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零四章 争执

第七百零四章 争执

    第七百零四章争执

    一入镇魂珠,寒冰凤凰就发现来到一个广阔苍茫的陌生天地,一团交织着雷霆闪电的磁场,滚动着,倏地罩落下来。

    没有丝毫反抗余地,她的灵魂立即被罩在当中,周边本来还算是柔和的闪电,骤然变得凶狂暴烈。

    从那些狂暴的雷霆闪电中,她知道,她的灵魂每一刻都被监视着,一旦试图从此地离开,马上就会迎来最狂烈的轰击。

    只是灵魂状态的她,在陌生的天地,面对灵魂的克星——雷霆闪电,绝没有幸存可能。

    她很快认清了现实。

    安分地呆在雷霆光团内部,她不再多想,也放弃了进一步的抵抗。

    与此同时,秦烈也在悄悄观察着她,待到发现她乖乖认命了,终于才放下心来。

    这个拥有着极高智慧,而且实力可怕的高阶灵兽,让秦烈也焦头烂额,深感头疼。

    若不是寒冰凤凰和外界三名强者的交战中,受了重创,秦烈相信,他就算是使尽了所有手段,也休想将其灵魂封禁在镇魂珠。

    “还是要小心对待。”秦烈暗暗道。

    这般想着,他来到寒冰凤凰人族少女的真身处,先以灵魂意识感知。

    一缕缕如闪电触手般的魂丝,无影无形地缠绕在少女的身子上,认真感受着最细微的气息。

    他的灵魂意识,只触感到冰冷阴寒的气息·没有能发现灵兽独有的味道和波动。

    寒冰凤凰所说不假,她的确有秘术,能够将身上灵兽的气息完美掩饰。

    当她身上所有凤凰花纹,也都一同消失不见了,在秦烈的眼中,这就是一具模样精美的人族少女尸身·从气息上来看,境界应该还不算高。

    这也意味着没有太多的价值。

    秦烈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喀嚓!喀嚓!”

    寒冰宫殿极远处·还有头顶的冰壁穹顶,出现大片大片的裂痕。

    整座深藏寒冰岛地底的宏伟宫殿群,犹如一块巨大无比的玻璃,随着铁锤的敲击,即将要爆裂炸碎。

    “必须要快了!”

    心念一动,又是几滴本命精血飞上天,落向封魔碑和七道神光冰棱。

    在寒冰宫殿内的极寒气息,接连被轰击破碎时·此地的寒流明显要弱了下来。

    这让冰冻封魔碑的森寒气息也在衰减。

    又因为寒冰凤凰灵肉分离·让寒冰宫殿彻底失去了控制,所以封魔碑在得到新一轮本命精血的焚烧下,迅速破掉封禁状态。

    “嘭!”

    无数碎冰寒芒,从封魔碑和七道神光上炸开,冰雨般纷纷落下。

    封魔碑光芒大盛,在寒冰宫殿内飘飘荡荡,七道绚烂的神光·像是七条绵长的灵蛇,也是四处游荡着。

    它们在找寻寒冰凤凰的气息。

    然而,饶了一圈,它们并没有觉察到丝毫异常。

    而秦烈,则是不断聚集精神意识,向封魔碑发出召唤。

    最终封魔碑将七道神光锁链收回,乖乖沉寂在空间戒内,没有继续暴动。

    秦烈赶紧运转寒冰诀。

    一缕缕的寒气·从他身上飞逸出来,一部分落在旁边寒冰凤凰少女真身上。

    他和寒冰凤凰的本体·在寒气的作用下,悄悄结冻。

    数十秒后,寒冰宫殿内,又多了两具并肩站立的冰雕。

    也在此时,寒冰宫殿外层的爆鸣声,变得越来越汹涌猛烈,越来越可怕。

    “轰隆隆!轰隆隆!”

    一座座宫殿倒塌,上方穹顶的冰晶壁障,像是大块大块玻璃粉碎落下,也有许多倒悬的冰棱,如利刃长矛爆碎后,化为更小冰芒飞射向各方。

    惊天动地的动静持续了一小会。

    “咻咻咻!”

    四道光芒从天上,极远处,一起飞逝过来。

    光芒落下,变幻后,化成一名龙人族巨汉,一名蜥蜴族的老者,还有暝风老祖和拉普。

    “晖甲!青逻!”

    “绿和白莉也在!”

    “只是被寒冰凤凰的极寒气流冰冻,他们都没有死,只要破掉寒冰封禁,他们都可以活过来!”

    “先找寒冰凤凰!”

    四人交换了意见后,就在还爆碎的寒冰宫殿内飞动起来,四股庞大的灵魂气息,犹如四张巨大的海网,一遍遍在寒冰宫殿内捞动着,要将寒冰凤凰给找寻出来。

    一会后,四人无功而返,重新在寒冰宫殿那些冰雕最多的区域聚集。

    “该死!竟然还是让她溜了!”蜥蜴族的老者跺脚。

    一脚踩下,一圈圈赤红色光波荡漾开来,将周边几座摇晃着的宫殿,震的马上爆炸开来。

    “她就算是逃出了此地,也逃不出寒冰岛,进来之前,整座海岛都被牢牢封印着!她如果敢强行冲突,我们立即就能知道,她逃不掉!”龙人族的巨汉冷哼道。

    “不错!外面炼制的那些结界和封禁,和我们心意相通,一有异常我们立即就能知道。”瘦■嶙峋的暝风老祖,面色青黑,眼中闪耀着阴森森的绿光,!也是!自信满满。

    “先将这些人的封禁解开吧。”七目老怪拉普提议。

    另外三人纷纷点头。

    那三`,分别对自己的族人还有麾下动手,去帮绿、青逻、晖甲破开封禁。

    拉普早就看到了秦烈,二话没说,也是到了秦烈身旁,干瘦的爪子如匕首般刺在秦烈身上的冰晶上,随意地划动了一下,那些冰晶就全部粉碎。

    和绿、青逻、晖甲那些人一样,秦烈也是“悠悠”醒来先是看着拉普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才一脸迷茫地问道:“过了多久了?”

    “从你离开七目岛算起,大半年时间过去了。”拉普看向他,眼中闪烁着一种别样的光芒,那张可怖的老脸上,也绽出一丝真心的笑意。

    他苏醒后通过龙人族和蜥蜴族的族人,了解到秦烈在明知道寒冰岛极其凶险的情况下也非要进来。

    拉普并不知道冰灵还有寒冰岛和冰帝之间的奇妙-,只当秦烈不畏死亡的冒险,全然是因为他。

    这让身为鬼目族的拉普,内心也被深深触动了一下,生出一种温暖的感觉。

    也是因为这样,一直以来,只是为了遵守鬼目族和秦山约定只是在木雕的约束力下才会对秦烈尽兴帮助的拉普,通过这件事,对秦烈有了新一层的看法。

    此事过后,就算是没有那根秦山遗留的木雕,秦烈和拉普的关系也已然不同。

    “都大半年了?”秦烈苦笑一声,“不知不觉间,竟然被封印了这么久这只寒冰凤凰还真是厉害。”

    “知道那凤凰去了何处吗?”拉普问道。

    他在问话的时候,绿等人,也被暝风老祖询问情况。

    秦烈和绿他们的答案一样:“被寒冰冻住太久了,没有知觉,看不到东西,什么也不知道。”

    拉普对他的回答并不意外,也觉得理所当然,点了点头说道:“你在他们当中境界最低,能够好运到没有被落下来的冰块宫殿溅射的冰石砸死,已经很不错了。”

    “你怎么没有被封冻?”明知道拉普被解封的细节,秦烈还是顺势问了出来。

    拉普解释了两句,和寒冰凤凰所说的一样,他是被寒冰凤凰和暝风老祖三人的战斗余波,给破掉了寒冰禁锢,从而脱身出来。

    “放心吧,那只寒冰凤凰逃不掉的,她刚进化到七阶不久,先前她能在寒冰岛为非作歹,还是利用了这儿遗迹的极寒力量。将我封印的那股寒流,就绝不是她能释放的,应该属于这座寒冰宫殿的原主人。”拉普打量着周边,压低声音道:“轰破寒冰宫殿前,我弄到不少五阶、六阶灵兽的尸身,等离开寒冰岛,你短时间不用担心血脉之力的恢复问题。”

    “谢谢。”秦烈轻声说道。

    拉普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很丑陋却很真诚的笑容,拍了拍秦烈的肩膀,他说道:“你和我认识的那些人族小子不一样,有情有义!很不错!”

    秦烈哑然。

    两人讲话的时候,另一边,晖甲和青逻两人,将关于寒冰凤凰的事情说了一番,就指着秦烈指指点点,夹杂着窃窃私语,“那个人族小子,体内······流淌着搏天族的血脉,非常精纯可怕,我们先前···…”

    蜥蜴族的老者,还有龙人族的巨汉,听着晖甲、青逻的叙说,都是沉着脸,皱眉远远看向秦烈。

    同时,绿也向暝风老祖说着这番经历,没有偏袒地突出了秦烈发挥的作用,旁边也是被暝风老祖救活的白莉,也出言附和了两句。

    暝风老祖看向秦烈,眼中显出一丝赞赏之色,微微点了点头。

    “拉普,这个叫姚天的人族小子,和你什么关系?”突地,蜥蜴族的那个老者,眼中显出一丝阴冷,佯装随意地问道。

    “我也很好奇。”龙人族的巨汉,也是冷哼一声,咧嘴嘿嘿怪笑起来,“你七目老怪一直在七目岛,很少和外界来往,更加没有听说你和人族有什么交情,这小子为了你敢不知死活进来,你为了这个小子,又拼命冲击宫殿的寒冰结界,让我们觉得很奇怪啊!”

    拉普一怔,对“姚天”这么名字感到陌生,不过略一思量,就知道他们说的是秦烈,拉普迅速反应过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就不能结交一两个人族小辈?不能有忘年之交?”

    从那两人的对话,还有眼中的神色,他看出了一些不妙-的苗头。

    “敞开天窗说亮话吧,拉普,这个人族小子我想带走!”蜥蜴族的老者不耐地说道。

    “我也有兴趣弄到我的岛上折腾几天。”龙人族大汉舔了舔舌头,“我忽然很想吃人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