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血脉妙用

第八百三十九章 血脉妙用

    一艘载满灵材的云帆船慢悠悠漂浮在云海之中。

    数日来,秦烈诸人借助于搜刮的灵丹妙药,日夜不休恢复着伤势。

    一般来说,越是境界高深,实力强大的武者,一旦受伤恢复起来就越是不容易。

    卢毅、林凉儿皆是如此。

    虽然天天服用各类“魂云圣灵丹”、“血玉丹”、“蕴灵丹”,但是两人的伤势恢复,还是显得颇为缓慢。

    卢毅只恢复了气血,脸色还显得苍白,消耗的灵力,肉身的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

    林凉儿也大体如此。

    反观秦烈,精神头却是一天比一天好,只是臂膀和肩膀的碎骨,依然还隐隐作痛

    “这具体魄看来还不够强大,骨头竟然被赫连峥捏碎,淬体之途,果然是漫漫长路……”他喃喃低语。

    旁边的拉普,扯了扯嘴角,微笑道:“赫连峥拥有不灭境的修为,筑造出了一层魂坛,他使出灵力来捏碎你的骨骼,你又如何能抗衡?你以为他利用的仅仅只是手指的力量不成?”

    “还是觉得不够强大啊。”秦烈笑了笑。

    “你不过只有如意境的修为而已。”拉普哑然,摇了摇头,说道:“等你有一天突破到不灭境,和赫连峥一样筑造出一层魂坛,那时候你这具躯体的强大程度,将超过他五倍都不止!”

    经他这么一说,秦烈回味过来。才发现自己理解错误。

    他以自己和赫连峥相比,这分明就不合适。他应该那那些同级别的如意境武者比较。

    那些都灵洞的如意境武者,要是和他交锋,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轰杀成渣。

    他就算是站着不动,纯粹以血脉肉身之力,也敢于硬抗那些人的全力冲击。

    这么一想,他心情立马舒畅许多,知道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

    “再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等我凝炼出足够多的本命精血,就助你破开金银钱币的禁锢。”秦烈说道。

    “无妨,反正已经被禁锢了很久,也不着急那么一天两天。”拉普神色轻松。

    “我尽量快一点。”秦烈表态。

    “这几日,我看你天天吞吃灵兽干肉,服用增强气血的丹药,你的……血脉恢复如何?”拉普压低声音。

    此时。卢毅和林凉儿都在较远的方位,卢毅因为伤势较重的原因,最近几乎一直闭眼苦修,心无旁骛。

    拉普显然不想让别人知道秦烈身怀神族血脉一事。

    “血脉在恢复中,近期感觉还不错。”秦烈也轻声回应。

    “据我所知,太古强者的血脉。对肉身伤势的恢复大有裨益。”拉普声音放得更低,低幽道:“将血脉的气息,散逸在血肉之中,能加快伤势的恢复,你不妨试试。”

    秦烈闻言心神一动。

    前段时间。他血脉旺盛之时,曾激发血脉之力。只见无数烈焰神火文字,化为澎湃的能量没入血肉筋脉骨骼,令他瞬间获得一股惊人神力。

    只是,在那个过程之中,他生出一种身体将会发生蜕变的可怕感。

    他不得不强行中止。

    “血脉的力量,逸入血肉骨骼,似乎会引发某种变化,我怕……”秦烈低声说明自己的顾虑。

    拉普认真倾听,半响后,他突然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我以前探寻太古遗迹的时候,被困住了七百年,就是为了得到一具神族族人的尸身?”

    “记得。”秦烈轻轻点头。

    “那我告诉我,我的确得到了那具神族族人尸身,并仔细研究过他身体的结构。”拉普微笑道。

    秦烈一下子来了兴趣,“怎样?”

    他虽然身怀神族血脉,却从未见过神族族人,事实上,在现今的灵域,神族已成为一个久远的神话,几乎没有人知道神族究竟是什么模样。

    “如果我说,那具神族族人的尸身,从外表上看,和你们人族没有太明显的区别,你会不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拉普慢悠悠地说。

    “怎么可能?”秦烈愕然。

    “没什么不可能的。”拉普脸色很认真,“那具神族族人的尸身,单单从外面来看,和人族的确极其相似,看不出太明显的区别。”

    在秦烈惊讶无比的时候,拉普继续说:“然而,在躯体内部的结构上,神族和人族却有着巨大区别!”

    “哦?”秦烈神情肃穆。

    “那个神族族人拥有三个心脏!”拉普深吸一口气,“心脏是血液的源头,是推动血液的力量,是一条条血脉汇聚之地,也是太古强者的根本。那个人,不但拥有三个心脏,而且一条条血管都奇粗无比!他体内无数血管,都连接着三个心脏,如果他还活着,那三个跳动的心脏,会让他体内血脉之力如火山般汹涌爆发,释放出无穷无尽的血脉力量!”

    “心脏,对很多太古强者,还有太古凶兽而言,都是力量的核心!”

    “尤其是拥有血脉之力的强族,对他们而言,心脏比丹田灵海还要关键,乃是血脉之力的源头!”

    “这意味着,每多一个心脏,就多一个血脉源头,就多一倍的血脉力量!”

    秦烈骇然失色。

    “在我来看,你其实不用太担心催发血脉之力,会发生巨大的蜕变。”拉普微微一笑。

    秦烈愣了一会儿,轻轻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接下来,在拉普鼓励的目光下,他屏息凝神,尝试着激发血脉之力。

    一丝丝烈焰火芒,从血脉内漂浮出来,如碎星般逸入他躯体。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突然映入心头,他仿佛很清楚地看到。那些从血脉内飞出来的力量,主动飞向他肉身受创严重的部位。

    渐渐地,那些血脉能量,如一层膜裹住他的肩膀和手臂碎骨之处。

    澎湃血肉能量就此释放而出。

    他仿佛听到碎骨重组,被金汁铁水重新淬炼,变得更加坚韧的声音。

    这是一种极为玄妙的体悟。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觉得有些疲惫的时候,他静下心来。将血脉之力收敛。

    旋即,他惊奇地发现,他手臂和肩膀处的疼痛感,早已消失不见。

    他下意识地活动起了臂膀……

    “咦!”

    霍然站起,就在拉普的面前,他两手臂膀如蛇一般扭动着。

    一切如常!

    “是不是觉得和没有受伤之前一样?”拉普笑问。

    秦烈重重点头,“毫无异样感!”

    拉普深吸一口气。神情肃穆,“这便是太古强族血脉的恐怖之处!”

    又是几日匆匆过去。

    这天,秦烈肉身伤势恢复的差不多,又重新凝炼了数十滴本命精血出来,便着手帮拉普破开禁制。

    一滴滴本命精血,燃烧着碎小的烈焰神火。融在那条条金丝银线上。

    穿透在拉普身上的金丝银线,在烈焰神火的焚烧下,逐渐融化。

    待到数百条金丝银线,一一融化,拉普深吸一口气。突然沉喝一声。

    一枚枚金银钱币,从他溃烂的血肉之中。被硬生生逼离出来。

    金银钱币一出,拉普的一个个骨节才可以活动,他虽然精神疲惫,可眼睛却闪耀着绝处逢生的喜悦光芒。

    “我没事了。”他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些丹药拿去。”一瓶瓶从都灵洞抢夺而来的丹药,被秦烈硬塞过来,一股脑儿地推到他眼前。

    拉普笑了笑,也没有推迟,从那些丹药之中,取出一些有益他身体恢复的吞服下去,然后就这么坐了下来,“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慢慢恢复,我们鬼目族伤势的恢复,比起人族来……也要快上不少。”

    他有意无意地看了林凉儿一眼。

    秦烈之后,林凉儿的伤势恢复,也分明快了不少。

    众人之中,也只有卢毅,依旧萎靡不振。

    “秦烈,你以炼血术凝炼出来的本命精血,似乎……和我们的不太一样。”眼见拉普解脱出来,留意注意的卢毅,目显异色,随口说了一句。

    “我修炼驳杂,各种灵诀都有涉猎,或许本命精血也蕴含了不同属性的力量,这才能够将金丝银线给融掉。”秦烈解释。

    关于血脉一事,他自然不会向卢毅多说,所以就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这次回去后,我会向大小姐请辞,随后……我会以客卿身份加入炎日岛。”卢毅突然道。

    “什么?”秦烈惊呼。

    “我欠沫家的人情,这么多年来,也算是还清了。”卢毅脸色平静,“这次,你在都灵洞救了我一命,并助我夺取了‘月之冕’,让‘月魔’不能继续残害更多的拜月教教徒。我认真想了一下,发现无以为报,所以只能以客卿身份加入炎日岛,希望能偿还这段恩情。”

    “不必了吧?”秦烈苦笑,“血厉前辈和沫前辈,如果知道我挖他们墙角,不是要被我气死?”

    “这是我个人决定,我会向他们说明清楚,你不必多虑。”卢毅神情淡然。

    可越是这样,越说明他心意已决,恐怕秦烈劝说也没有用。

    “不太好,这样真不太好,我看……还是算了吧?”秦烈满脸苦涩。

    他和血煞宗之间,一向关系紧密,合作也向来愉快。

    他可不想因为卢毅弄出矛盾出来。

    然而,在他的劝说下,卢毅却闭目不语。

    明显是心意已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