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七十章 与龙交涉

第七百七十章 与龙交涉

    “你要去见那头邪龙?为什么?”贺沂微惊。

    “或许,我能和那些邪龙达成默契,他们似乎极其厌恶三鬼族的族人!”秦烈表态。

    贺沂沉吟了一下,又道:“邪龙和三鬼族的确势成水火。”

    众人惊讶起来。

    “搏天族没有从域外星空降临之前,邪龙一族,就和三鬼族时常血战。待到搏天族踏上这片天地,各大种族一一归降后,邪龙一族也变成搏天族的一柄利器,据传言,邪龙一族归顺的条件之一,就是灭掉三鬼族。”

    “当搏天族对三鬼族进行种族灭绝的时候,邪龙一族,也是有力的参与者,陪着搏天族对三鬼族大开杀戒。”

    “这两大种族一旦相遇,会立即展开厮杀,也是在情理之中。”

    身为天器宗最卓越的炼器师之一,贺沂对太古时代的一些旧闻,似乎有些认识。

    “我对三鬼族的了解,仅限于一本古籍,所以虽然我知道三鬼族,知道他们和邪龙一族的过节,但我并不识得他们。”贺沂解释,“所以如果没有你指明他们,我就算是见到这些异族,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哪一个种族。”

    秦烈点了点头。

    “你有信心见到那头邪龙之后,不会被他击杀?邪龙一族,嗜杀,残暴,冷酷无情,阴险狡诈,几乎没有什么优点,你肯定要去见他?”贺沂再问。

    “我想我不会有事。”秦烈一手按着封魔碑,说道:“我有它。”

    “那好,你下去就是。我们可以在外面等候你一段时间。”贺沂轻轻点头。

    “这……”

    “会不会太危险?”

    “为什么非要去见那头邪龙?”

    很多人表示不解。

    秦烈并未解释什么。

    从沈月的那一只金翅鸾跳跃下来。他径直落入一个绝阴墓地的洞穴口。朝着阴寒幽暗的地底深处潜入。

    六个虚浑之灵,之前曾尾随三鬼族的族人,一直进入地底深处,分散在石宫各个区域。

    虚浑之灵就是他的耳目,凭借着记忆,他一路下潜,持续深入。

    沿途所见,皆是一具具三鬼族族人血肉模糊的尸身。那些尸身大多数被撕成粉碎,还有很多被腐蚀毒液喷到,变成了一架架血骷髅。

    一路上见到的场面,当真是血型无比,浓稠腥臭的血腥味,几欲令人呕吐起来。

    整整半个时辰后。

    通过一条条通往地底的隐蔽石道,恐怕深入了地底近万米之后,他终于来到邪龙吉尔伯特所在的石宫。

    “咻咻咻!咻咻咻!”

    分散在其它方位的虚浑之灵,化为一束束流光而来,环绕在他身旁。如六个太阳般闪烁着夺目光芒。

    秦烈凝神一看,发现六个虚浑之灵的身子。缩成了一团,像是一个皮球不断膨胀着。

    “呼……”

    他还没有来得及多言一句,六个虚浑之灵,仿若疲惫欲死,纷纷重返镇魂珠休憩。

    他突然意识到,等虚浑之灵再次出来的时候,应该就能真正进化一阶。

    就在此时,一个龙爪猛地落了下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子就被龙爪攥住。

    一阵天旋地转后,他终于稳住身子,然后就发现龙爪带着他,来到了吉尔伯特的眼前。

    邪龙吉尔伯特的眼睛,如绿幽幽的大灯笼,在幽暗的石宫显得无比阴森诡异。

    然而,在这头邪龙巨大的眼瞳深处,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两个烈焰家族独有的印记。

    待到秦烈看到那两个印记后,他忽然放下心来,还咧嘴一笑,说不出的轻松。

    他开始运转血脉之力。

    一簇簇烈焰,从他血液当中蒸腾出来,无数神文流动着,如从他浑身毛孔飘飞,令他瞬间显得炫目无比。

    吉尔伯特握着他的那只龙爪,也被烈焰灼伤,这让邪龙禁不住哼了一声。

    在秦烈以秘术激发血脉,令其燃烧的更加旺盛之时,连吉尔伯特的眼瞳深处,也有烈焰浮出。

    吉尔伯特突地痛呼起来。

    这时,秦烈的血脉之力才陡然收敛,停下来问话道:“你们邪龙一族的誓言,如今还算不算数?”

    先前,他在绝阴墓地上方的时候,鲜血燃烧之时,他从血脉宝库中窥见了一些东西。

    贺沂所言不虚,邪龙一族,的确曾经向搏天族宣誓效忠,永不背弃。

    这个誓言形成以后,令搏天族的后裔在成年之后,可以去邪龙一族挑选一头邪龙为坐骑。

    一旦搏天族的后裔,和选中的邪龙达成默契,就有搏天族的老辈,在邪龙的身上留下那名后裔家族独有的印记。

    此时,这头名为“吉尔伯特”的邪龙,眼瞳深处,恰恰有着烈焰家族的印记。

    那印记,是在吉尔伯特尚未苏醒之前,由封魔碑烙印下来。

    秦烈从血脉宝库得来的知识,除了有邪龙一族和搏天族的盟约外,还有以血脉来激发邪龙体内印记的秘术。

    就是因为凭借那个秘术,他才敢孤身一人深入绝阴墓地的地底深处,来见这头邪龙。

    因为他先前通过虚浑之灵,已看到这头邪龙的眼瞳深处,有着烈焰家族独有的印记。

    “我族从不会背弃誓言!”吉尔伯特以灵域的通用语低吼。

    “神族后裔,成年之后来我族挑选伙伴,只能选择八阶以下,没有真名的族人!”

    “而我,高贵,伟大,威武的吉尔伯特,则是已经达到八阶,并且是拥有真名的邪龙!”

    “拥有真名的邪龙,绝不可能成为你的坐骑!更何况,你不但不是纯粹的神族,而且还那么的弱小!”

    “所以,你不配成为我的主人!”

    吉尔伯特咆哮着吼道。

    “我来,不是为了要奴役你,我不需要你成为我的坐骑,而是想找你谈谈合作。”秦烈微笑道。

    “合作?”吉尔伯特疑惑起来,旋即冷哼一声,失望道:“果然不是纯粹的神族,真正的神族,从不会谈什么合作!”

    “哦?那他们一般怎么做?”秦烈好奇道。

    “要么归顺,要么就杀掉,他们从不给别人第三个选择!”吉尔伯特敬畏道。

    “这里除你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拥有真名的邪龙?”

    “没有了!”

    “你只有八阶,如果遇到十来个拥有魂坛二层、三层的鬼族老鬼,你有信心活下去吗?”

    “没有。”

    秦烈点了点头,笑了起来,“没有,那你的麻烦就大了。现在,至少有十名三鬼族的魂坛强者,在云霄深处和人族魂坛强者血战,他们之所以没有杀到这里,只是因为他们暂时腾不出手来!”

    吉尔伯特突地咆哮起来,“若非跟随你们神族进行了百族之战,我族绝不会死伤惨重,如果我族拥有真名的族人,如今都在这里,那三鬼族的老家伙都会变成我们的食物!”

    “可惜这里只有你。”秦烈不客气地截断他接下来的话。

    “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吉尔伯特怒吼。

    “缩在这里不是好办法。一旦天上的战斗,分出了胜负,只要还有三鬼族魂坛强者活着,他们必然会杀到这里,将你们这一支邪龙灭族,以你们的血肉,来迅速恢复他们的战斗力!”秦烈冷哼。

    “我们又能如何?”吉尔伯特怒啸着,扇动着翅膀,在石宫内飞旋着,充满怨念地吼道:“你们神族战败后,从灵域遁离向域外星空,你们只带上了极少部分我族族人。更多的邪龙,八阶以下没有真名的,就被遗弃在了这里,我们要面临人族,修罗族,木族,龙族,古兽众多种族的灭杀,你知道我们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秦烈沉默。

    “我族的族人,很多被生擒活捉,被他们剥皮抽骨,变成他们的灵材!成为他们餐前的美食!”

    “那些,由你们赐予给我们的辅世界,一个接着一个沦陷,被战胜的那些种族分刮。”

    “我们能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

    “只要我们活着,只要龙魂还在龙躯内,我们的龙息就不会消失。”

    “他们就能通过龙息找到我们。”

    “为了活下去,我和我的族人,只能通过碎魂,将龙魂以邪龙一族秘术碎掉,令龙魂分散在不同地方,和龙躯分离开来,潜藏在地底极深之处,才能以假死状态存活。”

    “我们因此放弃了进一步的修炼。”

    “因为,你们曾承诺,有朝一日你们必将卷土重来,我们于是沉寂在地底深处,以假死状态默默等候。”

    “我们在等候你们回归的那一天!”

    话到这里,邪龙吉尔伯特停了一下,深深看向秦烈,道:“可惜,你并不是我们等待的人。”

    秦烈继续默然。

    他知道,邪龙所等候的,乃是真正的神族族人。

    他们在等神族的族人,再一次从天外而来,重新开启灵域全新的时代。

    “我的确不是你们要等的那个人。”半响后,秦烈脸色凝重,说道:“但你们如今的情况很不妙,你们必须要做点什么,否则……要么你们被鬼族斩杀,要么,在将来被人族强者围剿。”

    摆在这一支邪龙面前的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