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六十一章我们需要你!

第七百六十一章我们需要你!

    云霄深处,人族、异族魂坛级别强者之争,搅的空间震荡,域外风暴横行,道道流星如长戈横贯天地,一团团炫目亮光,如烈日,如明月星辰爆碎开来。

    不论人族,还是三大鬼族,巅峰的强者都刻意将战场维持在天穹上端。

    他们深知这种级别的战斗,一旦波及到下方,将会造成何等灾难性的场面。

    他们之间的战斗,只有同级者可以参与,连涅槃境都不够资格深入其中。

    那是真正的巅峰对决。

    天穹之下,离地数千米的空中,魂坛以下武者的血战,尚未真正激烈,便突地戛然而止。

    异族纷纷重返三棱大陆。

    “杀到他们的中央腹地!”

    一个个振臂高呼声,从五大白银级势力人群内传来,十几名涅槃境、破碎境的强者,飓风般围绕在秦烈身旁,一马当先地往三棱大陆飞来。

    此时,秦烈已暂时将八根雷亟木收起,好保存力量。

    “你尽管恢复,其它的不用多管。”沈月轻声道。

    秦烈就坐在她的金翅鸾身上。

    六阶的金翅鸾,全力疾驰的速度,要胜过秦烈手中所有的水晶战车,为了能较快的进入异族聚集之地,也为了能够不分心,秦烈没有拒绝沈月的邀请,选择坐上了金翅鸾。

    金翅鸾上,他从空间戒内,取出一块块灵兽干肉,撕扯着,大口咀嚼吞咽。

    全部都是五阶、六阶的灵兽,血肉中蕴藏着丰沛的血肉精气,对体力和血脉的恢复都有巨大帮助。

    与此同时,他另外一只手,还不忘捏着一块块纯度极高的灵石,汲取其中的灵力。

    他肉身和灵海的消耗同样大。

    沸腾血脉,催发烈焰印记,令曾经烙印上印记的三大鬼族强者,被烈焰淹没,没有发挥出任何作用,便被燃烧成灰烬。

    那些人至少都是破碎境后期。

    大多数身中烈焰印记者,境界都极为精湛高深,涅槃中后期的比比皆是。

    率先被烈焰焚烧的三大鬼族,一开始就对他们造成了重创,消减了他们的巅峰之力。

    沸腾血脉消耗的便是肉身之力。

    之后,御动八根雷亟木,以闪电绘制灵阵图,引发玄雷心核,不断爆鸣,消耗的则是灵力和魂能。

    他必须要抓紧时间,最快速度恢复灵力、魂能和肉身之力,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继续上演奇迹,对异族造成灭顶般的恐怖杀伤力。

    他在集中精神全力恢复。

    “吞下这枚丹药‘魂云圣灵丹’,尽量更快恢复过来,我们需要你!”突然,天器宗的毕尤走上前,将一枚丹药递来。

    秦烈睁眼。

    一枚龙眼大小的丹丸,闪耀着玉质光泽,丹丸之上,一簇簇微小的云团轻轻浮动着,传来精纯的灵魂气息。

    那种精纯的魂力,竟然比十块魂晶加起来的魂力都要充沛,嗅着上面缭绕的微小云簇,他便灵台清明,有种灵魂受益的奇妙感。

    “天器宗果然财大气粗。”沈月眼睛一亮,不由赞叹出声,见秦烈微愣,她想也不想地从毕尤手中将丹药接过。

    在毕尤错愕的目光中,她毫不避嫌,竟将那一枚丹药直接塞入秦烈口中。

    “你一手肉,一手灵石,没有多余的手去拿,我就帮你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沈月轻笑。

    秦烈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那一枚香味浓郁的丹丸,已进入口中。

    他的嘴唇和沈月春葱般的手指蜻蜓点水般的碰触了一下。

    他心生讶然。

    沈月若是小心一点,本可以避免手指和他嘴唇的亲密接触,可沈月并没有那样。

    他甚至觉得沈月是故意为之。

    此时,无数道目光汇聚在他身上,沈月每一个最细小的动作,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

    天剑山,幻魔宗,天器宗,万兽山,寂灭宗,五大白银级势力,成百数千的武者,都一脸惊异地看向沈月和他。

    那些人都看到了沈月指头和他嘴唇的接触。

    许多人眼睛光芒闪烁,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暗暗深思。

    “那么多飞行灵器,那么多的灵禽,他却偏偏坐在沈月的金翅鸾身上。沈月毫不避嫌的亲密动作,说明了什么?两人关系显然不一般。”

    “看来是一对情侣。”

    “难怪寂灭宗如此看重此子,原来是他和沈月还有着这么一层关系,沈月是沈魁的孙女,连南正天、雷阎都对沈魁敬佩非常,就算是为了沈魁,南正天也要去力保他吧?”

    “这才是南正天从黑巫教要人的缘由吧?”

    “……”

    很多人脸上都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妈的!这混蛋动作还真是快!两人都已经如此亲密了,他居然还向我打听沈师姐的私生活,有毛病吧?”杜向阳暗自腹诽。

    洛尘嘴角有着一丝苦意。

    寂灭宗,天剑山,天器宗,甚至万兽山当中,也有不少青年才俊对沈月心生钦慕。

    这时候,那些人都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雪师姐,是我误会你们了?还是……你和沈月共侍一夫?”

    雎睿婕和雪蓦炎相隔并不远。

    她深深看向沈月、秦烈,收回目光后,则是满脸讥笑地对向雪蓦炎,极尽嘲讽。

    “师姐,不论是哪一种可能,你似乎都很失败呀。”

    “如果你和秦烈之间清清白白,我只想说……师姐你很没有眼光。虽然我不喜欢他,但这个家伙能在暴*之地掀起那么大的风浪,足以证明他的本领,如果我是你,在神葬场的时候,就会抓紧他,俘获他,让我的身影填满他的心田。”

    “如果你和我一样,懂得抓住这样的男人,那自然没问题。只是,为何他又和沈月搅到一块儿?你对男人的掌控力,真就这么的弱?你怎会那么不小心,让沈月接近他?沈月如今做的事情,分明是应该由你去做的,她摆明是在抢你的东西,而且是众目睽睽之下!这你能忍?”

    “呵,换我,我肯定是不能忍的。”

    雪蓦炎眼瞳幽幽,垂头低声道:“我和他没什么。”

    “那你就更加失败了!”雎睿婕冷笑,“我打听过你们的事情,知道是他在神葬场救了你,让你能延续寿命,也是他助你父亲解脱,让你母亲苏醒。他给你父亲带回了血之始祖的遗体,助血煞宗能立足落日群岛,助你们抵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入侵……我不知道他还为你们做过什么。”

    “他为你们做了那么多,在所有事情都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这样一个对你们血煞宗的未来,有着巨大帮助的人,你如果不能以情感束缚他,那你还有什么可以影响他,让他继续帮助你们血煞宗?”

    “师姐,恕我直言,你除了还有点姿色,对他还有什么吸引力?”

    “离开了幻魔宗,你不再有耀眼的身份地位,在这一点上你远远不及沈月。”

    “我承认,你天赋很高,可这方面沈月也不逊色。还有,沈月能将寂灭宗打理的有条不紊,这又不是你擅长的了。”

    “你没有能在神葬场抓着他,是你最大的失策,以后想要弥补恐怖都难了。”

    随着雎睿婕的一番分析,雪蓦炎神色显得有些不自然,眼神也有些黯然。

    下意识地看向远处的沈月,望着沈月两腮浮现的一丝羞红,没来由的,她心中有些酸意溢出。

    也在此时,如感应到她的目光,沈月突然抬头瞧了过来。

    沈月双眸明亮起来,射出咄咄逼人的摄人光芒,嘴角微微上扬,似在无声地对她进行挑衅。

    雪蓦炎脸色一僵。

    沈月轻笑一声,傲然收回目光,没有继续看来。

    “大家还有什么高品质的丹药,都弄来几枚,帮他尽快恢复。”沈月又一脸认真地看向周边那些自发而来的四方强者。

    “我这里还有一枚阴阳调和丹。”

    “我有一枚七窍蕴神丹。”

    “这有一枚造化丹。”

    一枚枚丹药,被那些寂灭宗、天剑山、万兽山和天器宗的武者取出,略有些肉疼地递来。

    “你别动,让我来就好。”

    沈月上前,将那些丹药一一笑纳,旋即落落大方站在秦烈身旁。

    “等你体内一颗丹药炼化,知会我一下,我拿新的丹药给你。”她柔声道。

    这时候,刚刚吞入腹中的那一枚“魂云圣灵丹”,在他体内散发出浑厚精纯的魂力,他没功夫和沈月多言,正尽全力消化。

    在众人眼中,则是他全然听沈月的主导,由沈月帮他处理琐事。

    这就更加坐实了他和沈月间的亲密关系。

    “可惜了,若不是沈月捷足先登,我还想将我徒儿介绍给他。”

    “沈丫头真是快啊,我本来也想把我女儿与他撮合撮合,哎,看来没戏了。”

    “我们天剑山也有不错的丫头。”

    秦烈身旁,那些刚刚递出丹丸的涅槃境强者,摇着头,遗憾地嘀咕道。

    此战过后,秦烈必将扬名整个暴*之地,成为这片天地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就今日来看,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是暴*之地首屈一指的人物。

    这样的一个人物,如果不能以宗派势力束缚,那以婚约来拉拢无疑会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他们都这么认为。

    ——如果不是沈月捷足先登的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