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章 不速之客

第八百四十章 不速之客

    “再过三天,我们就能重返墟地。”

    云帆船上,秦烈长长呼出一口气,眼中电芒交织。

    经过这段时间恢复,他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灵力也在众多丹药的滋补下满溢,精神抖擞,又处于巅峰状态。

    都灵洞的那一战,对他境界的提升也有着显著帮助,让他隐隐约约间,觉得仿佛很快就能突破现今的境界。

    “等回到寒冰岛,我只需要十来天时间,就能恢复如初。”林凉儿淡然说道。

    她若想尽快恢复,必须要借助于“天冰寒晶”矿脉,只有冰冷的寒气,才能迅速补充她的力量。

    “等我回到七目岛,借助于那儿的冥魔气,也能很快恢复过来。”拉普微微一笑,看起来心情也很不错。

    此时的他,生长出第八目,等恢复如初后,将再也不惧古陀、赤蝘两人。

    以后,他可以继续在“七目岛”安心修炼,再也不用担心古陀、赤蝘胆敢过来找麻烦。

    四人中,只有卢毅沉默着,没有插话。

    他在都灵洞所受的伤势,在四人中最重,一时半会恐怕难以恢复。

    “这艘云帆船承载了很多都灵洞的灵材,大家自己看一看,有合适的就先收下来。”秦烈说道。

    “也好。”拉普倒也不客气,笑着站了起来,去云帆船那些存放灵材的房间走动。

    林凉儿眼睛微亮,也来了兴趣。同样活动起来。

    只有卢毅一动不动。

    “都灵洞以前是拜月教分支,或许……这里有一些和拜月教有关的东西。你不去看看?”秦烈讶然询问。

    摇了摇头,卢毅说道:“只有‘月之冕’和‘皓月珠’,对我而言才是有价值的东西,可惜‘皓月珠’还在赫连峥的身上,要不然我这趟就真正无憾了。”

    秦烈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道:“我被‘月之冕’罩在头上的时候,‘月魔’曾侵入我脑海。按照他的说法,他应该不是你们拜月教信奉的‘月神’。他说……他来自于什么幽月族,他试图冲出‘月之冕’的封印,降临这片天地,让这儿变成幽月之境,要打通虚空通道,助更多幽影族族人降临。”

    “幽月族?”卢毅满脸困惑。“我从未听过这么一个种族。”

    “我也没有听过。”秦烈心思一动,不由地扬声将拉普和林凉儿一起叫过来,询问道:“你们可听过幽月族?”

    “没有。”拉普摇头。

    林凉儿同样不知,“从没有听过这么一个种族。”

    拉普乃是幽冥界的鬼目族,活了数千年之久,见识很广。竟然也不知道幽月族。

    林凉儿来自于寒冰凤凰一族,对古时期很多事情都有涉猎,没料到也不知道这个种族。

    这让秦烈暗暗惊诧。

    “浩瀚星空,不知名的种族太多太多,谁又能全部知晓?”拉普一笑。随意地说道:“三万年前,在神族没有降临灵域之前。谁又知道有‘搏天族’这么一个强大的种族?”

    “这倒也是。”秦烈点头。

    “唔!”

    在讲话的时候,他突然脸色微变,双瞳中异光闪烁。

    六道颜色各异的虚光,倏地从他眉心内飞射出来,瞬间化为六个虚浑之灵。

    六个虚浑之灵围绕着他,“咿呀咿呀”,不断地诉说着什么。

    秦烈凝神倾听。

    虚浑之灵在告诉他,在镇魂珠内部,他们六个所在的天地内,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

    说那个不速之客打搅了他们的宁静,让他们心生不满,他们要秦烈将其弄走。

    告状的时候,六个小家伙飞逝着,将这艘云帆船上,一块块金木水火土雷六种属性的灵材抓起,嚼碎骨一般啃噬着。

    秦烈自然知道他们所说的不速之客,就是覆灭了拜月教,被拜月教称呼为“月魔”的邪物。

    只是,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个邪物,他只是下意识地觉得镇魂珠或许有办法。

    虽然他并不知道具体办法是什么。

    他只能尽力宽慰六个小家伙,向他们表明自己的无奈,并叮嘱他们自己小心一点。

    最终,六个小家伙吞吃了大量的灵材后,才不情不愿地重返镇魂珠。

    然而,就在他们飞回镇魂珠第四层空间的那一霎,他们又急匆匆全部出来。

    “咿呀咿呀!”他们又急匆匆地向秦烈说明他们新的发现。

    “什么?你们是说……那家伙不见了?”秦烈愕然。

    六个小家伙一起点头,显然也极为好奇,好奇那个突然闯入的家伙,为何一下子消失了。

    秦烈也皱眉沉思。

    “咦!”

    一种强烈的吸附力,从眉心镇魂珠内传来,旋即,他一滴滴本命精血,还有魂力,如汇入大海的溪流一般,纷纷被吸入镇魂珠。

    本命精血,还有精纯的魂力,化为一缕缕光,穿过了一层层镇魂珠内的空间。

    直达秦烈都未曾探明之地。

    “这是……”

    秦烈愣了一会儿,脸色骤然变得无比精彩,眼中异光如柱。

    “怎会这样?怎会这样?”他不住喃喃自语。

    当年,在神葬场的时候,他获取了六条无垢魂泉,然后融合六大灵体的精血,他的魂力和鲜血,最终在镇魂珠内部孕育出六个虚浑之灵。

    他清晰地记得,镇魂珠孕育虚浑之灵的时候,是何等霸道地强行抽离他的鲜血和魂力。

    时隔多年,他再一次体悟到了当时的感受,又被镇魂珠吸取了本命精血和魂力。

    联想起刚刚六个虚浑之灵的说辞,他几乎百分百可以肯定,那个被镇魂珠吸附进去的“月魔”,应该被扯入镇魂珠内更深一层的空间。

    那一层空间,显然不是虚浑之灵所居之地,而是……曾经孕育诞生他们的奇地。

    “月魔……应该是被镇魂珠熔炼了,所以需要我的本命精血和魂力。”秦烈惊骇不已,暗暗思量:“过段时间,会不会有一个新的虚浑之灵,从镇魂珠内飞逸出来?”

    “怎么了?”拉普疑惑地问道。

    林凉儿和卢毅两人,也是惊愕莫名地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间疑神疑鬼。

    “没什么。”秦烈神色淡然。

    关于镇魂珠之事,他向来严守秘密,几乎不会向人透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