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四十章 算总帐!

第九百四十章 算总帐!

    流金火凤,乌金灵龟,云帆船,黄金巨辇,许许多多水晶战车,如一团团乌云浮在幻魔宗上空。

    在那些各式各样的飞行灵器上面,站着数以万计的武者,一股股凌厉的气势如利剑,仿佛从天刺了下来。

    闻滨众人抬头一看,脸色瞬间大变,怎么也没有料到对方来的如此之快。

    “教主?”公冶濯轻呼。

    将岸眼神深沉,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同样有些措手不及。

    “这里是幻魔宗地界,此地不欢迎任何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族人!”雨凌薇从天上缓缓飞落下来,面如寒霜,冲将岸还有三大家族的族长,冷声道:“请你们速速离开此地!”

    将岸哼了一声,道:“我们受幻魔宗宗主邀请而来。”

    “我就是幻魔宗宗主。”雨凌薇言辞锐利,“我怎么不记得邀请过你们?”

    “雨师妹,幻魔宗现任的宗主,应该是我才对吧?”闻滨沉着脸反驳。

    “谁持有幻魔球,谁便是幻魔宗宗主,这是宗门自古定下来的规矩!”

    一枚深幽的圆球,从雨凌薇手中悬浮出来,突然华光如氤氲弥漫,营造出一个新奇的虚幻世界。

    里面有日月星辰变幻,有山川湖泊,有各类灵兽鸟雀,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雨凌薇的身影,在那个幻魔世界内渐渐放大,如那个世界的唯一的神祗。

    “这便是幻魔宗的至宝——幻魔球!”

    站在那片光怪陆离的世界中央,她冷冷看向闻滨,以行动表明她才是正统。

    “我的宗主身份是嵇师叔承认的!”闻滨喝道。

    “他人在何处?”雨凌薇厉声问。

    “他陨灭时。你难道不在场?”闻滨叫道。

    “别说嵇师叔已经不在。就算是他还活着。他有什么资格进行宗主的推选?”雨凌薇怒声道。

    “雨师姐,闻师兄坐上宗主之位,也是你自己退让的,你现在怎能出尔反尔?”楚妙丹叫嚷道。

    “你闭嘴!”雨凌薇冷声斥道。

    “你!”楚妙丹俏脸一白,禁不住就要动手。

    也在此时,秦烈从天上飞落下来。

    他一现身,才准备撒泼的楚妙丹,突然眼显惧意。一下子就噤声了。

    闻滨眼神阴晴不定,也停止了反驳,突然沉默起来。

    将岸皱着眉头,深深看向秦烈,没有主动讲话。

    他也在等秦烈先开口。

    各方都突然安静下来。

    秦烈看了看闻滨,又看向楚妙丹,师秀玲,还有雎睿婕等人。

    这些人,在他的目光下,都是眼神闪烁。下意识回避他的视线。

    “雨宗主,我只问一句。对这些人你可还要念旧情?”秦烈突然道。

    雨凌薇神情微变。

    闻滨等人脸色忽然苍白起来。

    “全部杀了。”秦烈平静地说道。

    话音方落,从天上一辆紫黑色战车内,突然飞落一个个身影下来。

    皆是暗影族的魂坛强者。

    以艾迪,尤莉亚为首的五个三层魂坛强者,一起将魂坛祭出,仿若饿狼扑向了羊群。

    “将教主救命!”楚妙丹大声尖叫。

    “秦烈!放过我们!”雎睿婕失声痛泣,叫道:“我知道错了!”

    雨凌薇伸出手,脸色无比复杂,她想要阻止。

    此时,沫灵夜的声音,以隐秘的方式传到她耳边:“他们死了你才可以没有阻碍的重建幻魔宗。”

    雨凌薇伸出的手在半空停住。

    “秦岛主!”将岸深吸一口气,肩膀耸动着,如受了奇耻大辱,“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们,他们,还有他们!”秦烈伸出手,连续点在夏侯桀,苏磐,林跃翰的身上,说道:“三大家族族长一并斩杀!”

    天上,唐北斗,卢毅,澹邈,漠峻,还有特意赶来的邪婴童子,拉普,暝风老祖,也都突然冲杀下来。

    “秦烈,三大家族的人交给我们血煞宗处理吧。”就在此时,从远方天空,传来了血厉的声音。

    众人凝神去看,发现两道血光从远处飞逝而来,其中一道血光属于血厉,另外一道,竟然是姜铸哲。

    本要和秦烈谈条件的将岸,一见血厉和姜铸哲同时过来,立即知道大事不妙。

    “遁回宗门!”将岸尖叫。

    一时间,公冶濯和公冶清兄弟,看也没看幻魔宗和三大家族的族人,第一时间尾随将岸离去。

    “靳焘,以嗜血者尸妖配合他们,将三大家族族人尽数斩杀。”姜铸哲下令。

    “明白。”靳焘的声音随后传来。

    不多时,众多姜铸哲一脉的嗜血者,尸妖,也从远处蜂拥而来。

    这些人如一抹抹血光落向幻魔宗。

    陪同将岸而来的三大家族族人,眼见姜铸哲和血厉赶来,都是面无血色。

    千年前,三大家族为血煞宗附庸,最后却勾结黑巫教反叛了血煞宗,令血煞宗被各方里应外合的进行覆灭。

    他们深知血煞宗恨他们入骨。

    在血煞宗刚刚在落日群岛立足不久,他们就在将岸的怂恿下,联手对落日群岛冲击。

    可惜,他们歼灭落日群岛的计划,因秦烈,八具神尸,还有段千劫的存在失败。

    之后他们再没有找到机会。

    时隔五年,血厉借助于血之始祖的七层魂坛,已渐渐重现雄风。

    姜铸哲更是凭借着“天血神芒”将布托给重创。

    他们知道血煞宗会报仇,所以才和将岸紧紧抱在一块,没料到这趟幻魔宗之行,竟衍变成三大家族的灭族之灾。

    “逃!能逃多少算多少!”三大家族族长齐声暴喝。

    一刻钟之前,这些黑巫教、三大家族和幻魔宗的人,还在暗暗思量着,以后该如何更好的合作。

    然而,现在他们却全部在遭受屠戮,纷纷溃逃。

    姜铸哲和血厉两人,没有留念此处的战斗,各自交代了两句以后,忽然朝着将岸、公冶濯兄弟逃离的方向追去。

    这边,闻滨,楚妙丹等人,三大家族的族长,全部成为了猎物。

    本来做好和闻滨等人殊死一战的雨凌薇,眼睁睁看着闻滨被艾迪和尤莉亚灭杀,看着楚妙丹、师秀玲粉身碎骨,也看着雎睿婕魂飞魄散。

    她发现她根本插不上手。

    她本以为,秦烈这趟过来,只是逼闻滨这些人离开幻魔宗。

    她本以为秦烈不会大开杀戒。

    她万万没有料到,秦烈倏一落下,连一句啰嗦都没有,立即指使暗影族强者屠杀此地所有曾经的对头。

    闻滨这些人,曾杀入落日群岛,黑巫教和三大家族,也曾联手对落日群岛下手。

    这些秦烈视为敌人的人,在秦烈持有足以灭杀他们的实力之后,竟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开始全力扑杀。

    她更加没有料到血厉和姜铸哲这两个反目多年的师兄弟,竟然会突然到来,而且是联手对三大家族黑巫教痛下杀手。

    今天发生的一切已完全失控。

    她只能被动看着这场杀戮。

    “那个叫将岸的家伙很机灵,他第一时间以遁术离开,就算是我也无法一下子锁定他的方位。”鲁兹从暗处现身,来到秦烈的身旁,有点无可奈何地说道:“要不,我一会儿走一趟黑巫教?”

    秦烈沉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交给那两个血煞宗的师兄弟吧。”

    “也行,以那两人的力量,就算是今天杀不死那人,以后也必定能灭掉他。”鲁兹点头,随意道:“那个叫血厉的人,你注意一点,他融合魂坛太过于急切,以后可能会入魔……”

    “我有数。”秦烈叹道。

    对血厉的状况,他心知肚明,知道血厉迫于压力,太过于求成,以后早晚会出现问题。

    从血厉和姜铸哲走到一块儿,他就知道,今天的血厉心性已发生变化。

    好在,血之始祖的七层魂坛,被镇魂珠完全淬炼过。

    ——他有信心在血厉入魔后掌控住局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