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二十三章 传承秘义

第九百二十三章 传承秘义

    夜色下,六个月亮释放出皎洁清冷月光,挥洒向天地。

    “银线天蛇”尼维特以本体翱翔在夜空下,仿佛连绵的山脉在虚空游荡着,给人一种震撼心灵的恐怖威慑。

    秦烈,便盘坐在这一条巨蛇脖颈处,迎着猎猎劲风,往幽月族而去。

    九阶的尼维特,在天空飞行的速度,远超他的想象。

    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一块块悬浮虚空的陆地石块,如电一般从他身旁飞逝而过。

    比起暴乱之地最快的战车,尼维特的速度都要快上数十倍,当真是风驰电掣。

    月光之下,秦烈凝聚灵魂意识,一边查探肩上银月印记内的动静,一边默默回忆着他从“月泪”内得到的那些神秘法决符文。

    通过巴雷特和滕远的讲述,他知道“月泪”乃幽月族的传承至宝,记载着九种幽月族自古流传的神秘法决和秘技。

    上次“月泪”将幽甫等人圣器内的月能吸收,九个月亮瞬间变得夺目,随后就有一段段神秘符文法决烙印向他灵魂深处。

    他当时并没有多想,也没有花费时间去研究那些符文的真正奥妙,此刻一梳理,才发现他根本不认识那些符文。

    这让他暗暗觉得奇怪。

    虽不曾真正将封印的记忆破开,可他能认识幽冥界,龙族,还有许多太古强族的文字,能听懂那些太古强族的语言。

    他自认为他对各族文字都了如指掌。

    然而,如今真的开始要了解“月泪”烙印在他脑海的符文。他才发现他完全不认识。

    “幽月族不是拥有混沌血域的顶尖强族,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当年才没有学习他们的文字。”他心中这么认为。

    旋即,他意识到幽月族一行,的确非常有必要。

    暴乱之地没有任何幽月族的族人,他如果想要将那些从“月泪”内获取的知识运用起来,就必须要精通幽月族的文字。

    “就快要到了。”尼维特有些尖锐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他端坐在尼维特脖颈上,然而,离尼维特的蛇头竟然还有十几米远,加上尼维特飞行速度极快。这让他听着尼维特的声音,竟觉得有些飘忽遥远。

    “竟然这么快!”他惊讶起来。

    从古兽族离开,到现在连半个时辰都没有到,天上依然还是第六个月亮。

    可尼维特马上就要到达幽月族的族地。

    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尼维特庞大的身躯,突然坠向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

    那些山脉有着一个个山谷,每一个山谷之中。都有着波光熠熠的水潭,潭水倒影着月亮,如在吸纳着月光。

    许多精美的碉楼,释放出蒙蒙玉石般的晶莹光泽,坐落在山谷内。

    不少幽月族的族人,从那些碉楼内走出来。脸色惊恐地看向天上。

    尼维特的到来,令这些幽月族的族人,都尖叫着相互传信。

    古兽族的尼维特,乃泊罗界最为凶戾的恐怖存在,在幽月族没有和太阴殿结成血亲之前。他时常在泊罗界各大种族聚集地出没,将许多生灵吞没。

    幽月族。在数千年之前,也时常被尼维特光顾。

    这些幽月族的族人,都知道泊罗界的秘境之门被炸毁,知道太阴殿不会再有援军过来。

    临近的黑狱族族人,已经正式冲击他们的族地,开始大肆进攻。

    眼见尼维特到来,他们当尼维特凶性大发,也要拿他们幽月族开刀了。

    因此,众多幽月族的族人,都恐惧起来,第一时间向深处的山谷传讯。

    山谷深处,幽甫得到消息后,也是脸色巨变。

    “你们俩上次是否得罪了尼维特?”他阴沉的眼睛,闪烁着冰冷寒光,直勾勾看向幽千兰和蔺婕。

    两女之前受他嘱托,要想尽一切办法接近秦烈,尽最大可能从秦烈处将九种传承秘义获取。

    她们并肩去了古兽族的领地。

    只不过,她们并没有见着秦烈,只是遇到了尼维特,然后就被尼维特不耐烦的驱赶出来。

    尼维特的突然到来,让幽甫以为幽千兰和蔺婕两女,之前在古兽族得罪了他,以为他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

    “没有,我们只是……只是问了一些那个姚天的消息。”幽千兰轻声道。

    一身剪裁合体的银白宫装长裙,洁白如雪的优美脖颈上,吊着一枚精美的弯月吊坠,幽千兰在月色之下,给人一种清冷圣洁的高贵感,让附近许多幽月族和太阴殿的男性武者,都目弦神迷。

    见幽甫训斥她,这些幽月族、太阴殿的男性,都流露出不忍的表情。

    旁边的蔺婕,同样容貌出众,睿智的眼睛仿佛永远都在闪烁着聪慧的光芒,在计量着什么。

    “我们和尼维特只讲了两句话,请求他允许我们见姚天一面,仅此而已。”她解释道。

    “希望他不是因为你们而来。”幽甫冷哼一声。

    “他来了!”一个幽月族的族人抬头看天。

    尼维特庞大的身躯,在月色下光幕缠绕,不断收缩着。

    数十秒之后,他就以人族之身显形,在他身旁赫然还站在令幽甫“朝思暮想”的秦烈。

    “幽甫,听说你们想要见他?”尼维特咧开嘴,尖锐阴森的笑声,如被吊死的女鬼在哭泣,“我现在帮你们将他专门送来了,要不要感谢我?”

    听到他的笑声,众多幽月族的族人,都是头皮发麻。

    “多谢!”尼维特拱手道。

    “给我五千块冷月寒晶算报酬。”尼维特眯着三角蛇眼。

    “好!”幽甫一口应承下来,马上吩咐下面人去准备。一点不敢疏忽。

    秦烈表情怪异。

    他知道冷月寒晶为天级五品的灵材,在幽月族掌控的矿脉内开采的最多。分布在泊罗界其它地方的较少。

    冷月寒晶在暴乱之地价值连城,对太阴殿还有拜月宫这类修炼月之力量的人而言,冷月寒晶乃最为珍贵的至宝。

    就连他也能用来恢复“月泪”的力量。

    只是……对尼维特而言却丝毫无用。

    “族老,这枚戒指内有五千块冷月寒晶。”很快地,一个幽月族的族人,就将一枚空间戒递来。

    幽甫接过后,一言不发,就将空间戒投掷给尼维特。

    尼维特抓住后。怪笑了两声,又随手将这枚盛放了五千块冷月寒晶的空间戒塞给秦烈,说道:“这东西就当佣金的一部分吧。”

    秦烈为他们换取暴乱之地的灵材,按照双方约定,他要抽取一成为佣金。

    然而,因为古兽族给出的那一批灵材,总价值远远超出他本来的估量。他已经通过交易赚取了丰厚的利润,占了莫大便宜,便没有提起佣金的事情。

    他没提,可尼维特却记在了心里,在想办法补偿。

    这些冷月寒晶就被他当成佣金来对待。

    底下那些幽月族族人,眼睁睁看着尼维特这个古兽族的三大首脑。将五千块冷月寒晶转手给了秦烈,脸色都为之一变。

    本来,他们以为尼维特是擒住了秦烈,将秦烈给他们送来。

    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尼维特亲自过来,分明就是要保证秦烈在幽月族无人敢动。他根本就是以秦烈后台的身份而来。

    这让幽甫众人暗暗叫苦。

    “我这个小兄弟很忙的,没有太多时间耽误。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就趁早说。”尼维特见幽月族族人苦笑不语,马上不耐烦起来,“别浪费时间啊,不然,一会儿我们就离开。”

    秦烈和尼维特并肩悬浮在幽月族族地上方数十米,他居高临下打量着幽月族的生活之地,发现巨大的山谷中,有着许许多多月池。

    那些月池,分明以特殊的方法建造而成,池体上绘刻着许多古老的符文。

    那些符文,和他从“月泪”内获取的,关于幽月族的九大秘义一致。

    这让他心中暗暗有了计较。

    不少幽月族的族人,都聚集在月池旁边,似在通过月池来更好的吸收月能。

    有几个月池内,有很浅的池水积蓄而出,池水内传出最为精纯的月之力量。

    秦烈摸了摸下巴,心神一动,就将“月泪”释放出来。

    “月泪”化为九个小月亮,在幽月族族地悬浮着,轻轻游荡。

    一种令所有幽月族族人顶礼膜拜的神圣气息从九个小月亮内传来。

    除了几个族老忍着不动,大多数幽月族的族人,都不由自主跪伏下来,眼睛炙烈地看向九个袖珍小月亮。

    九个月亮晃荡着,来到那些有着池水的月池上方,如鲸鱼吸水一般,将月池内的池水吸走。

    “月泪”变得愈发明亮。

    幽甫月牙形的眼瞳,死死盯着“月泪”,突然道:“你是否从我们幽月族的圣器之中,得到了九种秘义传承?”

    他这番话自然是对秦烈说的。

    “好像是这样。”秦烈淡然一笑。

    “你,你能否将那九种秘义传授给我们?”幽甫嘴唇颤抖起来。

    所有幽月族的族人也都目光如炬地看向他。

    秦烈呵呵轻笑,“我不知道那些符文具体代表着什么意思。”

    “没关系!你可以将那些符文刻画出来,我们自然知道它们代表的含义!”幽甫激动起来。

    秦烈没答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幽甫老脸一红,知道自己过于激动了,连忙道:“我明白。你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告知我们,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条件嘛……我还没想好。”秦烈笑了笑,“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弄清楚那些符文的意思,你们就先安排一人教我吧。”

    “千兰!”幽甫沉喝。

    如月中谪仙般圣洁清冷的幽千兰,立即明白了幽甫的意图,她先冲秦烈微微鞠身,然后抬头,一双月牙形的美丽眼瞳深深看向秦烈,轻声道:“我精通那些古符。”

    “那就你吧。”秦烈漠然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