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二十三章危言耸听?

第七百二十三章危言耸听?

    月姬众人对秦烈还比较信任,听到他这番话后,立即行动开来。

    拜月山谷的女人迅速集中。

    这时候她们也顾不得对林凉儿好奇,赶紧将谷内重要材料带上,然后就乘坐一辆大型战车,和秦烈两人一道儿往月石城赶去。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途中,月姬禁不住询问道。

    秦烈简单解释了一番,告诉她发生在三棱大陆腹地的异常事故,说明那一道道空间缝隙绽裂之处。

    “你是说,从一条空间缝隙内,你感知到一种可怕的邪恶念头。”月姬脸色凝重。

    “应该是游荡在域外的一个邪恶生灵,他本来没有方向目标,不知道如何过来。因为我的一缕灵魂意识,他恰恰锁定了我所在的方位,我的存在,为他指明了过来的道路。”秦烈沉着脸,道:“从那邪恶生灵的灵魂气息,我就知道,一旦容他到来,这块大陆恐怕将会生灵涂炭。”

    “他真有那么可怕?”月姬暗暗心惊,“拜月宫、天武会、琉焰府三方联合,难道也没有办法灭杀他?真要惊动寂灭宗?”

    “三棱大陆上,连拜月宫在内的三大赤铜级势力,可有达到不灭境的巅峰强者?”秦烈皱眉。

    月姬摇头,“没有。”

    “那就无人能抗衡!”秦烈喝道。

    此言一出,月姬等女终于变色,意识到脚下这块大陆将要遭遇什么。

    一路上众人再没有多言,都显得忧心忡忡。

    水晶战车带着众人,经过一番狂驰,在正午时分出现在月石城天空。

    以往的时候,就算是拜月宫的人也会从飞行灵器上下来,不会将飞行灵器悬浮虚空穿行在月石城。

    这次情况紧急,秦烈和月姬都不再顾忌月石城的规矩,一大一小两辆水晶战车直接横空飞掠着,在底下众多武者惊诧的目光中,落到了拜月宫坐落的方位。

    董万斋正在和宫内那些武者谈论要事,让他们尽快聚集更多的灵石,好向血煞宗购买更多烈焰玄雷。

    听到水晶战车的呼啸声,董万斋微微皱眉,脸色有些不高兴。

    “宫主,是姚天和月姬他们一同回来了。”外面有人禀报。

    “月石城有月石城的规矩,这一点就算是姚天不知,可月姬也该提醒他,怎可如此胡来?”刘鹤也是神情不悦,“要是人人都可以在月石城驾驭着飞行灵器横冲直撞,我们拜月宫还有什么颜面可言?这月姬,真是有点不识大体,为了讨好那姚天,恐怕都忘了月石城的规矩,忘了自己是谁了。”

    “是应该训斥一番了。”有人附和道。

    董万斋沉着脸,心中同样有了想法,也觉得月姬这些女人太放肆。

    就在此时,在月姬、夜姬、水姬的带领下,秦烈和林凉儿一起急匆匆走来,直接闯入了拜月宫的大殿。

    “这是?”董万斋、刘鹤等人,猛地看到林凉儿,都是悚然变色,心中生出了寒意。

    秦烈踏入月石城不久,就引起了拜月宫的注意,待到秦烈带着林凉儿的人族少女之身,开始在月石城走动以后,更是让月石城很多人惊异起来。

    拜月宫自然也暗暗观察着他。

    在所有人的眼中,林凉儿都是一具冰冷的女尸,已死了多时,他们都当秦烈扭曲表态。

    如今林凉儿眼神森冷,突地活生生走了过来,立即对他们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力,让他们一时间被惊吓住。

    “董宫主,三棱大陆深处发生异变,恐怕会有邪恶生灵降临,希望你能立即联系寂灭宗,让他们宗门内的不灭境强者迅速赶来镇压。”秦烈喝道。

    “什么?”董万斋霍然站起,“姚兄弟,你没有弄错吧?怎么会有邪恶的生灵,突然间降临这儿,你不是危言耸听吧?”

    刘鹤等人也是满脸不信。

    “自从当年修罗族大肆入侵后,这么多年来,我们再没有发现别的异常。”刘鹤摸着下巴,呵呵笑着,“姚兄弟,你可曾亲眼看到降临的邪恶生灵?”

    “没有,只是感觉到他即将通过一条空间缝隙到来。”秦烈沉声道。

    “哦,没有亲眼看到,只是感觉啊。”刘鹤愈发淡定了,“感觉……可是很容易出错的,万一你感觉错误,并没有邪恶生灵到来,万一你感知到的家伙,并不是特别强大,我们急匆匆招呼寂灭宗不灭境的强者到来,会不会有所不妥?”

    一众拜月宫的武者也并没有特别重视,一个个看起来都相当镇定,都觉得秦烈可能危言耸听了。

    毕竟秦烈只是如意境。

    以他们来看,秦烈就算是真感觉到了一缕可怕的邪恶念头,真有什么邪恶生灵降临,应该也不如秦烈所想的那么恐怖。

    对如意境武者而言,破碎境巅峰这类强者释放的气息,感知起来也能称得上可怕。

    他们觉得秦烈觉得恐怖的存在,未必就多么了不起,顶多也只是涅槃境那种级别。

    拜月宫、天武会和琉焰府,虽然都是赤铜级的势力,但都隐藏着一到两个涅槃境的老家伙。

    他们不认为这次的事件有多大。

    “你们不信任我?”

    眼见刘鹤等人没有那么惊恐,秦烈脸色阴沉下来,心中也觉得有些不耐。

    刘鹤笑了笑,冲董万斋耸了耸肩膀,没有再次接话。

    董万斋则是哈哈大笑了两声,道:“怎会不信任姚兄弟?我这就派人过去,看看你所说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古怪!别担心,那边真有域外邪恶生灵过来,以天武会、拜月宫和琉焰府的力量,完全可以镇压!”

    “如果因为一件小事,将寂灭宗的不灭境强者弄来,这会引起寂灭宗的不快,会责怪到我们拜月宫。”一名矮胖的拜月宫武者干笑道。

    秦烈看向众人。

    从他们的脸上的表情,他知道这些人心中满不在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沉吟了一下,他点了点头,说道:“我要传一封信回血煞宗,还请董宫主帮我安排一下。”

    过来的途中,他在战车上,书写了一封信,将他在三棱大陆感知到的异常说明了清楚。

    以他在落日群岛的身份地位,以洪博文的见识,他相信那边必然会有妥善安排。

    “需要什么时候传过去?”董万斋淡然一笑,说道:“我们正在准备筹集灵石,想最近两天再次购买烈焰玄雷,不着急的话,过两天如何?”

    “很着急!”秦烈沉声道。

    董万斋愣了一下,说道:“那好,月姬,你带姚兄弟过去一趟。”

    “宫主!姚天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他说三棱大陆有恐怖的邪恶生灵降临,就一定是那样,希望宫主能重视起来!”月姬急道。

    “知道了,我自然会放在心上,你带姚天兄弟过去吧。”董万斋挥挥手,不耐地催促起来。

    月姬心中一叹,知道董万斋分明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这就去。”她低声应承下来,就带着秦烈去空间传器阵所在的密室。

    秦烈一言不发地离开。

    “月姬这些女人,或许太久没有被男人滋润过,如今居然会因为姚天区区一番夸大的话,带着所有人从拜月山谷急匆匆归来。”在秦烈和月姬离开后,刘鹤摇了摇头,嘲讽道:“女人就是女人,一旦被男人给弄上床,就很容易变愚蠢。”

    “你安排一下,找附近活动的人过去看看,姚天所说的那个位置,在天武会的境内,那地方据说的确有点邪门。”董万斋吩咐道。

    “嗯,我和天武会、琉焰府也联系一下,真有域外生灵过来,他们也应该会通传消息给我们。”刘鹤点头。

    “就这样吧。”董万斋宣布议事结束。

    空间传器阵所在的密室中。

    秦烈看着那一封信,随着白茫茫的光芒,从阵法中央消失,心神稍定。

    “我们会马上离开三棱大陆。”沉吟了一下,他看向月姬、夜姬、水姬,诚恳地说道:“以我的判断来看,如果只是天武会、琉焰府、拜月宫这三方,压根不可能对降临的那家伙构成丝毫威胁。那家伙如果放开手大开杀戒,没意外的话,或许三五天的时间,三棱大陆就会生灵涂炭,天武会、琉焰府和拜月宫,也可能就此消失。”

    月姬三女脸色苍白。

    “你们拜月宫的宫主,显然认为我危言耸听,没有真正重视这件事。”秦烈脸色冷漠,“我反正该说的都说了,他们不相信那是他们的问题,我不会继续在此浪费时间。”

    “那东西会大开杀戒?”月姬心神一颤。

    秦烈点了点头,“从那一缕意志中,我感觉到刻骨铭心的仇恨,我知道他一旦过来,必然会通过杀戮来发泄。”

    “你这就走?”月姬急道。

    “嗯,多逗留一刻,就会多一分危险,我没有反复劝说董宫主的义务。”秦烈向外面走去,“你们如果想安然无恙,最好也尽早脱身,至于你们答应我的事情……等你们活下去再说吧。”

    一走出密室,他马上重新踏上水晶战车,不顾月石城的规矩,立即驾驭着战车呼啸离开。

    月姬三女忽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沉重,心中焦急万分,却没有办法不顾一切离开。

    她们是拜月宫的人,而且还是专门负责祭祀方面的工作,没有理由,绝对不能轻易从三棱大陆脱身。

    “我们自己走不掉,就安排我们的亲人,让他们先从这里离开吧。”月姬叹道。

    ……

    ps:呃,欠一章,明天补,不好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