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五十二章 沈月

第七百五十二章 沈月

    楚离心有郁结也很正常。

    试炼会时,他就极力邀请秦烈前来寂灭宗,将秦烈当成兄弟看待,希望他师傅认可秦烈的修炼天赋,传授他雷电灵诀。

    他对秦烈乃是一片赤诚。

    然而,如今寂灭老祖将“玄雷心核”都传授秦烈,对秦烈的看重大大超乎他的预料,大有培养秦烈为接班人的架势,这就让楚离生出了引狼入室的感觉。

    可他又不好说什么。

    “我和老祖有些渊源,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另外,我虽然有了这块令牌,却不是寂灭宗的门人,这令牌只是让我有个不错的身份。”

    取出那块令牌,秦烈试着来宽慰楚离,认真道:“楚大哥,我现在不是寂灭宗的人,以后也不会是!你……”

    “不用解释什么。”楚离摇了摇头,笑着说:“老祖真看重你了,那也是你的福泽,是你的运道。你我兄弟一场,我只会祝福你,绝不会横加干涉,就算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也会慢慢过去。”

    “这才是好兄弟!”杜向阳扬声笑道。

    洛尘沉吟不语。

    漫漫长夜,时间充裕,四人继续把酒言欢,只是接下来的气氛,再没有先前那么融洽。

    不论杜向阳,还是洛尘,都看出楚离有些心不在焉。

    两人心中暗叹,也不知该如何劝说,只能尽量避免谈论寂灭宗的事情。

    就连他们对“玄雷心核”的好奇心,也被生生压制着,提都不敢提。

    在这种气氛下。四人又坐了小半个时辰。

    一片金灿灿华光突地从天洒落。

    秦烈四人下意识地抬头去看。

    一名身穿金色纱裙。丹凤眼。瓜子脸,双瞳剪水,气质高雅强势的靓丽女子,骑着六阶的金翅鸾鸟,轻笑着翩然而来。

    “师姐,你找我?”楚离正愁找不到借口离开,一见她过来,还当她有事询问。忙站了起来。

    “沈月师姐!”杜向阳、洛尘也起来打招呼。

    秦烈被动地站起,学着杜向阳和洛尘,有模有样地作揖,道:“沈月师姐。”

    虽然以前从未见过,可他听过沈月的名字,知道这个女人乃是沈魁的孙女,深得南正天的喜爱,是寂灭宗的一颗耀眼的明珠。

    他自然而然地打量着沈月。

    沈月无疑是一名靓丽动人的女子,她身姿高挑,匀称。眉目如画,可谓是和宋婷玉同一级别的美女。

    或许因为从小在寂灭宗长大。又是沈魁的孙女,深受南正天疼爱的原因,让她还养成了一种高贵强势的气质,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

    秦烈留意到,她过来的时候,不止是杜向阳两眼放光,连向来孤僻冷硬的洛尘,竟也别扭地整理起衣襟来,似乎怕失了礼数,让她给看低了。

    沈月微笑着降落在一块礁石上。

    她那明熠如寒月的眼眸,并未落向楚离,而是凝聚在秦烈身上,吐息如兰道:“这位便是秦师弟吧?”

    秦烈哑然。

    楚离三人也愣住了。

    “刚刚和许然师叔聊天,听说了秦师弟的一些事情,就特意过来见见秦师弟。”沈月轻笑着,玉手变戏法般,取出一叠叠可口小吃,拿出几壶美酒,落落大方道:“几位师弟若是不嫌弃,加我一个听众如何?”

    “求之不得!”杜向阳爽朗笑道。

    洛尘也显露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轻轻点头。

    反倒是楚离微微皱眉。

    他了解沈月,知道这个女人从来不做无聊事,从沈月的眼神和表现来看,他知道沈月因秦烈而来。

    “莫不成,连她都知道师傅要栽培秦烈,所以提前来联络感情?”楚离心生狐疑。

    “秦师弟不介意吧?”沈月柔声细语道。

    “当然不介意。”秦烈洒然一笑。

    “那就好,来,大家尝尝我的手艺,这几叠小菜都是我亲手做的。唔,还有这些酒,听许然师叔说似乎来自于域外,大家尝尝味道如何。”沈月热情招呼。

    杜向阳、洛尘也不客气,乐得享用美食美酒。

    秦烈自然也放得开,微笑着,也拧起一壶酒,一灌入喉咙,便满口醇香,禁不住赞了一声“好”。

    只有楚离以异样眼神看向沈月。

    “天器宗的罗可馨师姐,听说在炼器方面的造诣,真的非常精湛。哎,本想指望她帮我看看这柄新得来的飞剑,结果今天因为秦烈这小子,和她发生了口舌之争,怕是没指望了。”杜向阳一口酒灌入腹中,赞叹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

    沈月的到来,让他们的谈话不能那么放得开,很多话题都停止了讨论,只能重开别的话题。

    他又看出秦烈和楚离之间,因为寂灭老祖对秦烈的器重,产生了一些隔阂,所以尽量将话题扯的离寂灭宗远一点,以免加深两人间的芥蒂。

    “你新得来的那柄五火流光剑有问题?”洛尘微怔。

    “有点问题。”杜向阳苦笑。

    洛尘眉头皱的更深,“你帮宗门获取了太古生灵遗骸,所以获得了进入天剑山,去重新挑选一柄飞剑的资格。结果,你就挑选了一枚有问题的飞剑?”

    “呃,就是这样。”杜向阳尴尬起来。

    两人的谈话,让楚离和沈月都惊奇起来,“为什么选了一柄有问题的?”楚离忍不住问道。

    他们都知道天剑山之所以叫“天剑山”,就是因为这个白银级的势力,有一座插满飞剑的山峰,那山峰就叫天剑山。

    天剑山的武者以练剑为主,剑,就是天剑山武者单一的灵器。

    在名为“天剑山”的山峰上,插着许多品阶不等的飞剑,玄级、地级、天级的飞剑都有。

    那些飞剑的来源很复杂,一部分由天剑山向暴乱之地的炼器师收购,一部分来自于以前天剑山的武者,他们死亡后,飞剑就插在山上,等待后来人挑选。

    还有一部分飞剑,是天剑山的武者,活动在名山大川之间,在域外游荡,以种种途径得来的。

    天剑山的门人,修炼达到一定境界,亦或者为宗门做出巨大贡献后,就可以进入那座山峰挑选一柄适合自己的飞剑。

    那座山峰上,设有重重禁制,一般而言,进入其中的门人,只能挑选和自己境界比较接近的飞剑。

    万象境、通幽境的门人,能选择玄级的飞剑,如意境、破碎境的武者,可以挑选地级飞剑,迈入涅槃境之后,才够资格选择稀少的天级飞剑。

    只有这样,一名武者,才能将飞剑的威力释放出来。

    杜向阳是在突破到如意境后,被安排进入那座山峰,然后他选了一柄能完美配合他火焰灵诀的“五火流光剑”。

    只是,这柄“五火流光剑”被他取出运转灵诀后,很快就发现内部的灵阵图有问题。

    他不是炼器师,虽然感觉到“五火流光剑”有问题,可就是看不出问题在何处。

    为此,他还请教了天剑山的那些长辈,可惜那些人也不是炼器师,同样没办法给予帮助。

    这趟他之所以非要过来,一方面是为了对付天鬼族,增长自己的见识,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能找到天器宗的炼器师,帮忙看看那柄“五火流光剑”的问题出自何处。

    去见秦烈前,他还特意找了几个天器宗的朋友,让他们帮忙看看。

    那些和他都是小辈的天器宗门人,因为炼器造诣很一般,都无法看出奥妙,全部建议他去找罗可馨帮忙。

    他本来是准备找罗可馨帮忙的。

    结果,就在秦烈出关之间,因为秦烈的原因,他和罗可馨发生了口角,自己将自己的路给堵死了。

    所以他也颇为郁闷,今天也是多喝了一点,才会不慎说错话,令秦烈和楚离间也有了芥蒂。

    “把那柄飞剑给我看看。”就在此时,秦烈突然道。

    “给你看看?”杜向阳讶然,怪异地笑道:“莫不成你也懂炼器?”

    “略懂一点。”秦烈随口说道。

    “你就吹吧!”笑骂了一句,杜向阳还是将那柄“五火流光剑”丢过来,“诺,给你瞧瞧好了。”

    洛尘、沈月都是满不在意,都当秦烈只是看着玩儿,不认为他真的懂得炼器。

    在他们眼中,秦烈修炼了血灵诀,雷电灵诀,寒冰灵诀,还有大地之力,如今又多了“火焰灵诀”。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修炼了如此繁杂的灵诀,是绝无可能在炼器上还能有所发展的。

    然而,就在秦烈握住“五火流光剑”的那一霎,他们却心神微震,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小子真的懂得炼器!

    秦烈脸上的肃然,眼神的专注,手拿那柄飞剑时的气度,都隐隐有着大家风范。

    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秦烈是装模作样,还是的确有些门道,他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原来你们在这里。”突地,天器宗罗可馨的娇笑声,也从天际传来,“杜向阳,我听下面两个师弟说,你想要求我帮你修复飞剑?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话音方落,罗可馨脚踏彩虹般的流光,也笑吟吟落了下来。

    “咦,你也懂炼器不成?”她一眼看到秦烈握着那柄飞剑,禁不住轻呼起来,满脸都是诧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