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七十二章 未知之地

第九百七十二章 未知之地

    “小友!烦请伸出援手,救我们一回!”

    风暴漩涡中,那人的灵魂念头,如飘忽的丝线,不断向外传讯。

    狂暴的涡旋内,几道身影的生命波动,每一秒都在迅速流逝着。

    “姬家……”

    眯着眼,秦烈暗暗思量,通过他获取的消息,来判定姬家和秦家间的关系。

    姬家,秦家,敖家和陆家,乃灵域中央世界四大家族。

    姬家,一直都是人族最为古老的家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姬家都是各大家族之首。

    直到秦家横空出世,慢慢地,才最终超越姬家。

    秦家遭受各方势力联手针对时,中央世界其余八大顶尖黄金级势力,除补天宫以外,姬家……也同样保持沉默。

    姬家没有和九重天等势力对秦家落井下石。

    因为在中央世界,姬家和秦家的地界相隔极远,所以至始至终,秦家和姬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双方没有恩怨,也没有交情,秦家落难时,姬家未趁火打劫,但也没伸出援手。

    两个家族以前几乎没有什么来往。

    “朋友!请救我们一命!”

    风暴漩涡中,那个姬家的族人,依然没有放弃,还在以灵魂传讯。

    秦烈坐在封魔碑上,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试着回讯:“我要如何救你?”

    他的灵魂念头,凝炼起来,逸入风暴漩涡。

    一入其中,他灵魂生出被毒蜂狠狠蜇了一记的感觉,那一缕灵魂念头也瞬间消散。

    他都不确定风暴漩涡内的姬家族人是否感知到了他的传讯。

    “虚浑之灵!你身边有虚浑之灵的气息,他们可以解救我们!”那人急切回讯。

    秦烈愣了下,顺势看向五大虚浑之灵,以心神沟通。

    五个虚浑之灵“咿咿呀呀”点头。

    “朋友!还请帮我们一把!”那人继续哀求。

    心中仔细掂量了一下,秦烈向虚浑之灵传讯。示意他们插手。

    随后,他不顾封魔碑的扭动,硬生生将其收入空间戒。

    五大虚浑之灵,得到他的首肯以后,忽然向风暴漩涡飞去。

    在他眼中,五个虚浑之灵如化为五道鲜艳的流星,他们倏一落入风暴漩涡。那急剧旋转蠕动的漩涡,便神奇地放缓速度。

    内部混乱扭曲的空间之力,如被看不见的神手,给逐渐的拨乱反正。

    风暴内各种要命的能量也都逐渐消停下来。

    “虚空乱流,虚浑之灵,莫不成……他们真的天生适应此地?”外面。秦烈呆呆看着虚浑之灵的杰作,也是暗暗惊奇。

    随着风暴漩涡慢慢恢复狂乱的动静,他也能看清楚内部的姬家族人,然后脸色微变。

    在那风暴漩涡内,有五个体型颀长,身穿青色古服,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

    五人皆端坐在魂坛之上。

    五人中。有一个竟拥有五层魂坛,剩下的四个人,竟然全部都是三层魂坛。

    他们的魂坛,像是以某种玉石筑造而出,释放出柔和的光芒,传来令人心神宁静安详的气息。

    秦烈看清楚他们的时候,五个姬家人,也同样看到了他。

    姬尧端坐在五层魂坛之上。正谨慎地往风暴之外一点点挪动,他惊奇地望着秦烈,道:“小友,你……只有破碎境修为?”

    在风暴漩涡内,有着扭曲混乱的能量波动,将灵魂意识渗透出去,已经是他的极限。

    他之前也只是通过一缕魂念。看到秦烈年青的模样,并不能在那种情况下将秦烈的境界都给洞察秋毫。

    如今风暴漩涡渐渐平静下来,他猛地一看,发现秦烈只有破碎境初期修为。突然就呆住了。

    他身后四名姬家族人,也是满脸惊诧,眼中都生出见鬼般的感觉。

    这里是灵域外层虚空乱流,天地间最为凶险处之一,全部都是魂坛境界的他们,也遭受了不测风云,差点全部魂飞魄散。

    一个区区破碎境初期武者,竟孤身一人在此地游荡,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们惊讶时,秦烈眼中也是惊光闪烁,且下意识后退。

    他也没料到风暴漩涡内的五名姬家族人,皆是魂坛境,为首的姬尧拥有五层魂坛,这是和鲁兹一样达到虚空境中期的绝世强者。

    他也紧张起来。

    而这时,姬尧五人已缓慢从风暴漩涡走出,再也不受那漩涡影响。

    “回来!”他以心神呼唤虚浑之灵。

    五大虚浑之灵,化为五道流光,倏地射回到身旁。

    虚浑之灵一离开,那风暴漩涡又狂暴起来,内部存在的某种天然奇阵,重新开始运转。

    姬尧五人急忙远离那个漩涡。

    秦烈没有和姬尧多言,身旁环绕着五个虚浑之灵,突然就往封魔碑之前飞动的方向而去。

    一名虚空境,四名不灭境后期,这些姬家人实力太强,他不想过多交谈。

    “他跑什么?”

    五人中,年龄最小的姬熙,摸着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笨蛋!在虚空乱流,如果你是破碎境,但却拥有五个虚浑之灵,突然碰到五个魂坛境界的强者,你怕不怕?”姬尧骂道。

    “可是他明明救了我们啊!”姬熙道。

    “虚空乱流内,太多人凶狠毒辣,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姬尧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只有破碎境修为,竟然敢随随便便从风暴漩涡内救人,而且还不知道对方的境界层次,还真是胆大包天。”

    “他应该是初来虚空乱流。”一个名叫姬睿的姬家族人说道。

    他这么一说,姬尧反应过来,点头赞同:“不错,只有什么都不知的菜鸟,才会在虚空乱流还保留一丝仁慈。以他的境界来看,更应该是菜鸟中的菜鸟,这种力量层次也敢以本体到来,真是无知者无畏。”

    五名姬家人看着秦烈突然远去。并没有动身追赶,而是在评头论足。

    “算了,由他去吧,真要留下他交谈,反而会让他紧张,会怀疑我们的目的。”姬尧笑了笑,说道:“以后要是有缘相见。我们如果能帮上他的忙,另外出手就是。”

    “茫茫虚空乱流,陌生人间一旦错过,恐怕永远再无相见的可能。”姬睿道。

    “也是。”姬尧深吸一口气,生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庆幸,“不管他了。我们重新确定方向。”

    这般说着,他取出罗盘般的灵器,凝神拨弄起来。

    其余四个姬家族人交头接耳的交谈,也都是在感叹,庆幸他们活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姬尧将罗盘收回,面色古怪地说道:“我们的目的地。也是那个方向。”

    他伸手一指。

    姬尧所知的方向,和秦烈的离开的方向,全然一致。

    “他在破碎境,我们只要以正常速度行进,也迟早会追上他。”姬睿干笑了两声,“希望他不会误会我们。”

    “误会什么?”姬熙又道。

    “误会我们忘恩负义,特意追杀上来,要夺取他手中的虚浑之灵。”姬睿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们姬家人可不屑干这个!”姬熙哼道。

    “就怕人家会误会。”姬睿叹了一口气。

    “不管了。顶多解释清楚,我们不能因为他刻意放缓速度。”姬尧皱眉,稍稍平复了一下心境,便下令:“出发!”

    五名姬家族人朝着秦烈飞驰的方向前行。

    ……

    一见从风暴漩涡内,走出的五个姬家族人,皆是魂坛强者,秦烈头也不回。有多远走多远。

    他受天鬼族和东夷人暗算,被突然扯入虚空乱流,没有丝毫的准备,没有一点头绪。

    他不知道该如何重返灵域。所以只能依仗封魔碑,跟随封魔碑的动静。

    本来,他将五名姬家人救出来,是希望能通过姬家族人,找到返回灵域的方法。

    他没料到猛地冒出五名魂坛境。

    看到五个魂坛,他就打消了交谈念头,生怕多逗留一刻,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真是晦气。”他暗骂。

    重新取出封魔碑,他又静坐在上面,继续游荡在虚空乱流。

    封魔碑如轻舟穿梭在深海,带着他,直往一个未知之地而去。

    时间匆匆,又是一段时间过去,这一天他突然再次从修炼中醒来。

    他感知到了五个虚浑之灵的紧张……

    身下的封魔碑,另一面碑面延伸出来的七道神光,也变得璀璨夺目,并不断抖动着。

    凝神看向前方,他灵魂中都传来心悸不安,似本能觉察到凶险。

    只见一个个吞没姬家人的风暴漩涡,一簇簇蠕动在前方,像是巨大的灯笼。

    其中,还有一条条明亮的空间缝隙,如蛛网交织,从中传出能切割所有生灵血肉的锋利光芒。

    不少黑乎乎的甬道,如妖魔张开的血盆大口,在那片区域晃悠着,像是在伺机吞食血肉。

    “虚空通道!”秦烈脸色一变。

    他很清楚地知道,那些黑糊糊的甬道,皆是一个个虚空通道。

    只是,他不知道那些虚空通道通往何处,也不知道内部有着什么。

    但他从那些甬道内感觉到了危险。

    而此时,一直狂驰的封魔碑,也终于放缓速度,却分明带着他往内部深入。

    这让他全身每一个毛孔都紧张起来。

    ……

    ps:弱弱地求下月票,明天三更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