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三章 逆龙回溯术

第七百八十三章 逆龙回溯术

    邪婴童子的异常,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白骨魔君也是大叫起来。

    “怎么一回事?”

    “嗤嗤!呼哧!”

    和邪婴童子撞击在一块儿的招魂鬼母,手中紧紧握着的那一根蛇骨杖,上面一簇簇幽魂如火焰般燃烧。

    幽魂凄厉怪啸着,啸声响起后,很多人脸色苍白地捂着耳朵,不敢去听。

    招魂鬼母老态龙钟的身子上,也有电芒火苗冒出,许多暗魂被雷光电芒灭掉。

    雷霆闪电,为邪魂克星,招魂鬼母修炼的秘术,需要收集众多邪恶幽魂恶鬼。

    她和邪婴童子的碰撞,导致轰入邪婴童子体内的雷霆闪电,分离了一部分在她身上。

    她身上的恶魂立即就被驱散了许多。

    “邪婴!滚开!给我滚开!”

    招魂鬼母尖叫着,拼命将邪婴童子推开,自己则是不断挥舞着臂膀,凝炼出无数阴气,用来镇定滋养那些暗魂。

    邪婴童子被她推开后,胸口分明凹陷了几寸,苍白的脸上浮现不健康的红润。

    如此数秒后,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中精芒瞬间萎靡。

    “呼呼呼!”

    从“诸天宝鉴”内折射出来的二十四层空间,相互吸附,短短时间内,就重新变成一面巨大明镜。

    “诸天宝鉴”施加在碧绿色光罩上的力量荡然无存。

    更有许许多多磨盘大小的碧绿色光焰,从那一面巨大明镜的里面不受控制地飞逸出来。又重新落回光罩上。

    封禁着暝风岛,令众人无法窥探到里面状况的光罩。重现绿幽幽的光芒。

    “咦!碧焰光罩竟然恢复如初了!”

    “竟然连‘诸天宝鉴’都没有破开暝风老祖的奇阵,暝风这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莫不成是邪龙的帮助?”

    “邪龙?从未听过邪龙懂得奇阵,他们怎可能帮暝风增强护岛的大阵?”

    “这倒也是,邪龙应该没有这个本领。”

    一时间,众说纷纷,对新的局势变化,表露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岛上。白骨魔君面沉如水,一双灭绝人性的眼睛,死死盯着了邪婴童子,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受了伤。”邪婴童子冷着脸,将“诸天宝鉴”收回,说道:“暝风老祖凝炼的碧焰光罩,威力增强了至少三倍。从中释放出来的反击之力,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怎会有雷霆之力泄露出来?!”招魂鬼母尖叫,“邪婴!你应该知道,我最厌恶雷霆闪电的力量,你明明身有雷电,为什么还要撞击我?你可知道。你害我损失了多少暗魂?”

    “我没办法避开你,也不知道会这样。”邪婴童子皱着眉头。

    “别吵了!正事要紧!”白骨魔君打断他们的争吵,说道:“看来大家要重新考虑一下了。”

    “先等七目岛那边,将邪龙给生擒带来,用那些被擒住的邪龙。来威胁暝风岛的人!”龙人族的古陀提议。

    “好主意!”赤蝘马上眼睛一亮。

    “也可以。”白骨魔君也点头。

    ……

    碧焰光罩底下的茂密森林。

    八根雷亟木竖立着,雷亟木之间。闪电交汇缠绕,凝成一副流光溢彩的巨型灵阵图。

    秦烈端坐在灵阵图下面,两手掌心相抵,手中,一团雷电球如心核,隐隐传来心脏的跳动声。

    雷亟木外部,以吉尔伯特为首的邪龙,首尾相连,呈巨大的圆环将八根雷亟木裹住。

    邪龙身上的龙鳞,本该金灿灿,光芒夺目。

    这时候,却显出黯淡无光,吉尔伯特身上的鳞片,更是有几块出现细密裂纹。

    邪龙眼中的龙精神气,也似乎被抽离了一部分出来,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可惜‘逆龙回溯术’不能持久。”秦烈突然叹息一声。

    “邪婴童子和招魂鬼母,刚刚碰撞到一块儿,邪婴手上,鬼母身上暗魂也燃烧不少,短时间应该不会继续下手。”暝风老祖眼中闪耀着奇异的光芒,说道:“暂时可以歇歇。”

    此言一出,以吉尔伯特为首的邪龙,都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连接的首尾松了开来。

    “逆龙回溯术”也顿时停滞。

    紧闭着双眼,两手电芒闪耀的秦烈,同样收回灵力,赶紧从空间戒内取出干肉,还有灵石,坐下来默默恢复。

    “逆龙回溯术”乃是邪龙一族独有的秘术,这种秘术,能提取邪龙一族的“龙精神气”,那是一种有别于灵力,类似于“生命精气”的特殊力量。

    “龙精神气”妙用无穷,能短时间内,增强武者的感知,灵魂,天赋潜能,还有窥探天地的能力。

    吉尔伯特等邪龙,摆成秘阵,施展出“逆龙回溯术”,将他们体内的“龙精神气”分离出来,将其加诸到秦烈身上。

    获取了大量的“龙精神气”以后,秦烈除了灵力没有暴涨之外,其余各方面的能力均获得大幅度提升。

    他因而可以刻画出更加繁复大型的灵阵图,可以将“玄雷心核”和八根雷亟木完美连接起来,从而施展出比在三棱大陆,还要恐怖十倍的攻击。

    也是如此,他能够将雷霆闪电之力,强行灌注到碧焰光罩之上,悄然不觉间增强结界禁制的力量。

    并且趁邪婴童子不注意的时候,以“玄雷心核”袭击邪婴童子的心脏,令他突然被重击了一下。

    “秦烈,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以闪电刻画的阵图,是古阵图吧?”暝风老祖突然道。

    又往口中塞了一块肉,秦烈抬头,看向暝风老祖,说道:“暝风前辈当真是慧眼如炬。”

    “嘿嘿,我多多少少明白了一点李牧的想法,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要你去找邪婴童子了。”暝风老祖搓了搓手,显得有些兴奋,“或许我们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

    “哦?”秦烈愣然。

    他流露出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趴在地上,好像力量被抽尽的那些邪龙,也都将视线汇聚过来。

    “是这样的。”暝风老祖阴沉的眼睛中,冒出幽幽光芒,“你别看邪婴童子那‘诸天宝鉴’威势极大,似乎非常厉害的样子,其实……这并不是‘诸天宝鉴’真正的力量。老实说,如果‘诸天宝鉴’的威力真的被全部释放出来,我的碧焰光罩,加上你的雷霆闪电力量灌入,恐怕都没办法抵挡。”

    秦烈坐直了身子,回忆了一下,说道:“在我的感觉中,‘诸天宝鉴’好像没有那么厉害,并不像一个闻名天地的天级灵器。”

    “那是因为‘诸天宝鉴’已经损坏了。”暝风老祖解释。

    “损坏了?损坏了还有这么大的威力?”绿姮惊叫。

    暝风老祖没有看这个麾下,而是对着秦烈解释,“如果不是因为‘诸天宝鉴’损坏了,天器宗的冯毅,还有罗翰,绝不会允许邪婴童子持有‘诸天宝鉴’!即便邪婴童子潜藏在墟地,为了宗门排名第三的天级灵器,冯毅和罗翰两人,也会不辞辛苦进入墟地,从邪婴童子手中夺回‘诸天宝鉴’!”

    “原来如此。”秦烈恍然。

    “传言,在‘诸天宝鉴’之中,孔奇添加了一种他无意获取的古阵图,其实……孔奇并不是真的完全掌握那种古阵图,他只是依葫芦画瓢刻画出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孔奇将‘诸天宝鉴’淬炼出来后,没多久就耗费心血死了。”

    “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他将他并没有真正熟悉和掌握的古阵图,添入了‘诸天宝鉴’之中。当然,他也是因为那一幅古阵图,所以炼出了一件天级灵器,可他同样因为不熟悉,遭受了反噬,这才早早死去。”

    “后来,修罗族入侵时,冯毅手持‘诸天宝鉴’,将这天级灵器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当真是人挡杀人,魔挡杀魔,风头一时无两。”

    “可惜,孔奇因为并没有真正掌握内部古阵图,强行刻画出来的古阵图,毕竟存在弊端。”

    “一次血战,冯毅手中的‘诸天宝鉴’,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问题。冯毅一时没办法压制内部异常,自己都受了伤,在天器宗强者护送下,匆匆脱离战场。”

    “事后,所有天器宗的炼器师一起检查,发现‘诸天宝鉴’内的那一幅古阵图,在战斗中损坏了,从而导致‘诸天宝鉴’突然失控。”

    “孔奇自己都没有能真正掌握古阵图,他死后,天器宗的炼器师更加没辙,无人能修复‘诸天宝鉴’,这才导致‘诸天宝鉴’渐渐在天器宗不受看重。”

    “邪婴童子是孔奇的徒弟,他在叛逃天器宗的时候,或许是出于对师傅的追忆,所以将损坏的‘诸天宝鉴’窃走。”

    “然而,即便是邪婴童子,也对古阵图一无所知,所以他没办法修复,也再也没有能将‘诸天宝鉴’的至强威力发挥出来。”

    暝风老祖仔仔细细解释了一番。

    秦烈认真听着,待到他讲完之后,才一脸古怪地喃喃低语:“贺沂,罗可馨,那些家伙拼了命想要获取古阵图的奥妙,莫不成,也是存了修复‘诸天宝鉴’的念头?那还倒真是巧了。”

    ……

    ps:这章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