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回头!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回头!

    秦烈三人,身穿都灵洞的标配服饰,在大祭司赫连峥的带领下,直达都灵洞囚禁拉普的密室。

    一层层明亮月光洒在身上,秦烈生出一种心神宁静,灵魂都像是被洗涤的感觉。

    三棱大陆的时候,他曾经被月姬、夜姬和水姬联手,以拜月教的诡秘之术,牵引月华来破开记忆封印。

    施法后,他识海魂湖中,多多少少残留了一部分月能。

    这让他身上的气息,和很多纯粹拜月教的教徒都相似,加上他的衣袍,还有大祭司赫连峥的指引,途中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林凉儿有独到的遮掩气息的方法,达不到不灭境的强者,很难从她身上看出端倪来。

    四人顺顺当当到达都灵洞囚室所在的位置。

    那是都灵洞深处的一座巨大秃山,山腹内石道错综复杂,如果不是有赫连峥指引,他们恐怕找死了也无法找到此处。

    “小少爷,真是只有你们三个人过来?”沿途,赫连峥似有些不安,反复询问。

    “只有我们三个。”卢毅肯定道。

    “都灵洞的洞主何乾,在涅槃境巅峰,而我,因为资质有限,这么多年虽然也在日日修炼,可惜只有涅槃初期的修为。”赫连峥继续深入之前,停了一下,说道:“除了何乾以外,都灵洞还有三人达到涅槃境,其中两人在涅槃境初期,一人在涅槃境中期。他们的实力要强大一点,依我看不能强行动手,还是悄悄将拉普解决出来。然后我帮你尝试着盗出‘月之冕’如何?”

    “赫连叔考虑的很周详。”卢毅轻轻点头。

    两人讲话的时候。林凉儿突然扯了扯秦烈衣角。脸色有些怪异。

    秦烈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她,“怎么了?”

    赫连峥和卢毅也都莫名其妙看向林凉儿。

    “我想和秦烈单独说两句话。”林凉儿声音清冷道。

    这时候,四人已经走进应该是囚禁拉普的山腹,途中许多都灵洞的武者,看到赫连峥的时候,都毕恭毕敬地点头作揖。

    他们一路畅通无阻。

    山洞中,有许多分叉口。不少分叉口都有石室,从那些石室中,隐隐能听到呻吟悲呼声。

    那些人应该也是都灵洞囚禁的武者。

    “就要到拉普所在的囚室了。”赫连峥神色有些不悦,“有什么话,不能等一会儿再说吗?”

    “秦烈,要不……先等等?”卢毅征求意见。

    “就几句话!”林凉儿坚持。

    秦烈深深看向她,从她眼中看到了坚定,沉吟了,“我和她就说两句话。”

    “那我们先往前走一截?”卢毅问。

    “好。”秦烈点头。

    赫连峥回头,以狐疑地眼神看向他和林良热。旋即一言不发地同卢毅离开。

    两人离开视线,林凉儿身上寒气四溢。形成一层薄冰光盾,将她自己和秦烈一起围在中央,防止有人窥听到她和秦烈的谈话。

    “这么谨慎?”秦烈一脸异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因,林凉儿不是小题大做的人,如果没有事情,绝不会这时候突然要坚持和他谈话。

    “那个都灵洞的大祭司在说谎。”林凉儿脸色很严肃。

    秦烈眉头突然紧皱起来,瞬间重视起她的话,“说具体一点!”

    “大祭司刚刚说他资质有限,日日修炼,也只有涅槃初期的修为。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他其实以一种隐秘的手段,隐藏了自己的境界修为,他真正的境界……应该快要跻身魂坛了,或许他已经拥有了一层魂坛,我感知的不是特别清楚。”林凉儿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总之,他肯定远远不止涅槃初期的修为,他分明对你们说谎了。”

    “快要跻身魂坛,甚至……已经拥有魂坛?”秦烈脸色巨变,“你确定?”

    “至少有八成把握。”林凉儿点头。

    秦烈突然沉默下来。

    他知道林凉儿绝然不会骗自己,他也知道林凉儿因为是寒冰凤凰一族,所以身上有一些秘密,对人族魂坛强者有着很玄妙的探查手段。

    他相信林凉儿的判断不会有错。

    那么,就是赫连峥一定说谎了……

    他开始重新去想这件事,在想卢毅会不会也知道此事,故意和赫连峥串通起来对付他。

    “如果那个卢毅,专门就是处心积虑要对付你,他要是和赫连峥还有都灵洞一起设伏……我们一旦进洞,恐怕不可能挣脱出来。”林凉儿脑子活络起来,“这一路上,他反复确定我们是不是就三个人,如今来看肯定是心怀不轨。”

    “给你这么一说,还真像那么一回事,他不断确认,应该是不知道我们的底细……卢毅一定没有参合进去,因为卢毅知道我们的底细,他如果和赫连峥联合陷害我们,赫连峥就不会连续追问了。”秦烈也思路清晰了。

    “里面可能会是一个陷阱,不知道是为卢毅准备的,还是专门为了对付你的。”林凉儿猜测。

    秦烈暗暗点头。

    “现在怎么办?”林凉儿询问。

    “还能怎么办?”秦烈当机立断,“自然是想办法先离开了!”

    “马上就走?”

    “总要找个理由的。”

    “你想吧。”

    “好。”

    另一边,在山洞深处的赫连峥,等候了一会儿,见秦烈和林凉儿还没有跟上来,不由地疑惑问道:“那女人和秦岛主什么关系?”

    “不知道。”卢毅摇了摇头,他并不是八卦的人,对别人的私事向来没有兴趣。

    “每隔几个时辰,何乾都会亲自过来一趟,算算时间再过半个时辰,他就要来这儿了。”赫连峥有些着急,“我们必须要赶在何乾过来之前,将事情弄好,不然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我去告诉他们时间的急迫性。”卢毅转身往回走。

    当他背对着赫连峥的时候,赫连峥的眼神,忽然变得幽深不见底,给人一种隐藏了很多秘密的感觉。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声,突然从后面的石道传来。

    “你明明有了那么多女人,为何还要招惹我?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下一刻,就传来林凉儿怒不可遏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道身影往外面冲去。

    “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秦烈叫嚷着,还回头招呼着卢毅,说道:“先等等吧,等我处理好私事,然后再进去不迟。”

    他冲卢毅使了个眼色,至于卢毅能不能领会,他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卢毅明显愣住了,他显然也没有预料到在关键时刻,两人竟然弄出这么一件破事出来。

    他一直听说秦烈招惹了不少女人,在这方面很不检点,所以他本来也当林凉儿和秦烈也是那种关系。

    只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大变故,怎么也不合时宜,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让卢毅很是恼怒。

    “他们搞什么鬼?”身后,赫连峥没有压抑怒气,忍不住低吼出声。

    赫连峥的吼声,充斥着一种很隐讳的不耐烦和暴躁,这让卢毅心神一动。

    多年来,赫连峥一直教导他拜月教的教义,态度都是温和谦卑,似乎永不会发脾气。

    所以他从未听过赫连峥发出那样的吼声。

    他旋即回想起秦烈离开前的古怪眼神……

    “别急着走,先把正事做好再说,等一下!”卢毅突然急匆匆追了出去。

    岩洞深处,赫连峥脸色铁青,眼中满是暴躁愤怒。

    望着卢毅离开的背影,他沉吟了一下,突然取出一个月牙形的音讯石,冲着里面吼道:“不要让他们离开山腹!”

    一时间,本来显得冷寂的山洞,一个个人影突然涌动起来。

    就连很多囚室内,看似囚徒的那些人,也都推开门冲入了石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