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三十六章 掌控大局

第九百三十六章 掌控大局

    鲁兹本欲出手对付布托,以他五层魂坛的境界,他几乎一念之间,便能来到布托身旁。

    然而,就在他临近布托,已准备以暗影族秘术下手之际,突然看到姜铸哲眼中一道鲜艳血光射出。

    “天血神芒!”

    鲁兹突然尖叫着暴退。

    他认出了这一道神芒的来历。

    同样的,要对血厉痛下杀手的布托,突然觉察到眉心传来刺痛之意。

    他凝神一看,也看到一束神芒疾射而来,他还同时听到了鲁兹的尖叫。

    “天血神芒……”

    布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眼神有些恍惚,直到那一束神芒如钢针刺来,他才试图以空间壁障禁锢。

    他伸手一按,掌心中荡漾出一圈圈空间波纹,那些波纹将他眼前的空间给冻结锁定。

    他自信那片冻住的空间足以将姜铸哲眼瞳射出的鲜艳血芒拦住。

    “噗!”

    钢针穿透冰墙般的异响,从面前那片空间传来,一束血芒突然放大。

    布托突然惊恐地以掌心迎向那一束血芒。

    “咻!”

    血芒瞬间飞逸向他手心。

    霎那间,这一束血芒便融入他鬼族的血脉之中,来自于十五种太古强族的精血,从那血芒内突然爆发。

    天血神芒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迅速同化布托的血脉,布托干瘦如材的身子,忽然间就开始膨胀起来。

    他像是一个被不断吹气的气球。由条形,变成了圆滚滚的球形。

    布托灰褐色的脸庞。已变成猪肝般的色泽,眼瞳胀大,身子如要爆炸一般。

    “布托大人!”马修失声尖叫。

    交战的鬼族和人族强者,在布托等天鬼族强者到来后,全部都注意到这一块。

    他们看到血厉祭出七层魂坛,亡命的冲向布托,却被布托锁定在一片空间动弹不得。

    也看到暗影族的鲁兹,在虚空中陡然一现。旋即以更快速度消失。

    他们都听到了鲁兹的那声惊恐尖叫:天血神芒。

    此时,眼见那一束神芒,从姜铸哲眼瞳中飞入布托掌心,而布托躯体立即膨胀,所有人都被惊动。

    秦烈也神情一变。

    幽影地宫的时候,姜铸哲也以同样一束血芒射向他,当时他也生出大祸临头的恐惧感。

    关键时刻。深藏在他眉心之中的镇魂珠,突然间浮现出来,将那一束血芒给化为虚无。

    姜铸哲当时如被反噬,眼角有血迹显出,随后就莫名其妙放弃了对九阶邪龙的吸食,突然就带着靳焘等人离开地宫。

    一直到现在。秦烈都想不通,为什么姜铸哲会将到嘴的肥肉舍弃。

    这次看到布托被一束血芒逸入掌心,他立即注意起来,目光全部聚集在布托身上。

    布托干瘦如材的身子,不断膨胀着。如随时都会爆炸。

    随后,一滴滴鲜血。从布托浑身毛细孔内,一点点地渗透出来。

    布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全身不住颤抖着,随着他身体的抖动,他膨胀的身子又一点点收缩。

    然而,更多的鲜血,却从他身上滴落出来。

    猛地一看,仿佛有蓬蓬血雨从布托身上落下,那场景极为诡异。

    秦烈以心神感知,发现布托体内磅礴的生命血气,竟然以惊人速度流失着。

    马修等天鬼族族人,一起将布托围在中央,试图去帮助布托。

    一个有着二层魂坛的天鬼族族人,将左手按在布托背后,想要阻止布托体内的异常。

    “不知死活。”虚空不知名之处,传来鲁兹一声阴森森的冷笑。

    旋即,那个伸手按在布托背后的天鬼族强者,突然也凄厉惨叫起来。

    他在惨叫时,身子也急剧膨胀,不断地颤抖着。

    这般持续了一会儿,他全身也开始滴落血水,身子又迅速收缩。

    他的症状变得和布托一模一样。

    两人身上的生命精气,随着血水的滴落,在迅速流逝着。

    只是一会儿功夫,布托的四层魂坛,似乎又收缩成了三层。

    “带我走!带我回去!”布托声音颤栗的嘶吼道。

    马修骇然失色。

    只是略一犹豫,他便取出一根骨杖,以骨杖推着布托,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天鬼族族人,甚至没有和柏格森和安德鲁打个招呼,便又一次钻入虚空甬道。

    被地鬼族、青鬼族寄予厚望的布托,还没有来得及展现强大的手段,就如丧家之犬般落荒而逃。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齐聚集到姜铸哲身上。

    释放出那一束神芒的姜铸哲,眼中妖异的血光,分明变得暗淡不少。

    他似乎也消耗了大量的血之力量。

    在众人的注视下,姜铸哲疲惫的笑了笑,道:“我只能做这么多了。”

    话罢,他冲靳焘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留下来继续对付邪族,我需要立即觅地恢复。”

    没有多说什么,姜铸哲化为一束血光,瞬间从众人视线中消失。

    几乎同时,被布托以空间之力禁锢住的血厉,猛地挣脱了束缚,突然就能活动起来。

    恢复行动后,他看了一眼秦烈,说道:“你另外安排了强援?”

    “不错。”秦烈点头。

    “这边交给你没问题吧?”血厉问。

    “没问题。”秦烈语气轻松。

    “拜托了。”血厉点了点头,没有和别人讲话,忽然朝着姜铸哲的方向追去。

    靳焘勃然变色。

    “我只是和姜铸哲单独谈一谈,不希望任何人打搅。”血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靳焘冷哼一声。才准备追过去,突然收到姜铸哲的传讯:“没事。让他来。”

    靳焘愣了一下,这才罢手,指挥着那些嗜血者继续攻击邪族。

    姜铸哲和血厉一走,安德鲁和柏格森等人压力锐减,他们在看到布托忽然离开后,都心生不安。

    这时候,他们也打了退堂鼓,不想继续下去了。

    “大统领。让艾迪他们参战吧。”秦烈看向一团黑云。

    “好。”云中传来鲁兹的回应。

    随后,一个个暗影族的魂坛强者,从云团内走了出来。

    这些本来是准备对付天鬼族援军的异族强者,在鲁兹的授意下,杀向地鬼族和青鬼族。

    才欲离开的地鬼族和青鬼族族人,眼见艾迪、尤莉亚这些暗影族强者突然杀来,瞬间怪叫起来。

    沫灵夜。雨凌薇,漠峻,还有澹邈等炎日岛的武者,皆是神情巨震。

    他们并不知道云团之中还有秦烈安排的另外一股强大力量。

    艾迪,尤莉亚,都是三层魂坛的强者。剩下的,还有三人拥有三层魂坛,两个两层。

    他们的到来,让地鬼族和青鬼族灭杀落日群岛的行动,一下子变得可笑起来。

    “秦烈。那个布托身中‘天血神芒’,就算是活下去。以后应该也没办法继续作恶了。”这时候,鲁兹也大模大样从眼中走出,“他被‘天血神芒’腐蚀了血脉,我也不敢对他动手,我也怕沾上那玩意。”

    “天血神芒究竟是何物?”秦烈疑惑道。

    鲁兹以异样的目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道:“你不知道?”

    秦烈摇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鲁兹避重就轻绕过这个话题,然后微微一笑,“没有帮你干掉布托,那就……帮你将这个卢卡斯解决吧。”

    “也好。”秦烈点头。

    他随手将月泪给收回。

    卢卡斯终于从月海内挣脱出来。

    然而,鲁兹也在这时候将他五层的魂坛释放出来,他那五层的魂坛,犹如幽幽的炼狱冥海。

    五层魂坛骤然变成黑魆魆的幽暗深渊,不等卢卡斯作出反应,便猛地将卢卡斯吞没其中。

    “咻!”

    那座冥海般的五层魂坛,又在顷刻间,被鲁兹收入眉心。

    他就在虚空静坐下来,身上涌现让人灵魂颤栗的波动,在以幽冥界的九幽邪术,将卢卡斯生生炼化至死。

    达到不灭境的强者,从鲁兹的身上,甚至能隐隐听到卢卡斯灵魂的疯狂惨嚎。

    一时间,不论是邪族强者,亦或者人族的不灭境存在,都脸色苍白起来。

    “五层魂坛……”

    炎魔唐北斗,声音也有些艰涩起来,他看了看鲁兹,又望了一眼秦烈,神情显得复杂无比。

    他是受塔特的拜托,还有唐思琪的那一层关系,才勉强留在炎日岛坐镇。

    他并没有将自己当成炎日岛的客卿。

    他觉得他对炎日岛无比的重要,认为他的存在,在震慑着群雄。

    此时,眼见失踪三年的炎日岛岛主,不但在对付邪族上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巨大作用,还带着鲁兹这样拥有五层魂坛的绝世人物,加艾迪等众多三层魂坛强者回来,唐北斗深深地受挫了。

    他暗自苦笑,突然意识到对炎日岛而言,他其实没有他所想的那么重要。

    沫灵夜和雨凌薇忽视一眼,也都看出了对方眼中深深的震撼,所有血煞宗武者也都暗暗心惊。

    偌大一个暴乱之地,一个四层魂坛的布托,已能肆虐天地,让人族势力狼狈不堪。

    突然间,一群明显和秦烈交情匪浅的暗影族族人,也在这片天地出现,为首者,竟然还是一个五层魂坛的恐怖存在。

    这让人族以后在暴乱之地该何去何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