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五十六章天级灵器

第七百五十六章天级灵器

    “这柄飞剑很可能是天级灵器!”秦烈再次说道。

    几日前,他在礁石上第一次摸到这柄“五火流光剑”的时候,就知道他能修复成功。

    因为他熟悉这柄剑内部的古阵图。

    罗可馨炼器天赋或许已闻名天下,可惜她对古阵图一无所知,偌大一个天器宗也没有精通古阵图的炼器师。

    所以她断定无人能够修复“五火流光剑”。

    她代表器具宗,代表着暴*之地技艺最高的炼器圣地,她的话让杜向阳深深绝望。

    秦烈没有当时就修复这柄飞剑,一是因为雪蓦炎恰好找来,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和罗可馨并没有明显冲突,不想明显的打脸,不想太过于暴露自己的炼器手段。

    事后,他回到寂灭宗那边,将这柄飞剑内部损坏的古阵图修复成功,当时就觉得这柄飞剑有些不凡。

    他手中没有精确的器皿,不能测度这柄飞剑,不能重新评测这柄飞剑的等阶。

    但他知道这柄飞剑不同寻常。

    “天级灵器?!”

    杜向阳的屋舍内,传来失控的尖叫,还有粗重的喘息。

    声音来自于杜向阳和洛尘两人。

    “鬼叫什么?”

    坐镇此地的燕白衣,并没有随同洛楠在前方和寂灭老祖等人寒暄,而是留下来通过隐秘手段联系天剑山,将这边情况道明。

    听到杜向阳的怪叫,他禁不住呵斥一声,身影一闪,便在杜向阳屋内冒了出来。

    燕白衣为天剑山五大天剑之一,魂坛强者,也是杜向阳的授业恩师。

    杜向阳对他非常敬畏。

    只是,这时候的杜向阳明显处于极度亢奋状态,所以他并没有因为燕白衣的到来而收敛,反而愈发兴奋。

    “师傅,这柄剑,你快看看这柄剑!”他如孩子般炫耀着手中的飞剑。

    六道剑芒,如六柄飞剑,流光溢彩,传来炙热炎力。

    随着杜向阳的剑诀变幻,六道剑芒火蛇般飞旋着,火势越来越汹涌,越来越恐怖。

    杜向阳身上的火焰灵诀,隐没飞剑之后,如被一叠叠增幅着,形成滔滔炎海。

    火海内,六道剑芒不断游动着,锋芒毕露,带出一道道炫目火芒。

    燕白衣瞳孔一缩,也分明被惊住,死死盯着杜向阳掀起的火海。

    他以灵魂感知火势,窥探那柄飞剑的轨迹,细细感知。

    半响后,燕白衣身形一震,喝道:“天剑山再多一柄天级飞剑!”

    “哈哈!哈哈哈!”杜向阳放声狂笑,激动得手舞足蹈,眼中射出的火芒,足足有半米长。

    “你这家伙运气还真好。”洛尘羡慕不已。

    天级灵器数量极其稀少,就连白银级的天剑山,天级灵器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

    飞剑类的天级灵器,对天剑山而言,更是显得弥足珍贵。

    因为天剑山的武者全部练剑。

    一柄达到天级的飞剑,将来注定会被竖立在天剑山的峰顶,这柄飞剑的最初持有者,即便未来陨落了,名字也会烙印在天剑山。

    这意味着杜向阳的名字将来能刻在天剑山的峰顶。

    对所有天剑山的武者而言,名字被刻在天剑山,都是无上的荣耀。

    “怎么一回事?”燕白衣毕竟是魂坛强者,他很快镇定下来,眼中带着浓浓惊异,“你小子得到这柄飞剑后,还颓丧过一阵子,这次非要过来,也是想找天器宗的人帮你修复吧?说说看,究竟是哪一位天器宗的炼器宗师,帮你将这柄飞剑修复成功的?”

    不等杜向阳回答,燕白衣又道:“应该不是罗可馨这类小辈!就算她天赋再惊人,现在也应该不够资格去动天级灵器!”

    “是贺沂大师吧?”他猜测道。

    “不是。”杜向阳笑着摇头。

    “那一定就是吴瑎大师了!”燕白衣语气很肯定,赞叹道:“不愧是吴瑎大师!上次我还听到传言,说吴瑎大师也能单独炼制天级灵器了,我还当仅仅只是传言,现在来看应该传言不虚!”

    “也不是!”杜向阳又是大笑。

    洛尘也是嘴角扯动,表情怪异。

    “不是?”燕白衣愕然,“难不成是冯毅那家伙?不可能啊,老家伙自从坐上天器宗宗主宝座后,已极少亲自炼器了,更何况是帮人修复灵器这种琐事,他岂会出手?”

    “我当然不可能情动天器宗的宗主。”杜向阳不再笑了。

    通过燕白衣的反应,他突然意识到帮他修复“五火流光剑”的秦烈,究竟有多么的令人震惊。

    “这趟过来的天器宗炼器宗师,只有贺沂、吴瑎、还有冯一尤这三人,具有修复天级灵器的可能。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还有谁能达成此事。”燕白衣越来越惊讶了。

    “这个人就在你面前。”杜向阳不再卖关子。

    屋内,只有秦烈一个外人,燕白衣几乎立即反应过来。

    他瞬间盯住秦烈,一脸的匪夷所思,“你竟然能修复天级灵器?!”

    “侥幸而已。”秦烈笑道。

    “难怪李牧那家伙说你有点鬼门道。”燕白衣轻轻点头,话锋一转,又道:“灰岛的烈焰玄雷是否也和你有关?”

    秦烈暗惊。

    他和燕白衣没有见过几次面,也没有过交流,但燕白衣对他仿佛知之甚详,竟然能通过对“五火流光剑”的修复,联想到烈焰玄雷来。

    他发现每一个魂坛强者果然都非同小可。

    “有一点关系,不过真正将烈焰玄雷炼制出来,还是灰岛上的炼器师。”他如此解释。

    “厉害,看来灰岛大为不凡,假以时日,灰岛可能成为第二个天器宗,在未来主导暴*之地的炼器走向。”燕白衣毫不吝啬地赞扬。

    “燕前辈过誉了。”

    “不,你们灰岛有这个潜力!等解决掉天鬼族,我会和其余人谈一谈,以后多多和灰岛合作,由你们灰岛帮我们炼制一批飞剑出来!”

    “我先谢谢燕前辈。”

    秦烈明白,以前都是由天器宗帮他们炼制飞剑,从中赚取丰厚的利益。

    大多数暴*之地强大势力,如果有灵器方面的需求,也都是找天器宗解决。

    天器宗也因此积累了惊人财富。

    灰岛若能打响名号,从天器宗手中抢食,为各大白银级势力炼制灵器,出售灵器,必然能一跃而成暴*之地新贵,迅速积累海量的财富。

    这要比开采矿脉来到还要快捷许多。

    “不用谢,我看好你们灰岛。”燕白衣笑着点了点头,身影一闪,如电般消失。

    此时,杜向阳依然爱不释手把握着那柄“五火流光剑”,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傻笑,智商如瞬间降了两层。

    洛尘明显颇为羡慕。

    “咳咳,那个……你们对寂灭宗的沈师姐了解多少?”秦烈突然道。

    “沈师姐?”杜向阳愣了一会儿,慢慢将注意力从那柄飞剑上移开,旋即表情暧昧起来,“怎么?你也对沈师姐有兴趣?”

    “不是那样。”秦烈摇头。

    “别解释!你放心,看在你帮我将这柄飞剑修好的份上,以后只要是你看中的东西,我断然不可能和你抢夺!包括女人!”杜向阳豪气干云。

    顿了一下,他又道:“只是,你不已经有了宋婷玉了吗?还有那雪蓦炎,也和你不清不楚的,哦,听说你还有个未婚妻对吧?呃,秦烈啊秦烈,你小子其他方面真没的说,但在女人方面……你是不是太滥情了一点?”

    洛尘深以为然地轻轻点头。

    秦烈尴尬万分。

    “算了算了,男人嘛,不都是这个德行?”杜向阳大度地笑了笑,“楚离那家伙不也是这样?哦,对了,你想要打听沈师姐的事情,为什么不找楚离,谁会比他还清楚?”

    “你们之后没有交流过?”洛尘讶然。

    “不会吧?你们都在寂灭宗,这都好几天了,难道一直没有再次谈话?”杜向阳大呼小叫。

    “我一直忙于修复你的飞剑。”秦烈摊开手,一脸无奈。

    “这样啊……”

    杜向阳拉长声音,忽然道:“沈师姐是寂灭宗沈老的孙女,深得南老怪的器重,好像许然夫妇也很喜爱她。她的修炼天赋极为出众,境界比我们都要高,而且她很聪慧,在寂灭宗一直帮她爷爷打理宗门内的各种事情,什么事情在她手上都做的有声有色,很少出什么纰漏,她……”

    杜向阳喋喋不休说了一堆关于沈月的事情。

    “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想知道沈月私生活方面的事情。”秦烈打断他的絮叨。

    “暴露心思了吧?还说你对她没有想法,你小子也太假了吧?”杜向阳鄙夷道。

    “随便你怎么说吧。”也不想解释了,秦烈问道:“她私生活是不是很不检点?是不是有很多男人?”

    “不检点?你小子可别胡说八道,我们可从未听过沈师姐的负面消息!据我所知,沈师姐向来眼高于顶,对身边男人从来不假以颜色,一直没有人能打动她的芳心,她连私生活都没有,何来不检点一说?”杜向阳叫道。

    “沈师姐从没有过什么不好的绯闻。”洛尘附议。

    秦烈愕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