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月之晶核

第九百七十四章 月之晶核

    秦烈乘坐着封魔碑,小心翼翼穿行于一个个虚空通道间,一颗心始终悬在半空。

    五个虚浑之灵,身上闪烁着五彩光芒,也时刻都在警惕着。

    自从踏入这片未知区域,他便紧张起来,总觉得凶险无处不在。

    事实……也的确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始看到大量的古尸漂浮在空间中,那些古尸隶属于不同种族,有古兽族的古兽,有近千米长的巨龙,还有修罗族的战神,幽冥界的邪神,更有一些连他都不能一眼认出的种族生灵。

    众多古尸,经过虚空乱流扭曲混乱之力的多年腐蚀,已没有一丝一毫的价值。

    尸骸身上没有一点点能量波动,就像是亿万年的朽木,仿佛稍稍碰触一下,就会变成飞灰。

    然而,这些尸骸的出现,却让秦烈愈发不安。

    那些尸骸体型巨大,有的古兽虽已腐蚀的没有一丝能量,可身上分明有着天然的纹络。

    那意味着古兽已掌握了天地中某种力量的本源精髓。

    还有一些魂坛碎片,如灰白色的碎石,也静静悬浮在空中。

    五大虚浑之灵,有着“魂坛吞噬者”的称呼,他们经过那些魂坛碎片时,竟没有大肆吞吃。

    甚至于,秦烈从他们的灵魂中,感知到厌恶的情绪。

    这意味着那些魂坛碎片同样没有价值。

    各类太古生灵的尸骸,粉碎的魂坛,一个个虚空通道。恐怖的能量风暴。灭魂的罡风。流光碰撞的爆炸……这片空间遍布着未知之谜。

    秦烈,打足十二分精神,就在此地缓慢穿行。

    “呼呼呼!”

    一个黑魆魆的虚空通道内,突然传来汹涌的波荡,那洞口如巨兽蠕动的嘴,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就在这片区域穿行的秦烈,猛然停下,警惕地看向洞口。

    “呜嗷!”

    一声声嘶吼咆哮。从洞口传来,伴随着飞溅的能量光芒。

    “咻!”

    数十秒后,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从那虚空通道飞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高足足有三米,眼瞳为十字星形状,皮肤生有天然角质甲壳般的修罗族族人。

    此人身披纯黑战甲,那战甲一片片,如一朵诡异的黑色妖花在他胸口盛开。

    一滴滴鲜血,从那些花瓣般的黑色甲片上滑落,鲜血内充斥着狂乱暴虐的气息。

    “唔!”

    他冲向虚空通道。一眼看到不远处的秦烈,十字星般的眼瞳之中。突然闪出残忍的光芒。

    “好一个鲜嫩的猎物!”

    狰狞怪笑着,这个修罗族的年青战士,已轰然往秦烈掠来。

    霎那间,他胸口那朵妖花般的战甲,一片片花瓣便化为锋锐的利器。

    漫天黑色花瓣,像是幽幽弯刀,释放出纯黑的光芒,如花瓣落雨般向秦烈淹没而来。

    静坐在封魔碑上的秦烈,脸色平静,皱眉看着漆黑花瓣的飘落。

    待到那些花瓣离他只有三米时,秦烈深幽的眼瞳之中,突然浮现一抹血腥之色。

    一个血淋琳的巨大利爪,如远古凶兽的蹄足,在秦烈头顶陡然凝炼而出,瞬间抓向飘落的那些黑色花瓣。

    “嗤!嗤嗤嗤!”

    金属碰击的冰冷光泽,从黑色花瓣上幽幽闪现,一片片花瓣被泣血鬼爪划过之后,上方都留下了明显的抓痕。

    但黑色花瓣并没有如预想般粉碎。

    秦烈禁不住轻咦一声。

    那名年青的修罗族战士,十字星般的眼睛深处,也浮现出惊异的光芒。

    “破碎境初期,竟然有此实力,还真是令人意外。”他嘀咕了一句,脸色变得愈发阴沉冷冽,“族老还真是没有说错,经过两万年的发展蜕变,人族……已变得绝不容小视了。”

    漫天飘落的黑色花瓣,突然间重聚起来,形成一朵硕大的黑色妖花。

    黑色妖花就高高悬在秦烈头顶上方。

    突地,一股极为强力的吸吮力,从妖花之心释放出来。

    秦烈沉落在魂湖内的真魂,在此刻倏然变得不受控制,如要被妖魔的巨口给吸出来。

    修罗族的年青战士,咧开嘴,残忍的舔了舔唇角,贪婪地说道:“听说人族的血肉最为美味,今天终于可以尝尝了。”

    可就在他话音方落,他脸色蓦地一变,竟禁不住尖叫起来。

    秦烈头顶天灵盖处,一团团雷霆闪电凝炼,形成一片雷电之力狂暴的雷霆海洋。

    丝丝青幽电流,如逆向的瀑布,倒卷而上,汹涌冲入黑色妖花之心。

    妖花之中,那动荡的狂乱灵魂,被“噼里啪啦”的雷霆闪电涌入,发出恶鬼痛泣的咆哮声。

    妖花内的战魂被瞬间重创!

    他再看秦烈之时,发现秦烈依然老神在在,端坐在一块无字墓碑上一动不动,嘴角甚至还噙着淡然笑容。

    只是,秦烈的眼瞳,却赤红如血,如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杀戮和血腥。

    这个年青的修罗族,深深盯着秦烈,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看来这不是一个好猎物。”

    这般说着,他伸手一指,那黑色妖花就化为一道黑芒,重新隐没向他。

    一闪后,黑色妖花又变成了黑色的战甲,和他强壮的身影完美契合。

    他旋即转身离开。

    当他意识到秦烈这个猎物,比想象中难缠,而他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短时间无法解决战斗之后,便果断放弃。

    “想走?”就在此时,秦烈笑了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修罗族青年转身之处。霜白寒雾陡然凝现。一块块干冰般的冰棱如寒刀。瞬间交织成“岩冰风暴”。

    修罗族青年马上发现他处在冰棱形成的风暴之中。

    “黑暗曼陀罗之刃!”

    十字星的眼瞳深处,突然迸射出怒意,他在原地旋转起来。

    一片片黑色狰狞利刺,从他皮肉之中生长出来,让他如变成一个巨大的刺猬,浑身泛出冰冷的黑色金属光泽。

    旋转中,一道道黑暗邪光四射,将那片区域全然裹住。

    霎那间。秦烈已无法以肉眼看清那儿的场景,也看不到“岩冰风暴”中的修罗族青年,有没有受伤重创。

    他只听到刺耳的抨击声。

    “是你非要找死!”

    修罗族的青年,在那片黑暗之中,厉声长啸。

    仿佛他下一刻便要施展某种奇诡的邪术。

    然而,就在此时,他旁边另外一个虚空通道之中,也传来猛烈的空间波荡。

    在秦烈的惊异目光中,一道道身影从中窜出来,赫然也是一个个修罗族的族人。

    “纳吉!”

    那些修罗族的战士。倏一出来,便看到处在“岩冰风暴”中的那团黑暗。

    他们仿佛无视黑暗的阻隔。一眼就看出了内部的年青修罗族族人,就是他们的要找之人。

    “小子!算你运气好!”

    被他们称呼为“纳吉”的修罗族青年,在黑暗中冷哼一声,突然就化为一团飘忽的黑云,急忙往远处遁去。

    “追!他不顾族规,恶意残杀同族,夺取进入的名额,罪该万死!”

    十来个修罗族的战士,怒啸着,看也不看秦烈,直朝着那纳吉追杀过去。

    秦烈呆愣的站在那儿,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不知道这些修罗族的族人,因何一进来就内斗不止。

    “刚刚那些可是修罗族族人?”一个惊讶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秦烈猛地回头。

    一个身穿青色古服的年青人族男子,满身血迹,狼狈如乞丐一般,就那么站着。

    这人正是姬奇。

    他一路前行,途中数次死里逃生,到这里已消耗了很多力量。

    所以,他在看到众多修罗族族人,从一条空间通道走出,他还是小心潜藏着,生恐被发现。

    他并没有料到那些后来的修罗族战士,竟然没有细心查探周边,也没有去管秦烈,而是径直追向纳吉。

    在修罗族族人全部离开之后,他才远远的前来,向秦烈问出心中疑惑。

    “你不是看见了?”秦烈瞥了他一眼,第一时间就认出他乃姬家族人,所以语气还算是客气。

    “离得远,看的不甚清楚,他们全部从虚空通道而来?”姬奇问。

    “嗯。”秦烈点了点头,便不欲多言,依然乘坐着封魔碑,继续前行。

    姬奇满心的疑惑,正想问问他的身份,却发现他已迅速远去。

    “明明是人族,可身上没有任何的族徽和标志,看起来不像是中央世界的那些黄金级势力。但我应该是最先进来的人族,他……怎会还在我的前面?”姬奇百思不得其解,对秦烈的来历也暗暗费解。

    撇下姬奇,秦烈在封魔碑的指引下,继续往一个方向深入。

    又是不知过了多久。

    这天,封魔碑带着秦烈,来到一块碎裂的巨大晶体表面。

    那晶体数十里宽阔,仿佛是爆碎的魂坛,又像是某块陆地的碎片,表层有着明亮的月光闪耀,神奇无比。

    到达此处,秦烈肩上的银月印记,突然变得璀璨夺目。

    就连深藏在月泪内的器灵幽夜,也耗费灵魂能量,在那晶体表层凝成幽影出来。

    “月之晶核!”幽夜大呼小叫起来。

    月泪如九滴水滴,在他的呼叫声中,水融入大海一般,融入了那巨大的晶体当中。

    顷刻间,秦烈肩上的银月印记能量核心处,便有滔滔月之精华,如水银般灌入进来。

    ……

    ps:呃,我真是嘴贱,每当叫嚷着第二天爆发,就一准儿有事,十次中八次,这次……又中了。大伯突然过来,要我陪着参考装潢材料,于是,就逛了一下午,今天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