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新的危机

第八百一十八章 新的危机

    来到暝风岛,秦烈见到了邪龙吉尔伯特,还有暝风老祖。

    吉尔伯特如今已经恢复过来,十三头邪龙,也很适应墟地,适应这里的环境。

    秦烈和吉尔伯特说了过段时间,会和他们一同前往天灭大陆,替他将“幽影地宫”的同族唤醒,当然,前提是他们要帮自己征战。

    吉尔伯特眼见有唤醒族人的希望,自然满口答应下来,并叫嚣着,让那些七阶的邪龙抓紧时间恢复力量。

    和暝风老祖交谈了一番,秦烈知道墟地没有什么变化,姜铸哲在这里还算是安分守己,没有四处掀起血浪,所以墟地还算是平静。

    白骨魔君被赶出后,突然就从墟地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何处。

    招魂鬼母和古陀、赤蝘来往密切,以暝风老祖,邪龙,还有秦烈之力,硬啃这三人也很有难度,他们合计了一下,也准备暂时不动手。

    三棱大陆的天鬼族族人,因为龟缩不出,所以寂灭宗也没有大动静。

    只有幻魔宗和天灭大陆,一直和邪族争斗,但是对秦烈没有什么影响。

    眼见局势还算平静,他带着以吉尔伯特为首的邪龙,重新回到了七目岛。

    一部分血矛的武者,也驻扎在了七目岛,修炼了楼阁屋舍。

    琅邪则是带着更多血矛武者,去了墟地外围,从外面较弱的岛屿开始,磨砺血矛那些武者。

    秦烈,则是在七目岛,和十四头邪龙一样在修炼。

    天雷殛。寒冰诀。地心元磁录。血灵诀,还有激发血脉的力量,焚日轮,这些种种灵诀力量,都要好好修炼感悟。

    除此之外,他又分出大量的时间,用来深研镇魂珠内的古阵图,试图勒破更多奥妙。

    他渐渐意识到灰岛的发展。古阵图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不但如此,他如果想要发挥出远超本身境界的实力出来,也需要借助于器物,还有古阵图的神秘。

    因此,他用在领悟古阵图上的时间,和用来修炼的时间,几乎相当。

    时间匆匆。

    一眨眼,又是大半年时间过去,通过这段时间的苦修。他对天雷殛、寒冰诀的认识愈发深刻,血灵诀也更加精湛。还重新掌握了几幅新的古阵图。

    这些日子内,炎日岛的名气越来越大,许许多多势力都向炎日岛求购烈焰玄雷。

    另外,墨海和灰岛的炼器师,已经开始着手为一些武者炼制灵器,很多常用的地级灵器,添加了古阵图后,威力都提升明显。

    渐渐地,炎日岛成了暴乱之地除天器宗之外,另外一个受各方势力认可的强大炼器师盘踞之地。

    灰岛也开始炼制更多通用的,常见的灵器,向所有势力出售。

    与此同时,许多有炼器天赋的少年少女,也慕名而来,选择加入灰岛,被灰岛培育成炼器师。

    宋婷玉也展开手段,游说更多周边散落的武者,将他们一一吸引进来。

    炎日岛的客卿数量,还有如意境、破碎境的高手,也在与日增多。

    所有势力都看出了炎日岛的潜力,天剑山,寂灭宗,万兽山,纷纷派遣使者过来,和炎日岛保持着密切联系。

    反观幻魔宗,因为上次铩羽而归,成为了众人笑柄。

    在很多人眼中,那一次的失利,让幻魔宗不单单是颜面扫地,更让人意识到这个老牌的白银级势力,分明显现出了疲态。

    黑巫教更是向外放话,如果不是异族入侵,他们绝不会放过冲击幻魔宗,将整个天戮大陆收服的绝佳机会。

    炎日岛和血煞宗,明明离黑巫教也很近,他们却没有动作,没有放出狠话出来。

    这很值得玩味。

    很多人觉得炎日岛和血煞宗加起来的力量,隐隐约约间,已经超越了幻魔宗。

    ……

    天戮大陆。

    一座座巍峨宫殿,耸立在群山之巅,那些宫殿周边云雾浓稠,远远看去,那些宫殿如海市蜃楼,根本不存在。

    这里便是幻魔宗。

    群山中央,有一片浓雾终年弥漫的山涧,内部阴寒气息极重。

    山崖之下,浓雾深处,有一个寒潭,潭水冰冷彻骨。

    此时,闻滨,楚妙丹,还有白骨魔君,古陀,赤蝘,罗可馨,加天器宗的炼器宗师罗翰,一起在寒潭旁边现身。

    “嵇师叔……”

    楚妙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在寒潭旁边轻声呼唤,如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闻滨也是毕恭毕敬站着。

    袅袅寒雾,渐渐从寒潭上方消散,寒潭底部,一座三层的寒冰魂坛坐落着,渐渐变得清晰。

    寒冰魂坛的每一层,都如剔透的水晶,折射出一束束亮光,能隐隐看到许多模糊的影子闪动。

    这座三层寒冰魂坛占地数百亩,几乎将整个寒潭底部填满,处于一种坚硬的冰冻状态。

    随着楚妙丹的呼唤,从寒冰魂坛第三层内,飘浮出一缕影子。

    影子渐渐浮上来,一晃后,变成一个面色冰冷的干瘦老头。

    老头神情僵硬,佝偻着身子,如永远站不直一样,他从寒潭内走了出来,冷冷看向众人,最后目显惊诧地看向罗翰,“罗老头!你来做甚?!”他突地厉声喝道。

    整个山崖内的空间都仿佛突然被冰冻起来。

    “嵇兄。”罗翰颔首致意,神情淡然,说道:“我来自然是有好事。”

    “好事?”嵇青鹏冷笑,“当年我寒冰魂坛碎裂,急需冰晶寒髓来重炼,我亲自登门拜访,向你们天器宗央求这些灵材,却被你和冯毅拒之门外!你竟然还敢来我幻魔宗?”

    “嵇兄,当年天器宗的确没有冰晶寒髓这种极寒奇物。的的确确帮不了你。”罗翰摊开手。态度真挚。“不过,我们现在知道在墟地一个岛上,一定存在冰晶寒髓,不知嵇兄可有兴趣?”

    一听有冰晶寒髓,嵇青鹏身子明显震动了一下,急切道:“没有冰晶寒髓,我这座寒冰魂坛永不能修复,只能冰冻在这个寒潭!快告诉我。冰晶寒髓在墟地哪一座海岛?”

    “在寒冰岛地底深处。”罗翰淡然一笑。

    嵇青鹏点了点头,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他知道这些人一同过来,目的肯定不简单,于是视线在白骨魔君,古陀,赤蝘等人脸上一一扫过,然后才道:“说吧,究竟怎么一回事,还有你们有什么条件?”

    “嵇师叔。宗门现在局势非常不妙,你还是先听听幻魔宗的难题吧。”楚妙丹连忙道。

    “你说。”嵇青鹏点头。

    于是楚妙丹添油加醋。说雨凌薇种种不对,养了血煞宗这个白眼狼,又说炎日岛和血煞宗如何卑鄙,令幻魔宗损失惨重,还击伤他和闻滨。

    又说青鬼族还在入侵,雨凌薇故意不出力,没有能将青鬼族击退云云。

    嵇青鹏冷着脸,听她将一切说完,才斜着眼看向楚妙丹和闻滨,冷哼一声,道:“废物!你们两人联手,亲自杀入落日群岛,竟然对付不了夺舍的血厉,还有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幻魔宗在你们的手中,竟然变成全天下的笑柄,你们还有脸过来?”

    闻滨和楚妙丹垂头不敢反驳。

    “罗老头,你说说想要我做什么,我们能得到什么,你们又想得到什么?”他看向罗翰,还有白骨魔君等人。

    “嵇兄,我们天器宗有法子,可以让你暂时摆脱这个寒潭的束缚。等进入墟地后,你负责对付姜铸哲,让他安分守己,不能胡乱插手别的事情。”罗翰说道。

    “姜铸哲?他不是和你们天器宗一直关系密切吗?据我所知,姜铸哲一直潜伏在你们天器宗,为什么突然要对付他?”嵇青鹏愕然。

    “从他铸造出第三层魂坛,从天器宗死火山走出,踏入墟地以后,我们就和他分道扬镳了。前些日子,我们宗主亲自嘱托他,希望他帮忙说服秦烈加入我们天器宗,结果事情又没有成功,这让他和我们越走越远,再也不是同一战线。”罗翰摇了摇头,一脸无奈,“我们还打听到,他和秦烈之间有秘密协议,会是我们对付秦烈的大障碍,所以……”

    “好,你说重点吧。”嵇青鹏不耐烦地说道。

    “你对付姜铸哲,事后,你能得到寒冰岛底下的冰晶寒髓,重炼你的寒冰魂坛,另外,幻魔宗能得到整个炎日岛!”

    “我们天器宗,要我那个好师弟邪婴童子的‘诸天宝鉴’,还有秦烈的灵魂!”

    “白骨魔君,则是要回他的白骨岛,还有几头邪龙。”

    “古陀,赤蝘,则是在获取邪龙的同时,还要秦烈的血肉之躯。”

    罗翰仔仔细细说明战利品的分配。

    邪婴童子修复成功的“诸天宝鉴”,对他的实力提升极大,也是天器宗的至宝,他必须拿到。

    秦烈的灵魂,有着关于古阵图的种种奥妙,同样也是天器宗最为看重之物。

    灰岛的炼器师,都是因为通过秦烈给予的古阵图,才能发展出来,照罗翰来看,有了秦烈的灵魂,加上天器宗的炼器师,他们天器宗将会分分秒秒超越灰岛。

    所以他不吝啬将炎日岛整个交给幻魔宗。

    另外,他是人族之身,要秦烈的血肉之躯毫无用途,将其交给古陀和赤蝘,大家各取所需,也是皆大欢喜。

    白骨魔君能夺回白骨岛,还能得到几头邪龙,也绝对会心满意足。

    在过来之前,他就和这些人商讨清楚,如今只等嵇青鹏入伙即可。

    “什么时候动手?”嵇青鹏想了一会儿询问。

    “很快,等我们将你能够离开的东西准备好,弄过来。一旦你可以走出去,我们就即可开始,如何?”罗翰问。

    嵇青鹏点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