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零九章 苗风天的选择

第一千零九章 苗风天的选择

    “局势不容乐观。”李牧轻叹一声。

    众人眉头也拧了起来。

    “幻魔宗……现在怎样了?”秦烈的视线,落到人群中雨凌薇身上。

    “幻魔宗失守了,好在大部分门人都提前迁移了,损失还能接受。”雨凌薇脸色黯然,很勉强地笑了笑,“今日的幻魔宗已从白银级势力降级到赤铜级势力,再给东夷人和三鬼族重创一番,恐怕实力都要不及当年依附我们的‘邪眼’和‘天炎’等势力了,哎……”

    李牧和许然等人,都同情地看向她,也觉得幻魔宗可真是够倒霉的。

    三大鬼族入侵时,幻魔宗内忧外患,一盘散沙。

    天戮大陆明明还有黑巫教,可青鬼族降临之地,偏偏就在幻魔宗。

    那时的幻魔宗,闻滨、楚妙丹等人还拼命排挤雨凌薇,要抢夺宗主之位,没有向她提供太大的帮助。

    结果雨凌薇在和青鬼族的战斗中不断败退。

    以闻滨、楚妙丹为首的一群人,又暗中勾结黑巫教,差点就令幻魔宗改头换面。

    好不容易借助炎日岛、血煞宗的力量,将三鬼族威胁解除,东夷人又大肆侵入。

    此时的幻魔宗,魂坛强者几乎全部死亡,只剩雨凌薇一人苦苦支撑。

    无奈之下,她只能被迫依附炎日岛,向秦烈垂头。

    然而,不久之后,秦烈又被东夷人和天鬼族暗算“死亡”,导致雨凌薇愈发看不到希望。

    随着东夷人倾囊而出,随着潜藏的三大鬼族族人。也渐渐从暗处走出。幻魔宗终于没有意外的沦陷。

    她只能带着幻魔宗的门人在炎日岛附近的海岛生存。

    “幻魔宗怎会这么轻易失守?”秦烈皱眉。

    “东夷人的攻势太猛。加上三鬼族重新现身,我们……未能第一时间挡住他们前行脚步。”宋婷玉无奈道。

    “我们天剑山,还有寂灭宗没有能第一时间到来,没有能最快给予炎日岛帮助,等我们集结力量到来时,幻魔宗……已支撑不住,只能暂时舍弃。”李牧也满脸苦笑,“本来。还指望东夷人和三鬼族占领幻魔宗以后,拿黑巫教开刀,让黑巫教也分担一些压力。没料到东夷人和三鬼族,竟然对黑巫教不理不问,直接又将矛头转向炎日岛。”

    “依我看,东夷人和三鬼族就是奔着炎日岛来的,幻魔宗也仅仅只是一个跳板而已。”许然轻喝。

    “奔着炎日岛?”雨凌薇神情错愕,“炎日岛和东夷人从没有过节,以前也没有任何接触,他们为何会咬着炎日岛不放?”

    不仅仅是她。炎日岛上众多强者,也是不明所以。

    秦烈眯着眼。和许然交换了一个眼神,猜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许然和童真真两人,明显对中央世界了解颇深,他们夫妇因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能站在更高的角度审视此事。

    这次东夷人倾囊而出,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而且实力大增。

    三大鬼族潜隐了一段时间,竟然能借助东夷人恢复元气,令伊斯坦这种老怪苏醒过来,其中必然有隐情。

    许然夫妇几乎肯定在东夷人和三鬼族之间,有一条线串联着他们,这条线……应该就在中央世界某个势力手中。

    “秦烈!他可是尸之始祖?!”

    此时,一直忍着没有讲话的苗风天,终于按捺不住喝道。

    众人目光顺势汇聚到秦烈头顶悬浮的那具古尸。

    他们也都好奇秦烈在虚空乱流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错,他的确就是尸之始祖。”秦烈点头承认,道:“在虚空乱流之中,我发现了另外一个神葬场,尸之始祖就在其中。”

    “另外一个神葬场?”众人惊异万分。

    “嗯。”随口应承一句,他也抬头,深深看向尸之始祖的遗骸。

    就在他的眼睛落到尸之始祖身上时,从尸之始祖的眼瞳深处,浮露出无数密密麻麻的线条。

    那些线条闪烁出来,如无数碎小闪电交汇而成,犹如天地间某种蕴含规则至理的蛛网,将尸之始祖给牢牢禁锢制衡。

    与此同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也映入秦烈心头。

    ——他突然觉得他能随意掌控尸之始祖遗骸!

    “我明白了!”他眼睛陡然一亮。

    当年血之始祖的遗骸,也被镇魂珠吸入深处,被镇魂珠以某种秘术淬炼了一番,施加了众多古阵图禁制封印。

    时至今日,他如果有心要掌控血厉,也能轻而易举实现。

    因为,在血之始祖的血肉之中,在其七层魂坛之上,都遍布着繁复神秘的诸多古阵图。

    那些古阵图将血之始祖躯体和魂坛都给牢牢掌控。

    尸之始祖眼瞳内浮现的密密麻麻线条,让他立即反应过来,知道镇魂珠也通过那种秘术,在其尸身上以同样手段缔结了无数禁制结界。

    他一来到此地,尸之始祖的遗骸之所以会主动悬浮出来,那是因为苗风天修炼着纯粹的尸之传承,因为此地那众多的尸妖。

    “可否,可否……”

    苗风天身子轻颤,一瞬不移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却没能准确说出内心意图。

    “你想要他?”秦烈眯起眼睛。

    “不,不是。”苗风天连连摇头,脸色尴尬无比,道:“我只是……只是想要更深的尸力传承。你也知道,我所修炼的尸力,只是来自于一张人皮纸卷,那个……不太完整。”他讪讪干笑。

    “我可以将尸之始祖的遗骸交给你。”秦烈咧开嘴,笑容有些邪恶,说道:“你可以用你的手段,从他身上找寻尸力传承,也可以将他炼成更高阶的尸妖,甚至于……你可以如血厉一般直接融入他的魂坛。”

    此言一出,苗风天浑身震颤,惊愕的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

    李牧、唐北斗众人也都惊异无比。

    “始祖是几层魂坛?”苗风天颤颤巍巍道。

    秦烈一缕灵魂逸入尸之始祖脑海。

    一座以白森森骨骸堆砌而成的七层魂坛,就在茫茫尸气海洋悬浮着,那七层魂坛上一丝丝有着他血脉迹象的神秘灵线极为清晰显眼。

    仔细去看,他甚至能看到血线内跳跃的神文,那些神文分别代表着神族和银线天蛇还有虚浑之灵三族独有的特殊符号。

    这让他心中立即有数了。

    “七层,和血祖一样,也是七层魂坛。”秦烈嘿嘿一笑,“你毕生苦修,也未必能筑造出七层魂坛,七层……在中央世界都是域始境初期强者,能称霸一方域界!你若能将七层魂坛奥妙,一一领悟透彻,真正能将尸之始祖的全部力量释放,苗家……最差也能跻身次一级的黄金级势力。”

    “我,我……”

    千年尸妖一般的苗风天,在这一番话后,变得有些失魂落魄。

    “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永远都要受这小子指使调度,永不能翻身。”姜铸哲过来,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自己考虑清楚。”

    “不错。”秦烈沉静道。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都在暗暗深思。

    尸之始祖对苗风天诱惑有多大,他们都心知肚明,以苗风天的资质,可能终其一生也未必能突破到虚空境,无法筑造出第四层魂坛。

    即便他资质超凡,苗家……可有足够的底蕴为他筹集筑造魂坛所缺的诸多天地至宝?

    七层魂坛,为域始境初期,就算是放在中央世界,也是天地间的一方豪雄,能畅游诸多域界而不败。

    就算未来神族入侵,七层魂坛强者,也有通天之力为家族寻觅一个域界,给家族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

    而代价,则是从此失去自由,永远受一人调度。

    众人扪心自问,如果自己遇到如此天大契机,应该要如何选择?

    “我,我愿意放弃现今所有,以灵魂融合始祖之身。”

    许久后,在众人灼灼目光之下,苗风天深吸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好!”秦烈咧嘴一笑,道:“从现在起,这具尸之始祖的遗骸,便属于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