞谷两任谷主轰杀致死的那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