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神器之威!

第九百一十九章 神器之威!

    对苗风天而言,血之灵力凝成的血龙,雷霆闪电之力,都算不得什么。

    雷霆力量,对阴魂恶鬼有着天生克制力,血灵诀对血肉精气浓烈的生灵,同样有着可怕的杀伤力。

    然而,修炼尸之始祖传承的他,对这两种力量偏偏有着超强的抗性。

    也只有至阳至烈的力量才能重创甚至炼死他。

    那些由秦烈血脉之力凝结的不灭火焰,带着泊罗界三个炎日独有的恐怖炎能,恰恰就是他最为惧怕恐惧的力量。

    一簇簇小火苗,燃烧之际,让他只能痛苦怒喝。

    “秦烈!你若是再敢乱来,我绝不会继续手下留情!”苗风天厉声咆哮。

    “你只要站着不动,就不会有事。”秦烈脸色深沉。

    这番话,正是先前他被浓浓尸气裹住,苗风天对他说的。

    一滴滴剔透晶莹的血珠,内部烈焰神文闪烁着,传来炽烈的炎能,悄然聚集在苗风天身旁。

    那些血珠都蕴藏着他血脉内的不灭之火。

    他也看出来了,苗风天根本不怕他的血灵诀,也不怕天雷殛,他的寒冰诀和地心元磁录,因为他本身境界的不足,也绝不可能威胁到此人。

    只有烙印在血脉内的烈焰,纯粹的血脉之力,才能真正对苗风天造成伤害。

    他于是舍弃了破碎境所拥有的种种力量,只是以五阶血脉内的不灭烈焰,来威胁这个修炼阴邪尸力的家伙。

    滴滴红宝石般的晶莹血珠,悬浮虚空的雨水般,环绕包围在苗风天周边。

    每一滴鲜血之中,都蕴藏着令苗风天深恶痛绝的炎日气息。让他不敢轻易动手。

    同时,六个虚浑之灵,也悄然在他头顶浮现出来。

    只要他胆管释放出魂坛,动用魂坛之力破掉眼前不利局面,有“魂坛吞噬者”恶名的虚浑之灵。一定会对他的魂坛下手。

    这让苗风天突觉束手束脚。

    “你也不要试着以灵魂意识来直接冲击我的识海。”秦烈眼神凌厉如刀锋,嘴角绽出一个残酷的笑容,“我修炼雷帝的传承,我的灵魂识海,乃狂暴的雷霆闪电。即便是你境界远远超过我,你的灵魂意识胆敢闯进来。也势必被雷霆闪电轰成湮灭!”

    苗风天脸色陡然惊惧起来。

    如果没有秦烈这番话,他或许下一步就会以不灭境的灵魂意识,凝成灵魂风暴冲击秦烈识海。

    但现在他赶紧止住自己的妄想。

    雷霆闪电之力,能殛灭所有生灵的魂魄,就算是他不灭境的灵魂,也休想在雷霆闪电的轰击下安然无恙。

    他很清楚。如果秦烈所言不虚,他冒然以灵魂意识硬闯秦烈的识海,当真被漫天雷霆闪电劈射,他必然无法全身而退。

    灵魂一旦重创,想要恢复就绝非一朝一夕的时间,会漫长的令他境界不进反退。

    苗风天眼瞳深幽,皱着眉头衡量着得失。十几秒后,他脸上浮现出一个颓丧神情,点头道:“算了,我不再插手,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他真要不顾一切出手,或许会被包围他的不灭之炎燃烧一部分力量,会受上不轻不重的伤。

    但他还是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在短时间内重创甚至击杀秦烈。

    可他也知道,不论是他,还是姜铸哲,都需要秦烈活着。

    只有秦烈活着。暴乱之地的局势,才可能朝着他们设想的方向衍变。

    他和姜铸哲一样,都不想将秦烈得罪死,不想将秦烈逼的太厉害。

    于是他选择放手。

    “多谢。”

    秦烈深深看向他,凌厉的眼神。渐渐收敛了锋芒。

    “你还是无法改变什么。”苗风天淡漠道。

    秦烈回头,以背对向苗风天,将视线聚集在靳焘和姜铸哲的身上。

    他立即知道了苗风天话里的意思。

    靳焘带着尸妖蒲泽,还有尸妖白骨魔君,全力出手对付艾迪。

    本来能从容应付两头尸妖的艾迪,在靳焘加入以后,明显就落在了下风。

    种种幽冥界的诡秘法决,虽掀起了滔滔魔云波涛,但靳焘和两头尸妖合力之后,还是显得很从容。

    只有二层魂坛的靳焘,实力比全盛时期的白骨魔君还要可怕,这个跟随了姜铸哲多年,同样经历了血煞宗覆灭的强者,本来……就是血厉和姜铸哲的同门师弟。

    通过修炼极端的血灵诀,以吸食鲜血不断强大自己的靳焘,一直都是姜铸哲身边最强大的助手。

    姜铸哲能够施展的血典各大杀招,碧血天河,天罗血网,泣血鬼爪,血龙吟等等秘术,他也运用的娴熟无比。

    除此之外,两头尸妖体内的浓烈血气,也能被他轻易调动,配合他施展的种种血煞宗秘术,令艾迪左支右绌。

    只恢复了六七成实力的艾迪,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令秦烈觉得惊叹。

    可是,以目前的情形来看,艾迪还是不可能胜过靳焘和两头尸妖。

    他的视线越过艾迪这一边,又看向被天罗血网罩住的吉尔伯特,发现吉尔伯特依然被捆缚的紧紧的,始终无法挣脱出来。

    吉尔伯特后面,姜铸哲头顶着“嗜血轮盘”,释放出碧血天河,令两条绵长猩红的交汇血河,一起落在九阶邪龙卡尔弗特银光灿灿的龙身上。

    两条血河,如血红色的彩带垂下,从中涌现的血之灵力疯狂渗透向邪龙的体内。

    这头力量几乎消耗殆尽的邪龙,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而是低声嘶啸,他那银亮的鳞甲缝隙内,绽出寒晶一般的冰光。

    丝丝冰光和血河内的血之灵力交汇在一块儿,激烈争斗着,血光迸射,冰芒碎溅。

    卡尔弗特在极力阻止血之灵力钻向他的龙躯。

    姜铸哲。则是头顶“嗜血轮盘”,不断加持着更多的力量,猩红眼瞳内闪烁着疯狂残忍的血光。

    他知道,一旦让那些蕴藏着他生命精气和灵魂意念的本命精血,渗透到邪卡尔弗特血肉中。

    他的那些本命精血。就会代替他的嘴,将这头九阶邪龙澎湃浓厚的气血给尽数吞没。

    到时,卡尔弗特就会变成一具冰冷没有生息的龙尸。

    而他,则是可以通过九阶邪龙的滂湃生命血气,尝试着更进一步,去筑造第四层魂坛。

    一旦他拥有了四层魂坛。他将杀入天戮大陆,将黑巫教、三大家族这些曾覆灭血煞宗的罪魁祸首,给一一吸食鲜血,看着他们恐惧痛苦的死亡。

    就算是如今在暴乱之地猖獗活动的三大鬼族,也会变成他的猎物,被他逐个吸食鲜血追杀至死。

    血煞宗。在他的手中,辉煌将超过千年前的荣光。

    想到美妙处,他下意识舔了舔嘴角,眼中满是嗜杀凶戾。

    “姜铸哲已经进入状态,在这个时候,你如果胆敢阻止他,他恐怕不会像先前一般理智。”苗风天脸色凝重。道:“他在清醒的时候,一切都好说,一旦疯狂起来……就算是亲儿子阻止他,他都会毫不犹豫杀掉。秦烈,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头九阶的邪龙,你只要放手不管,让姜铸哲得偿所愿,他事后冷静下来,一定还会作出补偿。”

    此刻的姜铸哲。让苗风天都有些惧怕,他这是真心劝说。

    他怕姜铸哲在失去理智的状态下会失手将秦烈杀死。

    真要这样,李牧、段千劫、寂灭老祖,还有刚刚到来的暗影族虚空境强者,恐怕会全世界追杀姜铸哲。顺便也追杀他……

    这绝非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疯狂的姜铸哲,我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我也不会是第一次在火上浇油。”秦烈语气平静,可眼神却充满了不要命的疯狂。

    苗风天骇然。

    他发现秦烈和姜铸哲一样,也是一个疯子,也会做出不可理喻的疯狂之事。

    果然!

    秦烈放下这番话以后,突然一手将右肩膀上的衣衫撕裂掉,在他右肩上,一个清晰的银月印记流露出来。

    苗风天凝神去看的时候,发现九轮月亮从印记内飞升出来,迅速凝成九个阴寒锋锐的月刃。

    一种圣洁,明净,冰寒,冷冽的气息,从九个月刃上释放出来。

    苗风天的灵魂,在那些月芒之下,竟生出一种宁静不想反抗的念头。

    九个月刃化为九束月光激射向邪龙吉尔伯特。

    如九柄阴寒利剑划动而来。

    “哧啦!”

    将吉尔伯特紧紧束缚住的“天罗血网”,在月刃的优美划动下,如被利器切割的锦帛,一下子就撕裂开来。

    “好锋利的灵器!”苗风天失声惊叫。

    他对姜铸哲还算是了解,他知道以“嗜血轮盘”内血之灵力凝成的“天罗血网”,韧性惊人至极。

    姜铸哲曾说过,在整个暴乱之地,也只有寥寥几样天剑山的天级飞剑,才能斩断“天罗血网”。

    而且,御动飞剑者,还必须是和他一样的天剑山魂坛级别强者。

    可现在,只有区区破碎境修为的秦烈,只是以灵魂操控着九枚月刃,轻而易举就将“天罗血网”斩断,这分明不合常理。

    除非……那月刃的等级根本就超过了天级灵器的范畴!

    想到这个可能性,苗风天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再看秦烈的时候,他眼中绽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神级,神级灵器,一定是暴乱之地从未出现过的神级灵器!”

    “呜嗷!”

    吉尔伯特从血网内挣脱,朝天咆哮着,疯狂撕扯向姜铸哲。

    全力对付卡尔弗特的姜铸哲,血红的眼瞳中,浮现出凶戾无情之色。

    一条条鲜血流光,从他身上流淌下来,就在他的脚下凝形,化为血妖。

    纯粹由鲜血凝成的血妖,也是无声咆哮着,迎向了吉尔伯特。

    姜铸哲那红的无比妖异的皮肤,在那血妖形成之后,终于有了一丝苍白色。

    也在此时,九道皎洁月光,如九个冷冽流星飞逝而来。

    姜铸哲眼中第一次闪现惊悸。

    从那些皎洁月光之中,他觉察到一种能将他砌成一块块的凌厉气息,这是……神级灵器才能拥有的恐怖锋利。

    他突然从疯狂中冷静下来。

    隔着吉尔伯特,隔着艾迪和靳焘,他的视线落到秦烈身上。

    一束狰狞血芒,从他的眼瞳飞射而出,这血芒竟比月刃还快,瞬息间便突射到秦烈眉心。

    一种如被钢针刺透脑壳的恐惧感,仿佛从秦烈的骨髓中蔓延出来,让秦烈禁不住全身颤栗。

    就在此时,隐藏在眉心皮肉之下的镇魂珠,突然震破了皮肉呈现出来。

    如秦烈的第三只眼睛。

    纯黑如墨汁的镇魂珠,仿佛真是一只深幽神秘的眼睛,直勾勾看向那一束血芒。

    “蓬!”

    这一束即将射向镇魂珠的血芒,就在抵达秦烈眉心的那一霎,突然爆碎成虚无。

    姜铸哲那看向秦烈的眼瞳,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他以微不可查的声音闷哼一声,将一口就要涌出喉咙的精血,又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只是,一抹血线,还是从他左眼的眼角缓缓逸了出来……

    同时,九道冷冽的月芒,也势不可挡地劈射而来。

    姜铸哲正在全力炼化卡尔弗特的精血,不得不全部收回,并瞬间以血遁术挪移方位。

    月刃汇聚之地姜铸哲身影陡然消失。

    再次凝形之时,他已出现在秦烈身后,一只手突然落在秦烈的后脑勺上。

    一股隐而未发的狂暴血之灵力就在他手上蠢蠢欲动。

    秦烈身子立即僵住,再也不敢动弹分毫,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

    ps:这章近四千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