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五十五章修复飞剑

第七百五十五章修复飞剑

    沈月、许然一唱一和的痕迹有点明显。

    他感觉到沈月对他有着浓郁兴趣,似在暗中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有所图谋。

    许然应该知道沈月想要什么,顺水推舟地配合着,支持着沈月。

    这就让他看不懂了。

    “沈师姐,你真有办法帮到我们?”沉吟了一下,他不动声色地问道。

    沈月微笑点头。

    “你们聊,我们到前面看看。”许然握住童真真的手,带着她往前面的船舰而去。

    童真真看了林凉儿一眼。

    林凉儿脸色漠然,一言不发,默默跟在两人身后。

    如此一来,这个还算宽敞的议事殿堂,就只剩下他和沈月。

    众多寂灭宗武者,都在各个修炼区整装待发,准备应付接下来的血战,没人有闲暇来此闲聊。

    “还请师姐指教。”秦烈微微鞠身。

    沈月原本站着,这时候忽地坐在一张软椅上,整个身子放松下来,向他招手道:“来这边坐。”

    议事殿堂内,摆放着许多软椅,方便门人谈话。

    秦烈微笑着,踱步走来,在离沈月最近的一个软椅内一屁股坐下。

    别头看向沈月,他眼睛绽出摄人电光,道:“师姐需要我做什么?”

    “真聪明,也够直接,我很喜欢。”沈月明眸熠熠,不但没有回避他眼中精光,还顺势回望过来。

    沈月美眸渐渐绽出令人心神摇曳的异彩。

    四目相对。

    如受到强磁场的吸引,对视中,秦烈的心魂,似要沉溺在沈月眼中荡漾的异彩中。

    在他的感知中,沈月的眼瞳深处,深藏着某种能吸引人沉沦其中,永远不愿意离开的美妙。

    一种灵魂相交的美妙滋味,映入他心田,令他的灵魂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秦烈轰然巨震。

    “秦师弟,你看我漂亮么?”沈月的靡靡之音,如从天外而来,犹如美妙的乐章,洒落他心田魂湖。

    沈月眸中闪烁着深邃幽光。

    幽光如牵引着他的灵魂,慢悠悠地,将其引导到沈月眼瞳深处的美妙胜境。

    秦烈灵魂飘忽着,以两人目光为桥梁,似要逸入沈月眼中。

    全然不受他理智的掌控。

    秦烈心生骇意。

    “我能帮你解决手头麻烦,但并非无偿,我要你给我一些东西。”沈月柔声蜜语。

    她的轻柔声,如杨枝甘露滴落秦烈心田,令秦烈全身毛孔都觉得舒泰,说不出的放松惬意。

    “你要什么?”没有张口,秦烈心念一起,灵魂念头飞出,已明确表达了出来。

    这是心语。

    传言,心有灵犀的男女,通过眼睛的对视,就能传递心语。

    心念一动,对方立即就能感知,这便是心语,玄之又玄。

    “我要你。”沈月桃腮泛着艳光,眼瞳深处,如编织成缜密情网,要将他俘虏。

    秦烈一下子怔住。

    下一刻,一丝丝肉眼难见的流光,从两人眼睛中间的对视区回涌,如流淌出去的江水,重新被收回。

    “寒冰诀。”

    森白寒雾突然从他毛孔释放,将他淹没,彻骨冰冷的寒意,灌入四肢百骸,心灵识海。

    他慢慢恢复冷静。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一脸怪异地看向沈月,惊讶道:“师姐,你刚说什么?”

    他当他精神恍惚听错了。

    “我要你。”沈月微羞道。

    秦烈张大口,呆呆看着她,忘了该如何回应。

    “很抱歉吓到你了。”沈月抿嘴一笑,脸腮上的羞涩之意,迅速收敛消失。

    她很短时间就调整了过来,恢复了平静,以一根玉指缠绕着一簇耳边青丝,她神态从容,仿佛谈论着一笔交易,自然而然地说道:“我帮你解决麻烦,你帮我解决身体上的需要,这买卖怎么看都是你划算,你说呢?”

    秦烈啼笑皆非。

    出道至今,他从未遇到过像沈月这样的女人,也从未经历过由美女主动要求的“艳遇”,沈月那落落大方的架势,让他觉得两人似在探讨武道上的修炼,或是在谈论着一笔生意。

    而不是男女之间那种禁忌之事。

    他确实有些被震惊到。

    “你看,我并不难看。而且先前你我灵魂浅谈即止的接触,也说明我们灵魂的碰撞,还能产生很美妙的滋味。”沈月语气轻松,越来越从容,“这说明在你潜意识里,我还是不错的女人,能为你带来愉悦感,这样不就足够了?”

    秦烈呆呆看着她。

    半响后,秦烈一脸怪异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这种事真需要理由么?”沈月美眸如能看透人心,“你遇到美丽的女人,应该也会心神荡漾,会有种种幻想,有一亲芳泽的念头。那天,我从上面下来,从杜向阳还有洛尘的眼中,就看出他们对我有好感,他们……对我都有那种幻想。”

    秦烈讶然。

    “可惜我对他们没有兴趣。”沈月一笑,优雅地把玩着秀发,慢条斯理地说道:“就像他们对我有那种幻想一样,女人对中意的男人,我对你……也有这种幻想。只不过一百个女人中,九十九个都只敢想想,不敢付诸行动。最多,也就有那么一个女人,不但敢想,还敢实施,而且是立即行动。”

    “而我,就是敢立即行动的那一个。”

    秦烈深深看向她,惊叹不已,“师姐真是令我敬佩万分。”他说的是实话。

    沈月这类完全无视男女间重重道德壁垒,敢于肆意打破的女人,乃是他生平仅见。

    他是真心佩服。

    “或许你一时无法适应我行事作风,没关系,我给你时间慢慢考虑。”沈月不急不缓,“去吧,你忙你的事情,等考虑清楚了再来找我,我反正不着急。”

    秦烈点了点头,神情恍惚地走了出去。

    离开沈月后,秦烈很想去找楚离,想通过楚离问问关于沈月的事情,想知道这女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楚离和沈月都是寂灭宗的天之骄子,两人走得很近,应该彼此熟悉。

    可惜,因为南正天的器重,导致楚离心中有结,令他们间的关系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暂时还没有找到弥补裂痕的方式,为了避免两人独处尴尬,只能放弃去找楚离。

    “或许杜向阳也了解沈月,还有,那五火流光剑也该还给杜向阳了。”

    沉吟了一会儿,他从这边离开,驾驭着一辆水晶战车去了天剑山。

    天剑山的洛楠等人,也在队伍前方和寂灭老祖等人交谈,秦烈到了天剑山那一块儿,表明来意,很快就有人去通传。

    杜向阳和洛尘两人很快就走了出来。

    “大战将起,你现在过来做什么?”杜向阳愕然道。

    “还你东西。”秦烈取出那柄五火流光剑。

    “都说送你了。”杜向阳带着秦烈来到他所在的修炼室,边走边说,“我已经准备重新购买一柄飞剑了。”

    “或许还是它更加适合你。”进屋后,秦烈将那柄五火流光剑递过来。

    “无法修复的灵器,在交战中,会发生不可预料的意外,再好的灵器,一旦破损,再也无法恢复如初,那都不能当成性命相修之物。”杜向阳遗憾道。

    讲话间,他还是将那柄“五火流光剑”接过,还是有些恋恋不舍。

    “再试试看。”秦烈鼓励道。

    “什么?”杜向阳一愣。

    “试试这柄剑!”秦烈轻喝。

    洛尘眼睛微亮,心中生出期待,也催促道:“试试吧。”

    杜向阳半信半疑,稍稍聚集火焰灵力,将其灌注到那柄飞剑当中。

    “咻咻咻咻咻!”

    五道颜色各异的火芒,瞬间从剑刃上扩散开来,猛一看,那柄五火流光剑如变成了六柄剑!

    除了剑体本身,另外五道凝炼的火芒,火蛇吞吐着,同样释放出炙热炎力。

    杜向阳轰然巨震后,眼中射出惊喜若狂的光芒,身子不自禁的抖动起来,激动至极道:“怎会这样?怎会这样?”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和感觉。

    洛尘虽然心有期待,然而,在看到那柄剑的神奇变化后,依然被深深震惊。

    “秦烈!是你,是你修复的这柄剑?”杜向阳如要癫狂了。

    秦烈笑着点头。

    “妈的!你还真是怪胎!竟然真的懂得炼器!”杜向阳重重捶击了他一拳,以此来发泄动荡的心情,他脸上洋溢的笑容,灿烂无比。

    “感觉如何?”秦烈再问。

    没有立即回答,杜向阳将更多灵力灌注其中,只见那柄“五火流光剑”变成了六柄火剑,随着他的灵诀变幻,六柄火剑又像是六条燃烧的灵蛇,做出种种腾怒跌宕的灵巧姿势。

    “这柄剑品阶绝不低!”洛尘惊叫。

    “内部灵阵图没有修复之前,我也以为它只是一件地级灵器,但现在……通过你的的表现来看,它的品阶可能超出我们的预料。”秦烈冲杜向阳说道。

    “嗤嗤嗤!”

    激动之下,从六道剑芒上浮升的火芒,将杜向阳自己都烫到。

    他几乎是跳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大喊大叫:“你说什么?秦烈,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觉得这柄飞剑可能达到了天级灵器的范畴!”秦烈道明心中所想。

    杜向阳和洛尘同时尖叫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