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四十九章 黑曜石宫殿

第八百四十九章 黑曜石宫殿

    招魂鬼母被重创魂坛,白骨魔君被姜铸哲一脉吸干鲜血而亡,嵇青鹏受伤后急匆匆遁离墟地,罗翰溃逃……

    联合各方针对秦烈、姜铸哲、邪婴童子和邪龙的行动,至此,宣告彻底失败。

    暝风岛那边,古陀和赤蝘等人,眼见形势不妙,也急忙从墟地逃离。

    古陀、赤蝘,还有招魂鬼母所在的海岛,则是被秦烈等人顺势接收。

    墟地这次巨变,令很多墟地的邪魔异族为之震惊,此战过后,很多人意识到秦烈,姜铸哲,邪婴童子,暝风老祖,还有七目老怪,十四头邪龙,隐隐形成了一个攻守同盟。

    这个同盟,在墟地拥有着极为强势的力量,甚至隐隐约约间压过了“那个人”。

    之后一段时间,秦烈,邪婴童子,还有暝风老祖那边,加上十四头邪龙,不断扫荡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还有赤蝘、古陀的麾下。

    招魂岛,还有赤蝘、古陀原本霸占的两座海岛,也被重新划分势力。

    招魂岛变成炎日岛的附属岛屿之一,赤蝘和古陀所在的龙人族和蜥蜴族盘踞的岛屿,被姜铸哲接手。

    数日后。

    秦烈,邪婴童子,暝风老祖,还有拉普,邪龙吉尔伯特,还有卢毅等人一同在招魂岛齐聚。

    “邪婴前辈,你真的决定了?”

    在恢宏气派的黑曜石宫殿内,秦烈正视着邪婴童子,神情肃穆。

    旁边,暝风老祖,拉普。还有吉尔伯特都在,都略显惊讶地看向邪婴童子。

    “我会以客卿身份加入炎日岛,将我所精通的炼器之道,向灰岛传授,助灰岛的炼器师少走弯路。能炼制出更好的灵器。”邪婴童子认真地说道。

    “炎日岛……目前还很小。”秦烈解释。

    “现在小,不意味着将来。”邪婴童子脸色淡然,“在我来看,整个暴乱之地也只有炎日岛,才有希望取代天器宗,蜕变成最强大的炼器师势力!只要能摧毁天器宗。我愿意付出所有!”

    秦烈深深看向他,半响后,才点头:“我会安排此事。”

    邪婴童子垂目不再多言。

    “我后天会返回落日群岛,去向沫小姐请辞,随后会找宋小姐,也以外宗客卿的身份加入炎日岛。”卢毅插话。

    此言一出。岛上众人又是一脸诧异,不明白这个血煞宗的长老,为何要加入炎日岛。

    秦烈也是满脸苦笑,“卢叔,这样真不太好。”

    “我心意已决。”卢毅淡然道。

    秦烈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希望沫灵夜和血厉不会因为此事发怒。从此埋怨上他。

    “吉尔伯特,这座招魂岛如何?”秦烈转移话题。

    “可以,也很适合我们邪龙修炼。”吉尔伯特回答。

    “秦烈,这座招魂岛比七目岛起来,还要适合我修炼。”拉普想了一下,也说道:“我只需要将七目岛的净魔兰草,全部移植到这儿,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开辟一片极为适合我的修炼之地。比起七目岛来,招魂岛大了五倍左右。我只需要一小片区域即可。”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墟地的海岛,越往内,越是面积大,也越适合修炼。我过来后。你我交流也方便,另外,你毕竟只有如意境的修为,有我在,也妥善一点。”

    拉普以前的七目岛,虽然也颇为接近墟地深处,不过毕竟还是在外围。

    七目岛比起招魂岛来,不论是面积,还是灵气的充沛程度,都要逊色不少。

    本来,拉普因为实力不足,根本不够资格入驻墟地深处海岛。

    这次招魂鬼母重伤失利后,加上拉普生长出第八目,有了极大的信心,这才主动要求入驻招魂岛。

    “如此甚好!”秦烈自然双手赞同。

    对他而言,对太古强者血脉有着深刻认识的拉普,可谓是他的良师益友。

    以后他还需要在许多方面劳烦拉普,自然也希望拉普就在身旁,能时时询问血脉方面的问题。

    就在招魂岛上,一行人将人员调动,还有将来联手对敌一事讨论清楚。

    随后,邪婴童子先重返邪婴岛,暝风老祖也回到暝风岛,拉普则是忙着移植净魔兰草。

    邪龙吉尔伯特,带着那些邪龙,在招魂岛寻觅合适的地方恢复伤势。

    秦烈,就在这座招魂鬼母建造的黑曜石宫殿内,开始苦修。

    之所以没有同林凉儿一起,前往寒冰岛的“天冰寒晶”矿脉修炼,是因为他觉得他离如意境后期突破,只有一步之遥。

    他认为,他所需要的仅仅只是心灵上的明悟,而不是更多力量上的积累。

    深夜,黑曜石宫殿如招魂岛上一头匍匐的漆黑巨兽,气势磅礴。

    秦烈在黑曜石宫殿中央一层宽阔的石殿中默默修炼。

    这座一共有七层的黑曜石宫殿,有一百多米高,每一层面具都很大,且地面和石顶的距离有十几米,显得极为空阔。

    秦烈在第四层修炼。

    在他头顶,另外还有三层,脚下,也另外有三层。

    “呜呜……”

    静心修炼之时,他仿佛听到一声声极为轻幽低微的泣声,从宫殿内黑曜石的坚硬墙壁传来。

    那些声音飘飘渺渺,等他停下来修炼,仔细去听,仿佛又根本不存在。

    然而,等他重新修炼之时,声音又会不知从何处冒出来,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他觉得有些蹊跷。

    于是,他暂停修炼,从这座黑曜石宫殿走出,等拉普从七目岛又一次移植净魔兰草过来的时候,便找上了拉普。

    “宫殿内那些冰冷的黑曜石墙壁内,有轻微声音传来?你确定?”拉普惊讶道。

    秦烈点头,然后询问道:“会不会是招魂鬼母弄的什么结界禁制?”

    “不清楚。”拉普皱着眉头,然后和秦烈一起往黑曜石宫殿行来,边走边说:“这座七层的黑曜石宫殿,并不是招魂鬼母建造的,本来也不属于招魂鬼母。”

    “哦?”秦烈被勾起了好奇。

    “我来到墟地的时候,这座黑曜石宫殿就在,那时候这座海岛还不叫招魂岛,而是叫鬼泣岛。”拉普解释。

    “后来,招魂鬼母从外界进入墟地,因为她自身强大,便霸占了鬼泣岛,将其重新命名为招魂岛。这种事情,在墟地很平常,只要实力强大,就能霸占弱小者的海岛。”

    “我听说,这座黑曜石宫殿,数千年来就在这座海岛,从来没有被摧毁过。”

    “一代代霸占海岛的邪魔,都很喜欢这座黑曜石宫殿,一旦占有海岛,全部会选择黑曜石宫殿为老巢。”

    “在招魂鬼母之前,这座黑曜石宫殿,也不知道曾经有过多少主人。”

    拉普讲话之间,两人一起站到黑曜石宫殿前方,夜色下,这座宫殿恢宏壮观,还给人一种古老苍凉的感觉。

    “我先仔细看看。”

    一抹绿幽幽光芒,从拉普肚脐眼的第八目透射出来,遥遥照耀向眼前这座黑曜石宫殿。

    在那些绿幽幽光芒照耀之下,本来很正常的黑曜石墙面上,开始浮现出一个个蜿蜒扭动的花纹。

    那些花纹如蚯蚓,似长蛇,随着绿幽幽光芒的照耀,似在轻轻蠕动着。

    如有着生命一般。

    “咦?这些是什么?”拉普惊呼。

    他的惊呼声一出,从他第八目释放出来的透射之光,就忽然熄灭了。

    秦烈呆呆看着墙面,脑海中被禁锢的记忆,如被撕裂一角。

    他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鬼目族的第八目,很多时候,能看透种种遮掩,能瞧见事物最真实的一面。”拉普说道:“那些黑曜石墙体表层,一定覆盖着奇妙的结界,结界的存在,遮掩了墙体,让人无法看到我们刚刚看到的那些繁复花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