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十二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第一千一十二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炎日岛。

    秦烈从李牧等人口中,将局势真正了解透彻以后,心情也沉重起来。

    东夷人三大部族,此次几乎是全军出动,加上三鬼族的残余强者,还有觉醒的伊斯坦,对方实力的确极为惊人。

    不单单如此,根据段千劫的说法,在东夷人之中还潜藏着不少身份不明的强者。

    那些人皆是三层魂坛左右的境界修为!

    双方的战力,本来还算是势均力敌,但在那些未知身份武者加入以后,东夷人在数次战斗中反而占据优势。

    若非有暗影族和角魔族的族人,关键时刻到来,要不是鲁兹能震慑地鬼族的伊斯坦,他们或许很早之前就崩溃了。

    即便有暗影族和角魔族到来,幻魔宗……依然失守。

    由此可见对方实力多么的强盛。

    得知真实状况,秦烈眉头深锁,一直思量着对付东夷人的方法。

    就在他还没有找到解决之道时,在炎日岛东方一片海岛坐镇的鲁兹,带着艾迪匆匆而来。

    “东夷人和鬼族强者,去了黑巫教的重地,应该和将岸有了默契。”鲁兹倏一过来,将抛出重磅炸弹,“没意外的话,黑巫教……有可能和对方走到一块儿,联合东夷人和鬼族攻向炎日岛。”

    秦烈脸色一变,“你确定?”

    “我去天戮大陆境内游荡了一圈,从黑巫教护教大阵的方向,感知到地鬼族伊斯坦的庞大灵魂动静。”鲁兹也是神情严峻,“黑巫教之中,除了将岸之外,另外一股更加恐怖的气息,那气息……不像人类。”

    “那是第一巫虫。”李牧叹道。

    众人纷纷愕然。

    “第一巫虫夺舍了巫祖,在黑巫教化身巫祖,以比血厉还要快的速度。正在融合巫祖的魂坛。”李牧似早已知晓此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本以为黑巫教和第一巫虫,会因为暴乱之地的身份,将东夷人和鬼族当成敌人,没料到……”

    “三年前,我就想要去黑巫教挑战将岸。然后趁机灭掉第一巫虫,可惜当时布托正在肆虐暴乱之地。”段千劫也是暗暗后悔,道:“本以为将岸和第一巫虫活着,将来布托无人可敌的时候,暴乱之地还有他们可以依仗一下,所以我没有前往。万万没想到。将岸和黑巫教居然会和东夷人走到一起。”

    “伊斯坦和我势均力敌,那个第一巫虫……应该也有虚空境的战力。”鲁兹看向秦烈,面露难色,“可惜幽冥大陆那边局势也很紧张,我若要将戈登邀请过来,那边未必能支撑住。”

    “我们还需要一个虚空境的强者,来抗衡第一巫虫。不然会很艰难。”许然说道。

    秦烈沉吟了一下,看向艾迪,说道:“劳烦你去一趟泊罗界,前往魔龙族驻扎之地,请九阶邪龙卡尔弗特前来一趟。”

    艾迪点头,道:“现在就去?”

    “宜早不宜迟。”秦烈道。

    艾迪很果断,就在众人注视下,立即往传送阵而去。

    与此同时。鲁兹又道:“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我们不宜主动出击,等他们前来吧。”

    “好。”秦烈应承下来。

    随后,他来到炎日岛和血岛之间的海域,想了一下,开始以灵魂意识呼唤神尸。

    不久后,八具擎天古神般的神尸。从海底深处浮升出来。

    神尸如巨柱立在碧蓝的海面上。

    飞身落到为首的神尸肩膀上,秦烈取出封魔碑,以手指摩挲着碑面,脸色渐渐沉静下来。

    李牧、段千劫还有唐北斗等人。远远看着将神尸召唤出来的秦烈,轻声唏嘘。

    “暴乱之地突生如此巨变,对他而言……压力未免太大了一点。”李牧轻声一叹,“他还这么年青,即使天赋再惊人,毕竟目前只有破碎境修为。而东夷人,鬼族,还有那些暗中作乱者,都是强者如云。”

    “他已习惯将炎日岛的重担扛在自己身上。”段千劫脸色冷峻,道:“这些年来,血煞宗,幻魔宗,炎日岛,几乎都是在他的推动之下平稳前行。没有他在,血煞宗不可能有今日的风光,幻魔宗应该已灭亡,炎日岛……也绝不可能达到今天的高度。”

    “的确难为他了。”炎魔唐北斗也感叹道。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暗影族的鲁兹,深深看向秦烈,低沉地说道:“在他身上,寄托了太多人的希望,不单单是我们。想来……你们也多少知道一点他的情况,他这次重新站起来,就注定要承担更多的重压,而且他还必须全部扛下来。”

    李牧,段千劫,还有唐北斗都惊异地看向鲁兹。

    “以后,他需要面临的挑战和凶险,会比如今还要多,还要恐怖,他要尽早适应这一切。”鲁兹意有所指道。

    李牧等人,听着鲁兹这番,都齐齐沉默。

    三人眼中流露出思索的目光。

    “对他来说,将来会有更为广阔的舞台,即便在暴乱之地一时失利,他终究还是会站起来。”鲁兹看向众人,说道:“然而,对你们而言,这次暴乱之地一旦沦陷,你们……从此将颠簸流转,从此失去家园。”

    李牧众人脸色都深沉起来。

    “你们都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你们身后的势力,还有炎日岛,有足够的实力向你们提供筑造第四层魂坛的庞大灵材。”鲁兹深吸一口气,“这种令人窒息的压力下,乃是最佳突破契机,你们若能抓住这个机会突破自我,暴乱之地从此将会发生蜕变。”

    李牧,段千劫,唐北斗,眼中都闪烁出一丝亮光。

    神尸肩上,秦烈指尖鲜血迸出,一条清晰地血线,在封魔碑的碑面上蜿蜒行进。

    八具神尸,蕴藏着无尽奇妙,在吞食众多血肉之躯后,这八具神尸已有着堪比二层魂坛武者的实力。

    秦烈一直知道,这八具神尸的残魂,消泯在浩瀚星空内。

    他的鲜血,以神族秘术激发封魔碑,能形成古老的呼唤。

    在那种呼唤之下,八具神尸的残魂,将会从星空内游离出来,能逐渐的融入神尸体内。

    如今,在东夷人、天鬼族和某个未知身份势力的强大压力下,他又尝试以精血,通过封魔碑来召唤神尸残魂。

    然而,就在封魔碑的碑面上,那奇妙阵图初成,在他开始激发秘术之时。

    从他眉心之中,突然飘忽出一具墨玉般的尸骸,这尸骸属于魂之始祖。

    人族五大始祖之中,魂之始祖,公认为五祖之首,也是五祖中最为神秘的一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