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七十一章 联手

第七百七十一章 联手

    “你说他能和邪龙谈什么?”

    绝阴墓地上面,杜向阳和洛尘等天剑山武者,守在一个洞口处,闲着无聊,杜向阳没话找话。

    洛尘冷着脸,漠然道:“鬼知道。”

    “那小子越来越看不透了。”摸着下巴,杜向阳眼瞳有光烁闪耀,“他从神葬场得来的封魔碑,怎会有那么多神妙用途?又能用来感知三鬼族,又能引发他们身上的烙印,如今还能和邪龙交涉,真是让人不得不惊讶。”

    “在他身上,肯定还隐藏着别的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洛尘推断道。

    杜向阳深以为然地点头,“我也这么想。”

    “希望他能活着出来。”洛尘皱眉。

    “他的命一向很硬!”杜向阳回答道。

    ……

    另一边。

    天器宗的贺沂,毕尤,还有罗可馨等人,也聚集在一块儿,低声谈论着什么。

    “贺老,有没有觉得……秦烈不仅仅只是掌握封魔碑那么简单?”罗可馨压低声音道。

    “我也觉得他不可能通过封魔碑做成那么多事情!”冯一尤哼道。

    贺沂看向众人,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道:“神葬场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简单。”

    “哦?”罗可馨神情一震,正襟危坐,流露出浓厚兴趣。

    冯一尤也凝神聆听。

    “有些事情,只有寥寥几人知晓,你父亲叮嘱过我们,不允许我们向外透露。”贺沂看向冯一尤。

    “你们几个去外面一点!”毕尤冲身旁几名天器宗武者下令。

    几名只有如意境、破碎境的武者。闻言默默后退。一直退到数百米之外才停下身子。

    这么一来。还聚集在贺沂身旁的,要么境界达到涅槃,要么则是如罗可馨、冯一尤一般身份特殊者。

    “外面很多传言属实,我们……和姜铸哲的确暗中有来往,这一点,想来你们也都心中有数吧?”贺沂看向冯一尤和罗可馨。

    两人轻轻点头。

    尤其是冯一尤,他垂着头,脸色颓败:“我知道我能在神葬场活下来。皆是因为姜铸哲,不然我必死无疑。”

    “你明白就好。”贺沂点了点头,想了想,才说道:“姜铸哲对神葬场的了解,远远超过我们,据他所说,神葬场原本就是专门为搏天族后裔准备的磨练之地!无垢魂泉,太古生灵遗骸,纯净的魂坛,这些都是他们为获胜者准备的战利品!”

    罗可馨等人纷纷动容。

    他们虽然在天器宗身份特殊。但是这一类的宗门秘辛,冯毅和罗翰都不曾向他们道明。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神葬场的真正玄妙。

    “海月岛的时候。秦烈能够从姜天兴,还有你……”贺沂看向毕尤,说道:“他能从你们手中夺取封魔碑,或许不是机缘巧合,而是有可能……他体内流淌着搏天族血脉!”

    此言一出,当真是石破天惊,毕尤,冯一尤,罗可馨皆是差点尖叫起来。

    罗可馨更是紧紧捂住了嘴唇。

    “搏天族血脉?他怎会有搏天族血脉?!”毕尤骇然失色。

    “这就不是我们所能知晓的了。”贺沂摇了摇头,继续分析:“只有拥有纯正搏天族血脉的后裔,才能轻易获取封魔碑!也只有拥有搏天族的血脉,他才能轻而易举点燃三鬼族族人体内烙印,以封魔碑洞察他们的动向!”

    “同样的。”

    贺沂看向下面的绝阴墓地,“也只有体内有着搏天族血脉,他才敢进入地底深处,去会见那些邪龙!”

    “嗜杀无道的邪龙,仇视很多种族,人族更是首当其冲!他如果仅仅只是人族,一旦和邪龙会面,立即就会被杀掉,绝不可能存活下来!”

    “这么说,他很有可能和邪龙达成一致?”毕尤惊奇道。

    “这我不敢肯定。我只能说,邪龙一族绝不会背信弃义,不会在绝阴墓地的地底深处将他击杀。也就是说,没意外的话,他应该可以活着走出来。”贺沂表态。

    “贺老,有多少把握肯定他有搏天族血脉?”罗可馨认真道。

    “九成!”贺沂一脸严肃。

    众人忽视一眼,突地沉默下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搏天族最终是被我们人族,联合灵域各大种族,将其驱逐到域外星空。”毕尤脸色阴沉,“我想,如果有朝一日搏天族卷土重来,一定不会放过我们。这个秦烈……会不会是一枚棋子?一枚埋在灵域,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棋子?”

    “没人能给你答案。”贺沂叹道。

    “关于秦烈……究竟该如何对待?”罗可馨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必须要活着!只有他活着,我们才有可能通过他,获知那些古阵图的奥妙!他体内拥有搏天族血脉一事,我们要帮忙掩饰,必须要严守这个秘密!”贺沂严厉道。

    他眼睛直勾勾盯着冯一尤。

    冯一尤脖子一缩,弱弱道:“我岂会那么不识大体?”

    “你最好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就算是你父亲,也绝饶不了你!”贺沂冷哼。

    “知道了。”冯一尤乖乖点头。

    ……

    绝阴墓地上方,天剑山,寂灭宗,天器宗和万兽山,数千名武者都在等候着。

    一个时辰匆匆掠过。

    地底深处没有任何动静,秦烈没有出现,也没有传递丝毫讯息。

    许多人都觉得他恐怕出了事,被那些邪龙给随手料理了,因此,有一部分人觉得不应该一味的等候下去,要么撤离绝阴墓地,要么,就深入地底查探。

    在众人渐生不耐的时候。贺沂站了出来。说道:“大家放心。我相信秦烈一定还活着,他肯定会走出来!”

    “贺老,你为什么会这么有信心?”万兽山的涂牟惊讶道。

    “是啊,他只有如意境的修为,还不够邪龙一爪子抓的,你怎知道他能活下去?”天剑山也有人不耐了。

    “这一路上,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贺沂喝道。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了下来。很多人细心去想,然后发现一路走来秦烈帮了众人太多的忙。

    从秦烈种种举动,他们知道秦烈并不是鲁莽的人,知道秦烈冷静且思路清晰,绝不会去做没有一点把握的冒险事。

    “再等等吧。”涂牟安抚万兽山的人。

    不耐叫嚷的那些家伙,迟疑了一下,也都不再多言,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待到一些人,重新不耐的时候,地底深处传来邪龙的吼声。

    众人纷纷色变。

    一辆辆战车。巨辇,灵禽。立即呼啸上天,四大白银级势力武者,几乎都重新取出了灵器,准备应付突来的变故。

    “都别率先攻击!看清楚情况再说!”贺沂急忙道。

    “喀喀喀!”

    绝阴墓地的一个个洞口,传来巨石炸碎的声音,仿佛有巨兽正向外冲击。

    众人都紧张不安起来。

    “咻!”

    一道身影,从洛尘等人守候的洞口冲出,吓的天剑山的那些人差点忍不住出手。

    “别动!是秦烈!”杜向阳大声叫道。

    那些人一惊后,凝神去看,才发现冲出来的,果然是秦烈。

    “贺老,我和绝阴墓地的邪龙,达成了一个协议,不知你能否做主?”秦烈站在下方,仰望着端坐在水晶战车上的贺沂,扬声高呼。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自然而然聚集在了秦烈身上。

    “你先说说看。”贺沂回应。

    “底下有一头八阶的邪龙,加十三头七阶邪龙,他们愿意和我们一道,帮助我们扑杀三棱大陆的三鬼族族人。”秦烈抬头喝道:“但他们希望此战过后,暴乱之地的人族,不要对他们穷追不舍,不要对他们展开清扫行动。”

    贺沂目显异光,他深深看向秦烈,沉默半响,点头道:“我可以答应此事,但我也只能代表天器宗!”

    秦烈又去看其余三方在这里的领头者。

    万兽山那边,涂牟看向远处一名留着长长山羊胡的老者,以目光询问。

    那个老者,一直都在天瑜身旁,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自然也没有加入庇护秦烈的大军当中。

    他叫公羊颂,涅槃境三重天巅峰之境,也是万兽山这边真正的主事者。

    “我可以代表万兽山同意此事!”公羊颂的声音刺耳难听,他一讲话,很多人都纷纷皱眉,“但这些邪龙决不允许在暴乱之地乱来!”

    “好!”秦烈点头。

    “裘师叔?”杜向阳和洛尘看向一名身穿青衣,体型瘦削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名叫裘青竹,也是涅槃巅峰之境,天剑山这一块战力最强的一人。

    “天剑山也没有问题。”裘青竹洒然一笑。

    “我代表寂灭宗答应此事!”最后的寂灭宗,则是由沈月拍板,她一讲话,寂灭宗很多老一辈都同时轻轻点头。

    显然,这里的寂灭宗老辈,都认可沈月的身份地位。

    “那好!”秦烈精神一振,一脚猛地跺地,喝道:“出来吧!”

    “嚎,呜嗷……”

    一声声邪龙咆哮,从地底深处传来,许多绝阴墓地的洞口爆碎。

    紧接着,一头接着一头的邪龙,在漆黑的深夜,扇动着只有邪龙才有的翅膀,如一头头妖魔般从地底冲飞出来。

    连吉尔伯特在内,一共十四头邪龙,都在秦烈身后的夜空冒了出来。

    邪龙身上独有的血腥暴戾气味,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令很多人捂着鼻子,脸色有点难看。

    看着十四头邪龙,还有在他们身前的站的笔直的秦烈,众人心中都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些邪龙恐怕只会听命于秦烈一人。

    ……

    ps:明天补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