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觅食

第八百四十五章 觅食

    一道血光闪过,秦烈和林凉儿两人,突兀地在血煞岛现身。

    “血遁术”这一门保命手段,秦烈运用过后,已渐渐摸着窍门,能规划逃离的大致方向。

    所以这次落脚点恰好在血煞岛。

    “为什么你先前比我的感觉还要敏锐,能提前肯定他们是天鬼族的族人?”林凉儿问道。

    “对天鬼族族人,我血脉的感知确实要敏感很多,先前那四个天鬼族族人,至少有一人达到不灭境,不然我不会想也不想,就耗费本命精血直接以遁术逃离。”秦烈沉声道。

    “原来是这样。”林凉儿蹙着眉头,说道:“你我的实力还是弱了一点,对达到魂坛境界的强者,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

    秦烈也无奈承认。

    也在此时,他才意识到他还抓着林凉儿冰冷的小手,不由赶紧松开。

    他看向林凉儿,发现在林凉儿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

    “再给我几年时间,让我能够一直在寒冰岛的‘天冰寒晶’上修炼冰帝遗留的传承,我有希望突破到八阶。”林凉儿神情很快恢复常态,冷然道:“八阶的寒冰凤凰族人,不会比八阶的邪龙弱。另外,我还精通冰帝的传承,配合上我们寒冰凤凰一族的种族天赋,我相信在我突破到八阶以后,将不会惧怕一层、二层魂坛的其他种族强者。”

    “这次墟地事了,我应该能突破到如意境后期。不过。从如意境到破碎境,再到涅槃境。还有不灭境……”秦烈摇头苦笑。

    “你的破阶之路,将会比大多数人族武者快捷很多,因为你天赋异禀,身怀神族血脉。这让你肉身的强度,灵魂的感知力,还有真魂的强大,都要远远超出同级别武者!”林凉儿很认真,“照我看。或许在百年时间内,你就能突破到涅槃境。”

    “百年……”秦烈还是一脸苦涩。

    随着眼界的开阔,经历的丰富,他渐渐意识到他自身的境界已拖了后腿。

    他修炼时日并不长,和同龄人相比,他境界突破的速度还算是数一数二了。

    只不过,他近期都是跳跃式前进。“炎日岛”又吸引了太多关注,发展也是迅猛无比,令他身边接触的人物,都是暴乱之地有头有脸的家伙,一个个境界都是破碎境、涅槃境,连不灭境都有不少。

    跟那些修炼了数百年。甚至千年的老魔巨枭相比,他此时的境界自然而然就显得不够看了。

    “等墟地事了,我会将更多的精力,用在境界的提升上。”秦烈突然道。

    “寒冰岛的‘天冰寒晶’矿脉,对你的修炼。就大有裨益。”

    “我明白了。”

    “碧血天河!”

    就在此时,从血煞岛的上空。传来了姜铸哲的厉笑。

    处在血煞岛偏隅一角的秦烈,自然而然抬头,看向血蒙蒙的天穹。

    海岛上方的天空,两条宽阔奇长的血河,呈“十”字交叉。

    在“十”字的交叉点处,一团浓稠血影蠕动着,如一头被血茧裹住的血妖。

    姜铸哲的厉笑声,就从那团蠕动的血影而来,单单只是声音,就令人全身血液不正常的流动,想要从体内飙射出来。

    横空悬挂的“碧血天河”,流淌着,释放出令所有人鲜血失控的邪异气息。

    血河之下,许多杀入“血煞岛”的外来者,一口口鲜血喷涌出来,脸色苍白。

    那些从他们口中喷涌的鲜血,则是受到“碧血天河”的吸引,竟一一疾飞上天。

    如一条条溪流汇入大海,那些鲜血,也是一道道汇聚在“碧血天河”,令血煞岛的血腥味更加刺鼻。

    “冰魄神光!”

    一个冰寒彻骨的声音,从高悬天空的血河一角传来,旋即便见一座三层的寒冰魂坛突然闪现。

    那座三层的寒冰魂坛,闪耀着剔透晶莹冰光,冰光如附有寒冰之魂,照耀向八方。

    秦烈清晰地看到,那些晶莹冰光之中,有点点寒晶般的魂念排列组合,似在篡改天地规则。

    一种恐怖的冰冻意境,就从那些晶莹冰光内荡漾开来,冰光所过之处,两条“碧血天河”如被寒流肆虐,发出“喀喀”的可怕冰冻之音。

    笼罩了整个血煞岛,令所有外来者鲜血飙射的压迫气息,随着“碧血天河”被迅速冰冻,再也不复存在。

    “白骨钉!”

    “玄炎锥!”

    同时,白骨魔君和另外一名二层魂坛的陌生武者,齐声高呼。

    两人配合着嵇青鹏的“冰魄神光”,选择合适的时机,一起来围攻两条冰冻血河内的姜铸哲。

    另一边,一个同样陌生的二层魂坛强者,以一敌二,令苗风天和尸妖蒲泽无法对姜铸哲伸出援手。

    “先前那个女人说的没错,一个能炼制天级灵器的大炼器宗师,果然能吸引巅峰强者效力。”林凉儿仰望天空之战,说道:“那两个二层魂坛的强者,应该是有求于大炼器宗师,所以才甘愿前来墟地围攻姜铸哲,希望能求得炼器宗师的垂怜,帮他们炼制一件称心如意的灵器。”

    “看来,以后我们炎日岛,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吸引那些人成为我们的客卿。”秦烈暗暗点头。

    “的确是个招揽强者的好法子。”林凉儿承认。

    “虚浑之灵!出来觅食!”深吸一口气,秦烈一缕灵魂神识,直达镇魂珠深处,强行召唤。

    魂念一出,隐藏在他眉心皮肉之下的镇魂珠,倏地闪亮起来。

    下一刻,六道色彩鲜艳的光束,一下子就射了出来。

    “那个,那个,那个,还有那个!”秦烈念头一分,一缕缕意识锁定在嵇青鹏,白骨魔君,还有两名陌生二层魂坛强者身上。

    他这是防止虚浑之灵无差别攻击。

    “咿呀……”

    六个虚浑之灵回讯,告诉他,他们已经明白了目标。

    随后,六个虚浑之灵清晰的身影,渐渐模糊,直至从虚无消失。

    就连旁边的林凉儿,都再也没办法感知到虚浑之灵丝毫气息,仿佛他们从未存在过一般。

    “如果我身边有魂坛强者守卫,加上六个虚浑之灵,大多数的战斗……我应该都能占据主动。”秦烈暗想。

    “咦!什么东西!”

    突地,白骨魔君率先尖叫起来,只见他那白骨堆砌而成的魂坛内,浮现一抹模糊阴影。

    那阴影的存在,令白骨魔君筑造魂坛的金属性“紫金”迅速流逝,导致他这座二层的白骨魂坛变得不再牢固。

    “啊!有东西钻入我魂坛!”

    “我也是!”

    另外两个二层魂坛武者,也是失声惊叫,眼中充溢着深深恐惧。

    对所有魂坛强者而言,魂坛,都是他们灵魂之根本,绝不容许外来力量侵入。

    虚浑之灵的渗透,对他们魂坛基础精金的吸收,让他们瞬间生出大事不妙的可怕感。

    “唔!”

    拥有三层寒冰魂坛的嵇青鹏,感知最为敏锐,他在水属性的虚浑之灵渗透那一霎,就当机立断,赶紧将寒冰魂坛收入识海。

    “炎日岛的秦烈过来了!”嵇青鹏冷声道。

    此言一出,白骨魔君,还有另外两个魂坛强者,都是勃然变色。

    他们急急忙忙赶在损失更加惨重之前,将魂坛从外面收回,立即扯入识海。

    炎日岛和幻魔宗一战的种种细节,这段时间已传遍天下,很多人都知道秦烈身怀六种奇异生命体,专克胆敢释放在外的魂坛。

    闻滨和楚妙丹的魂坛重伤,也已经众人皆知,让所有拥有魂坛的强者都留意起来。

    “不要再将魂坛释放在外!”

    嵇青鹏脸色冰寒,一双冰晶般的眼眸,从天上俯视血煞岛。

    一股寒冰气息,如飘零的雪花覆盖下来,将血煞岛都给罩住。

    “以寒冰意境来掩饰自己。”林凉儿轻声道。

    秦烈点头,立即运转寒冰诀,慢慢回想寒冰意境图,将自己当成寒冰天地的一块岩冰。

    嵇青鹏的森寒魂念,在血煞岛各个角落飘荡着,试图将秦烈找寻出来。

    可惜,在他的森寒魂念之下,他没有觉察到一丝异常。

    他领悟的寒冰力量,和冰帝遗留的寒冰意境相比,有着极其巨大的差距。

    因此,当秦烈和林凉儿两人,一起释放寒冰意境之后,他根本无法将秦烈和林凉儿分辨出来。

    “秦烈,不论你来不来,嵇青鹏这些人都难以在血煞岛立足。”姜铸哲的笑声,从两条冰冻天河交叉点传来,“你以为,区区一个魂坛损坏的嵇青鹏,带上几个二层魂坛的家伙,难道还真能威胁到我不成?”

    “血之爆裂术!”

    声落,两条冰冻的血河骤然爆碎,化为漫天血滴。

    一滴滴红宝石般的鲜血之中,都有着一个姜铸哲的灵魂缩影,霎那间,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姜铸哲化为血雨,从天空洒落。

    那些血滴,落在嵇青鹏身上,溅射到白骨魔君,还有两个二层魂坛武者身上。

    血滴一落到人身,就变得粘稠无比,像是浆糊般将那些人裹住。

    一时间,在整个血煞岛上,所有的外来者都变成了血色玉米棒子。

    ——都被血茧给严严实实包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