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十三章 困境

第一千四十三章 困境

    “你小子终于舍得过来了。”

    秦烈在泊罗界刚现身不久,古兽族的滕远和尼维特,便急匆匆找上来。

    两人脸上满是愁容。

    “你通知一下他们。”滕远说道。

    尼维特点了点头,以覆盖面极其广泛的灵魂念头,向巨人族和黑狱族方向延伸。

    数秒后,从巨人族和黑狱族的方向,就传来极为明显的灵魂波动。

    “巨人族的班德拉斯,还有黑狱族的泰勒,一会儿就会赶来。”尼维特说道。

    秦烈没有急着讲话,而是看向古兽族境地,远方天空上的那一座座悬浮陆地。

    那几块陆地,乃是古兽族划分给炎日岛的,在明亮的月光下,他清晰地看到一栋栋风格迥异的楼阁,也看到不少武者出没。

    “你上次深陷虚空乱流时,我们帮忙在上面建了一些宫殿,前些日子就要炎日岛武者过来修炼了。”尼维特看了那边一眼,说道:“你看,你们炎日岛也开始在泊罗界扎根,你总不会看着泊罗界被太阴殿、太阳宫灭掉吧?”

    “要是让太阴殿和太阳宫武者,重新在泊罗界建立秘境之门,我们都会遭殃。”滕远叹道。

    两人讲话时,秦烈坐了下来,肩上银月印记内月光熠熠。

    ——器灵幽夜在聚集泊罗界的月华能量。

    秦烈眯着眼,感知到八目妖灵的蓝血,还在和他的血脉融合。

    血脉融合的过程中,一束束奇异的幽蓝纹线。在他脑海深处勾勒凝现出来。

    时不时地。他脑海中会浮现出一叠叠幻象。那些幻象都是一闪而逝,看不甚清楚。

    滕远和尼维特两人,注意到他眼瞳深处,不时有奇异蓝纹闪烁,幻生出神秘的异境。

    不知为何,滕远和尼维特的血脉,在他融合蓝血的时候,变得很是活跃。

    这让滕远和尼维特都是暗暗惊奇。

    “小子。我怎么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微弱的古兽族气息?”滕远忍不住问道。

    秦烈愣了一下,还当他感受到“银线天蛇”的血脉气息。

    “有吗?”他看向尼维特。

    尼维特认真点头,“而且还是很古老的气息……”

    “不是银线天蛇的血脉气味吧?”他半开玩笑地说。

    “不是。”尼维特明显有些疑惑,说道:“感觉像古兽族的圣兽气息。”

    “圣兽?”秦烈愕然。

    “就是古兽族的那些先祖,我们这些后代的血脉,比起圣兽先祖要稀薄很多。”滕远感慨道:“传言,我们古兽族的先祖圣兽,在诞生以后,就能以兽体翱翔虚空,能进行星空之旅。”

    摇了摇头。滕远苦笑,“我们这些后代弱了很多。出生后血脉很稀薄,要经过一次次进阶,达到八阶,九阶,血脉才会渐渐浓郁,才能进行星空旅行。”

    “先祖圣兽,最初的古兽族族人,相似的血脉气息……”秦烈心神微动。

    讲话时,巨人族的班德拉斯,还有黑狱族的泰勒,以惊人的速度赶了过来。

    “秦烈,太阴殿和太阳宫的家伙,真的可能在十年内赶来?”泰勒倏一到来便大声喝道。

    “太早了,我们都来不及准备。”巨人族班德拉斯的声音,震的山林都在轰鸣。

    和古兽族一样,黑狱族、巨人族同样为此事烦躁——太阴殿、太阳宫会提前过来。

    通过秦烈的消息,他们更是知道这趟太阴殿、太阳宫一旦和泊罗界建立秘境之门,将会毫不犹豫地对泊罗界的本土种族展开血腥屠杀。

    和人族结了血亲的那些种族,或许能幸免于难,可他们必将难逃毒手,会被太阴殿、太阳宫联合的势力斩尽杀绝。

    “我能怎么帮助你们?”秦烈道。

    此言一出,泰勒、滕远等人突然沉默下来。

    他们仔细一想,发现以秦烈和炎日岛的力量,也只能在物资上提供帮助。

    炎日岛毕竟没有超越虚空境的强者。

    最多,在他们支撑不住的时候,容许他们前往灵域的暴乱之地避难。

    可是,暴乱之地也在灵域,是否就能避过太阴殿和太阳宫的追击?

    “你们如果想撤离泊罗界,我能想想办法,帮你们另觅一个域界。只是那么一来,你们恐怕就再也回不来泊罗界,要重新适应一个和泊罗界完全不同的域界。”秦烈思付了一会儿,又道:“要么,就击退太阴殿和太阳宫,让他们永远不敢再杀入泊罗界。”

    “击退太阴殿和太阳宫?”滕远脸色阴沉,“这并不容易。就算是成功了,在太阴殿和太阳宫的背后,还有人族黄金级的势力。”

    “不错,这些年来,人族对其它域界征伐的脚步,可从未停止过。”班德拉斯以震耳欲聋的声音说道:“我们巨人族生活的域界,就是在和人族的血战中崩塌。神族离开以后,人族迅速崛起,开始取代神族对各大域界动手,各大太古强族都或多或少被人族入侵过。”

    “人族现在快成为各族公敌了。”黑狱族的泰勒也哼哼道:“有时候,我都觉得神族应该归来,和人族在灵域进行血战。这次,我们绝不会站在人族那一边,只会任由他们一方灭绝!”

    “我们现在的日子,比当年臣服神族,还要难过一点!”班德拉斯吆喝起来,“神族真要到来,说不定,我们巨人族愿意帮神族讨伐人族!”

    “也是一个好主意!”泰勒喝道。

    秦烈脸色微变。

    泰勒和班德拉斯这些家伙,一直待在泊罗界,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他却知道神族的确可能在不久后到来。

    那时,如果如今的各大种族,不但没有和人族齐心,还站到神族那一边,结果会怎样?

    他突觉未来一片灰暗。

    ……

    幽暗星河中。

    四名魂坛强者,在浩淼星空内飞驰着,他们都端坐在自己的魂坛上。

    四人三男一女,其中三名男性为五层魂坛,剩下一女子拥有六层魂坛。

    灰暗的星空,死寂冰冷,域外风暴肆虐着,星河内的邪诡力量无处不在。

    四人都坐在自己的魂坛上,每一个人的魂坛,都释放出强大的能量光圈。

    在那些能量光圈下,肉身并不出众的四名虚空境强者,才能安然在域外星空前行。

    突遇一块域外陨石时,四人眼睛一亮,纷纷御动魂坛降落到陨石上。

    “这流星飞逝的方向,好像在泊罗界,可以省点力量了。”太阴殿的麻丰欣然道。

    “陨石飞行方向很难琢磨,说不定一会儿就改变轨迹了。”同样来自于太阴殿的巩圣远说道。

    “这边请。”太阳宫的卓韦丹,落到陨石上以后,将前方位置腾下来,殷勤地邀请。

    四人中,唯一的六层魂坛强者,自然而然落到陨石前方。

    她的六层魂坛,雾茫茫的,仿佛由六层空间叠加而成。

    她身穿一件长袖古服,眉目如画,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全身透露出一种倨傲冷态。

    太阴殿的麻丰和巩圣远,还有太阳宫的卓韦丹,都是五层魂坛,看向她的目光都透着一丝谄媚意味。

    “你们不用如此,我是收了太阴殿和太阳宫奉上的灵材,才答应在泊罗界帮你们建造一扇秘境之门。”缪怡姿脸色淡然,“那秘境之门一凝炼出来,我就会重返中央世界,剩下的事情不会去管。”

    “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卓韦丹笑道。

    缪怡姿才欲讲话,突然眉梢一动,似觉察到什么。

    “你们就在这儿,我去附近游荡一圈,一会儿就回来。”丢下这么一句话,她驾驭着六层魂坛,突地飞向远方星空。

    不久后,她来到一块悬浮星海不动的黑色陨石。

    黑色陨石上,一名枯瘦老者静静坐着,看到她到来后,喟然一叹,道:“好久不见。”

    这枯瘦老者,就是曾经在虚空乱流找寻秦烈未果,最后将马修等人囚禁到古煦界的老头。

    “师兄。”缪怡姿到来后,清冷的眸子内,显出一丝隐藏很深的喜色,旋即淡淡说道:“真的很久没见了。”

    “秦家撤离中央世界以后,你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枯瘦老者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这趟过来,是拜托你一事。”

    “何事?”缪怡姿道。

    “还请你不要去泊罗界。”枯瘦老者道。

    “我已经收了人家的东西。”缪怡姿回道。

    “我可以补偿。”

    “你知道我答应别人的事情,都不可能反悔的。”

    “不能给师兄一个面子?”

    “告诉我原因。”

    枯瘦老者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秦家少爷在泊罗界。”

    缪怡姿眼中流露出很复杂的神情,轻声问道:“秦烈?”

    老者点头。

    “我知道了。”缪怡姿神情淡漠,微微鞠身,道:“能在这里见到师兄,我很高兴。”

    话罢,不等老者讲话,她便径直离开。

    在去不去泊罗界一事上,她并没有给老者明确的答复,也没有说将会如何对待秦烈。

    枯瘦老者,也没有去追问,而是在原地怔了很久。

    “这么多年过去了,少爷也死过了一回,她的心结……应该也已经解开了吧?”许久后,老者喃喃低语,一脸的忧色。

    ……(未完待续