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二十四章 都灵洞

第八百二十四章 都灵洞

    秦烈一行人三人前往都灵洞。

    两日后,一块巨大的暗红色陆地,映入了他们的视线。

    那块陆地上,有着一座座红褐色秃山,仔细去看,发现很多的秃山都有大大小小的山洞,如蜂巢一般。

    这块陆地上不见森林和湖泊,也看不见茂密的植物,干巴巴的,贫瘠了无生机。

    “都灵洞就在这儿。”

    卢毅站在水晶战车上,远眺着前方暗红陆地,神情有些复杂。

    “没什么出奇的地方。”秦烈说道。

    “白天没什么奇特的,到了夜里……应该会有所不同。”陆逸怀有深意地说道。

    “我先把这口棺材放下来。”

    秦烈示意林凉儿和卢毅先下去,自己御动着水晶战车,去了一个深水区,将那一口白骨棺材丢下水。

    姜铸哲交给他的铃铛,他还是收了起来,准备在遇到难以解决大麻烦的时候,尝试动用。

    “等等,等夜幕降临,月亮升起以后,我们在深入。”卢毅建议。

    秦烈点头。

    他知道卢毅对拜月教的一些门门道道应该比较熟悉,都灵洞身为拜月教的分支,在这座岛上应该布置了一些拜月教的阵法和结界。

    卢毅要等夜里前往,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秦烈选择相信。

    三人于是静候夜晚到来。

    两个时辰后,夜色渐浓,一轮弯月缓缓浮上天穹。

    秦烈重新坐上水晶战车,操控着飞上天空。然后凝神再看。发现身下陆地上一座座秃山的山洞。突然变得明熠无比。

    月亮的光华,如水银匹练,一束束照耀下来,像是被人为的力量牵引着,流水般流向那些洞口。

    猛一看,就像是月亮蜕变成大海,分流出无数小小的月华溪流。

    “所有的山洞,都能聚集月光之力。供里面拜月教的教徒吸纳,修炼种种需要月能的灵诀秘技。”卢毅神情渐渐严肃起来,“这儿有成百上千山洞,每一个山洞里面应该都有都灵洞的武者吐纳修炼,当然,其中肯定大多数都是境界低微的武者,不值一提。但是,这么多的山洞,这么大的规模,一定还是有比较强大的武者深藏在里面。”

    想了想。他冲秦烈道:“将水晶战车收起来,你们跟着我。尽量不要那么早暴露出来。”

    这般说着,卢毅的两个眼瞳,倏地变成月牙的形状。

    一种寒月般的皎洁光幕,从他身上释放出来,他两眼中同时爆出明月般的精光。

    “注意看!”卢毅轻喝。

    随着他两眼光芒的照射,前方一个个月华光圈浮现出来,那些光圈都在山洞口,释放出蒙蒙月光,相互间似乎还有联系。

    一座座秃山,许多凸出来的岩石,突然闪闪发亮,也释放出月光。

    那些岩石随着卢毅眼神的变化,从中浮现出许许多多月牙般的古符,似乎都蕴藏着奇妙的力量。

    层层月华光芒,在里面的秃山内部,凝成了一个青蒙蒙的光罩。

    那些光罩皎洁明亮,薄如蝉翼,月色下非常瑰丽,给人一种轻柔如水般的美感。

    秦烈深深看着,半响后,突然一脸讶然地说道:“怎么和苗家在青月谷凝炼的‘寒月之盾’那么相似?”

    卢毅淡淡地说道:“苗家先祖本来就是我拜月教的一个长老。”

    “苗风天是你们拜月教的人?”秦烈大惊失色。

    “不是他。”卢毅摇头,“苗风天的爷爷,才是我拜月教的长老,他也在当年一战时,被‘月魔’灭杀。不过苗家的人,不会承认和我们拜月教的关系,因为今日的拜月教,已经不为世人所容纳,他们可不想苗家沾上拜月教的污水。”

    秦烈依然觉得震惊。

    “没什么好奇怪的。”卢毅脸色淡漠,平静地说道:“当年拜月教鼎盛时期,不单单称霸了天寂大陆,周边的天灭大陆还有天戮大陆,也有我拜月教的分支。”

    “现在天寂大陆的拜月宫,天戮大陆的九月会,炼月崖,这个都灵洞,还有更多黑铁级和青石级的小势力,都和拜月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拜月教鼎盛时期,比寂灭宗、黑巫教、幻魔宗加起来都要强大,门徒千千万万,就算是没落衰败,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有传承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继续存在。”

    一边说着,卢毅一边往前走,并且示意秦烈和林凉儿跟在他身旁。

    因为从他的身上,不断释放出明月光幕,那些光幕和周边月亮光圈极为相似,分明是同宗同源。

    “只要别远离我,以我身上的气息,就不会触发都灵洞种种结界和阵法。”卢毅解释。

    秦烈暗暗点头,又问:“这么多的山洞,我们找哪一个?”

    “跟着我就是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带着你找到目标。”

    “好吧。”

    旋即一路无言。

    半个时辰后,在卢毅的带领下,三人攀上一座秃山,进入其中一个吸纳月光的山洞。

    一入山洞,秦烈就看到一个个水池,那些水池在山腹之中,上面月光涟涟,充盈着很浓郁的月能。

    三名武者浸泡在月池内,就像是血煞宗以血池之水修炼一般,他们也通过月池的池水修炼。

    “什么人?”

    一看到有陌生人闯入,三名通幽境的武者一跃而起,脸色阴寒,立即就要动手。

    卢毅冷哼一声,从腰间取出一块月牙形状的令牌,高高举了起来。

    那块月牙形状的令牌,倏一出现,月池内的池水就掀起了巨大波澜,一丝丝精纯的月能从中飞逸出来,如银亮的丝线逸入令牌。

    令牌骤然月光大盛,在卢毅松手以后,令牌如一轮小小的明月悬浮在洞内,释放出皎洁月光。

    三名通幽境武者,一看到令牌,脸上突显极度错愕的表情。

    “月神令?这是月神令?!”三人骇然失色地尖叫起来。

    “还不跪拜!”卢毅冷喝。

    三名都灵洞的通幽境武者,愣了一下,突然齐齐跪伏下来,朝着那令牌叩首。

    “去找赫连峥过来。”卢毅吩咐。

    “你要找大祭司?”其中一人惊讶道。

    卢毅点头,道:“就说一个手持月神令,姓‘卢’的人要见他。”

    “我这就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