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李牧的承诺

第九百二十九章 李牧的承诺

    “简直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

    严冬脸色阴沉,在殿内目光闪烁着,仿佛在思量着什么恶毒计策。

    祖翔神情也不好看,“若非他们和炎日岛来往密切,这趟天鬼族的族人,也不会在中途撇下天器宗和万兽山,转而攻击我们。”

    他们认为天剑山会遭受邪族的针对,皆是因为李牧、燕白衣和洛楠的原因,是他们为天剑山引来祸端。

    “寂灭宗沉默了三年,许然在此时突然到来,未必就有好事。”王恩哲眯着眼,沉吟了一会儿,又道:“南老怪当时就放出话来,不会管别的势力死活,以南老怪的脾气,他不会出尔反尔,绝不可能会好心帮我们力抗邪族。就算是要帮忙,寂灭宗一定也有严苛的要求,绝对不会无偿帮忙。”

    严冬和祖翔也表示同意。

    “那个炎日岛的秦烈,身怀神族血脉,平白失踪三年,这时候忽然冒头,恐怕也心怀不轨。”王恩哲吸了一口气,“当时我们极力要求南老怪交出他,他一定知道此事!”

    “这么说……许然和这个秦烈,是敌非友了?”严冬若有所思。

    “我看不会是朋友。”王恩哲道。

    三人眼神渐渐阴暗下来。

    ……

    天剑山山巅。

    “秦烈,你小子何时回来的?”李牧笑问。

    “去将洛尘那小子也唤来。”燕白衣知会杜向阳一声。

    杜向阳笑嘻嘻飞身离去。

    一行人在朝着云海的岩壁处分坐下来,旁边云涌如龙腾。周边参天大殿林立。

    “刚回来不久。”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秦烈不自禁流露出笑意。“各位前辈这三年可好?”

    此言一出,李牧一行人皆是面露苦笑,摇了摇头。

    连段千劫都脸色一暗。

    “情况很不好。”半响后,李牧叹息一声,道:“邪族比我们所想的还要难缠。关键是,不但最强的寂灭宗没有参战,各大势力相互间还不能团结,各个都是单独作战。哎。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想要依仗暴乱之地的力量,将这些邪族驱赶灭杀,恐怕不太容易。”

    “如果暴乱之地有人能在短时间突破到虚空境,将布托的凶焰遏制,邪族就不敢这么猖狂。”洛楠道。

    “真能干掉布托,邪族很快就能被灭杀干净。哪里需要这么头疼?”燕白衣接话。

    显然,对所有魂坛强者而言,踏入虚空境的布托都是最难啃的那根骨头。

    布托不死,暴乱之地各大白银级势力,都要面临这座高悬虚空的巨山压制。

    许然冲秦烈一笑,道:“他们和我们其实都一样。”

    秦烈明白。之前寂灭宗惧怕的,同样也是布托。

    他终于意识到,一名远超所有强者的存在,对这些强大的势力而言,有着多么可怕的震慑力。

    区区一名虚空境的布托。在暴乱之地,让各大白银级势力无计可施。

    然而。布托这个级别的存在,泊罗界却可以找出十人左右。

    灵域的中央世界,每一个能称得上黄金级的势力,都有数名虚空境坐镇。

    顶尖的黄金级势力,更有达到域始境境的巅峰强者,而且还不止一个。

    通过此事,他认识到了巅峰强者,对各大势力的重要性。

    “布托我可以找人解决。”秦烈突然道。

    李牧众人的反应,和寂灭宗那些人听到此话的反应,如出一辙。

    他们全部呆楞住。

    “一个暗影族的大统领,五层魂坛,要对付布托轻而易举。”不等他们追问,秦烈详细道明鲁兹的实力,随后说道:“不久后,地鬼族和青鬼族就会攻入炎日岛,到时我会让这两族吃个大亏!布托精通空间之力,他不来算他命大,他若是胆敢破空进入落日群岛,我会让他永远留在落日群岛!”

    “布托若亡,邪族将不足为惧!”燕白衣轰然而起。

    洛楠脸色也涨的通红,显得兴奋异常。

    李牧和段千劫两人,眼睛亮了一下,神情便恢复了冷静。

    “你小子果然能带来奇迹。”李牧赞道。

    “你们天剑山怎么说?”秦烈问。

    “只要能有人将布托拖住,我们甚至可以主动攻击天鬼族!”燕白衣喝道。

    “那边三人如果不同意呢?”秦烈看向远处大殿。

    此言一出,洛楠和燕白衣都是脸色一暗,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便在此时,李牧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一道锋芒毕露的光芒,说道:“只要能制住布托,天剑山会响应你们和寂灭宗,会对邪族发动反击。”

    “唔!”燕白衣和洛楠惊呼起来。

    “我手中有样东西,能在天剑山遇到重大变故之时,将天剑山的决策权掌握在手。”李牧淡然道。

    洛楠和燕白衣眼睛猛地明亮起来,神色很激动,他们显然知道李牧话里的意思。

    “去吧,只要布托出了事,天剑山会第一时间向天鬼族发动攻击。”李牧向秦烈承诺。

    “不愧是天剑山的第六天剑。”许然眼中流露出敬意,说道:“南老怪曾经说过,在整个暴乱之地,你是最有可能在未来超越他的那个人。”

    此言一出,段千劫眼睛眯着,一脸好战之意。

    燕白衣和洛楠两人,则是目显深思之色,似乎愈发重视起李牧。

    “老祖过奖了。”李牧则是谦逊道。

    这时候,杜向阳和洛尘并肩从远处走来,洛尘冷冰冰的脸上,浮现出一个令人觉得意外的笑容,“你这三年去了何处?”

    “去了别的域界。”秦烈笑着迎上去。

    有些不自然的,和秦烈拥抱了一下,洛尘说道:“有空带我们也去见识见识。”

    “这小子已经突破到破碎境了!”杜向阳道。

    洛尘神情一震,惊道:“怎么这么快?”

    “谁让他有神族血脉在身呢?”杜向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听说在中央世界,不少人都怀有太古强族的血脉,生下来天赋就非同寻常。嗯,为了下一代,看样子我也要找几个邪族女子生个孩子了。”

    “地鬼族如何?”燕白衣在他脑袋上瞧了一下,冷笑道:“要不要我去地鬼族找几个女人给你配种?”

    “地鬼族?算了,还是算了吧。”杜向阳苦笑不迭,“那些女鬼一样的女人还是免了,我可吃不消。”

    “秦烈,让洛尘和杜向阳和你一起回炎日岛吧,他们两人闷了很久了。”李牧笑着说。

    “好!”秦烈点头。

    洛尘和杜向阳也是欣然笑了起来。

    “去吧。”燕白衣挥手。

    和李牧有了默契,秦烈、许然没有在天剑山继续逗留。

    他们重新借助于空间传送阵先回寂灭宗。

    “如何?”雷阎询问。

    “天剑山的第六天剑承诺,只要布托被制住,天剑山会主动对天鬼族出击。”许然道。

    “李牧是个人物,他可比王恩哲那些家伙靠谱多了,有他这句话事情就会轻松许多。”沈魁神情一松。

    “炎日岛,血煞宗,寂灭宗,再加上天剑山……”童真真思量着,说道:“只要布托不能构成威胁,这一股力量要和邪族拼杀,还真有很大取胜的可能。”

    “我可能忘了告诉你们。”秦烈微微一笑,说道:“暗影族那边,除了五层魂坛的大统领以外,还有十八个魂坛强者会配合我的行动。”

    “什么?”雷阎大惊失色。

    许然呆了一下,旋即苦笑道:“看来从今以后炎日岛才是暴乱之地最强势力。”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都要看他的脸色做事了?”雷阎愁眉不展。

    “呵呵,这是好事,因为崛起的是炎日岛,而不是黑巫教和天器宗这样的势力。”许然笑道。

    雷阎等人仔细一想,也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