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十七章 圣魔灵胎

第一千三十七章 圣魔灵胎

    惨叫声率先从天器宗、万兽山活动的区域传来,不久后,天剑山和寂灭宗所在的位置,也开始有惨叫声响起。

    那些惨叫的武者,上一刻还在谈笑风生,突然就七孔流血,抱着头厉叫。

    浓郁的雾障在海面上缓缓漂浮游荡,渐渐地,众多悬浮灵器和船舰都被雾障淹没。

    浓雾中,惨叫声不绝于耳,各大白银级势力的武者,很快魂散神消。

    “浓雾中有东西!”

    “他们被噬魂而亡!”

    “有诡异灵魂波荡蔓延而来。”

    一时间,从那些惨叫武者中,爆发出一声声怒喝。

    “以魂力凝炼灵魂结界,都护住真魂识海!”祁阳惊叫。

    “小心异物入魂!”冯毅也提醒门人。

    所有深入浓雾的武者,听到祁阳、冯毅的大喝,纷纷反应过来。

    那些人急忙盘坐下来,屏息凝神,以魂力凝成结界,将真魂给死死护住。

    “嗤嗤!嗤嗤嗤!”

    他们的眼瞳中,不时有黑色火光溅射出来,似有未知的魂力硬闯他们的灵魂。

    “真的有东西在穿透灵魂壁障!”

    各大白银级势力武者,反应过来,都赶紧聚集魂力庇护灵魂。

    随后,凄厉的惨叫声,不再频繁嘶喊。

    猝不及防之下,各方武者也死了一些,那些死者真魂消泯,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

    “东夷人生活之地,果然有诡异之处!”宋婷玉凝重道。

    “赶紧问问秦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李牧催促。

    “好!”

    ……

    青魇岛。

    秦烈脸色深沉,盯着塞纳说道:“东夷人禁地深处到底有什么?”

    “秦小子将暴乱之地深渊通道。还有禁咒秘密。都如实告诉你。你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唐北斗瞪眼。

    段千劫也是神色不善。

    “你打开一条通道,我陪你们前往东夷人族部。”塞纳突然道。

    唐北斗眼睛一亮。

    “也好。”段千劫点了点头,旋即聚集空间之力,就在青魇岛上强行撕裂空间壁障。

    一条流光闪烁的临时通道渐渐成形。

    “走!他维持一条空间通道很耗费力量,别耽误时间!”唐北斗一马当先,在那空间通道形成的那一霎,就闪电般穿了过去。

    秦烈和塞纳紧随其后,也是在空间通道内一闪而逝。

    三人消失以后。段千劫才和那空间通道一同消失。

    一霎后,秦烈就在浓浓雾障内现身,他以心神略一感知,就觉察到了前方许许多多的生命气息。

    “就在前面!”唐北斗在前方引路。

    数十秒后,在唐北斗的带领下,秦烈等人来到炎日岛武者聚集之地。

    “塞纳!”李牧惊呼道。

    澹邈,卢毅,雨凌薇等人,一看塞纳到来,都是微微变色。

    这些人眼中分明有着一丝忌惮。

    “秦烈。此处浓雾内似有异物,先前很多人灵魂消散。”宋婷玉忙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牧问道。

    “塞纳特意过来帮我们解惑。”唐北斗道。

    此言一出。众人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塞纳身上,等待他道明原由。

    然而,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塞纳并没有立即解释。

    他取出一个雾蒙蒙的光球,光球和幻魔珠有些相似,内部光影迷幻,看不清真切。

    “呼!”

    光球在他的抛动下,漂浮到众人头顶,初始显出很不起眼。

    “咳咳!”

    塞纳咳嗽了几声,身上骤然释放出浓浓迷雾,以他为中心,形成一股吸力。

    在吸力的作用下,周边缭绕的雾障,纷纷被吸入他体内。

    同时,漂浮在众人头顶的光球,更是以惊人的速度吸收附近浓雾。

    将众人淹没的浓浓雾障,随着塞纳和光球的吸收,很快变得淡薄起来。

    海面上,一座座隐藏在浓雾内的岛屿,渐渐变得清楚。

    在很多海岛上,随着雾气的消散,开始有东夷人慢慢露头。

    那些东夷人,目显惊惧之色,四处找寻地方躲避。

    “不灭境武者,可以跟我来。”塞纳眼中闪烁着异光,头顶着光球,往深处海岛行去。

    “秦岛主,怎么回事?”祁阳扬声高喝。

    “拥有魂坛的武者,都跟着塞纳!”秦烈回应。

    “塞纳?第一邪魔塞纳?他怎会过来?”罗翰脸色一变。

    “宗主?”一名炼器宗师看向冯毅。

    “听秦烈的!”冯毅下令。

    旋即,天器宗、万兽山,天剑山和寂灭宗的魂坛武者,都疑惑重重地跟随在塞纳身后。

    沿途,许多海岛上,分明有着生命迹象存在。

    那意味着不少东夷人潜藏在岛上某些隐秘之处。

    然而,塞纳看也没看那些海岛,径直往雾障最为浓郁之地而去。

    许许多多的雾障,随着他和光球的吸收,都在迅速消散。

    塞纳的气色,在吸收众多雾障之后,竟然在一点点的变好。

    覆盖东夷人的雾障,对暴乱之地武者而言,乃要命之物。

    但对塞纳来说,仿佛是大补之物,让他从破阶的失利中迅速恢复过来。

    “奇怪……”唐北斗暗暗摇头。

    此地的雾障明显有益于塞纳的修炼,能帮助他更快恢复,可他刚刚却拒绝前来。

    如今也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又同意到来,还领着众人往禁地深处前行。

    这让唐北斗很是费解。

    “记着!不要释放魂坛出来!还有,现在就护着真魂!”塞纳突地沉喝道。

    在他身后的众人,脸色一变,都下意识以魂力凝炼结界,将识海真魂守护着。

    “秦小子,你怎么跟来了?”唐北斗诧异道。

    “东夷人禁地深处,显然有针对灵魂的邪物,不过……我恰恰不惧这类的邪魂幽鬼。”秦烈咧嘴一笑。

    笑声中,一条条炽烈闪电凝炼出来,如闪电神衣披在肩上。

    “也对。”唐北斗笑着点头。

    修炼天雷殛的秦烈,的确对绝大数邪魂恶鬼免疫,他也觉得此地的邪物应该也对秦烈没有太大的作用。

    “呼呼呼!”

    塞纳一路深入,他和那光球始终在吸收着浓浓雾障,也渐渐逼近东夷人的禁地深处。

    “塞纳!你竟然还敢回来!”

    “你这卑鄙小人,你窃取了圣珠,竟还敢过来!”

    “无耻小人!”

    浓雾深处,有着一座和青魇岛极为相似的海岛,在那海岛上,有许多东夷老人已经大声叫骂起来。

    塞纳撇了撇嘴,嘀咕道:“邪物就邪物,也就你们称为圣珠,看来东夷人已全被洗脑了。”

    “好澎湃的血肉气息!”

    “比九阶邪龙的血肉还要强大!”

    “什么东西在里面?”

    魂坛强者,临近那海岛的时候,都感知到惊人的血肉波动。

    秦烈也是暗暗心惊。

    一股极为磅礴的血肉气息,从那海岛内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惊的众人下意识停了下来。

    他们都不敢继续接近了。

    比九阶邪龙还要强大的血肉波动,意味着内部的生灵,至少是虚空境的级别。

    在鲁兹,还有两头老龙离开以后,这种层次的存在,他们根本无力抗衡。

    很多人于是心生退意。

    “塞纳,里面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冯毅喝道。

    他一抬手,天器宗的魂坛强者,全部都停了下来。

    没有弄清楚情况之下,他不想贸然深入,以免天器宗强者尽数葬身于此。

    同样的,祁阳还有雷阎,也急忙下令。

    突然所有魂坛强者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一座血肉祭坛,由众多生灵血肉之躯凝炼的祭坛,那海岛整个都是由血肉堆积而成。”塞纳脸色阴沉,说道:“这座血肉祭坛,具有生命意识,我至今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我却知道,东夷人中的那些老家伙,将这座血肉祭坛内的一个东西称为‘圣魔灵胎’,他们多年来一直在收集强大血肉躯体,用来喂食这‘圣魔灵胎’。”

    塞纳看向众人,说道:“我所修炼的邪术就是来源于这座血肉祭坛。”

    ……

    ps:明天补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