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八百八十五章 独创虎穴!

第八百八十五章 独创虎穴!

    遮天蔽日的苍古奇树,将魔龙山脉覆盖,刺目的阳光只能零星半点地照射下来。

    一头头数百米长的魔龙,懒洋洋浸泡在龙潭,有的则是躲在洞穴内,眯着眼打盹。

    变化为人的巴雷特,臃肿的身子,如肉团塞在巨大的兽椅上。

    “这太阳神轮是天级六品的灵器,就算是在太阳宫内,也不可多得。”巴雷特肥大的指头,把玩着一个金光灿灿的轮盘,随手扔给了袁文斌,“去一趟太阳宫,将这件灵器还给他们,还有……就说我们不会再管暗影族的族人,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暗影族敢欺骗我们,的确是死不足惜。”袁文治说道。

    “太阳宫不容易对付,他们又掌握着秘境之门,算是卡住了我们的咽喉,没足够大的利益,我们没必要和他们撕破脸。”袁文良也说道。

    “就这样吧,反正暗影族的那些家伙,还有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子死定了。”巴雷特不耐烦地说道。

    他憎恶别人骗他。

    在他眼中,暗影族早就和秦烈背后的势力私通,一直都在利用他们,压根没有想要和袁家结盟的想法。

    这让他对暗影族再没有一丝好感。

    “暗影族和那小子死定了。”袁文治点头道。

    得罪了太阳宫和太阴殿,又没有强大势力在后面支持,这一支尚且没有恢复全部战斗力的暗影族分支,哪里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

    和暗影族相隔三百里的一个山洞内。

    幽芸,幽千兰,还有蔺婕等武者聚集在一块儿。

    山洞周边,停泊着一辆辆精美的月牙形飞行灵器。这些太阴殿和幽月族的武者,则是钻入山洞,躲避太阳的炎热和光芒。

    “你的人在附近巡视着吧?”幽芸询问。

    蔺婕点了点头,说道:“有一百二十个太阴殿的武者,将暗影族那一块隐隐包围住。那小子没办法无声无息离开。”

    “他如果使用遁术呢?”幽芸还是不放心。

    “泊罗界的重力,比灵域可怕十倍,而他是从灵域过来的,短时间根本不可能适应此地的十倍重力,冒然以遁术逃离,他反而会重伤自己。”蔺婕解释。轻松地说道:“他试过一回,就会发现全身四分五裂般痛苦,而且还是在原地不动,不用担心。”

    “真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去灵域的时候,无法适应那儿的重力,走起来身子都会飘。好像动一下就会飞起来,很多族内的秘术都受到影响。”幽千兰也道。

    “那就好。”幽芸这才放下心来,旋即脸色冰冷,哼了一声:“不识抬举的东西,等太阳宫灭掉暗影族,将他生擒后交到我手上,我必然会让他尝尝我的手段!”

    蔺婕和幽千兰两人。看着她眼中的厉色,心中都泛出一丝寒意。

    她们知道幽芸曾经对一个人族男人动过情,那男人曾答应她,将会永远留在泊罗界陪她。

    然而,那男人最终移情别恋,没有知会她一声,就悄悄离开了泊罗界。

    从此之后,她便心性大变,很多身怀幽月族血脉的太阴殿男性武者,在幽月族只要稍稍顶撞她。都会被她狠辣的教训。

    有不少前来幽月族要进阶血脉的太阴殿武者,甚至被她弄的遍体鳞伤,不但没有完成血脉的进阶,还身负重伤被送回太阴殿。

    为此,幽月族的几位长老。都严厉惩治过她。

    如果不是因为她天赋极佳,而且幽月族也需要这一类强势极端的人物,她恐怕会被囚禁起来。

    “等我从他身上将圣器拿到,这个人必须交给我处置!”幽芸嘴角浮现出凌厉之色,“他和那个负心人有一两分相似!”

    蔺婕和幽千兰忽视一眼,越发觉得秦烈将来的命运,恐怕是生不如死。

    ……

    炎日下。

    一块赤红色的悬空陆地上,一座座宏伟至极的宫殿耸立着,宫殿上到处都是太阳的图案。

    一辆辆红彤彤的战车,如火焰一般停泊在那些宫殿中央,很多人族武者顶着炎日,正在修炼着秘诀。

    “呼呼!”

    君安和君鸿煊两人,带着十几个浑身是血的太阳宫武者,驾驭着摇摇欲坠的战车,轰然落下来。

    宫殿的广场上,还有很多宫殿内部,走出许许多多太阳宫武者。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身上有着天然火焰花纹,眼睛内闪烁着火苗,全身如在燃烧的炎族族人。

    他们也都惊愕地看向君鸿煊和君安。

    “安叔!你坐守此地,我立即回灵域,找我师父禀报此事!”君鸿煊说道。

    “好。”君安点头。

    君鸿煊没有向其他人解释,飞身进入最大气壮观的那座宫殿,立即通过秘境之门离开。

    “安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你们的行动失败了?”

    “不可能吧?就暗影族那些人,那么低微的力量,行动怎会失败?”

    “到底怎么了?”

    很多太阳宫的武者,还有那些炎族的族人,都过来追问。

    君安脸色难看,不耐的丢下一句话:“暗影族比我们所想的麻烦很多!”然后就匆匆返回自己的修炼区。

    众多太阳宫的武者都是惊异不明。

    之后,陆陆续续的,又有一辆辆有着太阳标志的战车回来,那些战车都破破烂烂,分明遭受过重击。

    另外还有一部分太阳宫的武者,连战车都没有,就怎么浑身浴血的回来。

    通过后来的这些人,太阳宫的武者,渐渐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他们也都明白,因为君鸿煊的错误判断,加上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武者手段繁多,拥有爆炸性的灵器。使得这次灭族行动彻底失败。

    也知道当魔龙一族和袁家到来后,更多的太阳宫武者,纷纷被追杀至死。

    “君少爷急着回去,应该是请求更强的援军了,此次……魔龙一族和袁家已参与进来。还杀了我们不少人,就连‘太阳神轮’都被抢夺,看来泊罗界要发生大动荡了。”

    “我们太阳宫又怕过谁?”

    “最近的确平静太久了!”

    一众太阳宫武者叫嚷着,战意盎然,竟显得有些兴奋。

    多年来,太阳宫一直都是泊罗界人族六大势力之首。比太阴殿还要略强一点。

    古兽族,巨人族,炎族,幽月族,修罗族,魔龙族。木族,海族,黑狱族,这九大活动在泊罗界的太古强族,除了古兽族和巨人族实力深不可测,不和人来往外,太阳宫和炎族联手之后。不怕任何一方泊罗界的势力。

    因为他们掌握着最大的秘境之门,九大强族的族人,有时候还需要求到他们。

    这就使得他们的气焰越来越盛。

    最近数十年来,太阳宫在泊罗界和炎族联手后,几乎没有吃过亏,连幽月族和太阴殿也被他们压着打。

    魔龙一族和袁家更加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袁家看来是活腻了,那头老魔龙,恐怕也舒泰太久了!”

    “等君少爷将太阳宫真正的强者,从灵域请过来,我们就再次向泊罗界的各族证明一下。谁才是泊罗界真正的霸主!”

    “不错!”

    太阳宫武者怒气冲天的叫嚣着。

    ……

    就在此时,又是一辆破破烂烂的,独属于太阳宫的战车回来。

    战车上,一个略有些面生的人族武者,身穿太阳宫的武者服。身上有着血迹,脸上沾满了泥土和草屑,显得极为狼狈。

    他身上也涌现出明显的太阳炎热气息。

    一切都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正常,这人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因为,就在他之前,这样狼狈的太阳宫武者,已经回来十几个了。

    周边修炼的那些太阳宫武者,已经从前面那些人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不再有更多的好奇心。

    因此没有人对他进行盘问。

    ……

    秦烈默默从战车上下来。

    他耷拉着眼皮子,一副有气无力,疲惫欲死的模样。

    他悄悄观察着四周。

    在巨大的广场上,有几十个正在修炼的武者,附近那一座座宏伟宫殿内,有更多太阳宫武者或是修炼,或是在商讨着事情。

    偶尔有人看向他,发现他面色陌生,并不熟悉以后,视线也都一闪而逝。

    他没有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傻站着干什么?都伤成这样了,还不快回你的修炼室恢复?”一个教官般样子的太阳宫武者,满脸横肉,突然瞪向他,指着一个方向:“怎么?被人打傻,连自己住什么地方都忘?北区,三号楼,第五层七室!”

    秦烈愣了下,然后垂头看向左肩上的一个太阳标志,发现在那标志内写着北、三号、五层七室几个小字。

    他于是明白过来,一声不吭,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走去。

    “一看就是第一次参战的生手,倒霉的是,第一次还就吃了大败仗。哼!竟然被吓成这样,这辈子恐怕都很难摆脱阴影了。”那人冷眼嘲讽道。

    “这样的家伙,终生都很难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以后或许连重返灵域的机会都没有。”另有人调笑。

    “他其实运气很不错了,这趟死了多少人?连涅槃境都有十几个被杀,而且是被炸的尸首分离,他能活着回来,难道不是运气好?”

    “这么一说,他运气还真是不错,至少他还活着。”

    ……

    ps: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各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