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六十七章 邪神之谜

第九百六十七章 邪神之谜

    艾迪和尤莉亚都是暗影族族人。

    塔特虽然乃角魔族族人,但他和库洛等人并不是同一族部,所以他对高宇也几乎没有了解。

    他们并不知道,高宇曾去过幽冥界,并在库洛的那个角魔族族部,在供奉邪神的山脉内,获得过邪神传承。

    他们更加不知高宇小时候得到的鬼脸戒,内部存在的法决,便来源于邪神。

    至始至终,高宇所修炼的法决,都乃幽冥界邪神的力量体系。

    所以他身上有着最纯粹的邪神气息。

    在塔特三人惊异的目光下,高宇将那具邪神收起,和珈玥一起也坐上六棱战车。

    “最近的海岛在哪个方向?”秦烈随口一问。

    唐北斗伸手指向一处。

    六棱战车旋即呼啸而起。

    战车上,塔特,艾迪,还有尤莉亚,都深深打量着高宇。

    他们眼中有着浓浓疑惑。

    然而,这时候秦烈一直和高宇讲话,谈论着双方经历。

    珈玥眼睛闪烁着,一会儿看看唐北斗,一会儿看看雨凌薇,脸色很怪异。

    她曾是白夷族的明珠,自然识得唐北斗和幻魔宗的宗主,“炎魔”唐北斗在东夷人那边可谓是恶名远扬,提起他的名字,东夷人的孩童都会吓的不敢哭泣。

    黑夷部落,赤夷部落,白夷部落很多族老,都对唐北斗进行过围剿。

    可惜却屡屡失败。

    每隔一段时间,唐北斗便会从东方火狱过来,在东夷人地界活动一番。

    很多东夷人会被脾气火爆的唐北斗所杀。

    在东夷人眼中,唐北斗就是恶魔,让他们即憎恶,又恐惧。

    如今,珈玥得知这个东夷人眼中的恶魔,竟然就是炎日岛的武者,当真是五味交杂。

    “炎魔。炎日岛,都带着炎字,果然是一道儿的。”珈玥心中嘀咕。

    随后,她又注意到幻魔宗的雨凌薇,始终耐心听着秦烈和高宇谈论,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

    她甚至从雨凌薇的眼中看到一丝隐讳的敬意……

    这个发现让她更是吃惊。

    她还记得神葬场的时候,秦烈只是通幽境的修为。身后并没有强大势力撑腰,在暴乱之地也没有根基底蕴。

    数年后,高宇这个朋友,竟然真的就成了暴乱之地一方豪雄,这让她生出不真实的感觉。

    在珈玥神情迷惑的时候,六棱战车降临在一个灰色海岛。岛上随时可见乱石,没有一株植物,也没有任何虫豸和小兽。

    “我们就在这里,静候东夷人的到来。”秦烈从六棱战车走下来,咧开嘴,笑着说道:“高宇,我以前当你要在东夷那边发展。便只能祝福。现在你在东夷呆不下去了,要不……来炎日岛吧。婷玉,思琪,还有姚泰大师,他们如今都在炎日岛,这都是你熟悉的人,你觉得呢?”

    秦烈正式提出邀请。

    然而,不等高宇答应下来。塔特三人着急了。

    “不,不应该这样。”塔特急忙喝道。

    秦烈莫名其妙地看向他。

    暗影族的艾迪,深吸一口气,郑重地说道:“他最好能够在幽冥大陆!”

    尤莉亚也是重重点头,“幽冥大陆才是最适合他的地界!”

    秦烈皱眉。

    “请问一下,刚刚……那个邪神可是来源于神葬场?”塔特深深看向高宇。

    高宇点头,指了指秦烈。神情冷淡,“我们当时都在神葬场,这一具邪神遗骸,就是在葬神之地发现的。”

    塔特眼睛一亮。然后轻咳了两声,随意地看了雨凌薇等人一眼。

    秦烈意味过来,说道:“雨宗主,还请稍稍回避一下。”

    “好。”雨凌薇转身走远。

    唐北斗,卢毅,还有澹邈,都在秦烈的示意下从这儿离开。

    塔特又看向珈玥。

    他信得过秦烈和高宇,却信不过分明是东夷人的珈玥,所以希望珈玥也主动离开。

    珈玥也抽身要走。

    就在此时,高宇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看着塔特,说道:“她是我妻子。”

    塔特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珈玥反握紧高宇,嘴角噙着一丝喜色,脸上有着娇羞的笑意。

    “刚刚那具邪神……不是分身,而是邪神的本体。”塔特突然道。

    艾迪和尤莉亚都突然激动起来。

    此言一出,秦烈率先惊叫起来,“不对啊,在三千年之前,五尊邪神不是都陨灭了吗?”

    就连高宇本人也是一脸茫然之色。

    显然,对于这具邪神躯体,他应该也没有全部挖掘出奥妙。

    “三千年的五尊邪神,并非幽冥界邪神的全部。在阴冥族的历史上,不是仅仅只有五人血脉突破到十阶,蜕变成邪神。”塔特脸色肃然,“那五尊被轰杀的邪神,只是最近这个时代,阴冥族仅存的五尊邪神。两万年前,我们幽冥界也曾力抗神族,那个时代也有不少邪神无比强大,曾经作为主力和神族正面交锋。”

    “你是说,这一尊邪神……是当年和神族交战的其中一个?”秦烈震惊道。

    塔特重重点头,说道:“而且还是本体!”

    “他和我们曾经在角魔族所见的一尊邪神分身,体形,外貌,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啊?”秦烈又道。

    当年,在库洛族部的魔神山脉,秦烈所见的一尊邪神,也是背生双翼,也是头生狰狞弯角。

    “血脉的天赋如果相似,将来在血脉突破十阶,蜕变成邪神之后的样子也会差不多,这很正常。”塔特继续解释,“我们供奉在一座座魔神山脉的五尊邪神,其实是五种阴冥族血脉,在突破到十阶后蜕变的总体模样。”

    秦烈突然明白过来。

    阴冥族的血脉,突破到十阶,蜕变成邪神之后,几乎都是那五尊邪神的模样。

    这是血脉一开始就注定的。

    如此说来,幽冥界各大强族供奉的五尊邪神,并不仅仅只是三千年那五尊邪神,而是历史上五种血脉形成的所有邪神!

    “这么说,将来语诗,萱萱,还有凌峰突破到十阶血脉,也会变成那五人的模样?”秦烈愕然。

    “不,凌家的两位小姐,血脉都比较奇特,将来突破到十阶后,应该会发生变化。”塔特摇了摇头,道:“那个凌峰,还有其他的凌家族人,没意外的话,若能突破到十阶,可能……就是那些山脉内邪神的样子。”

    “你……从邪神身上获取了什么?”

    这时候,尤莉亚深深看向高宇,表情非常凝重地问道。

    她眼神显得非常激动兴奋。

    高宇持有的邪神,乃是两万年前和神族交战后,被杀死后丢在葬神之地,以供血肉丰碑吸取血肉精气,来助神族迅速恢复血脉力量的。

    那个时代的邪神,比三千年前被补天宫灭杀的五尊,还要强大一筹。

    而且还是一尊本体!

    “他虽然陨灭了,躯体内依然蕴藏着庞大的力量,我就是通过这些力量,才从白夷部落逃离出来。”高宇沉吟了一下,说道:“从他体内,我获得了一些凌乱的传承,还有记忆碎片。另外,我还得到一种法决,等我突破到涅槃境,我的灵魂应该能入驻他的躯体,将他生前小部分力量释放出来。”

    “你不应该留在炎日岛,跟我们回幽冥大陆吧?在那儿,戈登大人,格雷大人,还有鲁兹大人,会教导你利用这尊邪神的方法。还有,我们幽冥界的许多圣典,也会促成你更好的掌握传承!”塔特喝道。

    “秦烈,他去了幽冥大陆,对他的将来会有更大帮助。”尤莉亚劝说。

    高宇费解地看向秦烈,他被塔特三人一番话说的云里雾里,心乱如麻,也不知如何是好。

    秦烈一笑,说道:“事情结束后,你去幽冥大陆吧,凌家人都在,你也知道我和凌家是什么关系。”

    高宇想了一下,说道:“我去那边看看再说。”

    他怕珈玥无法适应那边的环境。

    “也好。”秦烈点头。

    “秦烈!东夷人快来了!”唐北斗在海岛一角叫嚷,“他们好像能锁定那两个小家伙的位置。”

    秦烈皱眉看向珈玥。

    “神葬场结束后,我们得到了箭神遗骨,还有灭日弓。那灭日弓……能知道我的位置,所以我们不论如何逃,都无法逃过他们的耳目。”珈玥苦笑。

    “灭日弓?”唐北斗咧开嘴,怪笑起来,“秦烈,我们是炎日岛,人家持着灭日弓,这分明就是奔着我们来的啊。”

    他和东夷人结缘很深,对东夷人没一点好感,这番话明显是要挑起秦烈的怒火。

    “唐老,不用你唆使,他们要对高宇下手,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秦烈嘿嘿笑道。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唐北斗大笑,“我从东方火狱回来后,已经很久没有找东夷人麻烦了,正觉得浑身不舒服,没想到他们竟然万里迢迢送上门来!”

    讲话时,远方天空,便见东夷人的鸟禽形状的战车,还有大型的飞行灵器,已渐渐浮现出来。

    唐北斗仰天大笑,浑身火焰汹汹,率先冲上天空。

    “炎魔!”

    “是炎魔!”

    东夷人中,猛地传来惊惧的叫嚷声,那些战车的阵形也突然乱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