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一十二章 你算老几?

第七百一十二章 你算老几?

    月石城一条店铺林立的商街中。

    一名如意境初期,体型微胖的中年武者,两手抱肩,站在一家出售各类晶石的店铺前方,冲着秦烈冷笑。

    街道两旁,不单单有着许多出售各类灵材、灵丹的商铺,还有一人一个的摊位。

    诸多摊位上,都摆放着稀奇古怪的灵材,特殊的晶石,还有古朴的灵器。

    在那些摊位前方,有不少月石城的武者驻留,俯身挑选,和商贩进行讨价还价。

    随着那个中年武者的讥笑声响起,这条喧嚣热闹的商街,突地安静了下来。

    一束束惊异的目光射了过来,汇聚到秦烈和那名出声挑衅的中年武者身上,许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暗暗振奋起来。

    秦烈站在街口,宽阔如山的后背上,还是背着寒冰凤凰林凉儿的真身。

    林凉儿的人族之身,内部还有微弱的生机,有着细微的魂念波动,所以无法在空间戒内储藏。

    他只能一路携带。

    最近这几天,他一直背着林凉儿的冰凉身子,出没在月石城各个商铺林立的街道,以手中的灵石购买众多六属性的灵材,作为虚浑之灵的食物来储备。

    他早已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几天来,他在购买灵材的时候,也能听到许多窃窃私语,听到那些对他的非议声。

    然而,敢当街挑衅,直接出口冷言嘲讽的·这还是第一个。

    扭转了一下身子,秦烈正面那名出言挑衅的武者,沉声道:“你是月石城的负责人?”

    那人眉头一皱,道:“不是。”

    秦烈脸色骤然一冷,毫不客气地喝道:“那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管我的闲事?”

    “我……”那人一时语塞。

    在他身旁,有两名三十岁左右的年青女子·身穿的衣衫和他颇为相似,应该是来自于同一势力。

    那两个女子·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满了厌恶·路上始终在窃窃私语。

    听到秦烈的呵斥,其中一名女子,垂头小声道:“章师兄,你难道怕他不成?”

    “章天!对这种人的指责,你也无言反驳?”另外一名女子冷声道。

    三人来自于一个名叫“水影剑会”的赤铜级势力。

    同拜月宫一样,水影剑会也是寂灭宗的附庸,只不过三棱大陆并非水影剑会的地盘·三人前来三棱大陆·会进入月石城,只是替水影剑会收购一部分这边独有的灵材。

    名叫章天的男子,是两人的师兄,他纯粹是因为两个师妹对秦烈的厌恶态度,出言挑衅。

    这么做,也仅仅只是为了讨得两个师妹的欢心。

    “我,我不是怕他。”章天有些心虚。

    秦烈一声冷喝后·望过来的目光,令章天有点发悚,他忽然冷静下来,意识到其实没必要招惹秦烈,所以不想继续下去。

    “章天!你要是不怕他,就证明给我们看看!”一名锥子脸的女子,冷冷看向秦烈,“你又没有说错什么·这种心理扭曲的家伙,就应该呆在墟地·敢来月石城,就该做好被人鄙夷的准备!”

    “师兄,你真怕他?”另一女子狐疑地看向他。

    章天脸色燥红,“怎么可能?我怎会怕他?”

    这般说着,他脸色一狠,身上流转着一层水莹波光,喝道:“小子!像你这样的家伙,就应该活动在见不得光的墟地,而不是月石城!”

    商街两旁站着许多武者,在那些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看秦烈不顺眼,这时候也纷纷附和。

    “嗯,说得很对!这种人就不该出现在月石城!”

    “也不知道拜月宫想些什么?竟然还容许他住在幽月?那可是月石城最好的客舍!”

    “拜月宫眼中只有灵石!”

    街两边的附和者当中,还有几名貌美少女,她们的呼声,也鼓舞了章天,让章天气势一涨,愈发自信起来。

    “我劝你带着你的······特殊品,尽早滚出月石城,免得让人看着觉得恶心!”章天伸出手,遥遥指着秦烈,冷笑着驱赶。

    “你算老几?”秦烈哑然失笑。

    话罢,他背着寒冰凤凰的真身,直直盯着章天,阔步流星而来。

    一股凶戾的气势,自然而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周边围观者感应到那种气息,都是纷纷变色,下意识地为他让出路来。

    从踏出凌家镇起,他每一步的迈进,都伴随着腥风血雨,伴随着严酷战斗。

    至今,直接、间接死在他手中的武者,已多不可数。

    这让历经血战的他,一旦心生杀意,就会不自禁的流露出凶戾血腥气息。

    那是只有双手沾满血腥的人物才有的杀气。

    街道两边,不乏有眼界的人物,那些人一感知到秦烈身上的浓稠杀气,默不作声地和他拉远距离。

    这让他能长驱直入冲到章天面前。

    “你让我滚出月石城?抱歉,我刚刚没听清,劳烦你再说一次?”秦烈突地喝道。

    “我······”章天结结巴巴,眼中浮现一丝惊惧,竟无法组织言语

    秦烈眼瞳浮现一抹猩红血色。

    新一轮的浓稠血腥气味,以他为中心,朝着章天三人铺天席地压迫而来。

    章天和那两名水影剑会的女子,脸色徒然一白,嘴唇都禁不住哆嗦起来。

    “下次讲话小心一点,先弄清楚你能否招惹,然后再决定要不要逞能。”秦烈看了一眼那两个相貌只能算秀丽的女子,冷嘲热讽道:“只是为了两个庸脂俗粉,就白白送了性命,依我看,很不值得。”

    放下这番话,又看了章天三人一会儿,见他们始终不敢反驳,秦烈才错身而过。

    他倏一过去,章天便身子一颤,然后不等那两个女子讲话,就逃一般地离开了这个街区。

    两个水影剑会的女人,咬了咬牙,羞红了脸,朝着秦烈背影狠狠瞪了两眼,也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下匆匆离开。

    秦烈神色如常,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在商街上走动着,继续以手中的灵石,收购各类的六属性材料。

    街道上,从天南海北过来的众多武者,再看秦烈的时候,眼中不由地多了一丝忌惮。

    针对他的那些非议声,也少了一些,许多人如一下子变成了哑巴。

    当天傍晚,又采购了不少灵材的他,再次回到“幽月”,然后发现“幽月”内不少武者,看向他的眼神也收敛了许多。

    “姚天,你让我帮忙处理的那些灵兽血肉,已经制作成功了。”陆坤在他回去的路上出现,笑了笑,将他的那没空间戒还给他,又道:“再给我一万地级灵石就行了。”

    接过空间戒,秦烈以意识探察,发现那一枚空间戒内部,多出许多专门摆放各种肉块的琉璃器皿。

    三阶、四阶、五阶灵兽的肉块,分别放在不同的位置,条理分明

    心念一动,他随手取出一块以四阶的银甲巨鳄肉干,发现这块肉干特别熏制过,入口的味道竟然颇为鲜美。

    又随机抽离了一些,他发现味道都不错,大大超出他的预料。

    “如何?”陆坤微笑道。

    “不错,很不错。”秦烈点了点头,然后就准备将灵石取出,交给陆坤。

    “不着急。”陆坤摆了摆手,沉吟了一下,低声道:“可否换个地方讲话?”

    秦烈微微一愣。

    捏着盛满熟肉的空间戒,他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吧。”

    “这边请。”陆坤眼睛一亮,竟亲自向前引路,带着他往“幽月”后方最僻静的几栋石楼而去。

    秦烈默然跟随。

    一会儿后,陆坤将他带到一栋石楼内的华美殿堂内,然后冲高高端坐在席位上的一人恭敬道:“宫主,这位就是您要见的人。”

    “宫主?”秦烈心神一动,抬头看向那人,试探道:“拜月宫宫主?”

    “正是本人!”董万斋大马金刀端坐着,傲然道。

    董万斋身高近两米,端坐着都像是一座铁塔,浓眉大眼,身穿一件银白色武者袍,长袍上点缀着寒月图案。

    “你从何而来?”董万斋大大咧咧问道。

    “你找我何事?”秦烈反问。

    “姚天,这是我们的宫主,请你能放尊重一点。”陆坤出言提醒。

    “无妨,什么态度都没关系,重要的是要能帮到我们。”董万斋摆摆手,眯着眼,突然道:“小伙子从落日群岛而来?”

    秦烈心神一紧,以为身份暴露了,道:“你知道我?”

    “我下面有人注意到你了,先前,一直不知道你的身份。就在今天,你和水影剑会的章天起了冲突,才从你身上看出点苗头。”董万斋沉声道:“你身上的气息不寻常,你应该是血煞宗的门人,对吧?”

    “不错。”秦烈坦然承认。

    他倒是多想了,以为消失了一年,血煞宗和寂灭宗两边找不到人,着急了,在四处搜查他的踪迹,还当自己什么地方不慎,被拜月宫给识破了身份。

    原来,只是因为自己以气势压迫章天,不小心暴露了血灵诀的气息。

    “我就明说吧。”董万斋身子坐直,道:“我打听到消息,知道你们血煞宗向外出售烈焰玄雷,我们拜月宫想购买一些,价格,就按照你们血煞宗的市价,希望你能从中牵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