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返程

第六百七十六章 返程

    第六百七十六章返程

    再没有逗留,半日后,秦烈就在毒雾泽现身。

    到了毒雾泽,去了后来器具宗的建宗之地,他发现以前合欢宗的人,很早之前就从此地离开。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身死后,血矛脱离了器具宗,从毒雾泽离开。

    这让器具宗变得非常孱弱。

    以前器具宗的门人,还有侥幸存活下来的长老,都守在此地。

    本来,他们还依附着合欢宗,也想着离开赤澜大陆。

    当合欢宗的宗主阮战天,从李牧那儿得到命令,知道秦烈和他的关系后,阮战天就舍弃了器具宗。

    合欢宗以前派遣在毒雾泽的武者,尽数被阮战天命令离开,器具宗和合欢宗就此没了关系。

    失去了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许多宗门灵阵图遗失,器具宗的价值全面下降。

    没了血矛和琅邪,器具宗也再也不可能进阶到赤铜级势力,压根不可能威胁到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地位,这让玄天盟对器具宗也没有了兴趣,甚至连过来打压他们,都提不起兴致来。

    毒雾泽的器具宗,一下子没落成一个青石级的小势力,变得无人问津。

    曾经器具宗的精锐,死的死,走的走,一部分关键人物都去了血之绝地,导致剩下的人撑不开局面,又有一些自认为还有点本事的炼器师,则是作鸟兽散,去了别的势力任职·成为那些小势力专门的炼器师。

    墨海、冯蓉他们过来后,发现器具宗只剩下一些境界低微的弟子。

    等他们表明来意后,器具宗剩下的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全部表态愿意跟随墨海他们离去。

    他们轻易将那些人收拢。

    秦烈过来后,发现这边早已大局已定·不需要他劳神什么。

    “都是些境界低微的家伙,有价值吗?”看着许多以前见过几面的人物·秦烈皱了皱眉头·“他们有帮助?”

    “有帮助啊。”唐思琪回应,“虽然境界低微,可他们很多都是炼器师,只要稍稍教导一下,就能帮上大忙。”

    墨海也说道:“秦烈,其实这种结果最好。以前的那些老人,或许具备更强的炼器造诣·可那些人可塑性差。这里的年轻人·都是以前器具宗挑选进来,认为他们通过教导,是可以成为炼器师的人物。”

    “在我和思琪的教导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能成为真正的炼器师。”

    “比起老人来,他们更加听话,也容易接受新东西·更能忠诚我们。”

    看向那些人,秦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些原来器具宗的门人,在看向他的时候,则是满脸敬畏之色。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都先后死在他手上,其中很多人甚至亲眼所见,他们对秦烈都有着根深蒂固的惧意。

    “那好·带他们离开吧,这里的垃圾……全部丢掉吧。”乘坐着水晶战车·从高空俯视下方,他没有看到任何有价值的灵材,不由地暗暗失望。

    “真正珍贵的东西,属于器具宗的灵阵图,都在我和思琪身上。”墨海笑着解释。

    “嗯,我明白了。”

    在众多曾经同门的目光下,秦烈取出一辆辆水晶战车,将其停放在下方,招呼冯蓉、以渊,“让他们上战车吧。”

    “好。”冯蓉、以渊、莲柔等人分散开来。

    他们每人单独操控一辆战车,让那些原来的器具宗门人,依序走上战车。

    每一辆水晶战车,都可以乘坐十几人,挤挤的话,二十多人也可以乘坐。

    这些还留在器具宗的门人,大多数具备炼器师潜质,或者本身就是低等级的炼器师,数量并不是很多。

    他们很快就坐上了一辆辆战车。

    “秦烈,要不要等等宋小姐她们?”冯蓉见他马上就准备走,忙道:“前两天玄天盟的宋思源他们来过,说是那边很快就好,希望能和我们一道儿去血之绝地。”

    秦烈眼神一乱。

    自从被宋思源看出他和宋婷玉的关系后,他就有点不敢去面对玄天盟的人,尤其是宋禹……

    这趟,宋禹和谢耀阳两人,又百分百会跟着一同前往落日群岛。

    他怕宋禹问起他和宋婷玉之间的事情。

    “不用等了。”沉吟了一下,秦烈说道:“血之绝地在什么地方,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先走,等到了地方,我会知会血煞宗的人一声,让他们对宋婷玉他们放行。”

    “你真不等?”冯蓉笑吟吟道:“不怕宋家小姐生气?”

    “废话少说!走吧!”哼了一声,秦烈率先驾驭起水晶战车,朝着紫雾海幽灵岛的方向冲去。

    “那就走吧。”冯蓉失笑道。

    于是,一辆辆水晶战车,从毒雾泽内飞上天空,在云层下方驰。

    一天半后,他们出现在幽灵岛。

    一落向幽灵岛,秦烈便突地尴尬起来。

    幽灵岛中央,通往幽冥战场的井口处,两辆水晶战车静静停泊着。

    宋婷玉斜靠着战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宋禹讲话,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谢静璇和她父亲谢耀阳在另外一辆水晶战车。

    听到天空战车的呼啸声,宋婷玉抬头,美眸中异光一闪,遥遥锁定秦烈那一辆,待到秦烈靠近后,她似笑非笑道:“怎么?想甩掉我们?”

    谢静璇抬头,也白了他一眼,似乎责怪他不守信用。

    玄天盟的盟主宋禹,还有谢耀阳则是满脸笑容,“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早在你助器具宗将五方势力逼退后,我就知道你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只是,我发现我还是低估了你,哎,当年我将你拉入玄天盟,让你以玄天盟客卿身份活动,就是赏识你,可惜······”

    摇了摇头,宋禹一脸惋惜,“可惜后来我一时昏了头,被宋智一番鬼话迷惑,做出了一些荒唐的事情来。哎,如今想来,我还一直后悔莫及。”

    “秦烈,以前玄天盟的确愧对你,还望你不要计较。”谢耀阳则是干脆利落承认错误。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只要你们以后不要继续做错事就行了。”秦烈话里有话。

    “不会!再也不会!”宋禹连连保证。

    和他们讲话时,秦烈忽然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从远处一个角落冒出头,鬼鬼祟祟朝着这边瞄了一眼,显得有些畏缩。

    “姚大师!”秦烈惊喜若狂。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姚泰急忙摆手,尴尬地从那边走出来,挠着头,讪笑道:“宋小姐非要拉我来,说是要带我见你,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这么跟随宋盟主他们过来了。”

    “这些年可好?”秦烈激动道。

    他对姚泰有着特殊感情。

    在星云阁的时候,姚泰一直诚心待他,将自己多年领悟的炼器知识,毫不保留的交给他。

    姚泰可谓是他的启蒙老师。

    他和玄天盟分裂时,就一直担心姚泰,十叮万嘱宋婷玉,让她务必好好安置好姚泰。

    “我很好。”姚泰憨笑道。

    “婷玉在的时候,就一直对姚泰很看重,她前往暴乱之地参加试炼会前,还亲自找我,要我保证姚泰不会有事。”宋禹微微一笑,“姚泰在玄天盟这些年,虽然没有被特殊照顾,但也没有被特别针对。”

    “我过的很不错,真的!”姚泰诚惶诚恐道。

    “那就好!那就好!”见姚泰没有事,和以前一样富态,秦烈对玄天盟的怨恨,不由地消了几成,“姚大师,这趟跟我一同去暴乱之地,以后,你可以那儿尽情炼器!”

    姚泰猛然一震,“去暴乱之地?”

    过来前,他以为只是见秦烈一面,甚至当宋禹、谢耀阳是拿他来要挟秦烈。

    他并不知道宋婷玉带他过来的目的。

    如今,见宋禹、谢耀阳这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和秦烈相谈甚欢,还一副刻意交好秦烈的架势,他一时间都有些蒙了。

    “我知道你肯定想见他。”宋婷玉轻笑一声,又道:“我也知道,你不太想去玄天城,所以我帮你把人带过来了。”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秦烈。

    “谢谢!”秦烈重重点头。

    “现在知道谢我了?”白了他一眼,宋婷玉意有所指,“不是恨不得离我远远的?”

    秦烈尴尬万分。

    宋禹看着两人,捋了捋胡须,脸上溢满笑意,却没有多言什么。

    “不错,去暴乱之地!”秦烈看向姚泰,转移话题,“来来来,我介绍墨海长老给你认识!”

    秦烈看向身后,冲墨海吆喝一声,“大长老,这是姚泰大师,是我的启蒙恩师!”

    墨海过来,惊异地看了姚泰一眼,轻轻点头,彬彬有礼道:“姚大师,你教导出来的秦烈,可了不得啊!”

    “啊,不敢,不敢!我可不是秦烈的恩师,只是,只是将一些炼器方面的初级知识传授给他罢了。”姚泰连连摆手,在面对墨海的时候,显得很是诚惶诚恐。

    墨海之名,在赤澜大陆都极其嘹亮,只要是自诩为炼器师的人,无人不知他的威名。

    “走吧,等到了落日群岛,大家可以好好畅谈!”秦烈喝道。

    众人纷纷点头。

    于是,众人相继将水晶战车收起,有秩序地走向井口,往幽冥战场下的血之绝地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