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二十八章 将岸的臣服

第一千二十八章 将岸的臣服

    第一巫虫本体灵魂,化为绿色光河,完完全全融入木雕。

    霎那间,从各方汇聚而来的一只只巫虫,陡然凄厉尖啸。

    啸声中,这些巫虫纷纷暴体而亡,一缕缕暗绿色魂丝,也尽数隐没秦烈手中木雕。

    众多黑巫教教徒,灰暗的眼睛,倏地变得明亮有神。

    一只只盘踞在他们胸口的巫虫,在碧血玉蟾被“封灵”封禁向木雕以后,突然变得老实下来。

    它们被第一巫虫蛊惑的近乎疯狂的灵魂,也逐渐安静,宿主的血肉和魂力,开始在它们体内发挥作用。

    身为黑巫教的教主,将岸第一时间察觉到,他以前和巫虫心神互通的感觉又回来了。

    以他们血肉精气为食,以他们魂力为养分的巫虫,早已被他们视作生命中的一部分。

    一直以来,他们都把体内的巫虫,当成第二生命看待。

    那些巫虫也全然听命于他们。

    待到第一巫虫由神葬场返回,融入巫祖之身,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第一巫虫,以巫祖之身,以诡异秘术,将他们体内的巫虫都给制住。

    这导致的结果,便是以他们血肉魂力饲养的巫虫,再也不受他们控制。

    巫虫控人……这是他们万万不能接受的。

    此刻,随着第一巫虫脱离巫之始祖躯骸,被封禁起来,所有不正常的错乱关系,顷刻间恢复正常。

    将岸众人突然有种再世为人的庆幸感觉。

    本来已心急如焚,恨不得撕碎鲁兹、苗风天的防御壁障。冲到秦烈身旁斩杀第一巫虫的他们。也都安静下来。

    鲁兹盯着他们。待到看到他们如放下心中重担,突获解脱的表情,鲁兹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

    “秦烈,第一巫虫……被你封印进木雕了?”他扬声询问。

    将岸和苗风天等人也自然而然往来。

    他们注意到秦烈身旁,密集如海的巫虫,纷纷爆碎,化为暗绿色魂烟融入木雕。

    木雕被一圈圈绿莹莹光晕裹住,荡漾出神异的涟漪。轻而易举将众多绿色魂烟吸收。

    短短时间内,那木雕竟变得绿意盎然,如枯木逢春,就要开枝散叶一般。

    一股浓郁的生机,也从木雕内释放出来,充满了生命气息。

    秦烈也是一脸讶然。

    握着木雕,他试着以灵魂意识感知,发现烙印在木雕内的复合古阵图中,碧血玉蟾被密集血线捆缚着,还在疯狂挣扎。

    木雕上。诸多奇妙的天然木纹,也似在慢慢活动。

    许许多多巫虫爆灭之后。所形成的魂丝,一落入木雕,就被木雕吸收,化为浓郁的生命气息。

    那根木雕,仿佛干涸多年的河,突然被注入水流,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

    随着木雕内生命气息的浓郁,木雕内的复合灵阵图,逐渐展现奇异。

    第一巫虫,在木雕内的挣扎,越来越弱。

    这时候,秦烈也将一缕灵魂意识收回,重新将精力放在外界。

    他这才冲鲁兹说道:“第一巫虫的确被封禁起来了。”

    此言一出,将岸和黑巫教的教徒,眼中光芒蓦地亮了起来。

    “秦岛主,他真的不会再出来作祟了?”将岸再次确认。

    “暂时不会。”秦烈模棱两可道。

    “只是暂时?”将岸脸色微变,“你就不能将他彻底炼死?”

    一众黑巫教武者,又紧张起来,神色重新凝重。

    “他以后或许还会出来,不过……我想那时候他应该会完全听命于我。”秦烈咧嘴一笑。

    “听命于你……”将岸眼中惊色一闪而逝,沉吟了一下,他一脸苦涩,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停顿了一下,他突然深吸一口气,略显别扭地朝着秦烈鞠身一礼,垂头道:“不知我现在能为秦岛主做些什么?”

    因第一巫虫被封印,万兽山和天器宗等白银级势力武者,又朝着此处聚集。

    祁阳,冯毅,罗翰众人也都悄悄留意着这一块。

    此刻,将岸垂头,躬身,朝着秦烈行礼的动作,把众多注意此处的武者惊的眼睛都要掉下来。

    ——黑巫教的教主竟向秦烈躬身行礼!

    而且那礼仪,分明就是下位者,向上位者表示臣服!

    “按照之前约定,你们黑巫教也给我追杀鬼族和东夷人。”秦烈淡然说道。

    将岸恭敬点头,向麾下吩咐道:“可都听到秦岛主的吩咐?”

    公冶兄弟,还有数名黑巫教的魂坛强者,皆是大声应诺。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祁阳和冯毅面面相觑,突然懵了,生出不真实的感觉。

    连姜铸哲,沫灵夜,还有雨凌薇等人都是满脸愕然。

    “从今以后,黑巫教会依附于炎日岛,正式以附庸身份效忠秦岛主!”一道道惊异不明的目光下,将岸悬浮高空,掷地有声道。

    旋即,他带着公冶兄弟等黑巫教魂坛强者,开始以行动表明心迹——立即四处追杀东夷人的族人。

    “不用管我了,尽量将鬼族的族人斩杀干净,鬼族族人只要还活着,我们就不得安宁。”秦烈冲鲁兹淡然一笑。

    “好!”

    鲁兹和苗风天,还有众多尸妖,也随后扑向鬼族族人。

    “各位宗主,不用管黑巫教和巫虫了,放开手去杀东夷人即可。”

    秦烈又看向祁阳、冯毅诸人。

    那些人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怀中种种疑惑,也都对东夷人大开杀戒。

    本来不明朗的局势,因第一巫虫被封禁,因黑巫教的突然反戈,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秦烈先将木雕收起,随后深深看向巫之始祖遗骸,沉吟了一会儿后,他伸手点向眉心。

    镇魂珠眉心浮现,一片光幕罩住巫之始祖遗骸,将其拽入珠子。

    “等淬炼一番,可以将巫之始祖的遗骸,重新交给将岸,到时……将岸也就只能和炎日岛拴在一起了。”秦烈暗暗道。

    通过血之始祖,尸之始祖,他可以肯定镇魂珠能淬炼五祖遗骸,将五祖躯体炼成类似于尸奴一般的傀儡。

    经过镇魂珠淬炼的五祖之身,还是能够被同属性的灵魂融合,只不过融合者将会从此受他掌控罢了。

    第一巫虫飞离以后,巫祖遗骸又空置出来,七层魂坛的诱惑,他不信将岸就能禁得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