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单名一个“烈”字!

第八百一十六章 单名一个“烈”字!

    被姜铸哲重新命名的血煞岛上,凿出了一块块血池,血池内血水浓稠,释放出刺鼻的血腥味。

    许多**着身子的嗜血者,浑身浸泡在血池,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毛孔吸收着血池内的血煞气息,用来洗练身子,聚集血之灵力。

    那些血池的后方,有一片阴气极重的墓地,墓地口都有嗜血者把守。

    墓地上方,浓浓的尸云漂浮着,给人一种极为阴森诡异的感觉。

    秦烈乘坐着的水晶战车,被猩红飓风裹着,瞬间拉扯到血池和墓地中间的一片密林。

    一栋栋由白骨建造的楼阁中,不少姜铸哲的麾下,眼瞳猩红,都抬头看向他。

    那些人不乏破碎境的强者,还有六七人达到涅槃境,浑身释放出来的血气,如血雾弥漫四周。

    姜铸哲就端坐在那些涅槃境强者之间,手捧一卷经书,如风度翩翩的学者,似在向那些人讲授血典中的灵诀奥妙。

    在他身侧,一个全身尸气冲天的老者,坐在玉石般洁白的一层白骨魂坛上。

    老者两手指甲奇长,锋利如刀,皮肤却苍白如纸,身上还生出白色的尸毛,像是一头从万年墓地爬出的古尸。

    只看了一眼,秦烈就知道这是苗风天,苗家上一任的家主。

    “呵呵,贵客临门了。”眼见他乘坐的水晶战车落下,姜铸哲合上经书,长笑而起,满脸热情和煦的笑容。“听闻小友月前大发神威。重创闻滨、楚妙丹这些卑鄙鼠辈。我心甚悦!”

    他身旁那些涅槃境的武者,都是眼睛闪烁着猩红血光,好奇地看来。

    苗风天也望了过来,见秦烈看向他,不由地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拉我过来何事?”秦烈神情镇定,皱着眉头说道:“不会是想要和我算旧帐吧?”

    神葬场的时候,他破坏了姜铸哲的计划。夺取了大半太古生灵遗骸,还拿到了血之始祖的遗骨,封魔碑等等物品。

    三年前,姜铸哲降临落日群岛,试图从血厉手中夺回血之始祖的遗骸,又被他给破坏。

    他认为姜铸哲一定会恨他入骨。

    “不,我们没有什么旧账要算。”姜铸哲笑着摇头,神态潇洒,语气真挚:“小友修炼血灵诀,也算是我血煞宗的一份子。看到小友成绩斐然,我也很是高兴。”

    “此言当真?”秦烈似笑非笑。

    “句句发自肺腑。”姜铸哲很认真。“我此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令血煞宗称霸这片天地,凌驾所有白银级势力之上。为了这个理想,我会不择手段,不惜天怨人怒,也不怕掀起滔天血海,不怕与世人为敌。”

    “我和师兄师妹虽然在修炼上有分歧,但我们最终的目的,应该殊归同途。”

    “小友修炼血灵诀,自然也算是我们血煞宗的门人,看到你逐渐崭露头角,还有师兄逐渐融合始祖的力量,令落日群岛的血煞宗一脉重新崛起,我是真心高兴。”

    这一刻,姜铸哲情深意切,温文尔雅,态度诚恳。

    下一刻,他脸色一冷,双瞳中陡然射出两道长长血光,周身邪气四溢,充斥着一种疯狂嗜杀的劲头,如在瞬间变幻成另一人。

    “白骨魔君明明知道你修炼血灵诀,和我们血煞宗的关系,竟然还敢对付你,简直不知死活!我这趟进入墟地,率先将白骨魔君轰出巢穴,霸占了白骨岛,就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还有,一些低贱的异族族人,竟然从三棱大陆潜伏而来,试图在墟地击杀你!”

    “这些人我都帮你处理好了!”

    这般说着,姜铸哲打了个响指。

    “呼呼呼!”

    一个金铁囚笼,从后方墓地飞了出来,囚笼内有七名天鬼族的族人。

    其中,有三人达到涅槃境,剩下的四个异族,全部都是破碎境的修为。

    七人还都活着。

    这七个人,身上都没有被烙上烈焰印记,他不可能感知到七人的动向,七人中任何一个突然下手,都可能会对他造成生命威胁。

    七人如果同时出手,除非他身旁恰恰有魂坛强者保护,否则恐怕难逃一劫。

    “他们潜藏在暝风岛、邪婴岛中间,伺机而动,如果我没有将他们擒拿下来,这次你冒然从邪婴岛离开,中途的时候就会被伏击。”姜铸哲眼中血芒交织,舔了舔嘴角,“你有没有什么想问他们的?”

    看着七名天鬼族的族人,秦烈脸色微变,也意识到他从邪婴岛前往暝风岛的途中,可能的确大意了一点。

    “没什么好问的。”秦烈摇了摇头。

    “秦烈!我们知道你叫秦烈!你身上流淌着神族肮脏的鲜血,你绝对逃不过我们三大鬼族的追杀!”囚笼内,一个天鬼族的涅槃境强者,厉声叫嚣:“我们还知道,人族,还有墟地许许多多异族,都曾经遭受过你们神族迫害!只要我们将你的身份泄露出去,你必将被所有暴乱之地种族追杀致死,你的将来必定是悲惨的!”

    这个天鬼族的族人,是以灵域的通用语叫嚷,姜铸哲,苗风天,还有那些嗜血者都听的清清楚楚。

    秦烈阴沉着脸,眼中异光闪烁,却没有答话。

    出奇地,不论是姜铸哲,苗风天,还是那些涅槃境的嗜血者,都像是没有听到他这番话,神情都很是淡漠。

    “吸干他们的鲜血。”姜铸哲挥挥手。

    七名嗜血者如嗜血蝙蝠,大红血衣一抖,突然就冲飞出去。

    囚笼突然四分五裂,七名天鬼族的族人,脸上浮露出深深的惊惧之色。大声疾呼。

    可惜。他们身上似乎被施加了禁锢的力量。这让他们没办法将力量释放出来。

    七名姜铸哲麾下的嗜血者一拥而上,从他们后方抱紧他们,张口就咬在他们后颈的鲜血动脉上,大口大口吞咽鲜血。

    “不!你们这些卑微的人族!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吃光你们!”

    天鬼族族人疯狂惨叫起来。

    一直以来,他们都将人族当成牲畜看待,降临暴乱之地以后,他们所过之处。人族族人生灵涂炭,不论是武者还是凡人,都被杀光吃光。

    他们以人族武者血肉来恢复他们的气血和力量。

    如今,在姜铸哲麾下嗜血者的眼中,他们也成为了血食,被无情地吞咽鲜血。

    他们临死前,似乎深切感知到,那些被他们活生生撕扯掉臂膀吞吃的人族族人内心的彻骨恐惧。

    “弄到一边去吸食,别影响我们谈正事。”姜铸哲面显不悦。

    七名嗜血者,两手拽着那些天鬼族的族人。不顾他们的凄厉惨叫,将他们从半空拖走。

    姜铸哲眼中血光渐渐收敛。又是展露温和笑意,风度翩翩地说道:“我这趟请你来血煞岛,是找你谈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天器宗拜托我,让我告诉你,他们希望你加入天器宗。”

    “天器宗?”秦烈冷硬地摇了摇头,“我和他们没什么好谈的。”

    “别急着拒绝,听听他们的条件再决定也不迟,以我来看,这次天器宗很有诚意,开出的条件很不错。”姜铸哲洒然一笑,说道:“先说说你拒绝以后,会出现的后果吧。你这次如果再次拒绝,天器宗会在各大白银级势力联手将三大鬼族斩尽杀绝以后,把你身怀搏天族血脉一事宣告天下。”

    “你也知道,搏天族是极为敏感的字眼,墟地众多异族都对搏天族恨之入骨。一旦你身份曝光,在这个暴乱之地,恐怕有数不尽的势力和生灵,想要将你脆骨扬灰。”

    秦烈哼了一声,道:“我身怀搏天族血脉一事,也是天器宗告诉你的?”

    “不不,早在天器宗之前,我就知道你身上的特殊。”姜铸哲笑着摇头,“天器宗、万兽山这些势力,对神葬场的种种了解,全部都是由我告知的。你能拿到封魔碑,能在神葬场内屡屡获得奇遇,并且得到八具神尸的认可……事后我稍稍一琢磨,就猜测出了缘由。”

    不等秦烈讲话,姜铸哲又道:“你先听我说说天器宗的条件。”

    “你说。”

    “天器宗的冯毅亲自传讯与我,说只要你肯加入,罗翰会让孙女罗可馨下嫁与你。另外,只要你点头,你立即就是天器宗的副宗主,而且冯毅还许诺,将来你和罗可馨的孩子,不论是男还是女,都会是天器宗下一任的内定宗主!”

    “从此以后,天器宗的种种资源,将会无条件向炎日岛开放。你们炎日岛欠缺更多炼器师,这方面天器宗可以帮忙,将他们培养的炼器师苗子,都输送到炎日岛。”

    “当然,以后的炎日岛,会是天器宗一个最重要的分部。”

    “这些条件如何?”

    姜铸哲笑问。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秦烈反问。

    “我?”姜铸哲摸着下巴,轻声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在实力不足之前暂时隐忍,佯装加入天器宗,和罗可馨成婚,却不会令她受孕。”

    “这段时间,我会借助于天器宗的资源,全力积蓄自己的力量,令炎日岛飞跃式壮大,以超强的灵器吸引强者投诚。一旦时机成熟,我会反噬天器宗,彻底灭掉他们,杀死冯毅,杀死罗翰,杀死罗可馨,然后将天器宗收编进炎日岛,变成炎日岛的一份子。”

    “嘿嘿,我觉得这条路不错,你有没有兴趣依照这条路走下去?”

    秦烈深深看向他,摇了摇头,“我没兴趣。”

    “你会怎样?”姜铸哲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单名一个‘烈’字,我没有那么足的耐心和隐忍,也不习惯阴谋诡计,没有那么多的弯弯肠子。”秦烈想了一下,说道:“等我炎日岛炼制出足够多的烈焰玄雷,等数量成千上万了,我只需要丢一枚空间戒在天器宗,然后……暴乱之地就没有天器宗了。”

    这番话说完,姜铸哲看着他,半天没吭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