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淬炼血脉

第七百七十七章 淬炼血脉

    青逻明显有些意外。

    大半年前,古陀、赤蝘两人联手,试图生擒秦烈,截取他体内的神族之血。

    关键时刻,暝风老祖横插一脚,突然站到秦烈、拉普一边,一人将古陀、赤蝘两人拦截下来。

    秦烈和拉普从而能从寒冰岛逃离。

    因为此事,古陀、赤蝘两人之后没有少找暝风的麻烦,龙人族和蜥蜴族也派遣了很多族人,在墟地附近游荡,想要将秦烈搜查出来。

    可惜,秦烈之后一直没有现身,古陀、赤蝘也渐渐放弃了。

    秦烈再次现身,竟带着十四头邪龙而来,一下子震惊了青逻。

    “姚天!你竟然还敢回墟地?!”青逻狞笑起来。

    “有何不敢?”秦烈冲身旁吉尔伯特示意了一下,“这个家伙我要活的。”

    “留活口!”吉尔伯特吩咐。

    一头浑身鳞甲密布的邪龙,摇头晃脑,一口夹杂着酸液的龙息,瀑布长河般泼到青逻身上。

    青逻身上一件青铜铠甲,被那酸液浇灌后,竟冒起来浓烟,所有灵气都被腐蚀。

    青逻的身上,也出现许多窟窿,从中冒出脓水出来。

    “你竟然敢对我下手!”青逻厉叫。

    邪龙的巨爪拍击下来,一爪子将青逻按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

    其余的那些邪龙,继续在七目岛活动着,将剩下的龙人族族人撕碎吞吃。

    半个时辰后,七目岛上再没有龙人族、蜥蜴族的族人存在。那些人都变成了十四头邪龙胃内的肉食。

    秦烈来到拉普之前所在的那些木楼。

    拉普离开后,这里明显被收刮过。许多地方都显得很凌乱,有价值的东西应该都被龙人族和蜥蜴族给带走了。

    “你的实力,相当于什么境界的魂坛武者?一层,两层,还是三层?”秦烈突然问。

    邪龙吉尔伯特,经过十来日的长途跋涉,也有些疲惫。

    他懒洋洋匍匐在地,如巨兽般眯着眼。声音依然震天响,“大概和人族两层魂坛的实力相当,哦,再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更强一点,能够和三层魂坛一战。”

    “不错,这实力差不多够用了。”秦烈放下心来。

    龙人族的古陀。还有蜥蜴族的赤蝘,真正的实力相当于人族一层魂坛武者。

    两人加起来的战斗力,恐怕也比不上吉尔伯特这头邪龙,更何况,这里另外还有十三头七阶邪龙。

    邪龙群的实力,自然比不上九大白银级势力。放在天寂大陆,天戮大陆这些地方,或许算不上顶尖。

    但在墟地,这一股邪龙群的实力,已经足够强横。

    “你们邪龙一族。如果长时间活动在暴乱之地别的地方,早晚都会引来白银级势力的追杀。也只有这里。或许能让你们避过人族的追击,可以让你们比较安详的生活下去。”秦烈摸着下巴道。

    将这些邪龙带到墟地,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墟地,出没的都是邪魔外道,还有各种异族。

    这里的生灵大多数都不受九大白银级势力待见。

    然而,九大白银级势力,明明知道有墟地这么一个地方存在,却很少过来清扫,也说明此地有存在的必要。

    墟地有众多稀奇古怪的灵材,流通着种种禁忌之物,出售许多邪恶的秘术和祭品。

    就连自诩为正统的九大势力,也有一些人暗中修炼邪术,亦或者和异族有密切来往。

    他们要么自己需要墟地的材料,要么,他们通过墟地来收购一部分,和他们合作的异族所需之物。

    这么一来墟地就有存在必要了。

    九大白银级势力的武者,一般不会来墟地,就算是来了,也会改头换面,不会轻易暴露自己。

    这让他们不能放开手脚乱来。

    在这里,这一支邪龙群,只需要应付墟地本土的邪魔外道,还有那些修炼邪恶秘术的异族即可。

    “先待着吧。”秦烈说道。

    以吉尔伯特为首的十四头邪龙,于是将七目岛当成新家,十四头邪龙分散开来,各自挑选新的栖息之地。

    有的邪龙喜欢泥沼,就找个淤泥潭答待着,有的邪龙喜欢海水,就在海边筑造龙穴,有的邪龙喜欢阴凉,就找个山丘挖掘洞穴。

    秦烈留在原先和拉普所在的地方。

    取出一块块干肉,填饱肚子,恢复气血以后,他开始静心修炼。

    他将八根雷亟木竖立起来,坐在八根雷亟木之间,以闪电之力凝炼新的灵阵图。

    短短时间内,一幅复杂变幻万千的大型灵阵图,以闪电为线,就在雷亟木中央凝成。

    站在蛛网般巨大的图阵内,凝望着八根雷亟木,秦烈眼睛微亮。

    他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去。

    药山时,他在山洞内通过八根石柱,通过石柱上连接一根根纤细金属线,通过牵引雷霆,弱化闪电之力,来慢慢淬炼身体,修炼天雷殛。

    此时,这八根雷亟木,雷亟木以闪电为脉络的灵阵图,和药山内的奇阵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深夜,月光皎洁,微风柔柔,不是雷霆闪电该有的时节。

    他突然运转天雷殛。

    屏息凝神,以灵魂意识牵引云霄雷电,试图引闪电轰落。

    “轰隆隆!”

    平地一声惊雷。

    一条条手臂粗细,数十米长的炫目闪电,从云霄深处劈射下来。

    八根雷亟木之间,那一幅巨型闪电阵图之中,传来一股强猛狂暴的吸扯力。

    闪电灵阵图骤然一变。

    一个巨大的闪电涡旋,就在八根雷亟木中央形成。如闪电深渊,能吞没天穹雷霆闪电一般。

    “噼里啪啦!”

    一道道闪电。从云端坠落,尽数落在那闪电漩涡。

    丝丝缕缕的电流,通过八根雷亟木的增幅,变得愈发狂暴汹涌,令涡旋内的闪电愈发动荡猛烈。

    秦烈就在闪电漩涡中心。

    天上劈射的电流,通过闪电漩涡,一一牵引导向他躯体。

    闪电漩涡,有储灵。聚灵,增幅,凝形,显形,等等古阵图形成,蕴含着种种玄妙。

    人在中央,秦烈如变成储灵古阵图的源头。不断以身体吸引闪电。

    只是十息时间,他丹田灵海内,由雷霆之力凝炼的元府,已经充盈了闪电之力,快要满溢出来。

    更多雷霆闪电之力继续狂涌而来。

    “嗤嗤嗤!”

    他瞬间变成一个眩目的电人,无数道闪电缠绕其身。骨骼内,筋脉血管之中,则是雷霆爆音轰鸣不休。

    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血管。骨髓,脑海。穴窍之中,都被雷霆淬炼,被闪电疾射洗礼。

    久违的刺痛难耐感,重新袭遍全身,令他放声嘶吼。

    嘶吼到了最后,他灵魂都有些无法承受被雷亟木和灵阵图增幅了的闪电,不得不进入无法无念之境。

    灵魂飘忽,将知觉遗忘,他继续默默承受着雷霆闪电洗礼。

    旁边,邪龙吉尔伯特匍匐在地,似在假寐。

    第一声雷霆爆炸后,他眼睛就裂开一道缝隙,观察着秦烈的动作。

    待到一道接着一道闪电,被八根雷亟木中央的闪电阵图,牵引着,仿佛从云霄深处雷霆之地冲击而来,他眼中缝隙就更大了。

    当闪电灵阵图徒然一变,化为了一个闪电漩涡,疯狂吸附天上雷霆闪电,不断以雷亟木和灵阵图增幅时,他已经睁大眼。

    等秦烈战到闪电漩涡之心,以身体来聚集吸收那些九天闪电之时,邪龙灯笼一般巨大的眼珠子差点滚落了出来。

    他被深深地震惊到了。

    “果然是流淌着神族的疯狂血脉……虽然并非纯粹的神族,可这种疯狂性情,还真是如出一辙。”吉尔伯特眼中流露出敬畏的光芒。

    神族的疯狂闻名天地,这个为了强大,为了增强实力,能不惜一切代价的种族,从来没有弱者。

    就算是妇人,幼童,也都充满了疯狂的因子。

    神族的族人,天生就是战士,妇幼也不例外。

    传言中,神族尚未降临灵域之前,就在域外星空和种种古族血战,这种种族只要存在着,就一直处于侵略状态。

    他们杀入灵域后,立即就对灵域存在的所有种族发起战争,他们最终征服了灵域。

    征服灵域后,他们并没有就此停下,以灵域为跳板,通过灵域连接种种辅世界的虚空通道,他们又向各个辅世界,秘境,巨龙,古兽,阴冥族所在的小天地发起战争。

    这是一个不知疲惫,永不知休止,一直都在战斗的疯狂种族。

    “咦!”

    望着处在闪电漩涡之心的秦烈,吉尔伯特惊呼一声,绿幽幽的眼瞳,紧紧盯着秦烈的身子。

    他感知到一股血脉复述的奇异波动。

    “嗷!”

    处于无法无念状态的秦烈,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从镇魂珠内强行抓了回来。

    他立即放声嘶吼。

    他也马上发现,无数碎小的闪电,狂暴的雷霆闪电,在淬炼筋脉,脏腑,骨骼的同时,逐渐深入了血液。

    雷霆闪电开始洗练他的鲜血!

    鲜血沸腾,如滚动的岩浆,释放出惊人热量。

    一簇簇烈焰,一个个赤红的神文,从岩浆般的血液内升腾出来,熊熊燃烧。

    烙印在血液中的宝库,如被雷霆闪电撕裂开来,他的灵魂瞬间深入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