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六十二章 魔龙血亲

第八百六十二章 魔龙血亲

    一块块赤灵龟的肉,被秦烈以银叉串起来,架在火晶石释放的火焰上烧烤。

    很快,浓浓的肉香味儿,便从那些肉块上散逸出来。

    不时翻转着手中银叉,让那些肉块均匀被烤到,秦烈下意识舔了舔舌尖。

    这段时日,他一直食用的都是那些储藏在空间戒内的干肉熏肉,虽然也能果腹,能补充肉身之力,却完全没有口感可言。

    干肉,和新鲜烹制的肉块,味道相差甚远。

    “吃饱再说。”

    山谷内,他暂时放下了心思,开始大快朵颐,嘴角吃的都是油渍。

    一块块半斤重的烤肉,不断被塞入口中撕咬咀嚼,迅速入腹,被消化成精纯血肉精气,恢复着他身体的力量。

    他注意到,散逸在体内的血肉气息,一丝丝隐没向全身血液。

    修炼血灵诀的他,敏锐的感觉到他的血脉之力,似吸收了丝丝最为精纯的血肉精气。

    “这里的灵兽,血肉中蕴含的精气更加精纯,也浑厚许多,看来有助于血脉的强大。”他眼睛微亮。

    小半个时辰后,他一连吃了至少五十斤烤肉,竟依然觉得饥饿。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食量就大,来到这儿后,食量竟然又暴涨了。”

    他从赤灵龟的身上,割下更多的肉块,继续烧烤,他觉得他恐怕能够将半只赤灵龟吃下去。

    他在大吃特吃的时候,也没有敢放松警惕,还时不时以灵魂念头感知周边的灵魂和生命动向。

    “咦?”

    过了一会儿。在他的感知中。他发现有两个家伙悄然而来。

    从那两人的身上。他感觉到极为强劲的生命气息,这说明过来的两人,体魄一定非常可怕。

    “不是暗影族的族人。”

    他站了起来,一边继续烤制着赤灵龟的肉,一边打足精神,暗暗小心起来。

    数分钟以后,两个足足有两米高,体形如黑塔一般的人族青年男子。咧嘴嘿嘿笑着而来。

    在秦烈的眼中,这两个家伙像是两头人形暴熊,身上释放出极为暴躁的气息。

    两人身穿极为考究的灵甲,灵甲呈青黑色,覆盖了他们腰间,胸口,还有胯部等等要害。

    灵甲上布满繁复神秘的花纹,在月光的照耀下,两人身上灵甲透出乌黑的亮光,光芒非常纯粹。

    在他们灵甲胸口的部位。有着一个狰狞的魔龙头图纹,那魔龙头张开大嘴。似在咆哮,单单看着图案,秦烈便觉得气血上涌,自己也仿佛要控制不住暴躁起来。

    两人模样相似,应该是亲兄弟,手上都带着精美的空间戒,阔步而来的时候,山谷的大地似乎都在微颤。

    “兄弟,借点赤灵龟的肉吃吃。”

    前面的青年,咧开嘴笑着,大大咧咧走到前面,也不等秦烈答应,伸手就将一块烧的通红的银叉抓住。

    银叉入手,他粗糙的手心传来一阵“嗤嗤”声,似高温在灼手。

    他却浑然不觉疼痛,张开嘴,一口将银叉上串着的两斤肉块都给吞掉。

    当银叉从他牙缝内抽出来后,上面的肉块,连一丝都不见了。

    后面的青年,走过来以后,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笑嘻嘻看向秦烈,从头到脚将秦烈看了一遍。

    他似在防备秦烈突然出手。

    他在打量秦烈的时候,秦烈也眯着眼,心中暗自推测两人实力。

    秦烈心中觉得有些奇怪。

    在暴乱之地的时候,那些境界弱于他,甚至强过他一个等阶的武者,他都能一眼看出境界深浅。

    可是从这两个青年,他却没办法一眼看出实力。

    他总觉得这两个青年,境界应该和他相差不大,估计也就如意境和破碎境这个级别的境界。

    但是,比起暴乱之地如意境和破碎境的武者,两人却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他感觉,即便两人也是如意境,真正的实力,必然也不止于此。

    这一点就像他本人一样。

    “兄弟,这一块居住着一个暗影族的族部,暗影族对我们人族可是向来没好感,一见面就会疯狗一样冲上来撕咬。你敢在这一块活动,还活的好好的,看来是有两把刷子的。”大口撕咬着赤灵龟肉块的青年,似乎话比较多,性格也大大咧咧,他招呼着那个站着不动的青年,吆喝道:“小川,别这么紧张,坐下来吃点东西,这位兄弟真要动手,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被他唤作“小川”的青年,呵呵一笑,冲秦烈点了点头,这才放松下来。

    他没有去取火架上的肉块,而是从旁边赤灵龟的尸体上,重新割了一大块肉下来,从自己的空间戒内取出叉子夹着那些肉,自己动手烤了起来。

    “我叫袁山,这是我弟弟袁川,我俩是上面袁家的人。”这般说着,那嘿嘿笑着的青年,伸手指了指天上。

    “上面?”秦烈目显异色。

    “当然是上面。”袁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们人族绝大多数都在上面啊。”

    “朋友,我看你面生的很,身上也没有任何家族和势力的徽章,你……从何而来?”一直没讲话的袁川,微微眯起眼,突然问道。

    他比他哥哥要谨慎细致,刚刚他仔仔细细将秦烈看了一遍,从秦烈的身上,他没有看到任何势力的标志。

    “咦!”袁山也发现了蹊跷,惊奇地望着秦烈,说道:“你不会是误闯进来的吧?”

    “嗯。”秦烈思量了一下,说道:“我发现了一扇秘境之门,进去后,便来到这儿。”

    “一扇未曾被标注的秘境之门!”袁山来了兴致。满面红光道:“在哪里?那个秘境之门在哪里?”

    “爆掉了。”秦烈苦笑。

    “爆……爆掉了。”袁山又一屁股坐下来。摇了摇头。说道:“太可惜了。”

    袁川则是盯着秦烈,若有所思,然后问道:“你过来的地方是哪儿?”

    “灵域,暴乱之地。”秦烈道。

    “暴乱之地?”袁山满脸疑惑,他别头看向袁川,“小川,你知道的多,这个暴乱之地你听过吗?”

    “听过。”袁川点了点头。“在我们的最西边,离我们很远很远,就算是以空间传送阵传送,也需要中转十来次左右。据我所知,在那个暴乱之地,好像现在还没有一个黄金级势力出现,是不是这样?”

    “不错。”秦烈回答。

    这时候,他对这个未知天地,还有这袁山袁川兄弟,都充满了极大的好奇。

    从这袁川的说法。他们应该也是从灵域而来,不过是在灵域的别的区域。

    看袁川的表情。显然没有将暴乱之地当一回事,觉得没有没有黄金级势力的区域不值一提。

    这么来看,两兄弟过来的地方,应该屹立着黄金级的势力!

    这个发现让秦烈脸色微微一变。

    一个势力,敢称呼自己为黄金级,至少也要有数名虚空境的强者坐镇。

    秦烈深吸一口气,正想询问两人此地是何处,他们从何而来,还有这里有着什么奇妙,然后突有所觉。

    他猛地看向暗影族族人先前离开的方向。

    袁山和袁川兄弟,忽视一眼,也是龇牙一笑,同样看向那儿。

    他们显然和秦烈一样有所察觉。

    “怎么?你刚刚得罪了暗影族的族人?”袁山笑着问。

    秦烈无奈点头,指了指三人脚旁的赤灵龟尸体,“诺,这就是从他们手中抢夺的。”

    “呃……”袁山看着手上的叉子,还有叉子上的烤肉,尴尬道:“看来我们也有份了。”

    袁川耸了耸肩,没有讲话。

    “呼呼呼呼!”

    身影迅速掠动的声音,从前方幽暗林间传来,一会儿后,九个暗影族的族人倏然而止。

    秦烈之前见过的三个暗影族族人外,如今齐齐返回,还带着六个更加强大的族人。

    “就是他!”一个暗影族的族人,以幽冥界的语言叫道。

    他以手指向秦烈。

    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暗影族族人,才要大声呵斥,突地看向袁山和袁川兄弟胸口上的魔龙头图案。

    他脸色猛地一变,急忙扬手,大声以幽冥界的语言阻止族人的动作。

    这时候,更多年龄略大的暗影族族人,也都注意到袁山兄弟胸口上的魔龙头图案。

    那些暗影族的族人脸色都纷纷变了。

    “可是巴雷特大人的血亲袁家人?”最先发现异常的暗影族族人,上前一步,以通用语询问。

    袁山咧嘴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是过来要魂入混沌血域的。”

    “原来是这样。”那个暗影族的族人,神情恭敬起来,“既然是你们,那就没事了,我们这就离开。”

    “族老,抢夺赤灵龟的,不是他们两个。”一个年青的暗影族族人,伸手直勾勾指着秦烈,“他才是那个抢食者!”

    “算了。”老一点的暗影族族人,脸色黯然,以幽冥界的语言阻止他多说,无力地挥挥手,说道:“就这样了,我们回去吧,不过是一只赤灵龟罢了,别节外生枝。”

    一众暗影族的族人,都是垂头丧气,如打了败仗一般,灰溜溜离开。

    他们背影都显得无比萧然。

    秦烈本欲上前追问,想了一下,还是克制住了。

    袁山和袁川兄弟,则是咧嘴笑着,若无其事,显然没有将这些暗影族族人放在眼里。

    “听说在三千年前,这些家伙还和补天宫决战过,可惜落败了,还被补天宫杀了五尊魔神,从此一蹶不起。”袁川轻轻摇头,感叹道:“敢和补天宫为敌,这个种族……应该也曾经强大过。”

    秦烈眼睛一亮,凝神倾听两人谈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