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墟地潜藏的强者!

第八百四十一章 墟地潜藏的强者!

    三日后,云帆船慢悠悠临近墟地。

    船上,秦烈、林凉儿还有拉普,都站了起来,遥遥看向如翡翠宝石般镶嵌在湛蓝深海上的一座座海岛。

    只有卢毅因为伤势没有痊愈,依旧端坐着,闭目苦修。

    “总算是重返墟地了。”拉普轻松笑了起来,“等回到七目岛,伤势彻底恢复了,我要和古陀、赤蝘这两个家伙算算旧账!”

    “到时候记得算上我。”秦烈咧开嘴。

    “好!”拉普眸中冰冷杀意盎然。

    云帆船继续前行。

    半个时辰后,这一艘云帆船渐渐进入墟地的范围,穿过外围那些没有强者盘踞的海岛,径直往深处航行。

    突地,一股浩瀚无际的血煞气息,翻滚着,如一团团血云从墟地深处升腾出来。

    猛然一看,墟地深处的天空,如被妖艳的鲜血染红。

    刺鼻的血腥味,从那血淋琳的天空弥漫开来,令所有生活在墟地的邪魔和异族都想要呕吐。

    “血腥味来自于白骨岛的方向!”拉普脸色微变。

    “不是白骨岛。”秦烈摇了摇头,表情凝重起来,“如今那座海岛,被重新命名为血煞岛,姜铸哲将白骨魔君驱逐,霸占了那座海岛!”

    “秦烈,之前你所说之事……可能发生了。”林凉儿明眸惊乱。

    从墟地离开前,邪婴童子曾亲自找来,告诉他天器宗的罗翰。还有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联合了幻魔宗的嵇青鹏,要在墟地大闹一番。

    那些人甚至已经达成了利益分配的默契。

    为了此事,他专门去了一趟血煞宗,找姜铸哲谈论联手对抗的可能。

    姜铸哲一口应承了下来。

    半月后,等他处理完都灵洞一事,刚刚返回墟地,就看到从血煞宗升腾出来的浓稠血云。十有八九就是那件事发生了。

    “怎么回事?”拉普冷静地问话。

    秦烈一边御动着云帆船,让这一艘承载着货物的船只,速度稍稍加快一点,一边详细解释来龙去脉。

    “嵇青鹏,罗翰,白骨魔君,招魂鬼母……”拉普越听越是心惊。“这么多强者竟然联手在墟地乱来?他们这是疯了不成?”

    “这一股实力在墟地也能横着走。”林凉儿幽幽叹息。

    “横着走?那倒也未必!”拉普哼了一声,说道:“即便是没有姜铸哲,这些自诩为名门正派的家伙,一般也不敢光明正大在墟地现身,更何况还大摇大摆热弄是非?你们不必多虑,墟地……没你们所想的那么简单。这些人真若是乱来,自然会有人收拾他们!”

    此言一出,不但秦烈和林凉儿一脸错愕,就连卢毅都表情诧异。

    “你们刚来墟地不多久,对墟地的了解并不深。所以不知道其中的状况。”拉普微微一笑,说道:“我在墟地已经生活了千年时间。对这里的了解要深刻许多,在墟地,只有将自己当成邪魔外道的家伙,才可以安然无恙。姜铸哲过来后,之所以没有引发异常,那是因为姜铸哲当自己为邪道,在外面受人排挤,所以‘那个人’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找姜铸哲麻烦。”

    “至于罗翰,还有嵇青鹏这种把自己当成名门正派,把自己太当一回事的家伙,敢光明正大现身,必然要招惹出是非出来!”

    拉普的语气极为肯定。

    “那个人……”秦烈目显异芒。

    以前,他听暝风老祖也说过,说墟地深处有一个厉害的人物。

    如今又听拉普说起这个人来,让他愈发好奇,想知道此人究竟是谁。

    “那个人是谁?”他忍不住问了起来。

    “你可听说过七大隐世强者?”拉普不答反问。

    秦烈点了点头,“听说过。”

    “七大隐世强者之首的那个人,常年都在墟地苦修,试图勒破现有境界,想要问鼎虚空奇境。”拉普敬畏道。

    “塞纳?!”

    秦烈和卢毅齐声惊呼。

    拉普重重点头,道:“正是!”

    “塞纳竟然在墟地修炼……”卢毅惊讶莫名。

    “你知道塞纳的事情?”秦烈愕然。

    卢毅轻轻点头,沉吟了一下,将他所知之事道明。

    “据我所知,塞纳因为每一只手多出一根指头,生下来就被当成异类看待。塞纳所在的那个家族,以前是一个很强大的赤铜级势力,他父母本来也是家族的核心成员,按道理他应该很受家族器重。”

    “然而,由于两只手有十二根指头,他虽然在小时候展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却从不受家族的认可,还被当成‘妖魔’转生。最终……连他父母都受到他的牵连,被逐出了家门。”

    “没多久,他父母纷纷被家族内的仇敌迫害致死,他也只能四处逃命流亡。”

    “之后很多年,他仿佛从墟地彻底消失了,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三百年后,此人满头白发地现身他所在的家族,毫无征兆地大开杀戒。”

    “他将那个曾经不肯接受他的家族,给灭了门,家族所有成员都被他斩杀干净。”

    “那个家族,以前曾经是寂灭宗的附庸,事后不多久,寂灭宗就派出强者追杀他。”

    “结果,所有被派出的寂灭宗武者,都被他接连斩杀。”

    “那个时代,寂灭宗的宗主,还是南正天的师傅。”

    “直到南正天坐上寂灭宗的宗主之位,才下了命令,不让寂灭宗的门徒继续对塞纳追杀。”

    “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塞纳也又一次消失多年。”

    “之后,又是很多年过去,塞纳再次现身。”

    “这一次,他直接杀入寂灭宗,一路冲入雷神咆哮山谷,要拿南正天泄恨。”

    “那个时候的南正天,已经是暴乱之地最恐怖的存在,此战,曾一度吸引了所有强者的目光。”

    “结果显而易见,塞纳在这一战败北,重创之下,一路鲜血飞溅的从寂灭宗遁离出去。”

    “听说南正天在此战过后,也宣布闭关了一段时日,应该也付出了一些代价。”

    “由此可见这塞纳究竟有多强。”

    “塞纳之后,‘炎魔’唐北斗也曾挑战南正天,结果也是惨败。”

    “只不过,塞纳当年是凭自己的力量从寂灭宗走了出去,而唐北斗则是在战败以后,浑身虚脱,被寂灭宗的门人送出的山门。”

    “这也是为什么在七大隐世强者之中,塞纳会排名在唐北斗之前的原因了。”

    “排名在他们两人后面的段千劫,虽也曾锋利如刀,但因为之前只是二层魂坛境界,加上从未挑战过南正天,没有证明过自己,所以只能排在塞纳和唐北斗之后。”

    “在暴乱之地,若想证明自己,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挑战南正天……而不死。”

    “塞纳和唐北斗,就是通过这种方法,向世人证明他们的强大。”

    卢毅身为拜月教曾经的“月神之子”,对暴乱之地种种秘事了解颇深,他所说的这一段旧事,就连拉普都没有听说过。

    “原来是从小被当成妖魔,难怪他厌恶一切名门正派,这些年来,九大白银级势力的强者,只要敢进入墟地,往往都是隐藏身份,一方面是怕暴露自己,另外一方面,也是害怕引起塞纳的注意。”拉普皱着眉头,“罗翰、嵇青鹏,这些人应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塞纳的事情,也应该知道塞纳的脾气,不知道他们这趟为什么胆敢在墟地乱来。”

    “要么,他们认为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不怕塞纳出来大开杀戒。”秦烈眯着眼,沉吟了一下,说道:“要么,他们知道塞纳一些秘事,知道塞纳这段时间不会出来。”

    “也只有这两个可能。”拉普点头。

    这般说着,云帆船飘飘忽忽,已经渐渐快要接近七目岛了。

    眼见七目岛临近,有着“七目老怪”之名的拉普,眼中冒出了激动的光芒。

    “嗷嚎!”

    一头头邪龙咆哮声,从七目岛的方向响彻出来,单单听声音,就知道邪龙暴躁异常。

    秦烈脸色骤然一沉。

    以吉尔伯特为首的邪龙,这段时间都在七目岛内,看来那些人踏入墟地以后,除了对姜铸哲所在的血煞宗动手了,也同样没有拉下七目岛。

    “卢……叔,你先待在云帆船内,我们提前一步过去看看。”秦烈急切道。

    云帆船速度太慢了,他要着急前往七目岛,必须要弃下云帆船。

    众人中,拉普和林凉儿恢复的还算好,只有卢毅暂时没有作战能力,所以被他要求留下来。

    “好!”卢毅也不罗嗦,点头就应承下来。

    “走!”

    取出一辆水晶战车,秦烈带着林凉儿,拉普,还有尸妖蒲泽所在的白骨棺材,急匆匆就从云帆船冲了出去。

    这辆水晶战车从一座座海岛上方横飞过去,惹来下面很多邪魔和异族不满,那些人飞上半空,正要出手教训,一看到拉普阴沉着脸站在水晶战车上,立即乖乖闭嘴。

    对墟地外围的邪魔和异族而言,“七目老怪”拉普也是一方枭雄,不是能轻易招惹的角色。

    他们自知不是拉普的对手,所以只能忍气吞声,乖乖看着拉普从他们的领地上空借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