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分歧

第九百二十八章 分歧

    能横跨五块大陆进行传送的空间古阵,只掌控在顶尖势力手中,寂灭宗就是这样的势力。

    通过寂灭宗的传送阵,秦烈和许然两人,瞬间就在天剑山现身。

    一座座如利剑一般直插云霄的山峰间,许多天剑山武者守护在传送阵旁边,神情肃然。

    当秦烈和许然在传送阵浮现的时候,那些人徒然紧张起来,甚至握紧了手中之剑。

    待到他们发现出来的乃是两个人族以后,他们明显松了一口气,不再那么如临大敌。

    “怎么回事?”许然皱眉看向这些人,说道:“天鬼族没那么快过来吧?还有,只有天灭大陆跨大陆的传送阵,落在邪族的手中,你们担心什么?”

    “前辈是谁?”一人上前询问。

    “寂灭宗,许然。”

    “原来是许然前辈!”那人暗暗动容,神态明显恭敬起来,“前辈来天剑山所为何事?”

    “商讨如何力抗邪族。”许然淡淡道。

    那人眼睛一亮,分明激动起来,“前辈跟我来!”

    所有天剑山的武者,都知道天鬼族的族人,已从天裂大陆往这边开赴而来。

    三年来,邪族肆虐暴乱之地,令各大白银级势力损兵折将。

    幻魔宗更是直接被攻破山门覆灭!

    强如天器宗和万兽山,在天鬼族的攻势下,也只能以防守姿态应对。

    天剑山如何才能力抗越来越强大的天鬼族?

    突然间,许然代表寂灭宗而来。要商议对抗邪族一事,这立即令天剑山武者激动起来。

    于是。秦烈跟随着许然,被这些天剑山的武者隆重地请向巍峨如云的天剑山的山顶。

    “咦!秦……”

    山顶处,杜向阳站在雄阔的宫殿门前,正要进去禀报要事,他一眼看到许然身旁的秦烈。

    杜向阳眼睛一下子炙烈起来,他没有将秦烈的名字道出,生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是第一时间冲到秦烈身旁。在秦烈重重捶了一拳,低喝道:“你怎么来了?”

    “杜师兄!他是寂灭宗的人,你别乱来啊!”领路者急忙叫道。

    他还以为杜向阳和秦烈有仇。

    “不关你的事,你下去吧,剩下的我来安排。”杜向阳挥挥手,眼神渐渐平静下来,说道:“我认识他们。”

    “哦。这样啊。”那人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他一走,杜向阳忙道:“天剑山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你,你过来干什么?”

    三年前,王恩哲。祖翔,还有严冬三人对秦烈拥有神族之血一事很关注,他们不顾洛楠、燕白衣的态度,坚决和其余七大白银级势力联手逼寂灭老祖交人。

    洛楠和燕白衣和他们在天剑山很多事务上分歧很大,这次由因为天鬼族入侵之事。刚刚争吵过。

    这个关口上,秦烈突然过来。杜向阳担心他会惹来王恩哲等人的出手。

    “我是怀着诚意而来,希望能和天剑山在力抗邪族上达成默契,你不用担心。”秦烈紧紧拥抱了杜向阳一下,也有些激动,“这几年怎么样?”

    “我突破到如意境中期了。”杜向阳自信道。

    “厉害。”秦烈随口赞了一句,道:“我刚踏入破碎境。”

    “你个变态!”杜向阳又狠狠在他胸口轰了一拳,羡慕道:“不愧是拥有神族之血的家伙。”

    “谁在外面?”就在此时,王恩哲的声音,从杜向阳身后那座雄阔宫殿传来。

    杜向阳脸色一沉,冲秦烈打了个眼色,示意他最好回去。

    许然则是微微一笑,已率先走向殿内,扬声道:“寂灭宗许然,特来拜见各位天剑山的同仁!”

    “放心吧,今时不同往日,我不会有事。”秦烈拍了拍杜向阳肩膀,也大模大样走向天剑山的大殿,喝道:“炎日岛秦烈,来天剑山和各位商讨力抗邪族之事!”

    殿内,五大天剑神情一震,反应不一。

    李牧和段千劫忽视一眼,脸上有着一分惊异,似也为秦烈的到来好奇。

    三年前,他们两人和塔特一道儿,目送秦烈从招魂岛跨界离开。

    当时,通过塔特的口风,两人知道秦烈重返暴乱之地的时候,神族血脉的麻烦就能迎刃而解。

    三年后,暴乱之地九大白银级势力,已被三大鬼族压的喘不过气来,恐怕还真就不会去管他身上的神族之血。

    只是,他们还是觉得奇怪,因为王恩哲等人对秦烈并无好感,他们不清楚秦烈的突然到来会不会适得其反。

    就在殿内众人的惊异目光下,秦烈和许然走了进来,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李叔!段叔!”进来后,秦烈也神情一震,微微鞠身,立即向李牧和段千劫行礼。

    李牧一笑,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客气。

    段千劫漠然点了点头。

    “两位前辈别来无恙。”他又冲燕白衣和洛楠致意。

    燕白衣和洛楠也是微笑点头。

    之后,他才将视线挪移到王恩哲、严冬和祖翔的身上,背脊挺的笔直,言辞之中没有丝毫敬意,淡淡道:“三位便是天剑山的另外三大天剑吧?”

    他在对待李牧和段千劫的时候,态度最是谦卑,对待洛楠和燕白衣的时候,也是充满了敬意。

    然而,在对待王恩哲的时候,他连晚辈对前辈的最起码虚伪客套都没有。

    王恩哲三人的脸色几乎马上阴沉下来。

    “秦岛主是吧?”严冬冷笑一声,“最近几年炎日岛发展迅猛,听说已有两名一层魂坛的武者,看起来实力很不错。身为炎日岛的主人,秦岛主现在不得了啊,连我们这些前辈都不放在眼里了?”

    “在天剑山,谁是真正的主事者?”秦烈突然问道。

    “我们五大天剑都是主事者!天剑山所有重大事宜,由我们五人投票决定,秦岛主所为何来?”祖翔脸色阴沉,不耐道:“如果是来求援,很抱歉,我们天剑山不会对你们炎日岛伸出援手。”

    他以为秦烈过来是寻求帮助。

    “求援?”秦烈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炎日岛不需要向任何人求援!”

    “到底是什么事?”李牧问道。

    沉吟了一下,秦烈说道:“李叔,段叔,还有燕前辈和洛前辈,我希望能和你们五人单独谈谈。”

    眼见王恩哲、严冬、祖翔三人对他依然有成见,秦烈连和他们交谈的兴致都没有了,很干脆地将他们排斥在外。

    “天剑山的事,一旦我们三人意见一致,就必须无条件执行。”王恩哲淡淡的示威。

    秦烈摸着下巴,看了一眼旁边没有讲话的许然,道:“许叔,你说我应该求他们,还是他们应该求我?”

    许然皮笑肉不笑,道:“你觉得没他们也无所谓。”

    “许兄!你这话什么意思?”严冬脸色阴沉。

    许然脸色淡然,道:“难道你们认为天剑山的实力,比万兽山和天器宗联手还要强大?连万兽山和天器宗在天鬼族的攻势下,都已损失惨重,只能龟缩在宗门禁地不出,你们还能胜过天鬼族不成?”

    “我们不能赢,难道你们可以?!”严冬涨红了脸。

    许然笑了笑,看向李牧段千劫等人,说道:“要不,我们出去谈?”

    “好。”段千劫点了点头,率先往殿外行去,边走边说:“我是受李牧邀请而来,我心情若好,便帮你们天剑山杀几个天鬼族族人。我若心情不好,指不定我会杀几个天剑山的人。”

    他回头看了王恩哲三人一眼。

    王恩哲三人脸色难看,却不敢吱声,因为他们知道段千劫脾气臭的要命,一言不发就会马上大开杀戒,百无禁忌。

    面对这种闻名整个暴乱之地的疯子,他们会忍耐,不敢多说什么。

    “出去聊聊吧。”李牧看向洛楠和燕白衣。

    两人略一犹豫,也在段千劫之后,往殿外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