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一章 巨型恶鬼!

第一千二十一章 巨型恶鬼!

    东方,东夷人、鬼族的巨大飞行灵器,如浮游虚空的巨兽,一辆辆小型灵器,则是像鸟群,黑压压而来。

    不仅仅是天上。

    海面上,也有东夷人的船舰,不少背着箭筒的东夷人战士,从船上远远显现出来。

    天鬼族、地鬼族和青鬼族族人,和东夷人并驾齐驱,模样狰狞的鬼族族人,眼中满是残忍的凶光。

    “东夷人和鬼族来了!”

    “敌人来了!”

    “准备迎战。”

    一时间,从落日群岛的各大海岛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叫喊声。

    炎日岛,血煞宗,寂灭宗,天剑山,还有万兽山、天器宗的诸多武者,神情肃穆,纷纷从岛上浮上天空。

    落日群岛半空中,也是诸多大型灵器闪现出来,一道道身披五彩光芒的强者,接连冒头。

    “阴影暗界一事,等此战过后再谈。”秦烈神情冷峻,冲巴雷特说道:“要不要出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呼!”

    这般说着,他将封魔碑释放出来,以心神向八具神尸下达命令。

    海面下的八具神尸,收到讯念以后,如八座古铜色的山峦,突然从炎日岛旁边海水内浮露。

    “桀桀桀!”

    阴恻恻的怪笑,从鬼族阵营传来,一个瘦小灰黑,形如侏儒的地鬼族老叟,驾驭着五层魂坛呼啸而来。

    他的五层魂坛闪烁着黝黑乌光,他笑声如乌鸦,极为难听。

    一眨眼功夫。这名地鬼族的老鬼。就一马当先在落日群岛上方天空站定。

    他一边发出刺耳的怪笑。一边挥舞着短小的手臂,将一道道乌光按在身下的五层魂坛。

    五层黝黑魂坛,内部一团团黑色肉球滚动着,使得他的五层魂坛不断膨胀,变得越来越大。

    不久后,那五层魂坛,变成蠕动的巨大黑色肉团。

    黑色肉团继续蠕动变幻,最终。那黑色肉团变成一个矮状黝黑,周身黑色斑点的巨型地鬼族族人。

    仔细去看,会发现那巨大的地鬼族族人,就是那老叟的样子。

    那老叟,就站在膨胀后变大千倍的地鬼族战士头顶,手舞足蹈,张狂大笑,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庞大血肉气息。

    以魂坛衍变,壮大千倍的地鬼族战士,和秦烈所见的巨人族强者相比。也不逞多让。

    众多东夷人的飞行灵器,海面上的巨船。和那地鬼族战士相比,似乎都小了一号。

    “魂坛还真是奇妙无穷,在魂坛内注入庞大血肉精气,竟能形成如此可怕的血肉躯体,这种对魂坛的利用方法,还真是罕见。”暗影族的鲁兹,脸色凝重,摸着下巴,说道:“可惜我并不是阴冥族族人,不然血脉突破十阶之后,也能激发血脉之力蜕变成邪神。”

    “这老鬼膨胀魂坛,衍变为巨型地鬼族族人,这是要在气势上压制炎日岛。”唐北斗冷哼一声。

    他下意识看向八具神尸,发现又生长了几十米的神尸,也没有那巨大的地鬼族族人庞大。

    神尸,只有相当于不灭境后期的实力,体内血肉之力的磅礴程度,也只是和不灭境后期相当。

    一般而言,体型越巨大的太古生灵种族,血脉之力越强大。

    古兽族,龙族,还有巨人族,随着实力的提升,血脉的进阶,体型也都会随之增长。

    神尸,显然和这些太古生灵种族的强大方式一样,力量提升越大,肉身也将会越庞大。

    地鬼族的伊斯坦,以鬼族秘术,为魂坛注入滂湃血肉精气,竟以魂坛为根本凝成一个变大千倍的地鬼族战士出来。

    这巨大的地鬼族战士,悬浮在落日群岛天空厉声怪啸,震的海水翻滚,各个海岛都似在摇晃。

    “八具神尸,也没有伊斯坦如此庞大,而角魔族和暗影族的族人,并没有蜕变的天赋,他们没有谁能比此时的伊斯坦还要巨大。”黑夷部落的柯禺,大声笑了起来,“如此庞大的伊斯坦,连我看着都恐惧,想来这些暴乱之地的家伙,也被震慑的将要丧失斗志!”

    “只要那些家伙气势弱了,我们就能在战斗之中,占据上风!”另一个东夷人长老笑道。

    “最矮小的地鬼族,怎能变成如此庞然大物,好可怕!”

    “看他那架势,一脚下来,恐怕灰岛都要被踏平了!”

    “太惊人了!”

    落日群岛上,各大势力的武者,也被此刻伊斯坦惊到,皆是脸色大变。

    很多人下意识地看向神尸,然后才发现,就连八具神尸……也远远不及此刻的伊斯坦庞大。

    伊斯坦的气势,的确震慑了各方,令很多境界低微的武者,心神颤抖起来。

    正如柯禺所说,尚未开战,这边的气势已经衰竭,很多人甚至生出绝非鬼族之敌的颓败感。

    “咦!”

    鲁兹突然惊叫。

    另外一股令人灵魂压抑的气势,又从鬼族那边涌现出来,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之中,众多鬼族族人欢呼起来。

    “费因斯大人!”

    “费因斯大人也苏醒了!”

    “太好了!”

    在鬼族族人叫嚣声中,一名青面獠牙的青鬼族老者,也发出尖利的啸声。

    他也释放出五层魂坛,以同样的秘术,令魂坛不断膨胀,最终变化为一个和伊斯坦同等大小的青鬼族战士。

    两个老鬼,都站在魂坛凝成的巨型战士头顶,发出猖狂的怪笑。

    “又是一个巨鬼!”

    “天哪,这要如何是好?”

    “我们怎么能胜过他们?”

    本来就对鬼族有恐惧的天剑山、天器宗和万兽山武者,一看费因斯也以魂坛凝成巨大恶鬼,更是心惊胆颤。

    “又一个五层魂坛!”鲁兹也脸色一变。

    秦烈神情也凝重起来。

    伊斯坦和费因斯。以魂坛凝成巨型恶鬼之后。没有急着动手。只是大声怪笑。

    祁阳,冯毅,甚至雷阎等人,都脸色沉重,突然觉得此战恐怕凶多吉少。

    祁阳和冯毅,本以为对方只有一个伊斯坦,那暗影族的鲁兹,同样五层魂坛。虽不能变成如此庞然大物,可要压制伊斯坦应该不成问题。

    身为万兽山的主人,祁阳有秘术,可以将第一巫虫制住。

    除此之外,双方下面的战斗力,大体相当,甚至暴乱之地这边还要胜出一筹。

    所以他们初始很轻松,觉得此战获胜的可能性很大,觉得局势都在掌握之中。

    然而,青鬼族费因斯的现身。却打破了平衡,让他们暗暗心惊。猛地觉得局势恐怕已经失控。

    “宗主,这一战……恐怕要栽啊。”炼器师罗翰,深深皱着眉头,苦涩道:“或许,我们就不应该过来。”

    他身后,也有不少反对来炎日岛支援的天器宗长老,那些人这时也胆怯了。

    同样的,万兽山那边,也有不少人向祁阳建议,希望祁阳保持实力,看情况不妙趁早离开。

    尚未开战,因伊斯坦和费因斯的恐怖气势,天器宗和万兽山内部已有不同声音发出。

    天剑山那边,也有不少武者眼睛闪烁,心中有了别的想法。

    “毕竟不属于一个宗派,一看情况不妙,首先想到的就是保全自己的实力。”鲁兹冷冷看向各方,哼了一声,冲秦烈说道:“人族内部向来如此。我们角魔族、暗影族和鬼目族,只要认定敌人,只要首脑下达命令,就是明知赴死也会疯狂冲杀向前。”

    秦烈暗暗皱眉。

    他也看出来了,天器宗和万兽山那些人,这时候窃窃私语,眼睛闪烁不定。

    这说明那些人内部意见都不统一。

    “以前大家没有并肩作战过,也没有能建立起信任,如果能一同血战过几次,你能在他们心目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就不会这样。”这时候,李牧出口反驳,指向血煞宗那边,道:“你看两支血煞宗门人的眼神。”

    秦烈讶然,旋即依言看向沫灵夜、漠峻率领的血煞宗,他发现那些血煞宗的门人虽也脸色慌乱,却并没有窃窃私语,没有先做“最坏的打算”,而且他们的眼神也还算是坚定,其中很多人下意识看向他这边。

    看了一眼后,那些人又神情微振,似重新生出信心。

    “最初的时候,你帮血煞宗击退三大家族和黑巫教的公冶兄弟。之后,又令姜铸哲不得不退。再往后,闻滨为首的那些幻魔宗来犯者,也被你逆转轰击逃窜。最近的一次,你又带领他们将鬼族败退。”

    李牧微微一笑,“在他们心目中,你能不断创造奇迹,所以他们相信你。”

    “所以即便面对着伊斯坦和费因斯的恐怖气势,他们依然觉得此战可以胜,因为这个信念,他们才无所畏惧。”

    秦烈轰然一震。

    “你再看姜铸哲一脉。”李牧又道。

    秦烈自然而然看向姜铸哲麾下的嗜血者。

    那些嗜血者,猩红的眼瞳之中,闪烁着嗜杀好战的光芒,伊斯坦和费因斯的威慑,对他们似乎完全不起作用。

    他们偶尔看向姜铸哲的时候,眼中有着狂热的崇拜,仿佛姜铸哲就是他们心中的神。

    “姜铸哲此人,有着一种非凡的领袖魅力,他麾下的嗜血者,对他极度崇拜,可以为他立刻去死。姜铸哲只要发话,他们敢直接向费因斯和伊斯坦发动自杀式的冲击,这种狂热非常可怕。”李牧感叹道。

    他这般一说,秦烈脸色若有所思,下意识地看向炎日岛武者。

    他发现炎日岛的武者,也没有被伊斯坦和费因斯吓到,炎日岛的武者虽不及嗜血者那么狂热疯癫,却也信心十足。

    “你是炎日岛的岛主,你麾下的那些人也将你视为灵魂。有一天,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如果如姜铸哲在嗜血者心中一样,那你麾下的战力将会发生质变。”李牧摸着下巴,说道:“不过,你炎日岛有个人,这方面的个人魅力和姜铸哲很像。”

    李牧伸手,遥遥点向一人,说道:“他麾下看他的眼神,和嗜血者看姜铸哲的眼神,极为的相似。”

    “琅邪!”秦烈禁不住轻呼起来。

    “嗯,琅邪培养出来的血矛战士,和姜铸哲培养出来的嗜血者一样,都嗜血好战,对他个人充满了狂热崇拜。虽然……琅邪仅仅只有破碎境修为,但这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却非常稀罕。”

    李牧微微一笑,道:“琅邪天赋并不差,自控力比姜铸哲更胜一筹,将来他若能达到姜铸哲的境界,他的未来……可能比姜铸哲还要开阔。”

    话到这儿,李牧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你要想炎日岛更进一步,要想真正称雄这块天地,你就需要善用你身边的这些非凡之辈。你要知道,你才是炎日岛的灵魂,只有你才能带领炎日岛乘风破浪,令炎日岛不断发生蜕变。”

    “宋家的丫头,毕竟只是女流之辈,她能帮你管好炎日岛,帮你分配财物,却没办法帮你在麾下的心目中,建立起如神一般的形象。”

    “只有麾下的武者,对你产生近乎丧失理智的疯狂崇拜,他们才能无惧任何威胁,才能禁得起任何诱惑,并能在战斗中因你而悍不畏死。”

    李牧深深看向他,说道:“寂灭宗,之所以能成为最为强大的势力,除寂灭老祖本人战力冠绝暴乱之地以外。更加重要的一点,就是所有寂灭宗武者,将他视为战神崇拜,他的任何命令——即便是错误的,所有寂灭宗门人都会坚实如一的执行下去,将其视为真理。”

    “他令寂灭宗的向心力空前凝结!这就是寂灭宗强大的根本!”

    “除此之外,你看天剑山,万兽山,还有天器宗,幻魔宗,虽然同为白银级势力,却没有如此恐怖的向心力。一旦宗门出现变故,心怀异心者,就会出来作祟,使得宗门战力无法集中,门人弟子各个贪生怕死。”

    “这样的势力,如何是寂灭宗的对手?如何能够在和鬼族的战斗中悍不畏死?”

    “这位先生说的句句在理。”鲁兹惊异地看向李牧,暗暗赞叹,然后对秦烈说道:“你父亲,你爷爷,在秦家便是如神一般的人物!秦家如此强大,就是因为他们的命令,堪比天地间的规则真谛。”

    “多谢李叔教导。”秦烈眼睛明亮,深深鞠身。

    李牧这番话,令他受益匪浅,真正看清了一个势力强大的根源,知道了姜铸哲的厉害之处,还有寂灭宗能凌驾各方势力的原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